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四回。

樂子喵 | 2022-01-07 10:27:50 | 巴幣 102 | 人氣 139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葉生葉落憔悴損,強活強死枯竭減。
精怪吮血為何事,忠誠殘酷一喟嘆。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從冥靈島正面進入,先會抵達葉生樓。此處種滿各式爬藤植物,如繁盛的春景。爬藤植物貪婪吸收營養,維持此處的生態,仍不免有敗落之象。
  「這不是單純為美觀種植的。」鳳孝不通植物語,竟感受得到植物的焦急之情,其不惜競爭殘害也要取得生存。
  「我能感受到些微的仙氣,這些是守護植物。」爬藤植物鮮少能直接承受烈陽,但它們非得如此,伶葉心情為之一沉。
  「……在長年陽光的曝曬下,它們長得並不好。」容若同感沉重。
  「這是取法藤花的概念……這些不是我種的,應該是壽之後種的。」祈律沒有印象。
  「她不是不太能動嗎?怎麼種的?」羅敷疑惑地問。
  「壽小姐的管理者……以前是衛鳳,現在應該是妲己了。」鳳孝想起舐血陣法內各式吸取生氣的植物。
  「妳不是說壽沒讓衛鳳來過這裡?」耕父不解。
  「我沒有讀取到衛鳳有這段記憶。」鳳孝說。
  祈律觀察植物的狀況,嚴肅表示:「冥靈族有自我調節機制,一般不會讓外人進入中樞地帶,以前逢律治病的時候進來過,現在的話……」
  他對壽開放眾人入內,有了更深層的體悟。
  「你的意思是,壽小姐的狀況已經很差了?」少昊問。
  「……嗯。」祈律沉痛點了頭。
  棠晞不在感傷中徘徊,堅決地說:「律哥,我們前行吧。」

分隔線

  葉落樓不同於葉生樓的競爭,植物皆枯,葉片乾燥,踩到即發出破碎之聲。
  「……這裡的植物都枯萎了。」耕父以為用蕭颯的秋景都不足解釋這種殘破之象。
  「是因為沒有照到陽光吧。」羅敷嘆道。
  容若確認屏障強度,說道:「這邊的屏障很微弱,植物的生長狀況與屏障的強弱看來是息息相關。」
  祈律走到植物的面前,面露哀苦之情,撫摸它們最後的時刻,「這裡的植物是逢律種植的,他分層分類種植,還是全數枯萎了。」
  「……看來不單純是陽光的問題。」鳳孝從空氣中聞到熟悉的血腥味,終於她明白舐血陣法內各式植物收藏是從何而來。
  伶葉右手握住劍,「我能感受到些微的守護氣息,但不是從植物傳來的。」
  容若戴上玉戒指,說道:「原因……再明顯不過了。」
  祈律等人不解三人的意思,僅知情況不如表面單純。
  「這是妲己的舐血陣法。」鳳孝說。
  「……舐血陣法?」祈律從來沒聽過這種陣法。
  舐血陣法是古老的陣法,容若因熟悉相關知識而知曉,一般人不知道實屬正常。
  一群精怪突然朝眾人攻擊,猙獰的面容讓人看得不舒服。
  「……從哪裡來的?」耕父突然被咬了一口,用力甩掉精怪。
  羅敷驚呼:「它們在吸血……好噁心啊!」她趕緊揮掉附近的精怪。
  精怪從植物的縫隙中竄出,如跳蚤細小而具吸附力,只要依附活物就會吸取鮮血。
  「這跟之前附在我身上的精怪是同一種類。」容若施予結界術保護眾人。
  「……趕緊處理掉,它們的老大要來了。」鳳孝可不想沾著一身怪東西與妲己見面。
