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教:殘滅 】第三十九章

鬼才 | 2024-02-29 21:00:06 | 巴幣 118 | 人氣 461



39.
  楊瑞霖始終難以快速融入新環境,開學一個禮拜後,仍找不到能固定談話的同學,看到大部分人已經藉由班級事務建立起初步的默契,那一步似乎又更難跨出去了。

  這段時間他特別思念以前班上的那群死黨們,甚至連稍微沒那麼熟的同班同學都思念。

  而且新班級也有幾個一看就是特別不好惹的問題學生,一下子把他拉回到國一時期的噩夢,導致他更加戰戰兢兢,不敢被注意到,也努力不讓自己出糗或出風頭。

  這天他提著早餐進到教室,打算默默地吃完然後趴著休息一下,卻一直注意到隔壁座位傳來的目光。楊瑞霖一開始以為是錯覺,但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確定自己被人盯著,他花了好些時間才鼓起勇氣也轉頭看她,這才第一次認真注視隔壁座位的同學。

  「沒事。」她搖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楊瑞霖完全摸不著頭緒,倒是從此對這位同學有了印象。

  經過又一個讓人不安的早晨後鐘聲響起,老師踏進教室照慣例依序點名,這個時刻也讓楊瑞霖再次懷念起以前那些師長,所有的回憶在此刻都昇華成賺人熱淚的篇章。

  「李佳萍。」「有。」「陳宜瑄。」「有。」「王文婷。」「有。」

  他這次豎起了耳朵,原來早上盯著自己看的同學叫做王文婷。

  從這天開始,他時不時會接收到王文婷的奇妙注視,轉頭過去卻又沒有進一步對話,有如貓捉老鼠的戲碼不斷上演。

  楊瑞霖越來越搞不懂這個班上還有多少像這樣的怪人存在。

  由於座位非常近,他可以理所當然地聽到她和其他同學的聊天內容,得知她也是因為家裡搬家而來讀這所高中,但很有可能只待一個學期就要轉學去其他學校了。

  直到幾天後,楊瑞霖因為在圖書館耽擱了一些時間,獨自在走廊打掃地板時,正好遇到王文婷出來裝水。

  「誒。」她突然走向楊瑞霖,神情認真地說道,「你被跟了。」

  「咦?」楊瑞霖立刻起了雞皮疙瘩,原來這傢伙也看得到靈魂?所以這幾天她是在盯自己身後的靈嗎?難道是李怡婷還有心事未了,又來求助?

  「其實我不太確定啦。」王文婷見他被嚇壞了,趕緊改口,「應該說你的磁場不太對,好像有外界想跟你聯繫。」

  「跟我聯繫?」

  王文婷歪著頭,琢磨那些詞彙該怎麼表達,「就是......你有沒有覺得生活中有哪裡不太對勁?一些很特別或很奇怪的事情。」

  楊瑞霖並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哪裡出現異狀,但還是仔細回想搬到姑姑家後的日子,試圖找尋任何的蛛絲馬跡。

  「啊!那個風鈴!」他突然高聲驚嘆,「我的窗戶旁有一個風鈴,是我姑姑小孩掛上去的,我一直沒拿掉,每天早上都會抖動兩下,我以為有風吹進來,但剛剛才想到,我的窗戶都是關上的!」

  「這是一個徵兆。」王文婷關上水壺的蓋子,依然面帶微笑。

  □

  當天晚上他刻意把鬧鐘調早十分鐘,希望捕捉風鈴抖動的瞬間,依照王文婷的猜測,或許關鍵就是這扇窗戶。

  楊瑞霖懷著忐忑的心情入睡,直到陽光傾瀉,鐘聲鑽進耳朵裡。他一睜開眼便立刻翻身下床,盯著風鈴的同時也按住窗戶玻璃,平常難以消退的昏睡倦怠一下子就消失了。

  每分每秒都像是永恆。

  風鈴抖動了。

  楊瑞霖抓住這瞬間推開窗戶,竟看到灰黯的水狀世界,彷彿一層立體的軟膠果凍卡在窗戶外,裡頭一片混濁什麼都看不清楚。當他還在驚嘆時突然一陣冷風吹來,他稍微眨個眼,窗外立刻變成普通的天空景象。

