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三章 星火燎原III

琉魚 | 2021-10-11 12:00:11 | 巴幣 18 | 人氣 78


  「葉羅耶──」

  伊修斯充滿警戒地低吼,依萊看著直屬喪王的報喪主,不久前發生過的事在腦海中甦醒。在莉莉茲的綁架案中,依萊驚鴻一瞥看過他的蹤影。

  葉羅耶的外貌落在二十歲前段,鐵灰色的頭髮不馴服地亂翹,金色的眼眸憂鬱而張狂,明明穿著一身象徵紀律的筆挺軍裝,渾身卻透露出一股乖張的氣息。葉羅耶將匕首插回腰間,邁步朝依萊跟伊修斯走來,他每走一步,龍壓就跟著加重一分。

  逐漸加重的不只是龍壓而已,還有伊修斯的臉色,他忌憚地盯著葉羅耶的一舉一動,就彷彿生存受到了威脅。

  「葉羅耶……你想做什麼?」

  看到伊修斯牙咬切齒地擠出這句話,葉羅耶輕蔑地笑了,他反唇相譏:「怎麼不問問你們在做什麼呢?」

  他們做了什麼?

  伊修斯顯然不像依萊毫無頭緒,他舉杖一揮,透明薄膜般的結界在兩人與報喪主之間築出一道高牆。眼見戰鬥一觸即發,依萊連忙抽出法杖要施法幫忙,伊修斯卻忽然轉身,神情緊張地將依萊推開:「走!不要跟報喪主槓上!」

  什麼……?

  依萊怔在原地,困惑的神情就好像他沒聽懂伊修斯在說什麼。葉羅耶當然不會給伊修斯解釋的時間,依萊這一頓讓他錯失了逃跑時機,戰鬥在轉瞬間揭開序幕。

  葉羅耶撐開身子,一個眨眼就出現在結界前,他轉動手腕將長劍反握,運力朝結界刺去,能量魔法跟劍刃一道砸上結界,使得結界出現了幾道缺口。葉羅耶就著缺口再度施力,結界就如同一張薄膜般被撕裂開來。

  葉羅耶攻勢太猛,動作太快,從結界出現破綻到完全瓦解,不過是短短幾秒的時間。葉羅耶揮劍直往依萊跟伊修斯砍來,劍劍凌厲,殘影連成一線,逼得他們亂了陣腳,各自分頭閃躲。

  依萊左躲右閃,極力迴避亂竄的劍氣,然而即便他的身手再怎麼狡捷,身上還是免不了被劃出幾道口子。他忽然明白過來為什麼伊修斯要他快跑,即便葉羅耶只是從龍族記憶中誕生出來的怪物,但他總歸來是龍族,是人類無法與其抗衡的強大存在。

  為時已晚,他們已經錯過了可以逃跑的最佳時機,就算發現苗頭不對,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依萊將元素沿杖聚集,鑲嵌出一片銳利的刀刃,他操起化作長槍的法杖,烈烈揮舞,槍尖忽地劈啪作響,爆出靛青雷絲。

  伊修斯同樣鑲嵌了法杖,正在跟葉羅耶拚個你死我活。葉羅耶劍劍到位,每一次出招都精準且充滿力道,他完美掌握身上每一道肌肉與神經,並隨時調整身姿,讓自己處於最佳狀態。

  葉羅耶很強,但伊修斯也不差,他行雲流水地操持著法杖,阻擋葉羅耶的攻擊並試圖反擊,刀鋒帶火,金紅色的流火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炫目的軌跡,絢爛得彷彿能將視網膜劃傷。

  伊修斯表現得可圈可點,以人類的角度來看,甚至可說是技巧超群,擺平一票神眷絕對不成問題。可是他對上的是葉羅耶,人類跟龍的種族值從一開始相差甚遠,幾番交手下來,伊修斯開始抵擋不住,動作出現一絲破綻。

  葉羅耶一個掃腿朝伊修斯的膝窩撞去,伊修斯閃避不及,吃痛地屈膝前跪,全身上下都是破綻。葉羅耶相準時機,高舉長劍就要往伊修斯身上送去──

  轟隆!

  轟然巨響,赤白的強光伴隨一股高能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地向葉羅耶劈去。危機當頭,葉羅耶不得不放棄到手的大好機會,他縱身一躍,雷電不偏不倚打在他前一秒的立足之地,強烈的白光將視野刷成一片白芒。當強光散去,他看到地面上多了一圈雷電燒出來的焦痕,雷電攻擊的範圍頗廣,負傷的伊修斯沒有理由能躲開……

  伊修斯沒有受到波及。

  「千鈞一髮。」

  依萊讓伊修斯一手繞過他的脖子,用一邊的肩膀支撐著他,方才雷電出現時,依萊趁著葉羅耶注意力被轉移的那幾秒,急忙將伊修斯拉開。伊修斯半垂著眼眸,從鼻腔發出哼聲,「愛現。」他停頓了一下,而後小聲地咕噥:「謝謝。」

