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3 瀕死的蝴蝶》第三章 星火燎原II

琉魚 | 2021-10-08 12:00:05 | 巴幣 18 | 人氣 62


  依萊盯著女孩原本該在的地方看,神情愕然,他的視線快速從來路上掃過,在確定哪裡都找不到人的瞬間,原本的錯愕變成了毛骨悚然。

  他這是見鬼了不成?

  「你站在門口不進來幹嘛?」

  還來不及細想,有人就一巴掌搭在依萊肩上,依萊嚇了好大一跳,想都不想就召出法杖施展杖擊。伊修斯發出「哇喔」一聲,本能地側身閃躲,他反手制住從身旁擦過的法杖,封鎖依萊的行動。

  「依萊!你搞什麼!」

  伊修斯的呼喊讓依萊清醒過來,理智重新接上了線,依萊停下了攻擊。他驚魂未定地眨眨眼睛,一時語無倫次:「那個女生不見了!」

  「啊?」

  伊修斯一臉狀況外,依萊這才記得要解釋,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遍,包括了女孩的出現與消失、她在尋找姊姊、與米可相近的外貌。聆聽的過程中,伊修斯頻頻蹙起眉頭,試圖為這詭異的現象安上一個合理的解釋。

  「難不成是歷史記憶或是荒魂嗎……」

  不管依萊遇到的是什麼,現在他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伊修斯,米可有妹妹嗎?」

  「有是有,但是已經不在了。」

  沒想到還真的有。「不在是指……死了嗎?」

  「嗯,是死於火斑蝶症,死的時候聽說只有十二歲。」伊修斯回答得很乾脆,一點都不忌諱。

  「米可的故鄉曾經爆發過火斑蝶症,米可她妹妹好像是在那時候染病的,一年後就死了。米可一直不是很喜歡提這件事,所以我們也不會特別去說。」

  伊修斯聳聳肩,表示他知道得不是很清楚,然後他話鋒一轉,直接切入工作內容。「我去公會問過了,公會表示鎮上的狀況很混亂,跟你聽到的消息差不多,漩流四街那邊據說是反神分子的巢穴,我們過去看看。」

  *

  「哥!上面!」

  當潘笛的警告聲響起時,薩格爾正在跟反神分子纏鬥。反神分子迎面砍來,薩格爾擒住揮來的手臂,迫使攻擊者繳械。危險的氣息出現在頭頂,顧不得控制力道,薩格爾一個手刀就將反神分子打昏,然後抬頭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是一個盤子大小的圓形物體,物體在空中悠悠旋轉,散發出淡淡的光,似乎又是什麼魔法道具。薩格爾的想法很快就得到驗證,因為圓盤開始噴出帶鉤的鋼繩,猶如某種觸手般朝他甩來。

  ──什麼東西?

  面對直撲而來的不明物品,薩格爾直覺性的釋放魔法,純粹的能量隨著肢體劃出的弧度向外擴開,釘鉤悉數被打偏,被魔法彈了開來。在釘鉤彈開的空檔,薩格爾縱身一躍,將自己拋上天空,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出劍,劍影在空中連成一線,絢爛得讓人目不暇給。

  當薩格爾落地時,圓盤已被大卸八塊,殘骸喀拉喀拉落了滿地。

  就在這時,一道白色的影子從眼角餘光擦過,潘笛瞬間出現在放出飛盤的反神分子跟前,「啊哈!」她穩身屈膝,朝女子肚腹一撞,趁著對手失去平衡的時候,又補上一記肘擊。女子兩眼一翻,就這麼被潘笛放倒在地。

  「解決!」潘笛高聲一喊,開心地露齒微笑。

  從公會接獲任務後,薩格爾跟潘笛很快就來到尋求協助的城市,他們很快就揪出鬧事的反神分子,展開激烈的搏鬥。任務的成果就是倒了滿街的反神分子。

  薩格爾拿出一綑繩子,將昏厥的反神分子五花大綁,在他動手的時候,潘笛也自動自發地聯絡起當地公會,派人過來收拾殘局。在所有事情處理完畢後,薩格爾環視了下週遭,檢查有沒有什麼疏漏,就當他決定要叫上潘笛返回公會的時候,擦過眼角的光芒吸引了他的目光。

  是被激活的粒子。

  螢藍色的光芒星星點點地閃現,薩格爾看著飄起的粒子,心中隱隱升起一股不太對勁。果不其然,街道迅速被染成一片螢藍,薩格爾立即要潘笛躲到自己身後。

  街道的盡頭出現一道嬌小的人影。

  「嘰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隨著癲狂的笑聲越來越靠近,人影身上那不自然的張狂色調也跟著顯現出來。那是一個年幼的少女,看起來跟潘笛差不多大,粉紅色的頭髮綁成馬尾繫在頭顱兩側,螢綠色的眼睛沒有聚焦,甜美的臉蛋怪誕又瘋狂,她咧開一個邪佞的笑容,那個笑容幾乎橫跨整張面孔,彷彿隨時都會將臉撕成兩半。

  「呦~~神選者們,好久不見啦。」

  直屬於喪王的魔法師報喪主──巫莉,出現在薩格爾跟潘笛面前。

  *

  法陣在街道上依序鋪開,一幅接著一幅,重重疊疊地佔滿地面,乍看之下就像是一朵綻放的光之花。魔法構成的花朵悠悠轉動,散溢的白光將街道氳氤成一片白濛,所有事物都被光芒磨去了輪廓,變得模糊不清。

