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3 瀕死的蝴蝶》【番外】神選者的快樂親子節V

胥子魚 | 2022-01-03 12:00:04 | 巴幣 1032 | 人氣 138


  隊伍持續前進,攤位終於出現在他們面前。伊修斯將集章卡遞給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用筆將戳章一個個勾起,公事公辦地道:「戳章一共有十五個,可以換的獎品有種族造型帽、生活魔法組跟埃利希翁景觀球,請問您想要哪一個呢?」

  生活魔法組首先排除,對於身為魔法師的他們,這個獎勵一點吸引力都沒有。種族造型帽一共有兩款,分別是以龍與巫貓為藍圖設計,帽身的部分除了畫上靈動的大眼,還輔以貓耳和龍角作裝飾,看上去非常得可愛,就算是男孩子難以抵擋;最後一個是埃利希翁造景球,手掌大的玻璃盅內收納了整個埃利希翁,每座城鎮的樣貌輪番呈現,輕觸還可以展開城鎮的全貌,細節一覽無遺。

  造景球立即博得了兩人的喜愛,沒一會兒,他們就抱著裝有禮品的紙盒,心滿意足地離開攤位。若真要說有哪裡美中不足,那大概是造景球只有一個,他們必須共享,好在分享對他們來說從不是件難事,很快地,他們就決定了造景球的去向──就放在西塔大廳。

  領完獎品就等於活動結束,對大部分人如此,放在依萊和伊修斯身上也完全適用。他們閒散地信步走著,決定回家前再去吃點東西,就在他們正在決定要去哪裡吃飯時,熟悉的身影突然抓住了兩人的目光,原來是今天一直巧遇的波卡斯。

  而這次,波卡斯是跟他哥哥在一起的。波卡斯坐在看檯角落,嘴抿成一抹向下的弧度,他眼眶潮紅,一臉委屈,不知道經歷了些什麼。少年不知道怎麼安撫弟弟,雖然作為兄長,但他畢竟沒大波卡斯多少,根本不知道怎麼哄人。

  「好了啦、好了啦,波卡斯你別不開心了啦……」

  波卡斯癟癟嘴,看起來隨時都會哭出來,他語帶鼻音:「可是、可是……他就是從頭到尾都沒出現嘛。」

  波卡斯口中的那個「他」,是誰?

  依萊豎起而耳朵傾聽,努力想從對話中獲得線索,拼起脈絡。伊修斯顯然比依萊更快進入狀況,因為就當依萊還在困惑時,他就已經邁步往波卡斯他們走去,少見的主動。

  「怎麼了嗎?」

  伊修斯的靠近讓少年僵了一下,還沒來得及選擇措辭,波卡斯就情緒爆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傾吐。

  「還不是因為我爸!」

  跟在伊修斯身邊的依萊愣了一下,不禁脫口而出:「你爸?」

  波卡斯眼睛一澀,終究還是哭了,任誰也阻止不了他濤湧的情緒。「還不是我爸!平常工作很忙就算了,假日有空也不陪我,總是在從事自己的興趣!今年親子節他本來說要陪我的,結果今天早上又說不去了,要待在家中做自己的事情……我們明明約好了啊!」

  「覺得失望的不只有你,爸爸也跟我約定了。」少年看起來很疲憊,他努力想對依萊他們擠出笑容,可惜並不成功。「抱歉,家務事讓兩位笑話了,家父就是一個重視自己甚過家庭的人。」

  失格的父親、沒被遵守的承諾、憤恨不平的孩子,問題家庭的樣貌,倏忽來到依萊面前。依萊猛然失語,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一直都沒有父親的存在,他不知道父親應該要是個什麼樣角色,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

