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四章 間幕II

琉魚 | 2021-10-15 12:00:11 | 巴幣 116 | 人氣 60


  為了壓抑心中滋生的情感,依萊決定轉移注意力,他試探著喊:「洛那,我可以問你問題嗎?」

  「嗯?」洛特那斯語尾上揚。

  「在我跟葉羅耶纏鬥的時候,葉羅耶對我說,我早就應該要死了,這跟我胸口這道傷有關嗎?」

  依萊說話的時候,沒有流露出任何錶情,就彷若是一尊無機質的人偶。洛特那斯若有所思地看著依萊,不發一語,任憑時間流逝,就當依萊以為他是在以沉默拒絕回答的時候,洛特那斯開口了。

  「有關。」

  他只吐出這兩個字,之後再無動靜,並不打算主動解釋。依萊只好再接再勵,緊咬話題不放:「是怎麼樣的關聯?」

  沒想到洛特那斯迴避了依萊的問題,「我是個醫生,只負責諭示跟醫療,不管其他事情,這件事你應該要去問其他人才對。」

  洛特那斯站起身,宣告看診就此結束,雖然依萊復原良好,但還是多休息幾天比較好。交代完後,洛特那斯將搬來看診的椅子歸位,朝門口走去。

  在洛特那斯離開之前,依萊決定再問他最後一個問題,他匆匆披上衣服,連扣子都沒扣就朝洛特那斯跑去,「洛那,我想再問一個問題。」

  洛特那斯已經將手搭上門把上,他停下腳步,微微側過臉龐,表示接受依萊的要求,於是依萊也毫不客氣地詢問:「我想知道,我真的能恢復全部的記憶嗎?」

  洛特那斯沒有迴避這個問題,他的嘴邊浮現一抹莫測高深的淺笑,「我想快了吧。」

  在大門打開的那一刻,洛特那斯也消失了。

  伊修斯端著餐盤站在門外,呆若木雞,當依萊發現是什麼讓伊修斯有此反應,頓時害臊了起來。

  「我這就去把衣服穿好!」

  

  待依萊將衣服穿戴整齊後,他才開門讓伊修斯進來。伊修斯神態自若地走進房裡,腳步穩健,不見半步顛簸,他張望著想找一個可以放下餐盤的地方,依萊連忙拍了下手,讓摺疊桌自動張開,自己也去將洛特那斯剛剛用過的椅子拖到桌子旁。

  「你要坐椅子還是坐床?」

  當伊修斯將餐盤放下的時候,依萊隨口問了句,伊修斯表示他想坐椅子,於是依萊自然就坐到了床鋪上。

  飯菜還熱騰騰地溢散著蒸氣,食物的香氣伴隨著白煙在空氣中擴散開來,依萊吞了吞口水,忽然意識到在他昏迷的這一段時間裡,自己什麼都沒吃,胃不禁絞痛起來。

  伊修斯看穿他的心思,將他那一份餐具塞過來,十分善解人意,「有什麼事都等吃完飯再說吧。」

  當依萊回過神時,盤裡的飯菜已經一掃而空,但卻沒有飽足的感覺。伊修斯細嚼慢嚥,餐盤上的食物還剩下一半左右,他將自己的三明治往依萊推去,慢條斯理地說:「吃吧,復原需要比平常更多的熱量。」

  依萊心還感激地接過,狼吞虎嚥地咀嚼,一直到喝過了水後,飢餓感才終於得到和緩。當依萊停止進食,伊修斯也將最後一口飯舀進嘴裡,放下餐具的動作宣示了進食的結束。

  「伊修斯,你的身體還好嗎?」依萊開口問道,其實這句話剛才就該問了,只是他們都忙著吃飯,他還沒找到機會關心伊修斯的身體狀態。

  伊修斯將空盤子層層疊起,推到一旁去,他站起來在房間裡走了一圈,動作流利,不見任何停頓,然後他又重新坐回椅子上,替自己斟杯水來喝,「如你所見,已經沒事了。」

  「沒事就太好了。」依萊放心地微微一笑,「是說,伊修斯,你怎麼不告訴我你也有熱病?」

  「熱病?」伊修斯停下喝水的動作,面露狐疑。

  「發病的時候會像有火在燒,是一種好發在魔法師身上的病癥。」

  「噢,那個啊……因為不是什麼大問題,我也就覺得不用特別告訴你了。」伊修斯恍然大悟,他聳聳肩,一臉沒什麼大不了的神情,「好了,現在來談談正事吧。我們被葉羅耶襲擊的那天發生了很多事,除了醫護所被諾茵偷襲之外,薩格爾跟潘笛也遭到巫莉攻擊。等一下他們兩個會來西塔,我們要針對前天發生的事開會。」