  反神分子被包圍在白光之中,他們就像是落入陷阱的困獸,舉步難行,就算再怎麼想擺脫白霧,腳下佈滿的法陣卻彷彿在說,他們絕無可能逃出生天。

  而他們也真沒有機會逃出生天。

  法陣停止悠轉,茂密的藤蔓自陣心飛竄出,猝不及防地纏上反神分子們的雙腳,將他們一個個絆倒在地。那群人在白光中劇烈地掙扎,用全力想踢掉腳上的藤蔓,反應比較快的人抽出小刀割斷藤蔓,怎料還沒來得及完全割完,就有更多的藤蔓纏上身軀,甚至拍掉武器。過沒多久,他們就被宛若活物的藤蔓重重綑綁,淹沒在綠色深潭之中,動彈不得。

  任務完成,反神分子悉數落網,霧氣般的白光漸漸散去,輕巧的腳步聲從街道的另一端遠遠傳來。在白光散去的那一刻,一雙棕靴落入眾人的視線範圍。面對被藤蔓束縛的反神分子,依萊眼睛眨也不眨,手腳俐落地清點「收穫」,他用魔法道具將反神分子一一銬起,然後解開藤蔓,捎了封訊息通知公會,派人來將人帶走。

  在進行這一連串動作的過程中,依萊的臉孔一直保持一片空白,既看不出在想什麼,也看不出情緒,就像一具缺乏感情的人偶。一直到有人出聲從背後叫喚他,他的臉上才浮現出些微情緒。

  「依萊,你那邊處理完了嗎?」

  依萊施展的法陣雖然停止發光,但仍留在地上悠悠運轉。伊修斯看也不看,踏著法陣朝依萊走來,神態自若得就好像不怕被攻擊一樣──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依萊牽動臉部的肌肉,讓嘴角微微上揚,他做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剛剛通知公會派人過來了,把這些人綁好就已經差不多了。」

  當依萊跟伊修斯到達漩流四區,才發現反神分子的數量比公會估計的還多,那些反神分子顯然早有預備,一見到他們就兵分兩路逃逸。依萊跟伊修斯也只好分道去追捕,然後再想辦法會合。

  所幸經一翻追逐後,依萊成功將人逮捕歸案,他還沒去找伊修斯,伊修斯就自己找上來了。

  「真是一番大工程。」

  依萊將最後一個反神分子綁好,他拂去手上的灰塵,這才終於撤掉地面上的法陣。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伊修斯,你不用看著你抓到的人嗎?」

  「沒事啦,他們跑不了的。」伊修斯爽朗一笑,那笑容卻隱隱透露出一抹惡趣味來,「我下了好幾層防止逃跑的結界才過來的。怎麼,我示範給你看?」

  伊修斯說話的同時召出法杖,他一圈一點,流利地釋放出好幾道結界,結界就像是一層薄薄的殼,將依萊抓到的反神分子拘禁起來。那些結界不只難以破解,還自帶威嚇機能,就算哪個人有本事擺脫繩子,也會在破壞結界時被雷電麻痺。伊修斯設計的魔法,就是這麼精緻難纏。

  伊修斯設好結界後,對依萊猛一揮臂,「走吧,我要去看看還有什麼是要一併處理的。」

  「就把這些人放著不管嗎?」

  依萊的問題換來伊修斯一記白眼,「廢話,還是你覺得他們有能耐逃出來?我有告訴公會我們會去探一探,走啦。」

  「是是是,就聽你的。」

  依萊拗不過伊修斯,只好跟他去把漩流四區完整走過一遭,他們找到幾個看起來像是巢穴的地方、搜出武器跟贓物,每有一個新發現就回報給公會。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將所有能找到的據點都翻了出來,伊修斯這才心滿意足地折返,他們回到先前安置反神分子的地點,發現人已經被公會帶走了。

  「回去交工作進度吧。」

  所有事情都處理到一段落,依萊跟伊修斯決定回公會去報告工作進度。依萊揮舞法杖施展魔法,移動陣在杖端成形,他專注地施展到一半,撕裂空氣的「咻咻」聲冷不防地響起,有什麼東西朝他們射了過來。

  依萊撤去成形到一半的傳送陣,反射性架立起防禦結界,沒想到伊修斯的動作比他更快。伊修斯揮杖一掃,以打擊之姿將暗器硬生生攔截,鏘啷、鏘啷,兩把匕首就這麼落到兩人面前。

  他們被襲擊了,現實顯而易見。然而,依萊當下浮現的第一個想法是──有他們沒抓到的反神分子嗎?

  莫名的威壓倏然在空氣中擴散開來,飽含能量、充滿壓迫,猶如有什麼巨大且兇猛的野獸親臨現場。依萊睜大眼睛,不明白為什麼龍壓會在這裡出現,在他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伊修斯就已經動了起來。

  他反應之快,動作不帶絲毫遲疑,法杖在空中行雲流水地比劃,繁複的陣法就在杖端成形。在他將杖從陣上抽離的那一瞬間,法陣發出綠光悠悠輪轉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地上的匕首倏然騰上天空,朝襲擊者的方向疾射而去。

  伊修斯這一回手將襲擊者殺個措手不及──這麼好的事當然沒有發生。劍光一閃,匕首被凌空攔截,叮鈴咚隆地落入一雙寬闊的手掌中,襲擊者現出真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