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補遺第三卷--千年之宴06。

樂子喵 | 2022-03-25 11:46:58 | 巴幣 104 | 人氣 100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故事背景
  祈律和少昊談心突破自我的迷思,眾人在觀月之時,各自憶起往事……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和少昊就近選擇不遠的水池旁觀月。
  水池規模如小埤塘,水位甚淺,浮萍點綴池中,小蒲包圍水邊,天上明月的倒影如捧在池水特製的玉碗內,如蛋黃繫於蛋白間,相當雅致。
  「……」
  「……」
  兩人沉默望著池中的明月,都在思索千年未見後,要說什麼破題。
  祈律想來想去,還是先問最在意的問題:「摯兄,你覺得樓澈怎麼樣?」
  「是很可愛的後輩。」少昊直觀回應。
  「他……會比我更適合擔任東方天帝嗎?」祈律惆悵地問。
  「你不想當東方天帝嗎?」少昊滿臉疑惑看著祈律。
  祈律吞吞吐吐說著:「不……只是……」他還是說不太出內心的想法。
  「你在猶豫什麼?」少昊問。
  池中的祈律正以沉重的雙眸回望著他,毫無聲響地。
  少昊不受影響,坦然說道:「盤古之靈魔氣盡消,樓澈固然有功,但這與他是否適合為東方天帝為兩件事。現在仙魔和解,為兄也在,你不必顧慮外人的眼光。」
  祈律搖了頭,終於說出內心真正的顧慮:「……那個人真的有可能不計前嫌嗎?連我……」他考慮少昊的心情,沒將最後的話說出口。
  少昊苦笑以對:「頊兒既冷靜又衝動。當時他為我抱不平,才會衝動行事。他今天讓我來見證儀式,代表他讓步,釋出善意了。我不要求你們現在放下過往的恩怨,至少要慢慢破冰。」
  「我很希望這樣,我也一直催促自己這麼做,但……」祈律終究不是聖人,得以寬恕一切。
  「純清之氣是你長年修練的結晶,一瞬遭到拔除,甚至魔化……這種痛苦,為兄知道很難熬。」少昊神色一凝。
  他不如逢律遭遇的魔化困境,也不同祈律因魔族身分遭受的敵意,但他一夕看盡人生百態,內心的感觸豈是眼前的池水所能包納。
  祈律沉重點了頭。
  「或許,是太早開啟儀式了。」少昊輕嘆一口氣。
  「本來……沒看到樓澈前,我都能說服自己。但看到他與純清之氣融合後,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祈律的雙手顫抖著,「我的內心……對那個人的憤恨、對樓澈的嫉妒、對自己的無能……」
  一瞬間,他覺得被拋棄了--他只是寄居於華胥之樞的普通魔族,根本沒資格高攀東方天帝。
  「律弟……」少昊神情凝重。
  「這樣的我……真的能夠再成為東方天帝嗎?」祈律痛苦詢問。
  他不禁懷疑親友是想到當年神采飛揚的逢律而如此認定,眼中並無「祈律」這號人物。他彷彿陷落於陰暗的夾縫中,誰都看不到他。
  「可以的。」少昊斬釘截鐵回應。
  「為何你能這麼肯定?」
  與祈律相處的親友,都相信他會成為東方天帝,可是沒有人如少昊堅定。他想知道,但不是脆弱尋求認同的詢問,而是激昂的質問。
  「因為你坦率面對自己的脆弱。」少昊正色回應。
  祈律搖了頭,不接受這種泛泛的說法。
  少昊吐了一口氣,「我被共工所傷時,狼狽到必須由該兒攙扶才能行走,一路上躲避追兵,被人類收留……還害了一名在人界生活的仙女,讓她失明又受了嚴重的內傷。」
  意氣風發的他本應是保護者,卻淪為受人保護並害慘他人,僅因他身上掛著一個尊貴的身分--「共主」--導引敵我雙方的爭奪。
  「摯兄……當時我……」祈律的心又隱隱犯疼。
  「你無須自責,當時我也表達不好。如果我急切地希望你幫忙,而非撐著無謂的自尊心,後面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少昊出言制止。
  「……」
  「……」
  兩人再度沉默。他們的自尊心都很強,不輕易在他人面前示弱,在此時此刻互傾心聲,只願不再重蹈當年的遺憾。
  祈律思索了些時間,「摯兄,我失態了……」
  「律弟,無妨的。」少昊很高興祈律想開了。
  月亮散發溫和的藍色光芒,即使是長壽的少昊也很少看過,不禁多看了幾眼。
  「今天的月亮又圓又大,卻不刺眼,覺得有些溫柔。」祈律發表感想。
  「那伴著月光,紓解情緒吧。」少昊享受月光給予的寧靜氛圍。
  「摯兄是太陽,也喜歡月亮嗎?」祈律問。
  「當然,月亮的光芒可是太陽給的。」少昊毫無猶豫回答了。
  「是啊……天地萬物都需要太陽,但也不能只有太陽。」祈律喃喃著。
  「沒錯。」少昊點了頭。
  光明和黑暗的二元對立,很容易衍伸出正邪之分,但柔和的月光就似和藹的母親伸出雙臂擁抱孩子,哪有邪惡的觀感呢?
  「我們今晚所談的事情,我會再思考。」
  祈律必須改變原本的心態--他仍認為仙與魔有正邪之分,產生了自卑之情,即是他覺得不如樓澈的根本原因。
  「在儀式結束前,我都會待在這裡;儀式結束後,我也會在西方大地。」少昊苦笑面對無法退休的事實。
  「就像回到以前的感覺,有些懷念。」祈律微笑。
  「現在是現在,別一直往回看了。」少昊不忘指正。
  「摯兄說得對。」祈律皺起眉,一時半刻很難改變這個習慣。
  兩人各持一杯仙露觀月散心,將要說的話都說了出口,內心的舒暢如醍醐灌頂,愁容自然改為平穩的笑顏。

