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一回。

樂子喵 | 2021-11-26 10:27:07 | 巴幣 102 | 人氣 58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雲憩飛渡通石謁,風阻道險敵紛紛。
為求真相闖天際,先取著陸戰云云。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眾人抵達雲憩山入口,即看到三隻巨鳥護衛。
  巨鳥護衛甲揮著翅膀,大喊:「啊,看到了。」
  巨鳥護衛乙梳理羽毛,從容地說:「瓏羽大人說得果然不錯。」
  巨鳥護衛丙剛摘下成熟的果實,笑著說:「來了,來了。」
  牠們占滿整條通道,不怕錯過祈律等人。
  「還真是盛大的歡迎呢。」鳳孝嘖嘖稱奇。
  「……你們怎麼待在這裡?」祈律不禁擔心牠們的安危。
  容若走向前,說道:「我有先與瓏羽族長聯繫。」
  他與巨鳥護衛丙點頭致意,並將城中買來的甜點交給牠。
  「謝謝,謝謝。」巨鳥護衛丙吞下手中的果實,立刻享用久違的甜點,露出滿足的笑容。
  容若買了兩份甜點,一份給鳳孝,另一份給巨鳥護衛丙,兩邊都吃得津津有味。
  「容若先生認識瓏羽族長嗎?」祈律問。
  「雲憩山的結界是我布置的。」容若摸著巨鳥護衛丙的頭。
  「原來如此……您就是瓏羽族長所言的仙人。」祈律恍然大悟。
  鳳孝插著腰,驕傲地問:「現在你的結界被我改掉了,還可以嗎?」
  「勉強算妳合格。」容若平穩地說。
  羅敷看向鳳孝,好奇問了:「鳳小妹是跟容若學習結界術啊?」
  「不止結界術喔。」鳳孝微笑。
  一陣風吹過樹叢,「我的羽毛……」才梳理好羽毛的巨鳥護衛乙很洩氣,不得不再梳理一次。
  風兒內隱藏些微的氣息,祈律順著風勢看了過去,「(……我好像感受到誰的仙氣?)」
  「尊者在附近了。」伶葉平靜表示。
  「……他就是你所說的尊者嗎?」祈律凝重地問。
  「是。」伶葉道。
  「(這股仙氣……我不是第一次感受到……)」祈律其實認出了這股氣,不禁納悶起來。
  「是您應該知道,卻一直忽略的那一位。」
  他想起句芒的話語,內心越發沉重。
  「(我……應該將誰記起來……卻記不起來……)」他試著連結氣息,但他撫著頭,「(我的頭……好疼……)」他的神情中看得出不適。
  「祈律先生,你還好嗎?」伶葉擔憂地問。
  「我的頭有些疼……」祈律覺得頭內像被一顆大石頭卡住,非常難受,某種涵義上體會頭風的痛楚。
  「為什麼會突然頭痛?」伶葉靠近祈律,確認其狀況。
  祈律搖了頭,喃喃著:「……我也不知道。」
  風兒再度吹過,那股氣息隨之而去,彷彿一切僅是祈律的幻覺。
  「(……跟他有關嗎?)」祈律撫著頭,情況確實有所改善。
  「……」伶葉沉默,對於祈律的異狀頗為在意。