  「咦?薩格爾跟潘笛被巫莉攻擊?」依萊大吃一驚。

  「嗯,跟我們這邊的狀況一樣,也是在工作快結束時遭到報喪主攻擊。」伊修斯頓了一下,眼眸搖曳著不安的光,「而且聽說也是報喪主主動撤退的。」

  同樣在工作結束時遇到報喪主。

  同樣是報喪主主動撤退。

  如果說報喪主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傷害神選者,那麼……

  一個猜測浮上依萊心頭,而伊修斯的下一句話,讓這個猜測瞬間變成現實。

  「這是個陰謀,巫莉跟葉羅耶主動挑釁,讓諾茵藉機搶劫醫護所。我們中計了。」

  是調虎離山。

  葉羅耶跟巫莉算準時間找他們麻煩,正要他們四個人都忙著對付報喪主的時候,諾茵趁機闖進醫護所,用歌聲癱瘓在場所有的人,搶走生命泉水。

  也就是說,葉羅耶跟巫莉會找上門來,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幫諾茵爭取時間,他們的目標從頭到尾都是生命泉水。

  依萊將當時被報喪主支開的神選者細數了一遍,發現有一個人並沒有被捲入麻煩中,「茱莉蕥呢?茱莉蕥當時在哪裡?沒辦法趕去醫護所支援嗎?」

  伊修斯遺憾地搖搖頭,「茱莉蕥那天正好去很遠的地方出差,回來得晚了。」

  依萊咬著嘴唇,醫護所被報喪主闖入固然事態嚴重,但他更想不透報喪主究竟有何居心,「他們……那些報喪主搶生命泉水,到底是想要幹嘛?」

  「那就是晚點我們要開會討論的議題。」

  伊修斯看了下時間,表示薩格爾跟潘笛差不多要到了,該下樓去接客。他施了點魔法將髒盤子傳送到廚房去,正當他要起身收拾桌椅的時候,依萊突然開口。

  「在我跟葉羅耶纏鬥的時候,葉羅耶對我說了一句話,他說我早就該死透了。」

  伊修斯僵了一下,轉身看向依萊,只見藍色的眼眸直瞅著他,讀不出情緒,依萊整個人就彷若是一尊好看的人偶。

  「伊修斯,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依萊小心翼翼地問,一手在心臟上方攢起,「葉羅耶他跟這道傷……或者是我失憶的事,有什麼關聯嗎?」

  伊修斯沉下臉,沉默的氛圍降臨於兩人之間。依萊知道,他正在試探與伊修斯立下的約定,不管是重傷還是失憶,一向都不是伊修斯願意提起的話題。

  原本依萊不在乎以前發生了什麼事,但就跟薩格爾說的一樣,那些在過去與他有所牽連的事,現在接二連三地找上門來,讓他不得不正視自己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凝重的氣氛一直到伊修斯開口說話,才終於再次流動起來。伊修斯板起臉孔,神色僵硬,「我不想說。」

  「可是……」

  依萊不死心地想要打破沙鍋問到底,換來伊修斯譴責的眼神,「你忘記自己答應過我的事了嗎?」

  語畢,伊修斯直接走出房間,以行動拒絕回答依萊的問題。眼見跟薩格爾他們開會的時間要到了,依萊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匆匆收拾桌椅,跟著伊修斯下樓去。

  

  開會的地點在西塔大廳,當伊修斯端著茶水點心走出廚房的那刻,大廳的門被敲響了。

  叩叩叩──

  「我來開門。」

  依萊用接見客人的笑容應門,第一個進門的是潘索笛亞,「嗨!依萊!你已經沒事了嗎?」她笑容爽朗地打招呼,朝氣蓬勃,神采奕奕,她身上有幾道正在收合的傷口,但似乎沒什麼大礙。

  「午安。」

  薩格爾尾隨在潘笛之後踏進房門,他抬手打了聲招呼,手掌被用繃帶層層纏起,他注意到依萊驚訝的視線,不以為意地聳聳肩,「不是什麼嚴重的傷,但李奧堅持要這樣包紮。」

  潘笛笑容滿面地揭了自家哥哥的底。「我哥為了耍帥,空手去接巫莉法杖上鑲嵌的刀刃,被李奧唸了很久呢。」

  「囉嗦。」

  薩格爾摁了潘笛的頭一下,惱怒地斥責,然後他重新將視線投向依萊,上下打量,「你身體還好嗎?」

  「康復得差不多了。」依萊微微一笑,「別站在門口,進來聊吧。」

  薩格爾跟潘笛進到室內,熟稔地於擺在大廳中央椅子上坐下。伊修斯在四個人的座位前擺好了點心,接著為大家端上茶水,潘笛伸手想接過水杯,然而那杯水卻直接被放到依萊面前。

  「那是依萊的藥,妳不能喝,妳的水是這杯。」

  伊修斯將水杯依序遞給薩格爾跟潘笛,然後也在自己面前擺上一杯,等所有事情都忙完,他才於依萊身旁落坐。依萊用雙手捧起水杯,好奇地觀察著杯內的透明液體,並將杯子靠近嘴沾了一口,但是這杯液體不論是味道還是顏色,都跟水一模一樣,他看不出有什麼名堂。

  「我整理了一份筆記,大家先看一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