分隔線

  鳳孝和棠晞坐在石頭上聊天,容若則瀏覽各地。
  「荀君,你在看什麼?」不吭半句的容若,引起鳳孝的好奇心。
  「確認藤花種子的位置。」容若回復。
  「你覺得律哥種得如何?」棠晞尋求專業的看法。
  容若於腦內思忖用字,謹慎回答:「這些位置重要但也險峻,對藤花生長頗為挑戰。」
  「哥哥賦予藤花很大的期待呢。」鳳孝想起伶葉,認同藤花有出格的操守與耐性。
  句芒和蓐收聽得容若的理論後,有些興趣而走了過來。
  「祈律大人是對自己有很深的期許。」句芒提出其他的看法。
  「藤花種子的位置,代表接受試驗者的心志與覺悟,因為後續的成長都由他負責。」蓐收與句芒想法一致。
  藤花是鎮守華胥之樞的堅實防衛,稍有閃失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祈律身為種植者,必須為藤花負責,才能負責整座東方大地。
  「原來如此。」鳳孝咀嚼這些理論的精華。
  「這是律哥選擇的道路,我會在一旁守候他。」棠晞亦知前程險峻,但她不畏艱難。
  「大嫂還真辛苦呢。」鳳孝輕鬆以對。
  棠晞覷向容若,有感而發:「偶爾,妳也別讓容若太辛苦了。」
  「……有嗎?」鳳孝偏了頭。
  「這樣才是鳳孝。」容若微笑回應。
  如果鳳孝哪天成為百依百順的可愛小鳥,容若會覺得哪裡出問題了。他喜歡與鳳孝一同腦力激盪並解決問題,而非凡事以他的意見為主。
  鳳孝予以容若大大的笑容,自然流露的心意,即是兩人的夫妻之道。
  「……看來是我太緊繃了。」棠晞輕嘆一口氣。
  她是族長出身,但她恪守賢妻之道,尊重祈律的想法,大抵要事仍由祈律處理。
  「棠晞大人,您可以適時放鬆。」句芒鼓勵地說。
  有句芒的承諾,鳳孝眼睛一亮,笑著說:「對啊,我們可以一起到哪裡度假,不用太累的。」
  「如果不畏烈陽,南方大地不錯。」容若對於溫暖的氣候頗有好感。
  棠晞撫著臉,為難地說:「那我得注意肌膚,不能曬黑了。」
  「這方面荀君可是高手。」鳳孝滿意地說。
  「我很樂意調整適合你們肌膚狀況的配方。」容若躍躍欲試。
  棠晞望向遠方,意有所指:「先等律哥穩定了。」
  在興高采烈的氣氛下,蓐收神情凝重,明顯與眾人不同調。
  「怎麼了嗎?」鳳孝問。
  「為什麼大家度假都想去南方大地?」蓐收不解問了。
  「因為有沙灘、海洋,很能放鬆啊。」鳳孝輕易回答。
  「西方大地也有不少美景,得以紓壓。」蓐收道。
  鳳孝於腦內瀏覽一輪,沒得到相應的資訊,納悶地問:「……哪裡?」
  遊歷各地的鳳孝竟問這種問題,蓐收瞬間無言。
  「該弟,你平常宣傳不足,都無人知曉。」句芒以旁觀者的身分道出殘酷的事實。
  「嗯……」蓐收沉重點了頭。
  鳳孝沒打算讓蓐收難堪,說道:「有的話可以推薦,我會去參觀。」
  「被鳳孝推薦後,就會變成熱門景點了。」棠晞說。
  「是荀君懂得宣傳。」鳳孝將此功勞歸於容若。
  「我長期盡此職務,習慣了。」容若微笑地說。
  他在人界生活許久,文筆出色,擅長描繪風土民情。原本僅是出於興趣,寫著寫著受到眾人歡迎,他不定期就會出幾篇心得文章,提供眾人參考。現在,他和鳳孝也是天界頗有名氣的旅遊夫妻檔。
  「……之後我與父親談過,再論此事。」在蓐收嚴肅的外表下看得出心動。
