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教:殘滅 】第二十七章

鬼才 | 2023-12-07 21:00:03 | 巴幣 124 | 人氣 105



27.
  葉金達依照約定來到市中心附近的一棟白色辦公大樓,他原本以為外觀至少會有蓮花或佛法相關的標誌,結果根本沒有任何蹤跡可循,後來轉念一想,也許這正是他們能活躍到現在的其中一個原因。

  幾分鐘後梁雅雯也徒步現身,來到葉金達的身旁。

  「等等到了佛堂,你一定要聽我的指示。」梁雅雯的聲音有些壓抑,表情凝重,「我們看一看就走。」

  葉金達點點頭,如果想把她從這個宗教拉回來,唯一的作法就是自己也真正理解他們所理解的世界,並親自證明他們的錯誤,就算沒辦法完全根除那些歪理,但至少讓她對這個宗教產生動搖,光這樣就是很好的第一步。

  梁雅雯領著他走向大樓,朝警衛點頭示意便順利進入。

  等候電梯時葉金達不禁盯著她的側臉,整個計劃從一開始就與她無關,自己也不可能拯救所有誤入歧途的人,多餘的計畫目標只會帶來更多風險,一旦消息走漏,整個社會將陷入更大的危機,他明明很清楚這份責任,事到如今卻......

  電梯門打開,一路直達七樓,他首先看到的是木製典雅玄關以及感應式的玻璃門,梁雅雯要求他換上麻布製作的布鞋,接著進入到所謂的中堂。

  中堂是開放式空間,整體格局仿中世紀的塔樓,兩側有樓梯沿著牆面螺旋而上,從地面到家具都是紅木製成,有一個圓形的小立臺位居中間,幾張椅子圍繞,挑高天花板懸掛一組金屬架,中間是代表太陽的紅球,以及透過磁力保持間距的九大行星鐵球。

  葉金達難以想像這種地方竟然由邪教控制,而不是物理學家或天文學家。

  「雅雯師姐。」水涵從右側的茶水間走了出來,向梁雅雯打了招呼,接著看到一臉呆滯的葉金達,彷彿目睹什麼奇象異景,不禁笑了出來,「大部分人第一次來訪都是這個反應。」

  「水涵師姐。」梁雅雯也點頭回禮,突然靈機一動,「這位是妳哥哥的朋友,也是我的前同事,最近有一些人生煩惱,或許妳比我更適合介紹一下。」

  「您好,敝姓葉。」葉金達趕緊配合她的說詞,露出認同的微笑。

  「噢,可惜聖師暫時不在。」水涵露出遺憾的樣子,「如果他在的話,一定能好好聆聽你的煩惱,等眼界開拓後,就不會被困住了。」

  「我們也有自己的心法!」梁雅雯指向儲物間,「我帶你看看吧。」

  「我知道我知道!」水涵驚覺,立刻跳起來,「我都忘了,我拿給你。」

  她從儲物間拿了一本薄薄的棉線縫合紙本出來,上頭寫著「大明悟清觀宙定心法」幾個字。

  「這本是聖師在駕馭人生諸多哲理後所寫的記事精華,對指引人生方向非常有用!」她愉悅地說道,將書遞了出去。

  「謝謝。」葉金達接過心法,不知道要不要立刻翻閱,假裝自己有讀懂?

  「我帶他參觀一下。」梁雅雯環顧四周後說道,「等聖師回來我再做一次正式的引見。」

  水涵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轉身回到茶水間。

  兩人離開中堂,轉往左側的幾個房間,這裡有用來冥想的空堂、擺滿蠟燭和香氛的夢堂,以及滿地坐墊的禱堂,梁雅雯一一解釋每個空間的用途。

  「剛剛她說的眼界開拓,到底是指什麼?」葉金達走完一圈後還是不懂。

  「那是聖師的密法,我們每個月會找一天招集新人,講述各自內心最深處的煩惱,然後一起仰望星空,手牽手感受時空的放大和縮小。」梁雅雯歪著頭,想要好好形容那種感覺,「會有一道電流從別人的手上傳到你的大腦裡,好像有個開關被打開,你會有點頭暈,空間感變得完全不一樣,等儀式結束後,會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

  葉金達終於知道他們為何能滲透進這個社會的方方面面,這種直接影響身體感官的作法,任何人都有可能淪陷。

  「你覺得呢?」她低頭盯著地板,「這裡跟學校比,哪個更適合我?」

  葉金達多希望能立刻告訴她答案,帶著她逃離這個地方,但就憑目前的資訊根本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得在他們到來前找到邪教的下一步。

  「聖師是怎麼決定......那些事情的?」葉金達不知道樓上有多少人,但這個空間目前就只有他們和水涵三人,不必擔心講話被別人聽到,「妳懂我的意思嗎?他們什麼時候要行動?什麼時候排除障礙?這些計劃是誰的主意?」

  「我懂了,你想知道那些秘密。」梁雅雯對於他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感到失落,也有點懷疑他為什麼想知道這些事情,「聖師有自己的房間,就在中堂的正後方,冠豪有時也會進去。」

  葉金達深呼吸一口氣,接著按住她的肩膀,「我就直說了,我來這裡就是想救大家,我想保護學校裡的孩子,妳應該也是吧?妳是很好的老師,妳知道會有這種發展,不會坐視不管的。」

