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四章 間幕I

琉魚 | 2021-10-13 12:00:09 | 巴幣 16 | 人氣 45


  挑起埃利希翁的醫療支柱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光是照顧病患與每天求診的民眾,就足以讓諭醫們焦頭爛額。更別說現在火斑蝶症大舉流行,大驚小怪的民眾胡亂投醫,工作的操勞度直接超出一般人所能負荷的範圍。

  諭醫是為了醫療而生,打從一開始,種族設計上就不具有太強的戰鬥能力。但是仔細想想,就算諭醫被賦予堪比法師或龍族的戰鬥能力,在大家都心力交瘁的情況下,沒守住醫護所也只能說是非戰之罪。

  事情發生的時候米可正忙著調配藥劑,這本來不應該是她的工作,只是負責配藥的同事因為不敵勞累請假休養,他的工作只好由其他諭醫分攤。

  米可將藥草搗碎,快速且精準地配藥,五顏六色的藥劑沒多久便擺了滿桌,並分出一些讓急用的諭醫取走。將備份的藥劑也調完後,米可將藥劑分批放到藥架上去,就當她將所有藥劑都上架,正準備回到去做自己的工作時,她看到眾人像是被什麼吸引了注意力,紛紛朝門口的方向望去。

  微妙的音頻如漣漪般一圈圈地擴散,隨之響起地是一道清脆的嗓音。

  那聲音帶有某種魔力,如細膩的絲綢般滑進腦海,截斷理智,所有人都像石化一般愣在原地,動都不動,一臉呆滯的模樣就彷彿受到什麼蠱惑。

  所有人都臣服於歌聲之下,就連米可也無法倖免,她眨了眨眼睛,努力想撈回思緒,唯一能判斷的卻只有,她好像最近才在哪裡聽過類似的歌聲。

  在靜止的人群中,唯有一個人仍在活動,那個人就是歌聲的來源。那個人體型纖細,被一襲寬大的斗篷遮蔽住容貌,只能勉強從肩寬看出似乎是個少年,他身段敏捷,走起路來無聲無息,從容不迫地經過站在藥櫃前的米可,伸手將某一排藥劑掃空。

  正當少年準備離開的那刻,頭上的帽兜因為他轉身的動作滑了下來,他有著一頭金色短髮,頭上長著一對貓咪耳朵,異色的眼眸分別是粉色跟紫色,閃爍著寶石般的光彩。

  ──是諾茵。

  眼見自己容貌曝光,諾茵趕緊將兜帽罩回頭上,飛也似地抱著藥劑衝出醫護所。當歌聲停止的時候,所有人才解除石化的狀態,茫然地左顧右盼。

  米可看向空了一塊的藥櫃,扯開嗓子大喊:「有報喪主闖進醫護所,把生命泉水偷走了!」

  這時大家才進入狀況,空氣嘩地沸騰起來,反應比較快的人馬上捎了訊息通知公會。不久之後公會人員到了,他們將醫護所內的病患跟諭醫全數清空,開始著手調查案發現場跟提取歷史記憶。

  「米可。」李奧穿越人群找到米可,見她沒事鬆了一口氣,「妳那邊應該還好吧?」

  「我沒事……」

  正當米可回答到一半,人群中爆出一串尖叫聲,她匆匆忙忙地趕過去想要一窺究竟,竟看到依萊跟伊修斯身受重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依萊陷入永無止境的黑暗中。

  他動彈不得,身體如鉛塊般沉重,與外界失去聯繫。疼痛像是一把猛火在體內竄燃,無孔不入地鑽入身體的每道隙縫,吞吃血肉與神經,消磨生命,燒得他近乎氣絕。

  有好幾度,依萊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燒了起來,或是早已燒成灰燼?但持續折騰他的痛楚彷彿永不停歇,讓他無法相信自己已經死了,倘若他真的死了,那又為什麼還會感到疼痛?

