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四章 間幕III

琉魚 | 2021-10-18 12:00:04 | 巴幣 18 | 人氣 63


  會議開始了,伊修斯彈了下手指,四份筆記就出現在大家手裡,依萊定睛一看,發現筆記是用手寫的,纖細而端正的字跡一看就知道伊修斯的風格。

  伊修斯將遇到葉羅耶當下的事情,鉅細靡遺地寫在筆記上,然後用口頭描述一次:「前天我跟依萊工作完正要回主城的時候,遇到了葉羅耶,他主動向我們挑起戰鬥,將我們兩個打成重傷,然後又自己離開──依萊,你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伊修斯沒有打算把兩人鬧僵的事帶到會議中,公私分明。依萊鬆了一口氣,思索半晌後補充:「葉羅耶在離開的時候,好像說了什麼『現在還不到殺你們的時候』,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伊修斯動筆把葉羅耶說的話寫下來,「薩格爾那邊的狀況,也差不多是這樣,對嗎?」

  「差不多,我們工作結束要返回主城的時候,突然看到有粒子被激活,然後巫莉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主動發動攻擊。」

  薩格爾將點心切成幾等分,放入嘴裡細細品嘗;潘笛的動作就沒那麼優雅了,她兩三口就吞掉點心,舔去嘴角的屑屑,接過薩格爾的話繼續說:「巫莉雖然沒葉羅耶那麼強,但對付起來也夠麻煩了,真的說的話……我們算是打得勢均力敵吧?雙方都受了一點傷。最後也是巫莉自己撤退的。」

  「巫莉有說過什麼讓人在意的話嗎?」

  「唔……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但她看起來很興奮,一直說什麼『就快要了』。」

  伊修斯一樣把巫莉說過的話寫下來,接著他列出他們遇上報喪主跟脫身的大概時間,再對照到醫護所遇襲的時間,兩者交互比對,報喪主們調虎離山的陰謀再明顯不過。

  「諾茵闖進醫護所時,米可剛好就站在藥櫃旁,全程目擊了諾茵搶走醫護所的經過。她本來是該跟我們一起開會的,但是醫護所最近忙翻了,她沒辦法從工作中抽身。」薩格爾說明了米可沒有出現在會議中的原因。

  「所以,諾茵到底為什麼要搶生命泉水?生命泉水對報喪主有什麼特殊涵義嗎?」

  眼見終於談論到這一連串事件的核心,依萊再也按耐不住疑惑,急切地問。沒想到大家的神情忽然變得嚴肅無比,就好像他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伊修斯暗啞地說:「這意味著,喪王可能會再度現身。」

  有一瞬,依萊不確定自己聽到了什麼,「喪王?但他不是……已經沉寂兩百年了嗎?」

  「是喔,喪王已經沉寂兩百年了。」潘笛的聲音悶悶的,神情中透露出少見的憂愁,「其實在喪王還活躍的那段時間,他就不斷在搶了,是一直到最近兩百年,他突然銷聲匿跡,生命泉水的搶案才沒再發生過。因為喪王完全息影,加上手下的報喪主也沒動作,所以大家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懷疑,他是不是自己消亡了。」

  到這裡,依萊還是有一個地方不懂,「喪王到底需要生命泉水做什麼?」

  「不知道。」薩格爾雙手環胸,對這個答案不甚滿意,「生命泉水對受損的靈魂而言是一帖靈藥,但對靈魂健全的人來說,卻是猛毒。不管是喪王或是報喪主,都只是過往記憶的怪物,連靈魂都不會有,生命泉水完全沒有可以派上用場的地方。」

  「那神有說什麼嗎?」

  「沒有。他們似乎也不能理解為什麼喪王要搶生命泉水。」

  此題無解。依萊覺得自己的思路卡住了,運轉不能,還好他沒有當機太久,因為伊修斯將話題帶了開來。

  「好了,不要在那裡想不開了,我們繼續討論。」伊修斯將寫滿的紙張翻了面,「如果以『喪王即將復出』作為前提假設,再看看最近埃利希翁發生的事……」

  他寫下反神分子、火斑蝶、米希雅的謠言,然後又特別將反神分子跟米希雅的謠言圈起來。

  「雖然只是無端的推測,倘若喪王真的開始活動,那喪王鼓動反神分子,甚至利用謠言抹黑我母親,這個假設也不無可能成真。」

  薩格爾越說越氣,他將手握成拳,指節用力到發白,熊熊的怒氣在體內竄燃,他怒不可遏,龍壓跟龍鱗就要冒出──

  「哥。」

  就當所有人以為薩格爾要失控的時候,潘笛喚了薩格爾一聲,笑吟吟地說:「要是媽知道你這麼為她著想,想必會很開心吧。」

  薩格爾愣了一下,狂暴的怒火被澆熄,他眨了眨眼睛,困惑卻又有點開心。隨後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失態,連忙咳了一聲,瞪了其他人一眼。「愣著做什麼?還不繼續開會。」

  所有人重新將注意力聚焦在會議上,明明喪王有可能復出是件多麼嚴重的事,大家卻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彷彿早有心理準備,依萊這才意識到,他真的是最後一個才知道的人。

  喪王的回歸代表了什麼?

