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三回。

樂子喵 | 2022-01-07 10:02:05 | 巴幣 102 | 人氣 114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棲地建於椿姿上,椿姿上頭有冥靈。
萬物優遊自得意,卻道主人不長生。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鳳孝帶領眾人到鳳族棲地外。
  鳳族棲地位於大湖的中央,藉一條長道通往內部,上面植滿青翠的綠草,湖內種植蓮花、睡蓮,並有碩大斑斕的鯉魚優游。
  棲地本身由椿姿構成,看不到樹冠,竟可容納一個部落生活,以椿姿而言也屬不易。
  「……結界消失了。」
  原本棲地外由旋風包覆,一接近就會被甩飛於外,最慘是在內部剿滅。容若當時帶鳳孝前來,就是困於旋風之中,幸得重黎來救才解圍。
  「是壽小姐自主消除了。」鳳孝解釋。
  「聽說鳳族棲地內有很多的鸚鵡,為什麼我沒有看到?」祈律抬頭觀望棲地,對於枝頭無鳥棲息有些納悶。
  「我想是在布置結界時,一起讓牠們沉睡了。」沒有鳥兒的棲地暮氣沉沉,就像半死之城,鳳孝為之一沉。
  「衛鳳族長離開的時候嗎?」容若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鳳孝搖了頭。
  「晞兒,鳳族棲地的高度得以充當天柱嗎?」祈律疑惑地問。
  「冥靈島位於鳳族棲地上,當時不周山傾斜時,由她先行支撐,我才爭取到補天的時間……這是我斬了一隻腳後發現的事情。」棠晞沉重地說。
  「冥靈族……牠們是生活於南方海域的氏族,怎麼會到這裡?」少昊喃喃著。
  他對冥靈族的認識僅止於紀載。冥靈族非常巨大,遠看似島嶼,如今他從鳳族棲地來觀真可能如此,算是長了見識。
  「己摯,你提出人界拓墾計畫時,南方發生嚴重的氣候變遷,壽在那時抵達此處。她來的時候,天空昏暗,並伴隨大地震,我與晞兒前去查看,與壽相識。」祈律道出當年的情景。
  「壽來的時候,她帶著奄奄一息的衛鳳,我為衛鳳治療,律哥則教導種植之術,讓她在湖中的大島安居。」棠晞比著島嶼的概略輪廓。
  「我知道那裡有座島,沒想到還有冥靈族……你們怎麼沒跟我提起?」少昊不得不讚嘆冥靈族與島上的椿姿合而為一,即使飛在高空上也很難發現有冥靈族的存在。
  「……為什麼我要將衛鳳介紹給你?」棠晞對少昊露出敵意的眼神。
  「棠晞小姐,妳對我的誤會真深。」少昊很想嘆口氣。
  「己摯,你那時人在中央大地,我很難見到你。」祈律道。
  少昊回想時間點,輕點了頭,「我那時確實很忙。」
  鳳孝對三人所談有興趣但沒有相應的畫面,提問:「我沒讀取到這段記憶,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衛鳳儲存記憶的部分只有取得金火玉後的內容,這是比那之前更早的事情,妳不會知道。」棠晞對鳳孝微笑。
  「我記得鳳族棲地的至高點在結界裝置那邊,要怎麼再上去?」容若曾在那邊待過一段時日,沒有看過通道。
  「壽說會讓我們過去,我們就過得去。」祈律道。
  「那個女人似乎不想讓我們過去,她不會前來阻擾嗎?」耕父問。
  棠晞讀出耕父的輕蔑之情,雖不甚高興,仍平穩回應:「你是說妲己嗎?她無能為力。在冥靈島的範圍內,壽即是全世界的主宰。」
  冥靈族是神祕的種族,眾人對其瞭解有限,伶葉不禁擔憂:「我們進入鳳族棲地,也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干預嗎?」
  「那去那邊不是很危險嗎?」羅敷驚呼。
  當眾人都在討論怎麼前往更高處時,鳳孝對於枝頭上缺乏的身影已在意許久。
  「抱歉打岔大家的對話,我想先去看鸚鵡們的狀況。」鳳孝還是不放心。
  「如果是長期沉睡,牠們的狀況應該還好。」少昊安慰道。
  祈律尊重鳳孝的想法,微笑以對:「先到鳳族棲地內補充並休息吧。」

