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回。

樂子喵 | 2021-12-24 09:43:06 | 巴幣 100 | 人氣 91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迴棠一瞬展風華,引得美人意流連。
化作伊人同形貌,僅為求得愛人憐。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望著半枯萎的迴棠,花朵受陽光的反射,於他腦內一閃棠晞忍受煎熬,維持凜然態度苦持的容顏。
  「迴棠的枯萎是因土壤營養不足造成,只要補充營養,並適時催促生長,就會恢復原本的模樣。」他說明。
  「營養……你是說像肥料之類的?」鳳孝問。
  「是的。」祈律道。
  羅敷搔著頭,無奈地說:「誰身上會帶著這種東西?看來沒辦法了。」
  「再放任下去,花靈就會消失了。」伶葉嚴肅地說。
  同樣是由植物化形而成,伶葉對同族的敏感度頗高,容若僅是依稀感受到花靈的存在。
  「(伶葉先生似乎很在意迴棠的狀況,而我也不願看到迴棠枯死。)」祈律難得看到伶葉這樣的神態。
  「祈律,使用增幅之力有效嗎?」耕父問。
  「增幅之力是促進成長,缺乏營養猛然求成長,將導致快速枯死。」祈律回答。
  羅敷攤了手,不得不說:「所以問題是沒有肥料?現在不是找肥料的時候了。」
  少昊觀察迴棠的情況,思考著。
  「這些迴棠很特別,我似乎能感受到什麼。」鳳孝不像伶葉、容若感應到花靈,對氣息敏感的她感受的是一股安心。
  「迴棠是屏障植物之一,只要沒有完全枯萎,都能發揮一定的功能。」祈律理解鳳孝的說法。
  「像是東方大地的藤花嗎?」容若聽懂了。
  「是類似的存在。」祈律點了頭。
  伶葉走向前,嚴正表示:「它們枯萎後,這邊的守護力量就會更加衰弱,雖然我不明白它們欲守候的內容,但應該是很重要的事物。」
  他的內心有股躁動,就像迴棠之靈正尋求他的幫助,以獲取活下去的希望,使他無法置若罔聞。
  「該不會是保護女媧大人不受傷害吧?」羅敷恍然大悟。
  容若接受羅敷的說法,看向鳳孝,問了:「鳳孝,有感應到什麼嗎?」
  鳳孝靜心感受銅雀,欣喜說道:「銅雀對這些迴棠有產生波動,與以往感應仙氣的波動不太一樣,或許可以這麼說喔。」
  祈律不如眾人所想樂觀,疑惑地想:「(晞兒喜歡迴棠,但她會到不周山種植迴棠嗎?而且迴棠擁有保護靈魂的效果嗎?)」
  他不禁看向遲遲未語的少昊。
  少昊發覺祈律的目光,從容問著:「只要提供營養就好嗎?」
  「尊者,您有準備營養劑嗎?」容若有些訝異。
  少昊聳聳肩,「算是吧。但要準備多少營養給迴棠,需要問祈律。」他將此事交由專業處理。
  「你知道這些迴棠的目的吧?」祈律質問。
  「你們的推論雖不中亦不遠,這些迴棠確實有保護的作用。」少昊婉轉地說。
  「意思就是,不是保護棠晞大人的靈魂,但有保護什麼就是了。」鳳孝貼心解釋。
  少昊苦笑以對,他一向對聰明人很沒辦法。
  「……祈律先生,請你幫助這些迴棠回復原本的樣貌。」伶葉發出懇求。
  「伶葉先生,你似乎很在意這些迴棠。」祈律略感好奇。
  伶葉眼底閃過難得的猶豫,欲言又止的態度,使祈律不禁疑惑了。
  「也許跟千華夢地的藤花有關係。」容若猜想到可能的原因,尊重伶葉的沉默,僅說到此處。
  祈律眼睛微睜,「……千華夢地植得出藤花?那邊的環境幾乎不可能,句芒的植物術成長至此了嗎?」他驚訝到忘記稱呼大人二字。
  句芒竟實現連逢律可能都辦不到的壯舉,身為師父的他心情相當複雜。
  「……拜託你。」伶葉順勢而言。