  「咦?」他探頭出去,使勁地左顧右盼,甚至伸手在半空亂摸,卻什麼都沒改變,剛才的景象彷彿只是視覺殘留的幻影。

  楊瑞霖大為振奮,一衝到學校便打算把事情全告訴王文婷。

  「我們到外面說。」她見他這神情八成是有新發現,立刻轉移到走廊盡頭的角落,「所以是怎麼樣?」

  「我打開窗戶看到一片海!好像是某個很深的地方,但我只有看到一下下,只是眨個眼就消失了!」楊瑞霖語氣急切,彷彿說慢了就會忘記這個畫面。

  王文婷歪著頭,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情。

  「你覺得,那裡是陰間嗎?」楊瑞霖吞了吞口水,心底開始覺得有些毛毛的。

  「我問你喔,你的房間在幾樓?」

  「二樓,怎麼了嗎?」

  王文婷眼睛一亮,不自覺地點點頭。楊瑞霖猜到她的意思,頓時愣住。

  「該不會妳要我跳進去?」

  「我沒這麼說,但你不覺得值得試試看嗎?」王文婷假意望向別處,「畢竟只有一瞬間,你好像也不能做其他事情?」

  「哇!妳真狠!」

  楊瑞霖嘴上這麼說,但接下來的一整天都在研究跳樓的受傷危害跟死亡風險,還得努力忽視王文婷時不時傳來的奸詐微笑。

  這天他依然讓鬧鐘提早十分鐘響鈴,懷著更不安的心情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他下床時先穿好球鞋,花了點時間繫上護膝,接著把注意力放到窗戶,維持跟昨天一樣的姿勢,等待風鈴的提醒。

  「開!」風鈴一響,楊瑞霖同時用力側推窗戶,一樣的畫面再度出現。

  這次他使勁睜開眼,不敢有任何閃失,接著一腳踩上窗邊,心臟大力狂跳,冒著斷腿的風險向前撲去,整個人被平面的海象吞噬。

  他以為迎接自己的會是可怕的墜落感,沒想到是輕微的浮力,轉頭也沒看到房間,整個人頓時被暗沉的海洋包圍。

  楊瑞霖的雙眼漸漸適應黑暗,能在地上看見一條曲折的小路,他邁開雙腿,原本以為會有強大的阻力,卻輕鬆踏出第一步,身體彷彿根本不存在。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連呼吸都不用,水流迎面而來,從身體背後竄出,甚至有魚群從身旁飛快游過。

  楊瑞霖繼續往前走,很快迎來一個下坡路段,似乎能通往真正的底部,俯瞰下的中間地帶奇黑無比,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走完全程。

  懷著恐慌的心情走了許久,他終於進入真正的黑暗,下方遠處有個幽微的亮點,楊瑞霖鬆了口氣,快步朝那個亮光奔去。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他終於理解自己看到的是什麼。

  那個亮光型態的人體盤坐在道路盡頭,轉頭望向楊瑞霖。

  「網......網咖男!」楊瑞霖高聲尖叫,雖然嘴巴根本沒有張開,耳朵卻聽見自己的破音。

  「你發現了,比我預期的還快,嗯......或許有高人指點?」曾宗慶站起身,朝他揮揮手。

  「高人?」楊瑞霖稍微皺眉,確實必須得好好感謝王文婷同學的建議,但其動機恐怕不是這麼單純。

  「也好,越快發現越好。」曾宗慶指向自己,「我簡單解釋一下,你現在看到的,是完全能量化、粒子化的我。在那場戰鬥中,我不小心搞丟了肉體,只剩精神和意識以光的形式存在於宇宙裡。」

  楊瑞霖根本不知道自己聽了些什麼,太多的資訊讓他一臉茫然,同時又非常感動能再次見到曾宗慶,心情一下子複雜了起來。

  「我給這個空間的時間不多,請原諒我長話短說。首先我想讓你知道,關於那場飛機失事,裡面的乘客跟我一樣也能量化了。」曾宗慶望著腳下的土地說道。

  「等等!你是說,徐志偉其實沒有死?只是變得跟你一樣?」這讓楊瑞霖立刻振奮了起來,幾乎想衝上前抓住這個名為曾宗慶的人形亮點。

  「是的,他們去到更遠的地方了。」曾宗慶回答,「某種程度來說,邪教的理念不完全是虛假的,這世界確實有另一個能讓人更安詳、更平靜的地方,但不是我們想去就能去。」

  楊瑞霖現在雖然沒有了肉體,但鼻頭卻能感覺到一陣抽動,淚水幾乎佔據眼角。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事情。」

  一顆圓型的深色石頭從土裡浮出來,緩慢移動到楊瑞霖的胸前。

  「在你們的時間裡,有一個人正以非常快的速度腐化這個世界,雖然我已經離開人世,但我的心願不允許我置身事外。未來你必須找到一位能夠通靈,且足夠善良堅強的人,把這顆石頭交給他。」曾宗慶的語氣沉穩堅定,「記住,意志力遠比實際的物質更強大。」

  楊瑞霖還來不及開口提問,腳下一陣漩渦立刻襲來,他的意識也陷入混亂,黑暗跟光點都化作繁星般的移轉,直到感官完全消失。

  一股涼意打在他的臉上。

  楊瑞霖用力睜開眼睛,耳邊聽到退潮的聲響,他吃力地坐起身子,發現自己竟然躺在海灘上,全身濕透,不知道在這裡昏睡了多久,正當他想移動四肢時,才感覺到左手似乎繃緊了力氣,定神一看,竟然有一顆粉色的水晶球被手掌牢牢抓握。


下一章便是最終章,感謝大家一年以來的支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