  伊修斯臉色一沉,低垂著視線不知道在想什麼,就當依萊正要聊表遺憾時,他修斯說話了。

  「這個給你。」

  伊修斯將方才獲得的禮品放到波卡斯手上,並露出鼓勵的笑容,「打開來看看?」

  波卡斯依言照辦,當他看到盒子中的造景球時,驚訝地瞠大眼睛。「嘩──」

  「造景球會映照出埃利希翁所有城鎮的樣貌。我在上面施了能增進親情魔法,只要你爸爸願意帶你造訪所有城鎮,魔法就會生效。」

  伊修斯對少年使了個眼色,面不改色地繼續說:「神選者的魔法可厲害了呢,一定能幫你實現願望。」

  這是謊言,沒有一種魔法能增進親子的情誼,就算不用是魔法師,伊修斯的眼神也已經暗示得夠明白。少年領略了伊修斯的暗示,順勢將這場戲演下去。

  「太好了呢,波卡斯,我們快回去告訴爸爸這件事吧。有神選者哥哥的魔法,爸爸一定能有所改變的。」

  「好!我們現在就回去!我等不及要拿給爸爸看了!」波卡斯破涕為笑,表情亮了起來,他抓著少年的手,急於返家向爸爸展示造景球。

  「那我們就回家吧。」

  少年鬆了一口氣,對伊修斯露出感激的眼神,在他與依萊他們擦肩而過時,小小聲留下一句「非常感謝」,而後尾隨波卡斯消失在人群中。

  波卡斯兄弟一走,伊修斯旋即道歉。「對不起。」

  從方才就沒表態的依萊微笑著說:「為什麼要跟我道歉?你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我擅作主張把造景球送出去。」伊修斯嘆了一口氣,「對不起。」

  「我原諒你。」對於伊修斯的擅作主張,依萊真的毫不生氣,「造景球再弄就有了啦,我只是有點好奇,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冷漠也是一種暴力。」伊修斯侷促地說,「很多人都以為要有實體的傷害才叫暴力,但其實忽視、淡漠、予取予求跟缺席,也都是一種無形的暴力。」

  說著,伊修斯打了陣哆嗦,他那略帶慌張的模樣,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抱歉,我只是……想起不好的事。就是想要自我滿足吧,沒什麼意思。」

  伊修斯說得很凌亂,但依萊完全能懂他想表達什麼。不被父母善待、被販售給人口販子、曾過上一段見不得光的日子──人生初期受到的傷害變成了陰影,如影隨形地跟著他。他會將造景球送出去,或許就只是一種自我救贖罷了。

  看著這樣的伊修斯,依萊的心猛然揪起,隱隱作疼。他雖然不會處理父親失職的問題,但安撫伊修斯這件事他還做得來,於是他握住伊修斯的手,平靜而誠懇地說:「我在這裡。」

  「嗯,我知道。」伊修斯展開笑容,眼底陰霾一掃而空。

  『孩子們。』

  忽然間,艾莉西亞的呼喊聲從耳邊傳來,依萊一開始以為是幻聽,而後才發現,有一隻色彩絢燦的蝴蝶飛舞於上空,一看是用魔法做的傳聲道具。

  『到體驗帳篷那來找我吧。』

  咦?艾莉西亞?體驗帳篷?艾莉西亞在體驗帳篷那等他們?

  也不給依萊和伊修斯體驗的時間,蝴蝶就朝艾莉西亞所在的地方翩遷而去,他們互看了一眼,然後邁開腳步跟上。好在蝴蝶是由七彩的光輝所織成,在黑夜中光彩奪目,用不著怕跟丟。跑了一段路後,依萊和伊修斯來到最近的活動場地,一頂頂帳篷在廣場上挺拔而立,在夜裡的剪影看起來就像一座座小小的山巒。

  蝴蝶往其中一座帳篷飛去,然後在修長白皙的手指上停了下來。艾莉西亞就站在帳篷旁,美麗的身影燦如星辰。

  她柔美地微笑,眼睛彎成兩輪紫色新月,「晚安,孩子們,今天玩得還愉悅嗎?」

  一看到艾莉西亞,家長缺席的種種埋怨瞬間消失無蹤,依萊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臉,「很不錯,我們去了很多地方,玩得很愉快。」