  「伊修斯,你能站嗎?我要鬆手了。」

  依萊鬆開攙扶伊修斯的手,怎料在他放手之後,伊修斯整個人跌坐在地上,臉孔痛苦地皺在一起。不祥的預感襲上背脊,依萊緊張地想問怎麼了,只見伊修斯突然瞠大了眼睛,看著他的身後大喊:「依萊!後面!」

  葉羅耶趁他們講話時已經攻了過來。

  依萊轉身迎擊,法杖在半空中迅速地劃出一道圓弧軌跡,正好與咬來的利劍撞個正著,在接招的那一剎,法陣從自武器間的碰撞面綻了開來,一股強大的推力將兩人雙雙彈開。依萊連忙站穩腳步,將鑲嵌於杖上的刀刃向葉羅耶指去。

  在他身後,伊修斯掙扎著想撐起身體,他手腳並用,尖銳的痛楚麻痺了腿部的肌肉,根本使不上力。伊修斯臉色慘白地咬著下唇,心一橫,撿起法杖對依萊大喊:「依萊!你不要管我了,專心對付葉羅耶!」

  伊修斯的狀況讓依萊心急如焚,他想衝過去確認伊修斯到底傷得多重,但現在的情況卻不容許他付諸行動。一股不知名的氣焰在依萊體內熊熊燃燒,力氣伴隨著怒火灌到四肢百骸,他張開嘴巴,發出一連串憤恨的咆哮,舉杖朝葉羅耶奔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依萊狂劈猛砍,所有動作毫無戰術可言,全憑一股蠻幹。在依萊出招的同時,數以十計的法陣如打在水面上的漣漪般閃現又消失,化為冰刺悉數往葉羅耶招呼而去。

  鏘!葉羅耶手腕一轉,將迎面掃來的法杖彈開,而後以肉眼無法跟上的速度快速舞劍,留下一輪輪月暈般的殘影,他將冰刺大卸八塊,削成一陣沁涼的薄霧。就當葉羅耶忙著揮劍的時候,依萊舉杖將刀刃往他臉上送來,他迴身閃躲,面頰上還是被劃出一道難看的傷口。

  「嗤!」

  葉羅耶釋放能量魔法,將全面往自己身上轟炸的元素魔法彈開,他用手背抹去從傷口滲出的血液,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金色的眸裡戰意高漲。

  接著,他冷笑了一聲,那嘴角上揚的弧度可說是近乎猖獗。「真虧你有本事讓我受傷。」

  瘋狂進攻對依萊並非毫無影響,他汗水淋漓,劇烈地喘息,肺葉被空氣扎得犯疼,體力迅速從肢體流失。毫無節制的揮霍體力並非毫無代價,他現在還能好端端站著,只是單純有腎上腺素在支撐。

  「那是你讓伊修斯受傷的回禮!」

  即便如此,依萊仍不打算就此罷手,他再度操起法杖,魔法的光芒飛快地閃現──

  忽然之間,葉羅耶從原地消失,緊接著一股強勁的力道撞上了依萊。劇烈的疼痛於腹部猛然炸開,依萊眼前一黑,嘴裡噴出一口甜血。

  「話不要說得太早。我說,你是不是太小看龍族了?」

  當依萊的眼睛再度對光源產生反應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離開地面,被葉羅耶隻手拽住衣襟提了起來,就好像他是只毫無重量的棉花娃娃。熱辣辣的痛感電流一般自腹部蔓延開來,下半身的肌肉與神經被痛楚給麻痺,依萊掙扎地想以法杖攻擊,無奈與葉羅耶距離太近,法杖根本沒有揮舞的餘地。他想施展魔法,但痛得無法集中注意力。

  也就是說,依萊只能任憑葉羅耶宰割。

  會死。不用任何人告知,依萊也心知肚明,拎著領子的那隻手掌握著他的殺生大權。他死命地瞪著葉羅耶,在死亡逼得如此近的這刻,他卻什麼都沒辦法想,什麼都沒辦法感覺。

  「不許動!你敢有任何動作,我沒準保證他的死活。」

  葉羅耶突然說了這一句話,一開始依萊還以為這句話是衝著他來,後來才發現葉羅耶是在對伊修斯說話──伊修斯在身旁結起了無數個法陣,全數極具威脅性地對準葉羅耶。

  負傷的身體動彈不得,施法的小動作又被識破,伊修斯只能氣餒地讓法陣停止運作,一雙黑眸擔憂地盯著依萊,沮喪又憤恨的神情充滿整個臉龐。

  葉羅耶將視線挪回依萊身上,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某種珍奇異獸──驚喜又半信半疑,同時帶有一絲戒備。

  葉羅耶瞇起金色的眼瞳,從他唇瓣洩出的下一句話,像是夏日的雷電一樣貫穿依萊的腦海。

  「艾莉西亞的神選者依萊……你應該早就死了才對,為什麼會在這裡?」

  葉羅耶明明沒有勒住他的氣管,依萊卻感到呼吸困難,整個世界在他面前旋轉了起來。他努力讓自已神智清醒,將肺部的空氣化作言語反擊,以捍衛存於世上的立足點。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葉羅耶對這個回應不甚滿意,揪著依萊衣領的手掐得更緊了,「聽不懂?怎麼可能聽不懂?你一個早該死透的人怎麼會在這裡?神在使什麼計謀?給我誠實招來!」