  精怪細小而難以清除,除了鳳孝的火焰之外,都很難給予有效的攻擊。
  精怪將吸取到的微量鮮血傳給植物,再由植物傳送到遠方。
  「牠們已經強迫改造植物習性了嗎……」祈律心情複雜。
  「祈律,恐怕得從源頭消滅了。」少昊以為不除去植物,就無法滅絕精怪。
  「不行!這樣的話這裡會失去守護的力量。」祈律否決少昊的提議。
  「那我們得一隻一隻清除嗎?」羅敷對眼前盡是黑壓壓,感受到密集恐懼症。
  這是兩難抉擇。
  棠晞取出特製摺扇,指示道:「鳳孝,我會將植物上的精怪吹落,妳迅速用火焰燒盡牠們。」
  「好!」鳳孝應和。
  棠晞在摺扇內釋出仙氣,僅揮一扇就將植物中的精怪都搧了出去。鳳孝依計畫行事,以火焰焚燬那些精怪。
  「棠晞小姐還是一樣厲害啊。」少昊在一旁拍手,這樣比他用劍一隻隻挑掉有效率多了。
  「沒有完全消滅,結界要繼續開著。」棠晞指揮容若。
  「我知道了。」容若保持結界的運作。
  精怪所剩數量不多,仍依本能黏附於結界上,想辦法突破結界的限制。
  「牠們未免太堅持了吧!」羅敷抱怨道。
  「……失去牠們補充能量,那些植物的壽命不長了。」祈律不能讓吸收能量的植物立即死亡,以免大幅影響冥靈島的運作。
  「……補充能量?牠們是從哪裡吸取的?」耕父發覺了問題。
  精怪經由吸取鮮血獲得能量,受結界保護的眾人不會被其吸取鮮血,植物仍能傳輸不少能量到中樞。
  容若神情一凝,感慨地說:「……原來如此,她是將力量傳送到這裡。」
  「什麼意思?」鳳孝不解地問。
  妲己現身,身旁有一群飛球精怪,正蓄勢待發著。
  「……你們到這裡了。」妲己嚴肅地說。
  「這些精怪除了收集情報外,還有其他的用途吧?」容若問。
  「你們不是見到了嗎?它們吸收的能量最後會通往哪裡。」妲己以美麗的玉指指著中樞位置。
  「妳不在戰爭、而是在誅魔時使用,這是妳挑起仙魔之間衝突的原因吧。」鳳孝微慍。
  祈律看向鳳孝,對於她所言之事異常在意。
  「想要仙魔之間衝突的不止我,我只是善用機會。」妲己僅承認部分的罪責。
  祈律聽到誅魔,怒斥:「為了維護壽的生命,妳就坐視誅魔這種事發生!」他氣到發抖,難以維持平常的鎮靜。
  「祈律……」羅敷擔心祈律會控制不了自己。
  妲己眼神極其冷漠,「為了壽大人,這種事算什麼?」
  「壽是仙體,妳以魔血為基礎,只會造成壽更大的負擔。」棠晞的語調同樣冷淡。
  這些都是天界的植物,卻被染上魔氣的精怪所迫而輸送魔血,變得更加虛弱。由此可知,身為仙體的壽會有多麼難熬。
  妲己以美目瞪著棠晞,恨恨地說:「罪魁禍首還說什麼……今天壽大人會變成這樣,不都是妳做的嗎!」
  「如果棠晞小姐是罪魁禍首,為何壽小姐看到我就稱『老賊』?」少昊順勢提出疑惑。
  妲己盯著少昊,冷笑道:「仙人的氣血和人類相比來得強大多了……西方天帝尤其出色。」
  如果可以,她會想以仙血輸送力量,但她長年計畫都沒成功過。
  「好,我懂了。妳的主人因逢律事對我憤恨頗深,而妳想把我當花肥,是吧?」少昊恍然大悟。
  「花肥……好說法,就是這麼說。」妲己的話語中,流露著對壽的真心真意,即使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祈律試著壓抑誅魔的不悅,以較平穩的語氣解釋:「這種術法無法長期提供力量,且過於陰毒,壽會因反噬變得越來越差。」