分隔線

  巨鳥護衛群引領眾人入雉羽宮,相對於上次所見的優閒,這次氣氛莊重許多。
  「瓏羽大人,人都帶來了。」巨鳥護衛乙將最美的一面展現給瓏羽。
  「很好,妳先出去吧。」瓏羽給予巨鳥護衛乙一個微笑。
  「是。」巨鳥護衛乙高興地離開了。
  待巨鳥護衛乙離開後,祈律對瓏羽致意:「瓏羽族長,許久未見了。」
  「你是祈律,我還記得你,羽毛用得習慣嗎?」瓏羽寒暄。
  祈律取出長尾羽,微笑地說:「謝謝您的羽毛,幫了我不少忙。」
  「都說送給你了,你愛怎麼用就怎麼用。」瓏羽觀察長尾羽,其保養頗佳,看得出祈律的用心。
  「這次沒講妳,看來他轉移目標了。」耕父促狹地說。
  「那不也好嗎?」羅敷啞然失笑。
  瓏羽佯嘆一口氣:「我當然記得美人,但比起風花雪月,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看向容若。
  「瓏羽族長,現在有辦法回到天界嗎?」容若問。
  「我可以載你們到石謁碑,但已是極限了。」瓏羽嚴肅地說。
  鳳孝疑惑地問:「石謁碑?」她沒有印象去過那裡。
  「從雲憩山過去的第一站,從那邊到鳳族棲地還有一小段路。」瓏羽解釋。
  「……無法再過去了嗎?」容若神情凝重。
  瓏羽振了袖,說明原由:「鳳族女娃不知是怎麼,竟然將整座山都封起來了,非得經過南方大地的警戒線才繞得過去,以我的實力遇到護衛就結束了。」
  他來自西方大地,與南方大地沒有關聯,碰到護衛連句藉口都說不出來。
  「鳳族女娃……是指衛鳳族長嗎?」祈律似乎知道了。
  「你聽過她?是啊,是指她。」瓏羽略感驚訝。
  羅敷扶額,嘆道:「照你這麼說,是那個叫衛鳳的人封山了?」
  「不是她封的,還會是誰封的?」瓏羽攤了手。
  容若聽完後,僅是平靜地說:「……情況與我離開時相去無幾。」
  「南方大地的護衛很厲害嗎?」鳳孝懷疑地問。
  瓏羽聽出鳳孝的挑釁意味,不滿說道:「我看你們一行人實力還不錯,可以闖闖看,我就免了,以免美麗的羽毛又掉了好幾根。」
  瓏羽的實力固然平庸,但喪失大半力量或是如初生之犢的魔族,又能與強勁的天界大軍為敵嗎?
  「祈律,我們真的要去闖天界?」耕父沉重的神情顯示了他的回答。
  「句芒大人要我前往鳳族棲地,我想冒犯是難免的。」祈律在出發前已想過此事,既已決定出發,就不會半途而廢。
  「我會過去,不用顧慮我。」容若態度本就堅定。
  鳳孝看向容若,無奈表示:「……我當然是要去的。」即使她不明白原因,但身旁的人都認為她應該去,姑且以觀光的心態應對茫然的心情。
  羅敷點了頭,熱情笑著:「你們去,我就奉陪。」
  「師父命我來幫助你們。」伶葉亦如此說。
  耕父聽到眾人的覺悟後,不再說話,守在羅敷的身旁表達他的決定。
  祈律看向瓏羽,說道:「大家都會去,請瓏羽族長帶路吧。」
  眼前的人都曾幫助瓏羽,他內心難掩恐懼,仍說:「……我先說一句,我與南方大地不熟,拿東方大地的規矩也是沒用的,遇到問題千萬不要提到我。」
  在詭譎難測的環境中,運輸人員最容易被犧牲,承擔的風險其實很高。
  「這是當然。」祈律肯定地說。
  「你載我們到石謁碑就可以了,我們會想辦法過去。」鳳孝正色回應。
  「……你們可要小心,畢竟大戰後的情況變成怎樣,我都不知道了。」瓏羽關懷地告誡。
  「大戰……是指第二次天界大戰吧?」祈律喃喃著。
  「你真的知道很多呢,去哪裡知道的?」瓏羽很少遇到對天界歷史如此瞭解的魔族。
  「……句芒大人提的。」祈律內心一沉。
  耕父和羅敷面面相覷,從沒聽過這些話,但他們將疑惑藏在心裡。
  「在大戰前還有看到鳳族女娃,現在不知怎麼……拜託你看一下了。」瓏羽輕嘆一口氣。
  「瓏羽族長似乎很關心衛鳳族長?」祈律好奇地問。
  瓏羽哼了一聲:「我以前追求過她,但她不知好歹,竟然看不到我的美麗……我是很關心她啦。」最後他還是說出真正的心情。
  「你太聒噪了。」鳳孝以一句話作結。
  瓏羽的語氣升高了幾度,不悅地說:「那群鸚鵡不聒噪嗎!還有,我不算聒噪吧?」美麗的他絕不能接受「聒噪」這種粗俗的詞彙。
  「哈哈……可以算是活潑吧?」至少,羅敷覺得瓏羽是個有趣的人。
  「很吵是真的。」耕父純粹不喜歡瓏羽覬覦他的女人。
  「……」容若眼神一凝,似乎思考何事。
  在眾人閒聊之時,陽光已從谷底逐漸升起,光芒並要穿透雲朵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出發吧。」祈律道。
  敘舊可以之後再說,現在正事要緊。

