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五章 蝴蝶印記I

琉魚 | 2021-10-20 12:00:27 | 巴幣 26 | 人氣 73


  洛特那斯交代過依萊和伊修斯要再多休養幾天,不論是工作還是埃利希翁發生的事都不用多管,於是依萊獲得了難得的幾天假期。

  開工以來,埃利希翁馬上就陷入了動盪中,依萊每天都馬不停蹄地試著擺平問題,工作完回摘星宿也僅是吃飯洗漱,沾到床鋪立即睡死,日子過得既緊繃又緊湊。

  現在有了空閒時間,依萊卻突然感到不太適應,好像非得找事情讓自己忙碌才行,無奈的是,本來可以做為商量對象的伊修斯,到現在似乎都還在生他的氣,吃完晚餐後就消失得不見蹤影,一句話都不想跟他多談。

  想到是自己惹毛伊修斯的,依萊自認理虧,只好自立自強地替自己出些主意。雖然提早上床睡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睡著了就可以拋開這個奢侈的煩惱,但大概是昏厥的那段時間睡太多了,依萊現在完全不感到疲累。思考半天後,他決定上頂樓去吹吹風,看星星放鬆心神。

  依萊以一種散步的心態緩慢地朝頂樓走去,當他踏上頂樓,一陣舒爽的晚風迎面而來,吹得他的衣袍啪唦作響。

  當晚風散去,一道帶著調皮感的柔和嗓音分秒不差地響起。

  「晚安,我的兒子,你是來觀星的嗎?」

  艾莉西亞悄然無聲地現身,就好像是被那陣風給吹來,她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夜空,星星沉寂、月亮才剛升起,還不到可以觀星的時候。艾莉西亞像是有了什麼重大發現,很可愛地說:「哎呀,好像來得太早了呢,星星都還沒出來。」

  「我不是來看星星的。」依萊笑了出來,表情柔和,「我只是找不到事情做,上頂樓來散散步。」

  「找不到事做的話,那要不要聊聊天呢?頂樓風有點大,我們換個地方聊吧。」

  艾莉西亞領著依萊進到室內,他們沿著上頂樓的原路折返,繞過一個拐彎,找到一個原本沒有的房間。

  「這裡。」

  艾莉西亞將門推開,然後「噠」一聲打響手指,數道光芒自她指縫中飛出,竄至房間各個角落,室內頓時燈火通明。

  「在摘星宿中,這是我前幾個喜歡的房間。」艾莉西亞微微一笑,真摯地做出邀請:「進來坐坐吧。」

  「那就打擾了。」

  房間空間不大,卻布置得相當溫馨,所有的擺飾都是採居家風格,並設置了一副看起來頗為舒適的真皮座椅。依萊看著這幅光景,不禁開始想像,要是能坐在椅子上,吃點餅乾喝杯茶,看本好書消磨掉一個下午,想必是種很棒的感受。

  同時依萊也注意到,除了日常用品外,也混入了他不曾在埃利希翁看過的物品,似乎是別的世界的產物。就當依萊正非常努力地想找出詞彙,來形容那個在天上飛的東西時,艾莉西亞已經不知道從哪裡端出一盤茶點來。

  「這是別的世界的茶點,我第一次做,試看看吧。」

  在繪有釉彩的淺盤上,擺著依萊從未看過的茶點,茶點的外型做成花朵、葉子或小兔子的圖案,顏色粉嫩,一個個皆是適合放在掌心玩賞的大小,精緻得不似食物,而是該放在櫥窗中欣賞的藝術品。

  依萊看不出茶點的原料,但光想到要將其切開放入口中,就覺得這是一種對藝術品的褻瀆。艾莉西亞見他遲遲沒有動作,於是自行將兔子形狀的茶點切了一塊,放入口中。

  艾莉西亞優雅地細細咀嚼,一面將缺了一角的兔子推給他。依萊放棄糾結,也從兔子身上切了一小塊放入口中,在點心碰觸到味蕾的那一剎,一股黏膩的味道在嘴中化開,那感覺就好像是吃到了砂糖──不,比砂糖更甜。

  「唔!」

  依萊趕緊喝口茶想洗去甜味,沒想到那不知名的墨綠色茶水居然是苦的。在一甜一苦的交叉洗禮下,他覺得自己的味覺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

  空氣中響起清脆的笑聲,艾莉西亞像個小女孩般咯咯笑了起來,依萊愣愣地望著披著少女外皮的母親,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被整了。

  「媽──!」

  「我忘了告訴你,兔子是裡面最甜的。」

  「妳根本是故意的!」依萊繼續抗議。

  艾莉西亞當著依萊的面,面不改色地吃掉剩下的兔子茶點,就好像她吃的不是一整塊砂糖,而是一個可口的小點心一樣。

  依萊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吞嚥,開始懷疑神的味覺是不是都壞死了。不對,神根本不需要進食,他們有味覺嗎?