  「……沒有這個陰毒的術法,壽大人早就撐不住了!真正的女媧在我面前還一副沒事的模樣,若不是妳削弱太多,妳才是最適合當花肥的!」妲己對於棠晞的仇恨不下壽。
  「當花肥無濟於事,我要去找壽。」棠晞不受妲己的情緒影響。
  「妳又要做什麼……我才不會讓妳接近壽大人!」妲己一戒備,身旁的飛球精怪都隨之聚集。
  「請讓開,我們會想到處理的辦法。」祈律不想再打無意義的戰鬥。
  妲己瞪著祈律,不悅說著:「……已經失去大部分力量的你能做什麼?別以為壽大人愛慕著你,就可以為女媧脫罪。」
  祈律內心如刀割過痛楚,仍誠實說道:「我確實是弱小許多,但集結眾人之力,總會想到比吸收氣血更好的辦法。」
  「沒錯,把我拿去當花肥,實在是太浪費了。」少昊還很在意。
  鳳孝眼神一斂,好心勸說:「妲己,以妳的實力非要說西帝,連我們都敵不過,快讓我們過去。」
  「身為壽大人的管理者,卻跟女媧沆瀣一氣,真令人作噁!」妲己發表對鳳孝的指控。
  「妳追殺我不是這幾年的事,我早就知道妳很討厭我了。」鳳孝平靜回應。
  「讓開,我要去見壽。」棠晞再度警告。
  妲己不退縮,笑道:「呵呵……計畫就要完成了,我不會讓你們影響到壽大人的意志!」
  妲己喚出所有的飛球精怪,配合此地的精怪,將以此做最後的勝負。
  妲己不可能獲勝,但她勝券在握的模樣令人在意。
  「計畫……是什麼意思?」鳳孝不禁懷疑妲己還有策畫何事。
  「我為何要跟妳說呢?」妲己滿意鳳孝的反應。
  「那就請妳讓開。」
  容若繼續上次未竟的戰鬥,以結界術聚集光波攻擊妲己。
  如容若所言,妲己與他實力接近。他肯定妲己的護主心切,所以主動出擊,這是他對妲己的尊重。
  「……他可以嗎?」耕父問。
  「交給荀君吧。」鳳孝接受容若的心意。
  妲己沒有後顧之憂,以飛球精怪攻擊各節點,並趁機攻擊容若。容若不因飛球精怪攻擊轉變節點,甚至以節點吞滅之,顯見結界的穩固。
  妲己取扇吹散飛球精怪,使其不被節點所傷,並以強勁的風勢阻止結界所發出的光波。
  兩邊撞在一塊,發出巨響,石塊都被捲了起來。
  「真是的!」耕父以屏障保護眾人,避免遭受無妄之災。
  鳳孝嚴肅觀望,右手張張合合,洩漏了緊繃的心情。實力相去不大的兩人,很難肯定誰會獲得最後的勝負。
  祈律何嘗不緊張?但他知曉鳳孝和容若的意思,靜觀其變。
  棠晞朝中樞看去,她想直接過去,但身為守護者的妲己不讓開,以她的實力無法強硬逼壽開啟。
  伶葉按住劍,必要的時候他會出手。
  妲己藉守護者之利在空間內任意穿梭,多次揮扇,襲擊容若多面。容若不得不調整結界術,改以保護自身,並如利刃向外擴展,不使飛球精怪近身。
  「嘖!」妲己對容若多重的結界術感到棘手。
  她善於陣法,但布置陣法需要許多時間;至少比容若施展結界來得慢。單純揮扇擊不破結界,她必須想到更適合的辦法。
  容若也有壓力,扇擊速度遠比結界來得快,若他反應不及,就會札實挨了強勁的扇擊。
  「他們還要這樣打下去嗎?」羅敷覺得葉落樓就快毀掉了。
  「祈律,植物似乎快不行了。」少昊比著遭受波及的可憐植物。
  祈律本擔心植物死亡會造成立即的崩滅,卻幾乎沒有影響,納悶問著:「沒有植物也能撐下去……究竟是什麼?」
  「……看來跟她說的計畫有關。」這是鳳孝想到的解釋。
  「計畫……嗎。」祈律喃喃著,內心完全沒有譜。
