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五章 蝴蝶印記III

琉魚 | 2021-10-25 12:00:03 | 巴幣 28 | 人氣 71


  叩叩叩叩。

  「李奧。」

  叩叩叩叩叩。

  「李奧。」

  米可站在李奧房門前,試探地呼喊,頻繁敲門的動作透露出她的急切。她敲了又敲,敲了又敲,然而李奧卻沒有要開門的打算,別說開門,門內連一點動靜都沒有。

  米可嘆了一口氣,停止敲門,她按摩著泛紅發疼的指節,眉宇因為擔憂而糾成一團。「李奧,你到底怎麼了?」

  從醫護所下班之後,李奧就把自己鎖在房裡,封閉自我,將一切都拒於門外,不論米可怎麼勸都勸不出來。

  雖然米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們畢竟當了五年的家人,過去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而能讓李奧這樣鬧脾氣的原因,其實從頭到尾也只有一個。

  米可將手搭在門把上,輕聲地問:「是跟家裡的事有關嗎?」

  如果說每個人都有碰不得的話題,對李奧而言,那話題無疑是他的原生家庭。

  她的猜測是對的,這次李奧沒有拒絕回答,房門的另一側傳來含糊的回應聲。「嗯。」

  米可鬆了一口氣,她差點以為今晚要跟李奧說不上話了,她柔聲請求:「李奧,你可以開門嗎?」

  又是一陣沉默,米可等了半晌,門還是沒有半點動靜,她再度嘆了一口氣,半放棄地扭了一下門把,沒想到門把居然被她給轉動了──在不知不覺間,原來李奧早已將鎖打開。

  米可推開門走了進去,房間內沒有開燈,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好在李奧的房間她早已來過無誤次,開個燈對她來說不算困難。米可走著走著,腳上被什麼絆了一下,她彎下腰將絆住腳的東西拿開,觸感摸起來似乎是塊衣料。

  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米可加快腳步,朝光源裝置的所在地摸去。啪噠,裝置被打開了,光線迅速驅逐黑暗,米可終於得以看清房間的樣貌。

  衣服。為數不少的衣服散落一地,整個房間就好像是被炸過一樣凌亂。除了工作用的諭醫袍與李奧常穿的男裝外,也有一些女性的服飾參雜其中,米可剛才撿到的就是一件綴有蕾絲的洋裝。

  房間的中央堆疊了大量的衣物,看上去就好像用衣物築成的巢穴,有什麼生物藏身其中。米可屏氣凝神,放輕腳步朝巢穴走去,似乎是感受到有人在逼近,藏身在裡頭的生物瑟縮了下,衣服建築起的堡壘也跟著動搖。

  「李奧。」

  米可輕喊一聲,將巢穴最外層的衣物一件件剝去,藏身於其中的生物也跟著曝露出來。

  李奧還是李奧,但又跟平常有所不同。他蹲踞在衣服中央,雙手抱膝,將身體屈起,就好像想從世界消失,或不希望被人注意到一般。

  搶眼的蕾絲從他的身側逸洩出來。

  洋裝剪裁大方,用色大膽,袖緣與胸口綴以花俏的蕾絲和緞帶,巧妙的層次烘托出高貴之感,一看就知道是出於名家之手,然而這樣的洋裝就穿著在李奧身上。

  陽剛又陰柔、帥氣又美艷,李奧獨有的中性特質藉由這身衣裝得到昇華,放蕩而張揚地伸展開來,挑戰人們對性別的認知。

  米可並沒有對李奧這一身奇異的打扮感到詫異,她輕聲要求:「李奧,抬頭看我,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李奧抗拒了下,但還是乖順地依言抬頭,他表情木然,臉上的妝也重新畫過,看起來比平時更加嫵媚陰柔。