  「好了,不鬧你了,只有兔子是陷阱,其他都是正常的,不信你吃吃看?」

  依萊半信半疑,他從花瓣形狀的點心上刮下一點放入嘴中,確認甜度正常後,才放心地切成小塊,一點一點地殲滅。

  「我聽說喪王的事了。」

  艾莉西亞悠哉地喝著茶,冷不防地切入正題,依萊被茶水嗆到,頻頻嗆咳,頓時空氣中都是他在咳嗽的聲音。等依萊終於順過氣來,他抹掉眼角嗆出來的淚水,怨懟地瞪著艾莉西亞,然而艾莉西亞笑得一臉人畜無害。

  「媽,妳今天是不是特別調皮……」

  「或許吧。」艾莉西亞欣然承認,她歛去笑容,端起一副嚴肅的表情。「在你跟伊修斯養傷的時候,我們四位神也開了場緊急會議。

  「反神分子其實一直都有在騷動,但過了喪神祭之後,騷動得特別頻繁,然後又剛好遇上的火斑蝶症。埃利希翁本來就已經不是很和平了,現在又有米希雅的謠言在流傳,還發生了報喪主闖進醫護所的事。」

  艾莉西亞將這陣子發生的事一口氣數完,做出結論:「就算還沒人將生命泉水被偷跟喪王連接起來,光是最近接連發生的事,就足以鬧得大家人心惶惶。」

  有那麼一瞬,艾莉西亞看起來既疲憊又憔悴,就好像一尊古老的蠟像,時光的洪流雖然奪不走它的恢弘,卻在它身上鑿下了風霜。

  艾莉西亞平時太過專注在扮演一個母親,讓依萊常常忘記她同時也是個神祇,就算她的外貌跟心態再怎麼年輕,她畢竟是神,看過無數個世界興起與覆滅,是比埃利希翁還是古老的存在。

  「媽……」

  依萊想要安慰艾莉西亞,卻發現自己無法分擔任何事,她所煩惱的事不管哪一個遠遠超出依萊的能力範圍。

  「親愛的,不用為我擔心,我深愛著埃利希翁,只是有時難免會感到疲憊。」艾莉西亞莞爾一笑,表情亮了起來,看起來又像是原本的她了,「喪王回歸只是遲早的問題,這些都只是喪王回歸的預兆而已。」

  依萊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絞盡腦汁拚命思索,前天發生的事倏然來到眼前。那一天,他跟伊修斯為了調查米希雅的謠言一早趕到公會,然後在那裡遇到了薩格爾跟潘笛。薩格爾氣急敗壞,急於還自己母親一個清白,就在那時,有一個念頭一閃而過,依萊的腦海宛若被雷電劈中。

  他猛然抬頭問:「為什麼米希雅不出來釐清火斑蝶的事?」

  艾莉西亞眼中有著一絲好奇,她鼓勵依萊繼續說下去。「嗯哼?」

  「只要米希雅願意站出來澄清,就算不是所有人都能信服,但至少可以讓謠言平息……」依萊將想法一股腦兒地傾倒而出,然後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太激動了。「啊,對不起。」

  「沒關係哦。」艾莉西亞不覺得受到冒犯,「這個問題我也在開會時跟米希雅提過,米希雅的說法是,那些用謠言攻擊她的人,一定會為了得到她的反應而更加放肆,等到那些人現出原形,她就會讓他們知道惹惱神會有什麼下場。」

  登時,米希雅大發雷霆的模樣跳上腦海,依萊不禁打了個寒顫,趕快將這幅可怕的畫面趨出腦海。「喪王一定會回來嗎?他沉寂了兩百年不是嗎?他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開始活動?我是說……你們是神耶?你們是最了解埃利希翁的存在,總該會知道什麼吧?」

  「我們知道的也不比你們多。洛特那斯雖然有諭示未來的能力,但必須是活著的生物才會擁有未來,報喪主跟喪王只能算是過往的殘影,根本不算活著,也沒有所謂的未來,不在洛特那斯能直接諭示的範圍。」

  「可是潘笛被綁架時,巫莉明明有出現在洛那的諭示中……」

  「洛特那斯諭示的是潘笛,巫莉只是剛好被瞥見,不算直接諭示,那是技巧上的問題。不過,在喪神祭後不久,洛特那斯就有隱約感覺到,埃利希翁將會遇上大麻煩。」

  艾莉西亞搖搖頭,金髮隨著她的動作搖晃,舞出美麗的波浪,「喪王是一個超出我們理解的存在,對於喪王,我們仍有許多地方未知,唯一比較清楚的,是他需要生命泉水,所以他一定會再回來,他有非回來不肯的理由。」

  「喪王回來之後呢?」依萊緊張地問。

  「征討他、逮捕他、消滅他。將末日戰爭所造成的錯誤全部修正,讓埃利希翁回到正軌。」艾莉西亞眸光灼灼,紫色的眼瞳中有光點在閃爍,她信誓旦旦地說完,隨即又對自己的宣言打了折扣。

  「話是這麼說,但因為無法預測喪王什麼時候會出現,現在也只能盡量穩定埃利希翁的局面,其餘的也只能見招拆招。」

  「所以神選者能做的還是只有待命嗎?」依萊抹了一把臉,對接連不斷的麻煩感到深深地倦怠,「喪王啊……天曉得會是多大的麻煩。」

  「會是非常、非常大的麻煩。」艾莉西亞試圖優雅地微笑,但並不是很成功,「總之先好好休息吧,跟伊修斯在能休息時多休息點,不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那都將會是一場硬戰。」

創作回應

九方思想貓
缺角的兔子還是能甜到咬舌頭www
2021-10-20 12:44:34
琉魚
甜到味覺直接死亡(x
2021-10-22 15:25: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