  鳳孝對伶葉難得的情緒起伏頗為動容,好奇問了:「哥哥,恢復這些迴棠需要耗費很多的力量嗎?」
  「是需要不少力量。」祈律現在的實力不如逢律,修復整片迴棠廊道確實有難度。
  「如果消耗力量太大,就不要了。」耕父關懷地說。
  「我也不捨迴棠枯萎。使用力量後,我需要休息一會。」祈律坦白說道。
  羅敷瞭解情況後,笑說:「原來如此,反正女媧大人的靈魂不會突然消失,休息一下也還好。」
  不周山的行程可能危機四伏,但她以為有少昊同行,理當不必太過擔憂。
  少昊走到祈律的身旁,自行發問:「你要我做什麼?」
  「……灌溉沒有問題,活水流動狀況不需要我說,你只要比以前加半指力左右,我會將迴棠開到布滿這片廊道。」祈律下達指示。
  少昊比了手勢,確實接受祈律的指示。
  面對兩人自然流露的情誼,眾人不禁思考「半指力」究竟是什麼。
  「鳳孝,這裡有枯枝殘葉,妳可以除去嗎?」祈律問。
  「好啊。」鳳孝說。
  「容若,伶葉,你們注意祈律的狀況,兩位魔族後輩觀察附近情況,不要讓敵人有機可趁。」少昊也發出指示。
  「是。」容若和伶葉接受指令。
  耕父和羅敷面面相覷,露出無奈的神情。
  「啊,竟然被天帝交代任務了。」羅敷是仙人時,從沒看過天帝本人;現在天帝近在眼前,感覺很不真實。
  「……心情很微妙。」耕父很難解釋心中的感受。
  少昊伸出手,一小團的仙氣聚集在手指上,範圍如祈律指示的一指半,指向迴棠附近的土壤。仙氣附著於土壤上,未起任何變化,就像風吹過不留痕跡。
  「好神奇,幾乎感受不到力量的波動。」鳳孝讚賞少昊拿捏力量的程度。
  少昊貴為天帝,實力出色不必言,仍依實際情況增減氣力以融合環境之中,可見他對周遭事物的細膩觀察。
  「這樣就可以充當肥料?什麼道理啊?」羅敷嘖嘖稱奇。
  少昊從容回應:「施力太多,這區土地都會變成金屬,怎麼拿捏是經驗。」他說完不忘眨了一眼。
  「我聽師父說過,以前西方大地水源充足,土地富饒,原來是這樣。」容若上了一課。
  少昊苦笑,耐心將附近土地都施了肥。
  「(他還是一樣熟練,我也不能原地踏步。)」祈律觀察土地的狀況,敏銳評估土壤的肥力已足。
  他散發魔氣,「(迴棠之靈,請你們感受到這些營養後,盡情開展你們的美麗吧!)」他發出真誠的祈願,讓迴棠之靈不必擔心營養不足而鬱鬱寡歡。
  耕父有感而發:「增幅之力很特別,不論對仙物還是魔物,似乎都可以使用。」對他而言,增幅之力打破仙與魔的界線,很是奇妙。
  「仙草多少起排拒,但因祈律先生沒有敵意,還是會願意接受。」容若是由荀草化形而來,解釋了這種滋味。
  「……我是能感受到,但沒有像師兄那種願意接受的感覺。」伶葉像是受隔膜所阻,總是隔了一層。
  少昊聽聞後,道出可能的原因:「早期千華夢地的植物多數由逢律與重兒一同種下,容若也是其一,會懷念逢律很自然。」
  換句話說,逢律對容若而言是類似父親的存在。
  「懷念嗎……」伶葉喃喃著,思考這種情感。
  容若看向祈律,內心有種踏實的滋味,認同道:「或許可以這麼說。」
  一旁燒著枯枝敗葉的鳳孝聽到少昊等人的閒談,不禁埋怨:「你們那邊也太優閒,我燒到眼都要花了。」
  為了讓迴棠盡情伸展,必須先將末端的枯枝去除,如何不燒到植物本體,就像燒燬摘星控制人們的絃線一樣需要技巧。
  祈律聽取迴棠之靈的反應後,微笑地說:「鳳孝,謝謝妳。現在迴棠應該能夠突破枯枝殘葉,繼續生長了。」
  鳳孝停下動作,好奇地問:「也就是我可以欣賞植物的表演了?」
  「如果迴棠之靈願意幫忙的話。」祈律繼續釋放力量,鼓勵迴棠的生長,「(迴棠之靈……我想要幫助你們恢復原本的模樣,沒有冒犯之意,請不要因我的魔氣而排拒。)」