  「他找上門了。」李奧顫抖地開口,他聲音沙啞,參雜在話語中的除了憤怒、不可置信外,更多的是幾近崩潰的恐懼。「那個應該要被我稱為父親的男人,在要下班時突然找到醫護所來,他糾纏著我,還說什麼……他知道了前幾天報喪主闖進醫護所的事,覺得我繼續待在醫護所不安全,要我跟他回去法恩。」

  他說到這裡,一個氣結,情緒激動,「怎麼可能!他對我做了那麼多過分的事,他讓我變成這個樣子,我怎麼可能跟他回去!我早就不認那裡是我的家!」

  神收養自己族裡的孩子作為神選者培育,從被欽選的那一刻起,神選者的監護權就歸屬於神。雖說如此,原生家庭與神選者之間的關係並不會就此斷去,有些神選者甚至跟原生家庭保持著不錯的關係,離巢後再度回到家鄉服務。

  但其中也有神選者就像是李奧這樣,跟原生家庭關係惡劣,離開後就再也不願回去。

  米可翕動唇瓣,想說的話語到了嘴邊,卻又再度滑回喉裡,因為她想起發生在李奧身上的種種過往。他們來自同一個家鄉,在同一時間被洛特那斯選為神選者,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只要原生家庭的傷害和陰影仍舊糾纏著他,李奧臉上的妝容就沒有卸去的一天。

  妝就像是人的第二張面孔,使人變得美麗、使人更有自信,對李奧而言也是如此,化妝是他的鎧甲,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每當李奧的身心狀況變得糟糕,臉上的妝容便會益發精緻,一旦化妝再也無法讓他擁有安全感,他甚至會換上女性的服裝,藉此武裝自己。

  米可折騰了很久,但仍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恰當,只好硬著頭皮開口:「家裡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李奧的眼神瀕臨崩潰邊緣,「不怎麼辦,我沒有想要處理。要是我爸再找到醫護所來,我就不去上班,直到他放棄為止。」

  「李奧!不要任性!」米可厲聲叱喝,李奧枉顧職業道德的發言激怒了她,「洛那要你好好處理家人的事,你就只知道迴避問題!現在還想給醫護所添亂!你這樣對得起其他同僚嗎!」

  「我迴避問題?」

  李奧從地上猛然站起,環繞他的巢穴瓦解了,衣服散落一地。他墨綠的眼眸瞪著米可,聲音因憤怒而拔高,「米可,妳怎麼不說說妳自己?妳明明知道我喜歡妳,卻從來不回應我!妳說是誰在迴避!」

  米可的臉瞬間沉了下來,「李奧,我們是一家人,哥哥喜歡妹妹離經叛道。」

  「我們是名義上的兄妹,根本沒有血緣關係,有什麼好離經叛道的。」李奧反駁她。「難道妳不喜歡我嗎?」

  「李奧,你是我哥哥,我就算喜歡你,也是對兄長那種喜歡。」米可堅守原則。

  「可是我對妳的喜歡,是對異性的那種喜歡。」李奧不死心,「我喜歡妳!我喜歡妳喜歡了好多年,為什麼妳一直無法接受我?」

  李奧突然拉住了米可,就在米可反應不及的時候,他便將頭落下來。唇瓣與唇瓣相接,屬於李奧的氣息淹沒了她,在米可意識到她被吻了的同時,心跳加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一瞬間,美好的感受像是一道電流,經由李奧的唇瓣穿透全身。

  米可呼吸急促,全身因為這個吻而熱了起來,酥癢的感覺伴隨著熱意衝擊腦海,甜美得幾乎使人融化。當下,米可心中能想的只有李奧,唯一能感受到的也只有慾望,身體的本能催促她索取更多──