  凌駕於所有報喪主之上,就連巫莉跟葉羅耶也都視為王者的人,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一瞬間,一幅腥風血雨的畫面登上腦海,依萊打了個哆嗦,不禁心生恐懼,他聽到自己侷促地問:「要是喪王真的回來了,埃利希翁會怎麼樣?」

  「會很可怕。」潘笛撥弄著點心盤上的餐具,焰紅的眸中閃爍著徬徨,「雖然在我出生後不久,喪王就沉寂了,但我記得很清楚,那時的埃利希翁到處都是恐懼的味道。」

  「如果喪王真的回來,那表示埃利希翁這近兩百年的和平,將付諸一旦。」伊修斯憂心忡忡地說:「我沒有實際經歷過那個年代,但光從歷史文獻,就可以想像喪王的現身會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先把我們開會的結果告訴神祇。」薩格爾下結論,「倘若喪王真的復出,那目前為止發生在埃利希翁的亂象,都只是前兆而已。」

  大家紛紛同意薩格爾的說法,會議已經有了共識,該是散會的時候了。散會之前,依萊還是錯愕難耐,忍不住徵求其他人的意見。

  「如果喪王真的會回來,沒有什麼是我們現在可以做的嗎?」

  回答他的人是薩格爾,他已經從椅子上起身,偕同潘笛就要離開。薩格爾瞥了依萊一眼,神色鬱悶,他不情願地說:「不知道,這已經超出我們能處理的範圍,總之先把開會的結果告訴神,在他們下指令前,我們能做的也只有待命。」

  語畢,薩格爾就跟潘笛走了,依萊看著他們匆忙焦躁的背影,忽然意識到一件事──

  不論喪王的復出將帶來什麼樣的麻煩,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將會是更大的劫難。

  *

  醫護所因遭到諾茵入侵而一片混亂,正當公會忙著勘查案發現場與安撫人群時,諭醫們也沒閒著,快速且有紀律地組成醫療小組,繼續替傷患服務。

  同時間,訊息如飛雪般接二連三地傳來。

  依萊跟伊修斯因不明原因重傷倒在醫護所附近,洛特那斯接到米可的緊急通知,現身將兩人帶回摘星宿救治。

  薩格爾跟潘笛雙雙掛彩,據說是遭到巫莉襲擊。

  公會的調查結果出來了:醫護所無重大的損傷,這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藥櫃上擺放的生命泉水全數遭竊,數量共計七瓶。

  醫護所被闖、魔法師和龍族神選者負傷、生命泉水遭竊,不論是哪一件都非同小可,這些訊息很快就如野火般燒遍整個埃利希翁,讓原本就動盪的世界情勢更顯不安。

  「唉。」李奧用手抹了一把臉,發出精疲力竭的嘆息。

  距離諾茵闖進醫護所,已經過了莫約三天,這三天以來,諭醫沒一刻清閒。

  就算醫護所被闖,救治病人的工作也不能停擺,另一方面,在清點完所有損傷後,公會人員仍持續在醫護所進進出出,他們採集歷史記憶,設計臨時防禦系統,並傳喚了幾個當時離諾茵最近的諭醫作口供,米可自然也是被傳喚的諭醫之一。

  米可最近顯得不太對勁。

  自從開工以來,龐大的壓力與暴增的工作量早已將每個人壓得喘不過氣來,比平時更加暴躁或神經質也是正常的事。這一陣子,米可似乎也有些慌了手腳,雖然還是維持著一慣地鎮定沉著,卻隱隱透露出一股焦躁和神經質。

  最近發生的事很多,情緒浮動在所難免,但正因為太過熟悉米可,雖說不出原因,李奧下意識認為米可是在為其他事心煩。

  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李奧心尖一顫,背脊發涼。

  時間已經臨近下班,米可還在為病人看診,估計下班前都還出不了診間,無法立即找人求證。李奧滿心慌亂,為了鎮定自己的情緒,於是他跟同事交代一聲後,出醫護所去轉轉。

  黃昏時分,火球一般的太陽沉入地面,夕陽的餘暉也將會被隨之降臨的黑夜吞吃殆盡。李奧抬頭望向黯淡下來的天空,看到火斑蝶在空中忽高忽低地飛舞,火一般的翅翼每一撲騰都會帶起紅色流光。

  「最近越來越猖獗了……火斑蝶……」

  李奧喃喃自語,決定還是回醫護所幫忙,就在他正要轉身的那一刻,一抹高大的身影推開人群朝他走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