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五章 蝴蝶印記II

琉魚 | 2021-10-22 12:00:03 | 巴幣 26 | 人氣 83


  依萊這時才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是為了什麼才爬上頂樓,「我好像……跟伊修斯吵架了。」

  艾莉西亞沒有應聲,她只是以偏頭來表達疑惑。依萊繼續說下去,他平靜的神情中帶著一抹自責,苦澀的滋味隨著言語在舌尖化開。

  「伊修斯認識失憶之前的我,他覺得不應該拿失憶前的事來煩我,我也答應他不會去多問。在摘星宿待久了,我也漸漸不是很在乎我失憶前發生什麼事了,但薩格爾告訴我,失憶前跟我有所瓜葛的事情可能會找上門來,而我發現那些事似乎又跟報喪主有關,所以我……」

  他問了,然後伊修斯生氣了。依萊就算不用把話說完,艾莉西亞也能猜到他想說什麼。艾莉西亞沉默半晌,大概是在思考要怎麼回答他,當她再度開口時,臉上帶著屬於師長的沉穩笑容。

  「親愛的,你很重視伊修斯對不對?」

  依萊不知道艾莉西亞為什麼要這麼問,但他還是乖乖應聲。「嗯。」

  「同樣的,伊修斯也很重視你,他重視你的程度,遠遠超乎你的想像。」她停頓了下,繼續說:「你失憶問題的背後,牽扯到非常複雜的前因後果,那會為你們帶來巨大的影響,而伊修斯還沒想好要如何告訴你,現在又該告訴你多少。」

  「可是他也不能一直隱瞞不說啊。」依萊抱怨道。

  「是沒錯,他也有點反應過度了,我會去跟他談談的。但我想伊修斯只是需要花時間想一想,等他想通就好了。」

  艾莉西亞說得太過自然,以至於依萊慢了半拍才發現哪裡不對勁,「媽,妳是不是知道我以前發生了什麼事?」

  「我知道。身為你的母親,我什麼都知道。」

  艾莉西亞將眼睛彎成新月狀,神秘地說: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讓伊修斯親口告訴你比較好。」

  *

  薩格爾經歷過喪王仍在活動的那段時間。

  那時他年紀尚小,潘索笛亞還沒出生,已經成年的伊迪絲也尚未離巢。伊迪絲與同期的神選者為喪王的事忙進忙出,薩格爾被規定只能待在鏡花園內,除非有伊迪絲陪同,不然不得進入埃利希翁。

  喪王與一班報喪主橫行於世,他們激起粒子,喚醒荒魂,煽動仇恨,鼓吹人民起身對抗神祇。他們是末日戰爭的遺毒,同時也是人民仇恨的化身,不論肅清了多少荒魂與報喪主,擺平多少反神分子,只要末日戰爭造成的問題沒有真正獲得解決,仇恨就沒有平息的一天。

  動盪一直持續到了薩格爾兩百多歲,喪王因不明原因沉寂,一直到那時,埃利希翁的局勢才終於得到紓解,狀態逐漸穩定下來。喪王的銷聲匿跡讓他的報喪主也變得低調,世界終於不再包覆在粒子的螢藍中,也就是在那時,潘索笛亞來到世上,而伊迪絲也離開東塔,持續追蹤喪王的蹤跡。

  喪王已經消失了兩百年,就在大家以為他不再會出現的現在,又忽然有了動靜。無論喪王是否真的會回來,薩格爾都不能容許這種事發生,埃利希翁不能回到那個動盪的年代,他也不能讓潘笛在恐懼中成長。

  想將報喪主和喪王趕盡殺絕的衝動,狂暴地拍打上腦海,催促薩格爾付諸行動。然而橫在眼前的事實澆熄了衝動,薩格爾將自己沉進椅內,深深地感到無力,他現在連接下來該怎麼做都不知道,又該怎麼阻止喪王回來?

  「哥,你怎麼了嗎?從剛剛開始表情就好凝重。」

  薩格爾回過神,看到潘笛不知何時已經保養完武器,湊到了他的面前。潘笛疑惑地偏著頭,白色的髮辦隨她歪頭的角度而傾斜覆落,焰紅色地眼睛眨巴著看著他,眼中滿是擔心。

  薩格爾啞然失笑,他才是該照顧潘笛的人,居然反被潘笛關心。「我在想喪王的事。」

  「是在擔心喪王會回來嗎?」

  「嗯。我在想,如果伊迪絲能跟我們一起討論就好了。」

  「姊姊或許會知道些什麼吧。」潘笛蹙起眉頭,「可是如果喪王要回來,那就誰也都無法阻止他吧?這是神該處裡的事,已經超出神選者的負擔範圍了,我們擔心也沒用啦。」

  「也是。」

  薩格爾鬆開緊繃的神情,露出淺笑,欣慰地覺得潘笛似乎變成更成熟了,成熟到他難以再將她當成小女孩來看待。他才剛這麼想完,就因倏然降臨的威壓而渾身一僵,再度繃緊神經。

  米希雅來勢洶洶,神情嚴峻,甫出現就帶來沉重的威壓,光是存在就讓人感到壓迫。薩格爾緊張地從椅子上站起,急忙地想跟米希雅報告喪王的事,然而潘笛的動作比他更快,三步併作兩步跑到米希雅面前。