  「但是我......」梁雅雯皺起眉頭,全身僵在原地,不敢回想自己在過去的這段時間有多失職而且不負責任。

  「我們只有現在了,不能猶豫。」葉金達的語氣急切,「難道要等學校出事了才來後悔?」

  梁雅雯雙手握拳,緊閉眼睛碎念,過了幾秒後才睜開眼,語氣平淡,「好吧。」

  兩人刻意繞了一個圈避開茶水間,沿著牆面摸到聖師的房門,葉金達不等她開口便轉開門把,立刻閃身進去,並將梁雅雯也拉進房間。

  這是她第一次進到聖師的私人空間,一股神聖不可侵犯的氛圍讓她不敢亂動,只能瞪著眼睛環顧四周。

  葉金達沒有任何顧忌,伸手撥弄書桌上的資料,拉開每個抽屜,檢視所有寫有文字的文件,動作俐落地就像個熟練的小偷。

  「你為什麼有計畫?」梁雅雯還是盯著地板,「明明是我去找你的,是不是有誰拜託你做這些事?你的計畫到底是什麼?」

  葉金達沒有回話,他在桌子上找不到明確的資訊,心裡有些焦慮,視線轉往床旁的櫃子以及床底,不知打哪來的直覺,他立刻跪下伸手往床底撈,從床頭摸到床尾,接著在床架底部摸到一個薄本,抽出來查看。

  「妳看!」他將筆記本拿到她的面前,聲音急切,「上頭的數字!」

  梁雅雯凝神一看,發現筆記本上寫滿了阿拉伯數字,舊的被劃掉,接著是新的計算公式,她接過本子翻閱,從第一頁諾大字跡的二和三,到後面幾頁的六和七,似乎有某種規律讓數字增長。

  「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葉金達有預感這就是他們在找的情報,他必須搞懂這些數字的意義。

  梁雅雯一時間也沒搞懂數字代表什麼,直到她翻到最新一頁,心中立刻有了答案。

  「是殘滅的人數。」她嘆了口氣,「我們的信眾會選擇自己想要的方式完成殘滅。」

  葉金達看向最新的數字,是兩百。

  「妳是說,接下來會有兩百人進行自殺?」葉金達全身的溫度彷彿降至冰點,不可置信地看著她,「是這個意思沒錯吧?」

  「不一定都是自願的。」梁雅雯的聲音突然有些緊繃,雖然她一直都知道聖師的目標就是讓人類全體完成殘滅,但實際觸碰到這些數字還是感到困惑,眼前這個人的焦慮影響了自己。

  「那......這.......什麼殘滅?」葉金達的聲音不禁提高,「這是上百人的屠殺計畫!」

  突然房門被打了開來,水涵雙手抱在腰後,驚訝又難過地瞪著兩人。

  「這個地方......不能進來!」她怯生生地說道,「為什麼妳?」

  「這是真的嗎?」梁雅雯指著筆記本反問,「妳知道聖師接下來的這個計畫嗎?」

  「接下來會有更多人解脫。」水涵愣了一會,語氣竟有些高興,「大家活著的每分每秒都在受苦,這個巨大空間裡的所有事物都在受苦,只有哀淨土能讓大家真正安息。」

  「這......」梁雅雯猶豫地瞪著水涵,又轉頭看向驚愕的葉金達。

  「妳非常清楚吧,師姐?所有的一切,妳的父母、朋友、學生,任何妳見過面的人,都在受苦。」水涵語帶憐憫,「妳知道的,當初說好要一起幫助大家的。」

  「我......我......」梁雅雯突然無法接受自己竟然置身在聖師的房間裡,想要往外頭衝,卻被水涵擋住了去路。

  「妳不能離開,外面的師兄姐如果知道妳亂闖聖地,下場很慘的。」水涵一雙眼睛水汪汪地盯著她,「不要走好不好?」

  葉金達全身寒毛直豎,這股詭譎的氣場讓他無法專心應對眼前的狀況,每寸肌肉彷彿徹底凍結,直到水涵挪動身軀,他才注意到這女人自始自終都沒露出雙手。

  「退開!」他趕緊大喊,上前想要拉開她。梁雅雯來不及做任何動作,眼睜睜看著水涵的左手迅速從背後抽出,手中一把利刃往前突刺,刀尖捅進自己的肚子裡。

  「讓我來吧,我能讓妳更完整。」水涵殷切說道,施加更大的力氣。

  這股劇烈的疼痛將梁雅雯從迷惘中拉了回來,一雙手立刻握住對方的手腕,表情雖扭曲猙獰,動作卻越來越大力,不讓水涵抽出刀子,甚至讓對方感受到扭痛,手掌鬆了開來。

  隨著水涵退開,門口的空間也騰了出來。葉金達想要攙扶住梁雅雯,卻被她用力揮開,並意志堅定地瞪著他,彷彿無形的洪鐘震撼敲響。

  葉金達的五臟六腑都在撼動,心裡完全知道她的意思,但自己根本不可能就這樣見死不救,腳步沒有挪動分毫。梁雅雯輕靠牆壁,踩著自己的鮮血滑坐在地,用盡最後的毅力注視著葉金達。

  他咬著牙發出低鳴,模糊的視線正好讓他不必看清這殘酷的畫面,他暫時放下所有的感官和理智,讓求生的本能驅動身體,轉身衝出中堂和玄關,推開安全門往樓下跑,時間彷彿正在流逝卻又像完全凝結。

  很快地他看到了一樓的大門和外頭的陽光,就在即將離開的瞬間,一根黑色的棍子從警衛桌襲來,巨大的衝擊和疼痛將意識給完全帶走。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