分隔線

  雲憩山的山頂被雲霧繚繞,仍透出些光芒,整體天色不錯。
  「……從這邊過去嗎?」祈律看不到雲霧外的風景,略感不安。
  「是的,最近天氣狀況不錯,幾天就能到。」瓏羽輕鬆回應。
  羅敷不禁問:「那天氣糟糕呢?」
  瓏羽攤了手,輕佻表示:「天氣糟糕?那就到不了,中途就摔下來了。」
  如果在雲憩山就是這種情形,他不會出行,不必考慮此事。有時候,惡劣的氣候環境比起戰爭更加恐怖。
  乍聽輕鬆的話語中,瞬間觸動了巨鳥護衛群的心情。
  「當時飛過來的時候,很多同伴都摔死了。」巨鳥護衛甲有感而發。
  「我還好有瓏羽族長的保護,不然我也撐不下去。」巨鳥護衛乙也心有戚戚焉。
  巨鳥護衛丙搖頭晃腦,敷衍說道:「不知道,不知道。」
  巨鳥護衛的龐大體積如海上的大船,理當相當堅固,但從牠們的描述中,遭逢天變依然不堪一擊。
  「……瓏羽族長來到人界是如此艱辛嗎?」祈律感慨地問。
  「絕地天通後可能更難些,所以我只能載你們到石謁碑。」瓏羽嚴肅地說。
  祈律拿出長尾羽,問了:「如果使用羽毛呢?」
  「那撐不住的。」瓏羽迅速否決。
  連巨鳥護衛群都無法承受,區區的長尾羽又能派上何用場呢?事實上,瓏羽能成為族長,仰賴的不是最穩定的運輸能力,而是最出色的指揮能力,指引族民的方向。
  「如果天界與人界能輕易互通,天界還有什麼尊嚴呢?」鳳孝苦笑道。
  「因為我們是偷渡,當然難上去。」瓏羽直白說出理由。
  「絕地天通」分隔天界與人界,配合天界禁令,若非容若、伶葉出任務須至人界,連仙人都難自由來往兩界,遑論一般人類。
  經由鳳孝和瓏羽的說法後,祈律疑惑地問:「……連句芒大人也無能為力嗎?」他不明白句芒為何不先和各方天帝、屬神知會一聲。
  「每個大地都有自治權,而且……」瓏羽看向祈律。
  「因為我們是魔族嗎?」祈律道出最有可能的答案。
  瓏羽輕巧地說:「問你們,我只是載你們的。」他與權力核心一直離得遠遠的,不願也不敢與其接觸,以免惹禍上身。
  「容若先生、伶葉先生,句芒大人為什麼……」祈律詢問可能知情的人。
  「祈律先生,鳳族棲地的情況不單純,我們必須秘密前往。」容若正色以對。
  「是要知道衛鳳封鎖的目的嗎?」耕父問。
  容若思考片刻後,沉重回應:「……你們可以姑且這麼認為。」
  「姑且?」羅敷很在意這個詞。
  容若顯然有所顧慮,但他的隱瞞可能出自很多種原因。
  鳳孝仔細觀察容若的態度,特別是喉間,很在意他是否有被施術。
  容若對鳳孝搖了頭,以眼神暗示此事到此為止。
  「總之先到石謁碑,也許會遇到麻煩就是了。」鳳孝出面緩頰。
  「簡單來說是如此。」伶葉點了頭。
  祈律聽出鳳孝的意思,說道:「瓏羽族長,拜託您帶路了。」