  「她已經很虛弱了,而且她不是要讓我們過去嗎?」耕父不解地問。
  容若以結界逼迫妲己的動線,她以飛球精怪撐住範圍,漸趨於下風。她試圖揮扇但受結界所阻而難出手,被鎖在結界內遭節點攻擊。
  「嘖!」妲己直接中了重擊,吐出一大口鮮血,惡狠狠瞪著容若。
  容若不敢疏忽,縮小結界範圍,將妲己包圍於其中。
  「……即使傷成如此,妳仍然不退開嗎?」
  正因兩人實力接近,容若每下都打得頗重。僅需再一擊,就能讓妲己站不起來。
  妲己撐起身子,不以為然地說:「你在守護那個女人的時候,難道就會退開嗎!」
  鳳孝靜觀妲己,不讓其有機可乘。
  「我跟妳很像,但有一點不同……『愛』這種事情,不是妳強迫或蒙騙對方,單方面決定就好。如果妳所言的壽大人接受妳的行為,妳就不必在這裡阻擋我們;即使妳被攻擊,她也應該會保護妳。」他比著殘留於妲己身上的血跡,冷聲道:「至少,依上一次的情形,她沒有讓妳受傷。」
  容若擴大探測用結界包覆至中樞,入口處遭到隱蔽的飛球精怪所堵。鳳孝以火焰燒去那群飛球精怪,開啟通道。
  「……你!」妲己怒瞪容若。
  鳳孝見通道已開,妲己又遭束縛,平靜地說:「……荀君,我們走吧。」
  當鳳孝等人將踏上通道時,憤怒的妲己不顧傷害掙脫結界,直接襲擊鳳孝,「……你們自以為是說些什麼!」
  祈律距離鳳孝太遠,僅能出聲提醒:「鳳孝,小心!」
  這一幕來得太過緊急。
  很難想像妲己不惜身受重傷都要殺害鳳孝,眾人幾乎沒來得及反應。
  「……啥?!」鳳孝轉過身,已看到妲己。
  若被妲己強力的扇擊直接命中,鳳孝必然重傷,但鳳孝身旁竟泛出微微的光點,消解妲己的攻擊。
  「……這是?」容若警戒地問。
  「消解掉了……」鳳孝喃喃著。
  當祈律大喊時,身旁的兩人都沒回應,不禁疑惑:「晞兒,己摯,你們有做什麼嗎?」
  「我沒有。」棠晞回應。
  「……原來如此。」少昊似乎理解棠晞冷靜的原因。
  「原來……如此?」祈律完全聽不懂。
  「為什麼……為什麼……要阻止我?」妲己雙腿癱軟,呆立於地上,淚水混著血水,看起來好不憔悴,「壽大人,明明我……」
  哀傷異常的她,身軀慢慢透明,隨光點消逝。
  「她、她是要死了嗎?」羅敷慌張地問。
  「……跟上次一樣,又遭強制傳送。」容若回以經驗談。
  鳳孝偏過頭,不解地問:「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己摯,你剛才說原來如此是什麼意思?」祈律問。
  「鳳孝長年遭受妲己等人襲擊,她以人類姿態難以使用力量,卻能有驚無險的真相。除了容若的保護外,更重要的是這道防禦光波。」少昊解釋。
  「……之前我有聽文和提起,但我是第一次看到。」鳳孝附和。
  「妲己是壽的管理者,但壽是主人,壽對妲己有下達禁止威脅鳳孝生命的設定,同樣也不允許妲己遭受生命威脅。」
  依此理論,棠晞不必出手援助,因為壽會保護鳳孝。即是,壽雖遭妲己封鎖訊息,仍隱約得知妲己迫害鳳孝,而有此設定。
  「是這樣嗎……」鳳孝攤開雙手,不是很有實感。
  「不過,剛才強制傳送術慢了許多,恐怕……」容若明顯感受壽的氣力所剩無幾。
  「再往前走,就會看到壽了。」祈律登上階梯,先不行臆測。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