  他渾身的力量都灌入迴棠廊道之中,迴棠接納了這股魔氣,周旁閃著璀璨的紫光,與橘黃色的迴棠花色形成對比。
  迴棠大肆開展,再度充盈整條廊道,嬌美不顯柔弱,為荒涼的荒地景觀增添了無限的春意。
  「呼……」祈律喘了氣,靜觀迴棠的狀況。
  羅敷眼睛亮閃閃,陶醉說著:「整片開展上去,真的好美麗!」
  「……如果魔界也有這番情景就好了。」耕父不禁感懷。
  鳳孝欣賞美景之餘,手撫銅雀,專注聆聽銅雀給予的訊息。
  「有感受到了嗎?」容若問。
  「銅雀的振幅相當劇烈,但沒有感應到棠晞大人的靈魂。」鳳孝略感納悶。
  伶葉察覺異狀,警戒地說:「……似乎有人靠近了。」
  一名高美麗的女人走了過來。
  「迴棠竟然又開滿廊道了……是你們做的嗎?」她的神情難掩驚訝,彷彿迴棠不再可能綻放。
  「怎麼會有女人在這裡?」耕父疑惑地問。
  祈律和鳳孝看到女人都露出訝異的神色,少昊則是盡量保持一貫的神情,掩飾有些尷尬的心情。
  「(她是……)」祈律不可能認錯眼前的女人。
  女人對迴棠的盛開綻放美麗的笑容,欣喜說道:「逢律大人……是您回來了嗎?」
  「逢律已經死了。」祈律冷靜回應。
  「這種力量,吾只見逢律大人使用過,你快告訴吾,逢律大人在哪裡!」女人語氣急促。
  「(我雖身染魔氣,但整體氣息仍與逢律相近,她分辨不出兩者的差別嗎?)」祈律覺得情況不單純。
  鳳孝走到祈律的身旁,試著以平靜的態度回復:「哥哥說的不錯,逢律已經死了。」
  女人對鳳孝抱持敵意,不悅地說:「……妳是誰?為什麼要說謊。」
  鳳孝神情難掩落寞,使祈律越發狐疑:「(……她連鳳孝都認不出來嗎?)」
  羅敷搔著臉,「我不知道妳是誰,但祈律與鳳小妹真的沒有說謊。」
  女人發出具威嚴的嬌聲,怒斥:「這分明是增幅之力,只有逢律大人會使用,難道你們將他給!」她眼神一暗。
  終於,鳳孝不得不說:「衛鳳的主人……妳為什麼要裝成棠晞大人的模樣呢?」這是她最不能理解的部分。
  「……裝?難道她的外貌跟女媧大人很像嗎?」羅敷兩者都沒見過,無從比較,有些搞糊塗了。
  「衛鳳的主人……也就是掌管結界裝置的人?」容若倒是理解了。
  女人眼神一斂,質問:「妳聽過衛鳳?怎麼知道的?」
  她對鳳孝有明顯的敵意,使祈律正色以對:「壽,鳳孝與衛鳳的氣息很接近,妳應該感覺得出來。」
  祈律道出衛鳳的主人的名諱,唯有與她平輩的人才會這樣稱呼她。
  壽對祈律露出費解的神情,喃喃著:「你是誰……為什麼會知道吾?」
  如鳳孝所言,她化成棠晞的外表,若非看破術法,必須對棠晞和她都有瞭解。
  祈律和鳳孝都符合這個條件,所以他們立刻看出問題。
  「我是祈律。」祈律簡潔介紹。
  「祈律?鳳孝?」壽完全沒有印象,露出難得的困惑神情。
  旁觀的伶葉提出假設:「我感受不到她的氣息,可能是意象體,所以探測不到我們身上的氣息。」
  「……祈律,你確定她不是棠晞小姐嗎?」少昊悄悄地問。
  「她是壽,也就是衛鳳的主人,與晞兒是好姊妹。」祈律解釋。
  壽一見少昊,露出憤恨的神情,大喝:「你……老賊,你終於現身了!」
  少昊不解地問:「妳討厭我?但我不認識妳。」他自知惹火無數的男男女女,但總要知道原因。
  「假意封逢律大人擔任東方天帝,實際上隨時都想除掉他,現在又想裝好人?說!你把逢律大人藏到哪裡去了!」壽很乾脆指控少昊。
  少昊搖了頭,一一否決:「分封之事出自我的真心,沒有想除掉他,也不是裝好人,更沒有藏起逢律。他就在妳的面前。」他比著祈律。
  祈律僅是望著壽。
  壽雖無法評估氣息,但區分仙氣和魔氣尚無問題,猶疑地說:「騙人……逢律大人明明是仙氣,吾看他是濁氣啊!」