分隔線

  眾人騎乘巨鳥護衛,離開雲憩山時有些風勢,但僅需抓住頸部後端的韁繩即可無憂。但飛行一段路程後,突如其來的強風,宣告天界之路的難行。
  「好強的風……你們還好嗎?」祈律不得不別過臉,以免遭強風直接灌入。
  「請小心。」祈律身後的伶葉施展咒術,試著減少風的阻力。
  「得抓得很緊……這風勢未免……」羅敷手部的青筋都浮了出來。
  「羅敷,妳待在我後面,比較穩。」耕父以穩重的身材護著羅敷。
  「你可別被吹走了,不然我肯定被你撞飛出去……」羅敷幾乎趴在巨鳥護衛乙上,仍不忘吐槽。
  巨鳥護衛群的翅膀勉強揮打,前行速度雖慢,但尚稱穩定。
  瓏羽於前方引路並觀看情況,必要時釋放仙氣協助巨鳥護衛群前行,減輕其遭遇的阻力。
  祈律看向鳳孝,她受到容若的結界保護,但神情常保戒備。
  「……鳳孝,妳還好嗎?」他問。
  「這種風……是要將入侵者吹走的風勢。」鳳孝讀出風勢強盛的原因。
  「這附近的區域……是指鳳族棲地嗎?」伶葉不太明白現在的所在位置。
  「不是鳳族棲地,是南方大地的警戒線。」容若嚴肅回應。
  祈律試著向下看,沒看到任何的標誌,問了:「是不讓我們著陸嗎?」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得在你們身上打架了。」瓏羽說的是玩笑話,但情勢確實不太妙。
  巨鳥護衛群聽到瓏羽的話後,都嚇得發出尖叫聲。
  「瓏羽族長,不要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啊!」巨鳥護衛甲連突破風勢都很困難,遑論戰鬥。
  「瓏羽族長會保護我嗎……」巨鳥護衛乙不想全身插滿了武器。
  「我體積太大,會變靶子,變靶子……」巨鳥護衛丙慌張不已。
  在空中作戰對眾人極其不利,祈律必須提前應對。
  「(這附近不知道有沒有植物……)」他釋放些微魔氣,與附近的植物之靈溝通。
  結局如他所料,植物尚未突破土壤的界線,無法憑空而生。
  未久,一群身著盔甲的飛鳥飛了過來,個個都有精實的肌肉,並依陣形排列,顯見其訓練有素。
  「警告,警告,來人已經逾越南方大地的防線。」
  「警告,警告,非經申請者不可入內。」
  飛鳥軍發出警告,奉勸眾人莫輕舉妄動。
  鳳孝眼神一斂,「我們被發現了。」她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紙鳥。
  祈律受伶葉所助,穩定站在巨鳥護衛甲身上,大喊:「各位,有辦法戰鬥嗎?」
  「上吧。」耕父在巨鳥護衛乙可承受的基礎下膨脹自身,形成堅實的一堵牆。
  「我沒問題的。」羅敷有耕父擋風,還算從容。
  容若和伶葉都點了頭,他們正施術維持眾人與巨鳥護衛群的穩定性。
  飛鳥軍見眾人沒有退卻的跡象,直接認定:「偷渡!偷渡!立刻派員!」
  「別讓他們過去了!」
  飛鳥軍一次集結十來隻,以強勁的喙攻擊耕父。
  瓏羽眼睛一眨就飛入屏障內,感慨地說:「還真的得在天空上戰鬥……」
  「瓏羽族長,辛苦您了。」祈律拿出長刀,將負責保護瓏羽。
  瓏羽看向眾人,發覺能遠距離攻擊者有限,聚集自身的仙氣說道:「我會協助你們,平白掉了幾根美麗的羽毛很不甘心的。」
  有祈律的保護,瓏羽就敢發射羽毛利刃干擾飛鳥軍。
  「沒錯!」羅敷說完,就丟了幾座小山。
  飛鳥軍看到小山即輕巧飛過,但也因此無法攻擊耕父,轉攻容若和伶葉共同設置的屏障。
  「伶葉,你先維持屏障,我爭取時間讓荀君改成結界。」鳳孝以紙鳥包圍飛鳥軍,同牠們一樣以鳥喙攻擊。
  飛鳥軍對紙鳥的利喙深感不悅,出於假鳥哪能與真鳥相比的心情下,暫時引開牠們的攻擊目標。
  伶葉一路調整屏障的範圍,讓耕父不必以肉身對抗飛鳥軍。
  「你們可以攻擊了!」容若計算一些時間,以巨鳥護衛群的位置為基礎,設置簡易的流動結界,讓耕父、伶葉都能出擊。
  「旋風咒。」伶葉吟咒發出強勁的旋風,順著原本強勁的風勢,將飛鳥軍吹得遠遠的。
  耕父發覺後方虛弱,正好以強光照射欲襲擊的飛鳥軍,逼牠們不得不原地打轉。羅敷趁機拋出小山,打中幾隻飛鳥軍,使其失速掉了下去。
  鳳孝不動,隨時確認容若的情況,並警戒可能來襲的新敵人。
  祈律沒有遠距離的攻擊,專職保衛瓏羽。
  飛鳥軍眼見無法在天空得利,疾聲呼喊:「敵人有魔族,有仙人,還有笨鳥,趕緊來援!」
  巨鳥護衛群受結界影響不好移動,彼此距離頗近,聽到飛鳥軍的這些話,開始討論起來。
  「笨鳥是指誰?」巨鳥護衛甲看向巨鳥護衛丙。
  「肯定不是指我與瓏羽族長。」巨鳥護衛乙驕傲地說。
  「那是誰?是誰?」巨鳥護衛丙疑惑地問。
  「疑惑的那就是了。」瓏羽從容地說。
  瓏羽不再攻擊,回歸原職,以優異的方向感判斷石謁碑的位置。
  「不……不是我……」巨鳥護衛丙發出微弱的反駁。
  目前情形在掌握內,但不適合長期作戰,尤其浮動的結界對容若的負擔頗大。
  「先到石謁碑,著陸再說!」鳳孝大喝。
  「當然。」瓏羽笑著回應。
  他朝西北飛行,巨鳥護衛群即隨他而去。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