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教:殘滅 】第三十七章

鬼才 | 2024-02-15 21:00:04 | 巴幣 38 | 人氣 412



37.
  早上八點半,三年級學生陸續被帶往大禮堂,悠揚的音樂從舞台的喇叭持續播送,有些慘白的投影畫面跑著預錄的校園景象和學生剪影。

  禮堂門外大排長龍,楊瑞霖遠遠就聽到司儀用爽朗的聲音介紹前面的班級,還有好幾個班等待進場。

  一旁的林家倫低頭盯著地板,時不時用手肘給死黨打暗號,全身不安地晃動。

  「好了啦,三班早就進去了。」陳祐銓抓住他的頭髮,強迫他將下巴抬起。

  漫長的人流以相當快的速度消化,很快他們便隨著隊伍走進布置好的大禮堂,些許輕快感傷的音樂迴盪在整個空間裡。

  「現在是由葉金達老師帶領,全校最瘋狂、最多鬼點子,但升學成績也相當優秀的十三班!」司儀大聲朗誦講稿上的台詞。

  不久後三年級師生全都坐定位,典禮在隆重的弦樂鼓譟下正式開始。

  楊瑞霖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哭的,但隨著典禮進行,即將永遠道別的悵然也越來越強烈,許多同學都開始啜泣,明明應該是很開心的事情,卻在張學友的祝福下每個人走到外頭時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相處三年的師長們都在禮堂外頭向他們揮手,也有幾位老師紅了眼眶,學生們一群一群地圍繞著他們,帶著眼淚有說有笑,隊伍也一步步踱向最後一次的大門。

  陳祐銓擦了擦濕潤的眼角,面無表情地走到校外等待死黨。楊瑞霖原本也想和老師們多聊一會,可惜這段時間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現能被他們記住,只好有些感傷又有些尷尬地走到外頭,等待林家倫完成他的隆重告別。

  班上同學也圍成好幾個圈圈,成員來來去去四處流動,陳楊兩人也穿梭其中,因為知道彼此的住家位置,也約好以後會繼續聯絡,那份傷感便沒有這麼沉重,反而多了許多消磨暑假時間的邀約。

  向眾人熱絡道別後,三人默默走到他們最常來的公園,沒有目的地閒晃著。

  「考得不錯了,少在那邊。」陳祐銓還是忍不住想扁林家倫,一直出手挑釁他。

  楊瑞霖直到現在仍感到意外,本來目標是建中的林家倫,聯考竟然失常,只考上和怡婷同一所的濟方高中,雖然也是很好的公立學校,但在師長眼中就是不如預期。

  「你以為我後悔喔?才沒有。」林家倫臉上仍有些僵硬,被這麼一講默默舒緩開來,「我只是......覺得那個很遺憾,考上哪裡都無所謂了,反正我就是個笨蛋。」

  「真是蠢死了。」陳祐銓嘴上這樣講,但還是給他拍了兩下。

  「你還沒說你要讀哪裡耶?」林家倫停下腳步反問。

  「我應該不念了。」陳祐銓踢開路上的石塊,「我爸最近買地了,在計畫蓋新廟跟新房子,我應該先幫家裡做事吧。倒是阿霖比較麻煩,要去外縣市了。」

  楊瑞霖嘆了口氣,如果是因為能上公立學校而離開倒也沒關係,尷尬的是自己根本沒考上任何一所公立學校,只是家裡不能繼續住了,為了配合親戚住處的安排而報名更遠的學校。

  原本以為知道成績的當下會非常難過,沒想到心情卻意外平靜,彷彿在考試前就已經接受了結果,比起那些數字,心裡更滿意最後一年的額外收穫,他想到這才驚覺剛才竟然忘記去找林可安老師道別!