  「夠了。」

  然而,理智拉住了她。米可推開李奧,她神情恍惚,臉頰潮紅,淚光閃爍,鎮定的表象分崩離析,透露出她的動情。

  「這樣就好了。」她氣猶若絲地說,那聲音像是在說服自己,又像是在哀求。「……不要喜歡我,我早就說過,我們不會有結果的。」

  說話的同時,米可轉身將背對向李奧,她勾住衣襬向上提起,當衣服自她白皙的頸項脫離,平時被衣服覆蓋的部位,也跟著暴露出來。

  狀似蝴蝶的暗紅斑點顯現於李奧眼前。那些斑點分散於米可的腰間、背部、手臂上,就好像汙點般弄髒了白皙的肌膚,對那年輕而美麗的身軀簡直是種褻瀆。

  而褻瀆這副美麗身軀的蝶狀斑點,正是肆虐於埃利希翁的火斑蝶。

  那早已潛伏在米可體內的致命蝴蝶,正鼓動的翅膀,蠶食生命,並留下斑斑蝶印。

  米可穿上衣服,將蝶印重新遮蓋起來,她轉身面向李奧,額前配戴的蝴蝶銀飾,突然變得刺眼無比。

  「不要喜歡我,我們是不會有結果的。」米可重申了遍,神情淡然得不像個染上絕症的人,她微微一笑,笑容蒼白而虛弱。「已經第五年了。而現在,第五年即將過去,從來沒有人能在發病後活過五年,我是活不過十八歲的。」

  米可的坦白就像一記重擊敲在李奧頭上,讓他從自己的情緒中清醒過來,他想起米可近日的異狀,聲音乾澀。「是什麼時候惡化的?」

  「我們回法恩的那天。」米可回答得斬釘截鐵,「當火斑蝶飛過墓園天空的時候,我體內的火斑蝶也跟著躁動,就是在那個開始惡化的。我給洛那看過了,就算是他也只能盡量抑制病情惡化,但還是無法阻止斑點冒出來。」

  「父親是怎麼說的?」

  「已經到極限了,他不確定我還能撐多久,我沒剩下多少時間了。」

  「但妳還是不打算接受我。」李奧苦澀地說:「明明妳對我不是毫無感覺。」

  「就是因為不是對你毫無感覺,我才要拒絕你。」米可這次沒有迴避,她坦然地將視線迎上李奧,眼中有著任誰也無法動搖的堅毅光芒。「李奧,不要愛上一個沒有未來的人,這樣對我們兩個都好,更何況我也沒有那麼好,好到能讓你不顧一切代價來愛我。」

  李奧還沒能搭上半句話,米可就強硬地把話題轉走,「洛那稍早帶來壞的消息,從諾茵不惜闖進醫護所也要搶走生命泉水的情況來看,喪王有可能會回來。而且現在埃利希翁處於一個非常動盪的狀態,誰也說不準什麼時候會出事情,神那邊下達的指令是,要所有神選者推掉多餘的工作,養精蓄銳,未來將會有一場硬戰要打。」

  「你趁埃利希翁還沒發生大事的時候,趕快回法恩去一趟,處理掉你家裡的事。不論你有多麼憎恨你父母,還是得做一個了解,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或是就當作去探望你弟弟,你跟喬許的感情不錯,他會希望能在病危前見你一面的。不要像我一樣,永遠活在對米娜的愧疚中。」

  李奧陷入了沉默,他神情複雜地看著米可,眸光閃爍,嘴唇不情願地抿成一線。即便他現在身著洋裝,妝濃得幾乎快看不出原本的容貌,米可還是能憑藉著記憶,勾勒出他胭脂未施的模樣。

  平心而論,李奧長得很好看,不論是那深邃的眼眸、直挺的鼻樑、形狀好看的嘴唇,就算不化妝修飾,也是一張充滿魅力的俊朗面容。然而,原生家庭的陰影卻讓他選擇藏起自己,不願以原本的面貌示人。

  米可知道,此時李奧臉上的妝有多厚,他要跨越的障礙就有多大。李奧沉默了太久了,久到米可開始感到心惶,心忖著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過份了。

  就在米可想要開口退讓的時候,李奧應聲了。

  「等醫護所的事情忙到一段落,我就回法恩一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