  正當薩格爾以為潘笛要開口報告時,她做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動作──她撲進米希雅懷裡。

  「媽~我好想妳哦。」

  潘笛親暱地撒嬌,米希雅明顯愣了一下,似乎是不知該拿這親密的舉動如何是好,過了一會後,她才笨拙地回擁潘笛,僵硬地回應:「抱歉,最近一直忙不過來。」

  米希雅輕輕順著潘笛的白色髮絲,抬頭時與薩格爾對上了視線。有那麼一瞬,薩格爾以為米希雅也會張開手,將他納入自己的懷抱,但她只是很快地將視線移開,迴避與薩格爾眼神接觸。

  薩格爾心尖一顫,一顆心直直下沉,他跟米希雅之間彷彿有一堵圍牆,而造成隔閡的就是他那死去多年的父親。抑鬱的情緒自肚腹升起,不溫不火地竄上腦門,他咬著下唇,壓抑體內翻騰的情緒,盡可能平靜地問:「是因為喪王的緣故嗎?」

  米希雅將潘笛從懷中推開,表情恢復嚴肅,「你們知道了多少?」

  薩格爾將開會的內容描述了遍,當他說米希雅的謠言時,怒不可遏地攢起拳頭,就好像被謠言攻擊的是他一樣。「那些人汙辱您!母親,您為什麼不教訓他們!」

  相較於薩格爾的怒不可遏,身為當事人的米希雅卻意外的平靜,她只是靜靜地看著薩格爾,血紅色的眼眸中竟浮現出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薩格爾,你是在擔心我嗎?」

  米希雅發出一種低沉的隆隆聲,聽起來就像是在笑。「不用為我擔心,區區謠言是傷害不了我的。」

  「母親……」薩格爾愣住了,米希雅的反應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啊咧?」潘笛也被搞糊塗了,「媽難道不介意嗎?」

  「怎麼可能?」

  米希雅歛去笑意,又變回平時不苟言笑的模樣,表情危險而駭人。「造謠者遲早會現身的,到時候我就會讓他們知道,惹惱神會有什麼下場。」

  然後她稍稍收斂了怒氣,繼續說:「在喪神祭過後,洛特那斯就有隱約感覺到埃利希翁會發生大事,我們幾位神討論過後,認為或許是喪王快回來了,現在看來也確實如此。」

  「那我們應該要怎麼辦?」薩格爾沉不住氣,無法等米希雅把話講完,焦躁地問。

  「不怎麼辦。」米希雅回答得很乾脆,「喪王已經遠超出神選者的應付範圍,那是神該處理的事。你們神選者能做的,就是去好好休息。」

  「咦?休息?」潘笛理解不能。

  「對,把多餘的工作排開,去好好休息。不論喪王會不會回來,埃利希翁都會需要你們。」

  薩格爾抿緊雙唇,湛藍的眸中滿是不甘,雖然稍早在與依萊的會議中,他們得出的結論就是等神發號司令,但當神真的要他待命,他又覺得不太情願。

  他想戰鬥、想撻伐反抗神祇的人民、想維護母親的顏面、想阻止喪王回歸、想維護埃利希翁的和平。他想做的事情有這麼多,卻沒有一件是他能力所及,只能待命的無力感包圍了他,讓他煩躁得直想發火。

  「薩格爾,可以明白嗎?」

  薩格爾沉默了很久,一直到米希雅出聲詢問,他才悶悶地回答:「如果這是母親您的期望,我會照做。」

  話一說完,薩格爾就以要回房休息當理由,轉身要離開大廳。還沒踏出一步,米希雅就突然將他叫住。

  「薩格爾,等一下。」

  有那麼一剎,薩格爾以為米希雅叫住他,是想教訓他又再亂鬧脾氣,但米希雅只是將視線移向了他的手。「我聽說你的手被報喪主砍傷,現在好點了嗎?」

  米希雅突如其來的關心讓薩格爾腦袋一片空白,他伸出包紮著繃帶的右手,活動了下手指,慌張地說:「已經沒事了,李奧包紮過頭了。」

  像是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薩格爾拆開繃帶,他拿掉染血的紗布,原先橫跨整個掌心的傷口已經收合,只留下一道白色淡疤,估計過不了幾天,這道疤就會從掌心完全消失。

  「沒事就好了。」米希雅似乎放心了,「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不要仗著復原能力強,就徒手去接刀嗎?」

  米希雅叨叨唸唸,薩格爾果然還是避不掉被教訓的份。薩格爾嗯嗯啊啊地回應,並沒有很認真在聽,他偷偷用指尖觸摸著掌心上新生的皮膚,不知為何感到有點開心。

  在米希雅的責罵中,薩格爾突然覺得,待命這件事似乎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