  他不知道自己在仿若凌遲的痛苦中翻滾了多久,一直到某個時刻,黑暗突然破開,依萊意識中閃過一道白光,他又感覺得到外界了。

  他費盡全力掀開眼皮,藍色的眼珠迷茫地瞪視,視野一片模糊。有人托住他的下巴,暢通食道,隨後一股清涼的液體灌進嘴裡。液體浸潤到身體的每個角落,撲滅野火,將動盪的靈魂再度安定下來,頓時間,體內的熱度完全退去,依萊不痛了,他發出終於得以解脫的喟嘆,垂下眼皮安穩地睡去。

  當知覺漸漸回到依萊身上,他發現自己似乎躺在一張軟床上,有人在身邊走來走去,竊竊私語地在討論些什麼。

  「……狀態……不穩定……」

  「……生命泉水……」

  「……快要……沒有時間了……」

  他們音量不大,講話速度又快,傳到依萊耳裡只剩下模糊的字句。依萊微微睜開眼睛,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卻發現渾身軟綿綿地使不上力。他的動作引起了那兩個人的注意,他們中斷原本的話題,改用正常的音量說話。

  「依萊?」

  伊修斯關切地呼喊他,依萊牽動嘴角,回以一抹淡淡的微笑,他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一道清冷的嗓音便劫走他的注意力。

  「看來已經恢復意識了。」

  洛特那斯將他半懸在空中的手放回床上,調整枕頭跟棉被,讓他在床上重新躺好。

  「再睡一會吧,多休息對身體比較好。」

  洛特那斯微涼的手撫上依萊的額頭,睡意籠上他的意識,他再度墜入夢鄉的前一刻,心裡只有「伊修斯沒事真是太好了」這個念頭。

  當依萊悠悠轉醒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又過去了多少時間,他先是眼神迷茫地盯著天花板看,隨後才認出他在自己房間。天色明亮,和煦的陽光經過窗櫺灑落進來,就像是一張帶著暖意的金色薄紗,輕柔地覆住他全身。

  依萊眨了幾下眼睛,昏厥前的記憶迅速迴流,他「啊」了一聲,連忙坐起身來推開棉被,掀起衣襬檢查被葉羅耶打傷的腹部──白皙的腹部平坦結實,別說什麼創傷,連個瘀青都沒有。

  其實在剛睡醒的時候,依萊就有察覺到自己已經沒事了,不僅身上的傷全部被治好了,連這陣子工作累積的疲累也消失地一乾二淨,身體跟靈魂就好像被洗滌了一般。

  「還有哪裡覺得不舒服嗎?」

  正當依萊檢查自己的身體到一半,一道清冷的聲音驀然響起,他朝聲音的來向扭頭望去,露出一抹禮貌的微笑。「嗨,洛那。」

  洛特那斯出現在房間內,拉了張椅子坐到依萊身旁,再自然不過的模樣就好像是在醫護所看診一般──而他確實也是來看診的。

  洛特那斯翻動病歷表,手指一轉,一枝筆就這麼落入手中,他振筆疾書時一面說道:「你跟伊修斯受到葉羅耶襲擊,重傷倒在醫護所附近,幸好米可馬上就發現了你們,緊急找我幫你們治療。」

  「對不起,醫護所這麼忙,還讓你特別花心思來照顧我。」

  醫護所的諭醫各個都忙到形容憔悴,他跟伊修斯又傷得那麼重,想必又給醫護所造成不少困擾,想到這裡,依萊內心就不禁升起愧疚。

  洛特那斯書寫的動作停頓一下,隨後紙筆摩擦的聲音又沙沙沙地響起,他淡淡地說:「救人本來就是諭醫的工作,加上你跟伊修斯又是艾莉西亞的孩子,本來就有權得到最好的醫療照護,不用為此感到愧疚。」

  依萊聽出洛特那斯話語中的關心,臉上的笑容才多了點笑意,變得比較自然些,「伊修斯他還好嗎?」

  「你們兩兄弟怎麼都一個樣,只知道先關心對方。」洛特那斯咋了一聲,語調中洩露出一抹無奈,「伊修斯沒事,雖然他的腳傷得很嚴重,但也不至於會殘廢,治療過後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知道伊修斯沒有大礙後,依萊完全放心了,這才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一瞬間,葉羅耶的話語和醫護所被人群包圍的場景湧入腦海,他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從哪裡了解起。