  早該死透?是指貫穿胸膛的那道重傷嗎?葉羅耶跟造成他失憶的「意外」有任何關連嗎?不論葉羅耶指的到底是什麼,依萊當下腦海裡只有一個回答。

  「就說我不知道了!我根本不記得在當神選者前的任何事!這答案你滿意了沒有!」

  不管葉羅耶到底得到他要的答案沒有,他似乎從依萊的回答中得到某種理解,露出一種豁然開朗的神情。

  大概是受身上的痛楚跟伊修斯負傷的事情影響,依萊的耐心被消磨殆盡,脾氣特別暴躁。「你問完了沒有?該我提問了吧。你找我們麻煩到底有什麼目的?」

  「有什麼目的?」

  葉羅耶重複依萊的問句,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他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笑話,先是發出一聲嗤笑,接著克制不住般大笑起來。

  「有什麼目的,你等下就會知道了。」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依萊還來不及破口大罵,將他支撐在半空中的力道消失了,墜落感猛地席捲而上,鈍痛在身上炸開,他又碰到地面了。

  葉羅耶放開了他。

  依萊瞠大眼睛,錯愕地看著葉羅耶,驚嚇到連身上的疼痛都忘了。他撈起同樣掉在地上的法杖,用盡全力朝葉羅耶的腳踝使出杖擊──想當然耳,被輕鬆地躲開了。

  葉羅耶停止發笑,一雙折著冷光的眼眸在依萊跟伊修斯間梭巡,就彷彿在打量落入爪中的獵物。就當依萊以為葉羅耶會再做出什麼事情,沒想到他只是鞋跟一轉,朝街道的另一端走去,只留下一句語焉不詳的話語。

  ──現在殺你們還太早了。

  沉重的龍壓逐漸散去,當龍壓完全消失的時侯,依萊才確定葉羅耶已經走了。危機解除,也不知道是因為撿回一條小命,還是不敢置信葉羅耶居然鬆手,依萊覺得這一切都好不真實,要不是被打傷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街道上也一片狼藉,他搞不好會真的以為這只是一場太過真實的噩夢。

  腎上腺素開始消退,力氣迅速自四肢流失,揮霍身體的後遺症一一浮現出來,每根神經都在尖叫,身上無一寸皮膚不發疼。儘管如此,依萊還是用冰元素敷上患部,調度全身的力氣,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朝伊修斯走去,行徑的路線留下斑斑血跡。

  依萊費了好一番力氣,才終於走到伊修斯面前,嘴角泛起的溫和笑容,就好像完全不受身上的痛楚影響一般。

  「依萊……」伊修斯看他的神情就好像快哭出來。

  「伊修斯,你還撐得住嗎?再忍耐一下,我們這就去醫護所找諭醫治療。」

  

  說話的同時,一輪傳送陣自依萊腳下拓開,伊修斯還來不及說話,方一轉眼,他們就已經回到主城了,醫護所就觸手可及的地方。

  事情顯得不太對勁。

  醫護所周遭圍滿了人群。

  除了看診的病患外,諭醫也參雜其中,看人數應該是整個醫護所都清空了,依萊甚至看到有神眷在醫護所進進出出,似乎是從公會調度過來的人員。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慮的氣息,圍觀的群眾神情緊張地交頭接耳,鬧哄哄的一片。在杳雜的人聲中,幾個關鍵字傳入依萊耳裡。

  醫護所。

  失竊。

  報喪主。

  生命泉水。

  ──有報喪主闖進醫護所,生命泉水失竊。

  結論有若一道迅雷劈中依萊腦海,他直覺地想上前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隨後想起當務之急是找諭醫幫忙療傷。思及此,依萊轉頭想要確認伊修斯的狀況,卻發現伊修斯倒在地上,一頭黑髮因為失去髮帶束縛散了開來。

  「伊修斯?」

  依萊不確定地喚了一聲,腦中一片空白,他彎下身去想要搖晃伊修斯,怎知連碰都還沒有碰到,突如其來的劇痛貫穿了他,他手腳發顫,痛楚隨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

  怎麼……回事?

  天旋地轉,世界在眼前顛倒過來,依萊重摔在地,他就像是一隻墜巢的雛鳥,只能蜷曲在地上痛苦地掙扎。他的處境明明如此不妙,當下腦中唯一的想法,卻只有:誰能幫忙救救伊修斯?

  意識漸遠,感官變得遲鈍,視線中的景物被抹去了輪廓。就當尖叫聲響起的那刻,依萊垂下了頭,世界離他遠去。

創作回應

May
錯字:化作.....
2021-10-11 12:18:39
琉魚
謝謝!已更改!
2021-10-11 13:46: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