  如果去除仙氣與魔氣,壽不得不承認祈律從力量性質、性格展現和說話態度都與逢律相近。尤其,祈律明顯知道她是誰。
  「壽,妳知道晞兒的下落嗎?」祈律嚴肅地問。
  「……」壽不語。
  「妳裝成晞兒的外表,還藏匿她的氣息,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祈律已知眾人找不到棠晞的原因。
  「……」壽依然不語。
  妲己現身於眾人面前,隔絕壽與眾人。
  「壽大人,這些人意圖擾亂您的判斷,請由屬下對付他們。」妲己冷靜地說。
  「是妳。」容若有些驚訝但又不太驚訝。
  「……妳的主人是衛鳳的主人,那妳為什麼要追殺我?」鳳孝不怎麼相信這是壽下的命令。
  伶葉看向容若,警戒地問:「她就是師兄所言的天界仇家?」
  「沒錯,黏在我身上的小精怪就是她放的。」容若戴上預藏的玉戒。
  妲己眼神一斂,冷聲道:「我不需要向你們解釋,你們已經踏入迷陣之內,就由她們來招待你們吧!」
  她手一揮,不周山的情景倏地扭曲,變成一座迷陣,眾人都被捲入其中。
  祈律望著不遠方的漩渦,「(……我沒事?)」
  壽出手制止漩渦吞下祈律,端視著他,謹慎問了:「……你說你的名字是祈律吧?」
  「是。」祈律簡潔回應。
  「……這些盛開的迴棠,是你使用力量達成的嗎?」壽對著祈律的目光頗為熾熱。
  「是。」祈律依然簡潔回應。
  「吾從妲己的口中得知逢律大人已經不幸喪命,你是魔族,也擁有增幅之力,你與逢律大人的關係是什麼?」壽的語氣帶著些許期待。
  祈律擔心鳳孝等人,但又不好對壽太失禮,迅速回復:「我最近記憶復甦,得知他是我的前世。」他以最快的說法中止壽的提問。
  如祈律所想,壽雙眼睜得頗大,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祈律順勢提出:「壽,那些夥伴都是我很重要的人,我希望妳關閉迷陣。」
  「迷陣是妲己開啟的……而且,老賊也在,吾非要讓他露出馬腳才行。」壽露出憤恨的眼神。
  「己摯只是乍看被捲入迷陣而已,真正陷入迷陣的都是我的夥伴。」祈律正色以對。
  「逢律大人……你魔化是因為內心有無法排解的恨意嗎?」這是壽想了些時間後才敢提的事。
  「……」祈律沉默,很難解釋心中的感受。
  壽以為祈律與她相同,自顧自說著:「吾也是……吾好恨……恨意不斷傳達過來……」她神色哀戚,向祈律放出求救的目光,膽怯地說:「逢律大人,吾……」
  祈律不清楚壽發生何事,但他能感同身受,不禁問了:「壽,妳為何會變成這樣?」
  壽猶疑地問:「……你想知道嗎?」她微啟的唇願意向祈律傾訴一切。
  祈律卻膽怯了。
  「(從衛鳳的記憶中,壽提到晞兒的語氣有異,恐怕是跟晞兒有關。)」他內心泛著不安,坦白道出:「我想要知道,但我必須先拯救夥伴,並找到晞兒的靈魂。至於妳的事情,待我詢問晞兒之後……再說吧。」
  在他的心中,夥伴與棠晞都比壽來得重要太多。
  壽眼眶泛著淚光,哀怨地說:「逢律大人……你還是一樣……」
  「不要稱我為逢律,我是祈律了。」
  祈律冷淡回應,踏入迷陣之中,欲知夥伴的情況。
  壽獨自被留在原地,滿園盛開的迴棠竟像諷刺,開口嘲弄她的失敗。
  「逢律大人……即使你這樣疏離吾,為何吾還是……這麼喜歡你?」
  壽摘取了一朵迴棠。她知道逢律喜歡迴棠才栽種它,以為可以獲得逢律的關懷;卻不知逢律喜歡迴棠是因那位伊人。
  而且,祈律和逢律也不同,終究祈律不願成為逢律的載體。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