  「這樣啊,那伊修斯呢?」

  「……嗯,我吃到了海望的海鮮。」

  艾莉西亞笑了,甜美的笑聲脆如銀鈴,她掀起帳門,側身邀請他們入內。「其他事晚點再告訴我吧。進來吧,在親子節結束之前,我想給你們看一樣東西。」

  帳篷空空如也,但考慮這是神用來分享感受而設計的帳篷,艾莉西亞要他們的「看」的東西,也絕不會是實體。果不其然,就當依萊和伊修斯依序站定,艾莉西亞要他們將手牽起,圍成一個完整的圓。

  艾莉西亞發出淡淡的光暈,光暈透過牽起的雙手,傳遞給依萊和伊修斯。共享開始了,艾莉西亞眼中的世界湧到依萊面前:破曉的粉色天空、劃過夜幕的滿天流星、閒不下來的公會、塞滿病人的醫護所、巷裡漫步的狗兒、屋簷上的鳥、商店街的小販、切磋技術的龍、拿著法杖揮舞的魔法師……

  畫面極快地從眼前飛過,每一幕依萊皆再熟悉不過,那就是他每天所經歷的日常。破曉、正午、黃昏、日落,日子一天天地過;太陽、月亮、流星、星座升起又下降,日月星辰挪移;出生、成長、戀愛、結婚、生子、垂垂老矣,生命周而復始;魔法師、龍、諭醫、巫貓,四個種族相輔相成、和平共榮。

  在艾莉西亞的視野中,依萊看到了全世界,埃利希翁在他眼前變化著,充滿活力,欣欣向榮。他們都在埃利希翁上活著,卻鮮少意識到世界本身也是活的,沒有充滿生機的埃利希翁,他們也無法在這世界上生存。

  最後一幅畫面停在西塔大廳的餐桌上,依萊與伊修斯正不知為了什麼事而笑得開懷。當畫面從依萊眼前溜走,艾莉西亞的聲音隨之響起,他才注意到自己又重新站在體驗帳篷內。

  「這就是我眼中的埃利希翁。」

  艾莉西亞愉悅地說,她鬆開與孩子相牽的雙手,璀璨的眸中有著不容忽視的迷戀與熱愛。「美妙、迷人、充滿生機,又如此殘酷。我深深愛著這個世界,而我也將這個世界的一切與你們共享。」

  艾莉西亞再次笑了,她笑得天真浪漫,就像是個純真的少女。「所以,就算這個世界不那麼完美,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喜歡它。」

  柔軟的情緒浮現於體內,就像有一股熱流緩緩滲入心田,依萊情不自禁地揚起嘴角,柔和地微笑。「嗯,我很喜歡。」

  「我也還算喜歡吧。」伊修斯側過頭去,顯得有些難為情。

  「那就太好了。」

  艾莉西亞優雅地轉身,掀開帳門,皎潔的月光迎面灑落,將世界染成一片銀白。「對了波卡斯的事情我知道了,伊修斯做了一件很好的事,你送出去的造景球,我會再去拿一個回來。」

  「咦?可以這樣嗎?」

  「我是神,有什麼不可以?」艾莉西亞淘氣地說。語畢,她邁步跨出帳篷,踏上家的歸途。「我煮晚餐給你們吃吧,你們想吃什麼呢?」

  艾莉西亞這麼一提醒,依萊才想起他們還沒吃晚餐,旋即點起菜來,「我要荷葉飯,青塘那種的。」

  「我也是。」伊修斯附議。

  「還有呢?」

  「我還要……」

  依萊和伊修斯你一言我一語,齊心協力把晚餐點齊。點完餐後,他們跟艾莉西亞分享今天的所見所聞,回家路上充滿了歡樂的笑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