分隔線

  鳳孝走在前頭,穿越長道,進入鳳族棲地前,先環繞椿姿一周。
  椿姿前有高大的支柱,就是不周山時所看到的壽之腳。
  眾人停在正門,滿足鳳孝的懷鄉之情。
  「這株巨木……是椿姿嗎?」伶葉覺得與千華夢地的椿姿長得不太一樣。
  「是同一品種。」祈律回應。
  「讓冥靈族以此支撐,減輕身體的負擔,很聰明的作法。」少昊誇獎。
  冥靈族龐大的身軀必須以巨木支撐,牠又需要水源浸潤,安置於此地是相當好的選擇。
  「這是律哥想到為染病的壽減少力量消耗的辦法。」棠晞說。
  容若見鳳孝停在後方,漫步而去,問了:「鳳孝,妳在看什麼?」
  鳳孝看向本應存在於後方的第四隻腳,沉痛說著:「……這樣一看,真的少了一隻腳。」
  容若輕撫鳳孝的肩膀,鳳孝搖了頭,重新調整心情,回到祈律的身旁。

分隔線

  眾人踏入鳳族棲地,一群剛醒來的鸚鵡在街道上吱吱喳喳,顯見與人類市集不同的熱鬧景象。
  「葡萄,新鮮的葡萄,有鳥兒要買的嗎?」鸚鵡阿龍推著擺有成串葡萄的推車,於街上兜售著。
  一旁的鸚鵡阿帥揉了眼睛,困惑問著:「奇怪了……總覺得這句話好久沒聽到了?」
  「沒錯……偶也覺得手好痠,就像是拿了好久的籃子。」鸚鵡阿龍快要舉不起籃子了。
  鸚鵡阿帥搖頭晃腦,搞不懂情形,僅知道:「算了,偶要買一串。」
  鸚鵡們過著自己的生活,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動,就連外人進來都不甚注意。
  「……從衛鳳離開到現在少說有千年以上了。」耕父很懷疑那串葡萄還能不能吃。
  「他們沒發現睡了這麼久嗎?」羅敷舉起自己的手,模擬千年沒動時的可能後果。
  「我看他們呆呆的,大概是吧?」鳳孝倒是不意外。
  「鸚鵡們隨遇而安,活得快樂就好。」千年過去,鸚鵡們依然與容若記憶中的單純可愛一致。
  棠晞露出沉迷的眼神,笑說:「這樣很可愛。」
  少昊不禁疑惑:「……這種笨笨呆呆的也可愛嗎?」他覺得太過了些。
  「對晞兒來說,鳥兒就是可愛。」祈律知道棠晞對鳥族有超過兩倍以上的耐性與愛心。
  少昊比著自己,身為鷙鳥,卻得不到棠晞的關愛眼神讓他心情很不平衡。
  棠晞不理會少昊的內心劇場,與祈律一同瀏覽鸚鵡們的生活情景。
  伶葉觀察鸚鵡的走路姿態,欣慰地說:「牠們的健康狀況似乎未受影響,純粹陷入昏睡之中。」
  「那就好……我們再往裡面確認。」鳳孝又往前走。