  「該弟,哪天兄弟也能聚在一起。」句芒想到了北方的玄冥。
  「嗯……」蓐收也期待那天的來臨。
  銀白的月光染上了帶著水藍的光彩,眾人看著彼此身上都撒著銀藍粉光,同望天上之明月。
  「這種光芒……」句芒有些印象,卻說不出口。
  「與夕月蓮的光芒有些相似,但又不同。」蓐收想起故鄉的夕月蓮。
  「好漂亮啊……」鳳孝坦白道出內心的感受。
  「明月發散些微的藍光,宛如穿著由海洋製成的絲綢服飾,輕薄略略透出美好的肌理。」容若予以美麗的描述。
  眾人聽後,都認同在容若的描述下,明月變得更美並富有靈性。
  「這是我熟悉的月光,雖然好久沒有看到了。」棠晞溫柔地說。
  她回想何時沒看到了?至少這千年間沒看過。
  上次是何時看到的?可能是補天柱時看過吧。
  她撫著胸口,點點回憶流竄心中,既是甜蜜也是負荷,催促她向前邁進。
  「……以前的月光是這樣嗎?」鳳孝好奇地問。
  蓐收凝視月光,有所體會:「如果這麼說……我年輕時曾看過這種月光。」
  句芒任由月光灑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植物吸收陽光進行光合作用。失去大半記憶的重可能沒印象了,但椿姿的經歷使他不致感到陌生。
  平坦的土壤受到月光照耀而突起,隱約可見青黃色的芽,就像少昊引以為傲的那撮翹起來的金髮瀏海。
  一顆,兩顆,三顆,一一冒出芽。它們似孩童躲在洞內,正悄悄探出頭。
  特製沙漏不再漏沙,時間靜止於這一刻。銀白的沙粒受月光的照耀,彷彿流瀉的金沙。
  「種子破芽了。」句芒道。
  「三枚皆破,它們認同祈律是新任的東方天帝。」蓐收嚴正地說。
  鳳孝湊近一顆種子,確認其已冒芽,笑著說:「太好了。」
  「等他們回來,再通知這個好消息。」容若微笑。
  棠晞從破芽的藤花型態直接聯想到少昊,不禁苦笑。
  「今晚,就讓他們兩人聊一聊吧。」
  她起了身,調整身上的絲質外袍,在月光的迎接下,準備回到休憩的地點。
  鳳孝挽著棠晞的手,容若跟在她們的身旁,顯然回房還能說上許多有趣的話語。

分隔線

  句芒和蓐收留在原地,靜靜觀望月光。
  蓐收遙想當年孩提時,兄弟們都不願回家,欲伴月而眠的幼稚舉止。最後,逼得少昊搭起臨時帳篷,讓大家睡在裡面;但是顓頊堅持待在帳外與月共眠,隔天差點因夜風太涼而生病。
  顓頊觀月時,渾身也會散發如這樣的粉藍光芒,與平常冷傲的氣質頗殊。
  「你覺得……這像他嗎?」句芒突然說了。
  「重哥,你還記得這件事嗎?」蓐收略感驚訝。
  「……吾僅是覺得這種月光很像他。」句芒不懂蓐收的意思。
  「確實……很像他。」蓐收點了頭。
  「嗯……」句芒沉重應了聲。
  「下次我與玄冥相見時,再順道詢問他的近況……可以嗎?」蓐收猶疑地問。
  句芒未語,對月光露出複雜的神情,難以判讀心意。
  蓐收不再說話,留給句芒沉思的寂靜時空。


---後記---
  《懷鳳錄》的補遺到此全部連載完畢,請期待下部作品。  
  謝謝各位看倌的長期陪伴,下部作品希望在不遠的未來就可與大家會面~
  在此之前,請由大姜君陪伴各位看倌吧^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