  「我是白癡!」楊瑞霖突然暴跳如雷,怒罵自己好幾句髒話。

  陳祐銓給他一記腦擊,使他迅速鎮定下來,「等等自己走回去,學校又沒倒。」

  三人並沒有從此道別的打算,至少未來兩個月還是能每天像這樣鬼混,暫時不用上學的日子打消了他們對未來的不安。

  「誒,那我們等等去......」楊瑞霖原本想去曾宗慶的住處晃晃,但想到自己還得返回學校跟林可安老師告別,便打消了念頭。

  「不用了,八成就那樣了。」陳祐銓無奈地搖搖頭,「我們自己知道就好。」

  沒人知道海上的窟窿為何一夜消失,也沒人知道曾宗慶為何不告而別,對他們來說,這兩件事的因果關係就像某個只有少數人知道的神話傳說,沒辦法讓別人相信,但自己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找個時間去網咖紀念一下。」他們用眼神交換意見,簡單道別便離開公園,各自踏上旅途。

  楊瑞霖循原路回到校門口,簡單講一下理由警衛便直接放行,這時還有不少三年級學生仍留在學校,家長和老師們持續談論成績和升學規劃。

  他獨自走到一年級的大樓,這裡的氣氛跟剛才完全不同,一如往常的吵吵鬧鬧彷彿回到畢業前的尋常生活,明明昨天才過完一樣的日子,卻莫名地讓人感嘆。

  楊瑞霖踏進教師辦公室,有些害羞又有些興奮地找尋林可安老師的蹤影,瞥見她在位置上便邁開步伐,腦子也漸漸化作一片空白,忘記原本要說什麼,走到定位時完全開不了口。

  「畢業啦。」林可安笑笑地轉過身來,表情有些許的無奈,「沒考好對吧?」

  楊瑞霖輕輕點頭,聽到老師的聲音心情突然放鬆了些,雙手抓住衣擺,盡量挺起胸膛,努力把聲音擠出去。

  「我想要......我想謝謝老師,給我的幫助!原本我很擔心自己......不會讀書,也不會考試,很怕自己考不上公立學校,最後什麼都不會,也什麼都不懂。不過,讀了那些書,還有梅岡城故事,還有寫了心得之後!我發現這個世界好像滿大的,有很多不同的變化,很多不一樣的人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好好生活!我想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種可能,我現在知道什麼事情才是真正重要的!雖然......我還不知道那個事情是什麼。」他的聲音漸漸變小,總覺得剛才在路上想的跟現在嘴巴說的好像不太一樣,那些設計過的詞彙全都說不出來。

  「你會找到的。」林可安欣慰地看著他,嘴角輕輕上揚,「『找到內心的聲音,誠實面對自己。』學會這兩件事,就學會了自省,當一個人懂得自省,內心就會越來越強壯。」

  楊瑞霖終於露出自信的笑容,頻頻點頭。

  「你上次說可能要搬去姑姑家,已經確定了嗎?」

  「嗯.......我爸果然是認真的。」他剛才的笑容立刻瓦解,變成慘慘的苦笑,「但我本來就有心理準備,也已經不害怕了。」

  林可安拍拍他的肩膀,由衷希望這個孩子能找到自己的道路,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老師沒辦法跟你保證未來,你要有心理準備,這個社會有時候很慘忍,但也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探索,我相信你會有豐富的人生。」

  楊瑞霖忘記自己又說了些什麼才離開教師辦公室,也不曉得當下那份滾燙的心情該怎麼形容,只知道身旁的景色不斷轉換,等稍微回過神來,人已經站在家門外。

  整整兩個月他沒再跟父親說過一句話。

  暑假最後幾天,他收拾好行李,將熟悉的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連一根筆芯都沒留下,心裡沒有任何的難過或遲疑,只有和死黨朋友們玩樂的快樂記憶。

  「瑞霖!」他沒聽到門鈴,姑姑的聲音直接從一樓地面傳上來。

  楊瑞霖提起一個老舊皮箱,拖著母親以前用過的旅行箱下樓,即使滾輪在樓梯間來回撞擊發出相當大的聲響,父親仍看著電視喝著啤酒,沒有轉過頭來多看一眼。楊瑞霖也不發一語,打開屋門鑽過狹小的空間走到外頭,不曉得以後還會不會回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父親一面。

  或許多年以後,才會明白這是個怎樣的心情。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