分隔線

  在衛鳳居所內,鸚鵡小櫻和鸚鵡小嫵正在辛勤打掃,將掉在地上的羽毛都掃到兩側。
  「怎麼辦?怎麼辦?被族長發現我們現在還沒掃完肯定會被唸的!」鸚鵡小櫻慌張說著。
  「趕快趁現在把大道掃一掃,旁邊的就……」鸚鵡小嫵認為保留門面乾淨就好。
  鸚鵡小櫻掃了些時間,呼了一口氣,「幸好今天族長特別晚來,沒發現我剛才偷去約會了。」
  鸚鵡小嫵放下掃把,稍作休息,不忘說著:「啊~重黎大人好帥啊……」
  鸚鵡小櫻眼睛睜大,狐疑地問:「……妳該不會跟我喜歡的類型是一樣的?」
  「妳、妳難道也!」鸚鵡小嫵吃驚地說。
  兩人目光瞬間對上,彷彿有串強大的電流通過,似乎就要引發爆炸。
  鳳孝進入此地就看到此景,眼睛瞇成一條線。
  「……有感受到什麼嗎?」容若希望喚起鳳孝更多的記憶。
  鳳孝雙手交叉,不悅表示:「我很高興她們沒事,但又有點不爽。」
  她解開衛鳳長久以來的疑惑了。衛鳳一直以為是落葉掉得多,原來是兩人掃地只掃到角落,難怪衛鳳之後總要再掃一次。
  「……她們還沒發現衛鳳族長已經消失了。」羅敷有些哀傷。
  祈律看著鳳孝,問著:「鳳孝,妳要怎麼做?」
  鳳孝思忖些時間,說了:「……荀君先離開一下。」
  容若離開居所,於門外等待鳳孝的指示。
  鸚鵡小櫻和鸚鵡小嫵轉過身,看到祈律等人。
  「啊!什麼時候來的?」鸚鵡小櫻嚇了一大跳。
  「族長……還在休息喔。」鸚鵡小嫵扯著笑說。
  「還在休息?她都不當族長,溜走了妳們還不知道。」鳳孝哼了一聲。
  「怎、怎麼可能?族長明明很認真工作。」鸚鵡小櫻左右張望,確實沒看到衛鳳的身影,開始有慌張的感覺。
  「妳們太笨了,她終於受不了。」鳳孝雙手插腰。
  「難道……真去追荀草帥哥了嗎?」鸚鵡小嫵恍然大悟。
  「那一天他們兩人的眼波流動真多,誰都看得出來對彼此有好感,好浪漫啊。」鸚鵡小櫻陶醉說著。
  兩人自顧自說完後,才發現問題--
  「……等等,妳是誰啊?」鸚鵡小嫵根本不認識鳳孝。
  「還有一群帥哥,跟重黎大人有得比地俊俏。」鸚鵡小櫻對少昊和祈律雙眼發亮。
  少昊露出招牌的微笑,瀟灑地說:「可愛的小鳥兒,以後妳們要自立自強了。」
  祈律不像少昊自然流露把妹的神韻,誠懇表示:「……妳們好。」
  「好帥啊……」鸚鵡小嫵的雙眼都變成愛心了。
  鸚鵡小櫻是覺得兩人俊俏,但她還念著重黎,抱怨地說:「等等,妳怎麼輕易忘記了重黎大人!對,妳放棄最好,這樣重黎大人……」她很高興少了一名情敵。
  「衛鳳已經到東方大地了,以後妳們要好好加油。」祈律順勢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最瘋狂的果然還是族長,說私奔就私奔了。」鸚鵡小櫻笑著說。
  「……但怎麼感覺哪裡怪怪的?」鸚鵡小嫵就是說不上來。
  當兩人正感納悶時,鳳孝對祈律說了:「趁她們還沒發覺,趕快離開吧。」
  「鳳孝,這樣就可以了嗎?」祈律不認為這是好辦法。
  「可以,因為我不是衛鳳。」鳳孝平靜地說。
  鳳孝的坦然使祈律沉默,他為難回望著。
  「哥哥,你覺得你是祈律?還是逢律呢?」鳳孝反問。
  「我是祈律,但我接受逢律的記憶。」祈律回應。
  「我也是喔。」鳳孝點了頭。
  兩人的說法乍聽相通,內涵卻有明顯的不同。
  鳳孝長期與容若相伴,已活出精采的自我,不用為衛鳳的人生負責;祈律卻難免顧慮逢律的過去。
  祈律看向棠晞和少昊,有時也想問兩人眼中的他是祈律還是逢律。