  「我昏倒前好像看到醫護所周遭圍了很多人,是發生了什麼事?」

  「在你跟伊修斯被報葉羅耶攻擊的那天,醫護所也遭到諾茵偷襲,他偷走了醫護所內所有的生命泉水。」

  依萊的表情一片空白,不確定洛特那斯說了些什麼,「雖然諭醫不是以戰鬥能力著稱,但現場總有去看病的魔法師或龍吧?」

  「諾茵用歌聲蠱惑了當時醫護所所有的人,李奧跟米可也無法倖免,當大家回神時,生命泉水已經遭竊,諾茵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洛特那斯話鋒一轉,沒有打算延續這個話題,「細節的部分會有人跟你解釋。現在,起身吧,我要檢查你的身體狀況。」

  依萊步下床,解開外衣,布料沙沙沙地滑下,精瘦的身軀裸露出來。洛特那斯以指腹按壓曾是患部的地方,謹慎地檢查他的身體狀況,一邊將結果記錄在病歷表上。在洛特那斯忙著檢查的期間,依萊的思緒逐漸飄遠,他想起蹂躪身軀的火焰,兇猛得近乎是想將他的靈魂吞吃殆盡。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在依萊還尚未上任正式神選者前,就曾因為施法過度燒乾體力,而有過一次經驗。

  依萊回想起自己與葉羅耶的那場戰鬥,既莽撞又衝動,毫不節制地揮霍體力和魔法。雖說如此,他的體力也早已在擔任神選者的這段期間大幅成長,不至於會輕易燒乾,依萊很清楚自己沒有透支。

  如果他並沒有透支體力,那火灼般的痛楚又到底是什麼?

  「在想什麼?」洛特那斯檢查到一半,發現依萊陷入沉默,隨口問道。

  就連洛特那斯也這樣!他在思考時真的有那麼容易被看出來嗎?依萊忍不住反駁:「你怎麽會覺得我是在想事情?」

  「你思考時會陷入沉默。」

  依萊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只好從實招來。「洛那,因施法過度造成的體力透支,感覺會像是有火在體內燃燒嗎?」

  洛特那斯停下寫病歷表的動作,銀藍色的眼眸直瞅著他。「你想問什麼?」

  「在我昏迷的時候,我感覺身體裡像是有火在燒,那火灼熱得我差點以為自己會被燒毀。」眼見洛特那斯馬上看穿他想套話的意圖,依萊只好全盤托出:「之前施法過度體力透支的時候也發生過一次,但我確定這次我沒有燒乾體力。」

  洛特那斯把玩著筆,若有所思地盯著病歷表看,過了半晌,他貌似不確定地聳聳肩。「這種病徵在醫學上還沒得到解釋,但據推論可能是一種熱病,好發於魔法師身上,因為發作時會有火焚的錯覺,曾經一度被懷疑是不是火斑蝶的變種。」

  依萊聽得一楞一楞,「醫學上還無法得到解釋?」

  「嗯,還無法得到解釋,也無法確認發病的原因,目前只知道在施法過度透支體力、或是身心狀態不穩定的情況下,會有比較高的機率發作。」洛特那斯想了想,補充道:「其實不只是你,伊修斯也有這種情況,他會暈厥不光只是腿傷的問題而已,主要原因還有熱病,當然他現在也已經沒事了。」

  依萊仍然一臉茫然,覺得很不真實,他提出一個再自然不過的問題:「那怎麼辦?」

  「不怎麼辦,這種病徵至今還找不到原因,除了好好保養身體外,也沒什麼辦法。」

  語畢,洛特那斯繼續未完的檢查,檢查完後也順便幫依萊複診。當洛特那斯觸摸胸口上淡淡的疤痕,指腹冰涼的觸感讓依萊打了個寒顫,自從他有記憶以來,傷口就從來就不會痛,似乎老早就復原了,儘管如此,洛特那斯有空就會要求要做檢查,同時也會問他有沒有想起什麼。

  葉羅耶說他早就該死了,是指貫穿他胸口的傷嗎?的確,先不論能不能得到洛特那斯的救治,當場斃命的機率也極高,仔細一想,依萊現在能好端端地活著,根本就可以稱得上是奇蹟。

  葉羅耶知道他是怎麼受傷的。

  葉羅耶到底跟他的傷有何關聯?

  這個想法一旦成形,依萊就發現自己難以保持冷靜,他想求證、想找人討論、想知道真相,然而握有他過去最多線索的伊修斯,卻不曾主動提及,他們兩個之間的協議又是伊修斯不想現在說的事,依萊就不去過問。

  那份願意等待伊修斯的決心,開始微微動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