分隔線

  眾人一路往上行,抵達結界裝置。
  強風吹入此地,眾人的髮絲都被吹亂,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失足墜落。
  「這裡的結界被消除了。」容若警戒地說。
  「這樣就可以上去了嗎?」羅敷找不到上去的路。
  「壽小姐不准衛鳳突然打開結界裝置,因為失去結界的保護,她無法完全保護裡面的居民。」鳳孝待在後方說明。
  「壽會隨日出日落調整位置,即使只是輕微移動,對裡面的居民都如地震般強烈。」祈律解釋。
  「她少了一隻腳,無法正常移動,才會讓鸚鵡們都進入休眠。」少昊推測。
  失去結界的保護,在地震與強風的迭起下,這裡的環境是多麼地險峻。
  棠晞聽完三人的說法後,「……不完全如此。」
  「晞兒,請妳告訴我,妳當時對壽施行的術法。」祈律敏銳察覺壽指控棠晞的原因就在這裡。
  「冥靈族除了攝取食物,也倚靠島內設施提供力量,我將她鎖在這裡,她難以補充能量。為了維持自我的運作,必須關閉原有的居住空間,所以生活其中的鸚鵡都得陷入沉睡。」棠晞沉重表述。
  「妳將活物鎖在這裡?!」少昊發出難得的驚呼。
  「晞兒……」祈律也因震驚說不出話來。
  鳳孝神情哀痛,容若握住她的手,默默地安慰她。
  失去行動自由是多麼殘酷之事,眾人瞬間體會壽的怨恨,也對棠晞露出費解的神情。
  「照理來說讓她吸收能量比較好,何必將她鎖起來呢?」羅敷率先提問。
  「冥靈族的表面皮膚得以抵禦外在傷害,一旦受傷內裡腐爛相當迅速。壽受傷繼續運作會更嚴重……我不能讓她倒下。」棠晞清脆的音色聽起來異常冷酷。
  「……只有這種辦法嗎?」耕父開始感受到補天的神聖性與殘酷的一面。
  伶葉閃過一個念頭:「東方大地以藤花支撐,以祈律先生之力,或許可用迴棠替代。」
  祈律沉思後,有感而發:「……如果當時逢律在,妳就不必做這種事了。」他知道棠晞是為所有生靈不得不這麼做,埋怨當時自己不在場。
  「律哥,這樣沒有用。」棠晞正色應對。
  「……」祈律不解望著棠晞。
  「我不知道藤花的性質,但以迴棠來說,植物提供能源的前提,也要所在地的環境允許。天隨時都會垮下來,迴棠再堅韌,也撐不住垮下來的天。」棠晞非常瞭解迴棠的性質,不然她就會使用此方法。
  祈律咬著牙,恨恨地說:「即使耗盡東方天帝的力量也……」
  如果可以,他想將力量拿來幫助棠晞補天,絕不想用於擺脫追殺,種種的回憶使他的心情益發苦楚。
  少昊神情一沉。
  棠晞輕撫祈律的臉,以自信的臉龐說著溫柔的話:「律哥,我有辦法處理。」
  「晞兒,妳想做什麼?」祈律不懂。
  「遇到壽……再言吧。」棠晞選擇不說。
  眾人前行,少昊走在最後方。
  他不顧強風吹拂,從結界裝置向外看,瞭望整座鳳族棲地。
  他神情凝重,似乎也在想些什麼。

分隔線

  關閉結界後,從結界裝置處有條路可以往上行,即會抵達冥靈島的入口。
  冥靈島是壽的本體,中央稍微隆起,由三隻腳支撐,如同烏龜蜷伏著。但眾人踩在上方,就像踏在土地般札實,沒有活物呼吸造成的震動感。
  「這就是壽小姐的原形……」鳳孝很難用眼見為憑來形容。
  「好巨大啊……你們沒說,我根本不知道這是生物。」羅敷蹲下身,觸摸著大地,摸起來與泥土地並無太大的差異。
  「踏起來就跟陸地一樣。」耕父覺得走得很安穩。
  「……雖說是活物,但沒有活著的感覺。」
  「奄奄一息……感覺是撐不久了。」
  伶葉與容若從表面種植的植物中,讀出這裡的異狀。
  祈律發散魔氣,與植物之靈取得微弱的聯繫,「(壽……妳的身體快要不行了嗎?)」
  棠晞神情一凝,發出叮囑:「……律哥,我們要快了。」
  少昊不發一語,環視冥靈島的生態。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