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六章 染血的那日I

琉魚 | 2021-10-27 12:00:06 | 巴幣 36 | 人氣 66


  他從休眠中甦醒過來。

  睜開眼睛,眼神迷茫而渙散,睡意仍聚攏在眼底趨之不去,就猶如厚重的雲霧般盤踞腦海,他迷失方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過了一會,雲霧逐漸從他眼裡散開,眼神凝出焦距,他這時才發現自己原來正坐在一張椅子上。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搜索記憶,腦海中跳出的盡是大量空白,偶爾才會有記憶的碎片穿插其中。那些記憶從時間軸上脫離軌道,散落在腦海各處,他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勉強撈回離現在最近的記憶──他浸泡中在水中沉睡,耳邊傳來嗡嗡水鳴,忽然之間,盛裝他的水缸被輕輕敲打,他從休眠的狀態被迫喚醒,撐起身子脫離水缸。

  經歷漫長的休眠後,他終於再度回到水缸外的世界。即使如此,身體似乎記住了沉睡的感覺,三不五時就會突然陷入沉睡,他睡睡醒醒,年份和日期失去意義,每次醒來都會在不同的地方,他對自己怎麼睡著毫無印象,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意識矇矓中,他唯一能清楚感受到的,只有來自身體深處的痛楚,隨著他離開水缸的時間越來越久,痛楚也開始越發鮮明。

  痛楚就像是蟲子,在他體內四處鑽爬,一點一滴將他啃食殆盡。他很清楚,這份痛楚只會繼續增強,等時間一到,痛楚的火星將會被全面引爆,從蟲咬般的點點疼痛,變成灼燒靈魂的熊熊烈火。

  想到那猶如火灼的痛楚,焦躁的感覺便如浪潮般襲上心頭,他活動因為睡太久而僵硬的身軀,準備將腳晃上地面。就在這時,門板被敲擊的聲音冷不防地響起,他維持坐在椅子上的姿勢,傲慢地喊了聲「進來」。

  敲門的人是葉羅耶,他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擺著好幾瓶生命泉水。他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就好像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把生命泉水打翻──儘管那種事不可能發生。

  葉羅耶走到他的面前,然後單膝下跪,將盛有生命泉水的托盤高舉過頭,畢恭畢敬地喊道:「父親,這是諾茵搶來的生命泉水。」

  他──喪王沒有馬上接過生命泉水,他要葉羅耶將托盤放到一旁去,以手托腮,姿態慵懶而高傲。「我睡了多久?在我睡著的期間,埃利希翁發生了什麼事?」

  葉羅耶依言將生命泉水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然後他打直身軀,一雙金瞳無畏地直視喪王。「距離您上次醒來,約莫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期間內,火斑蝶症蔓延到全埃利希翁,我們放出米希雅傳播火斑蝶症的傳言,鼓吹反神分子更加頻繁地騷動,闖進醫護所搶劫生命泉水。」

  喪王興味盎然地收縮乾枯的手指,那動作就像是準備擒拿獵物的貓。「在我休眠這段時間,你們沒有忘記我交代的事,值得鼓勵。」他先揚後抑,以沙啞的聲音質問:「但我也很清楚我交待過,倘若沒有什麼緊急的事,不要擅自把我喚醒。告訴我,埃利希翁夠動盪了嗎?神夠虛弱了嗎?我們夠強大了嗎?強大到可以把埃利希翁據為己有、將神跟他們的羽黨趕盡殺絕了嗎?如果沒有,葉羅耶,你想必有很好的理由,才敢將我從沉眠中喚醒。」

  「現在的埃利希翁無疑是這兩百年來最動盪的時刻,但神依然強盛,沒辦法輕易拿下。」葉羅耶並沒有就此退縮,相反地,像是要捍衛理由的正當性,他站得更筆挺了。「我喚醒您,是因為我認為神將會有所動作──依萊回來了。」

  喪王有了興趣。「『那個』依萊?」

  「是的。我前幾天去會過他了,是同一個人沒錯。如果他沒有說謊,那麼他似乎失去了記憶,而且對神的意圖一無所知。」葉羅耶頓了一下,神色緊張,「我不知道神到底在策劃些什麼,但這其中必然有詐。」

  「不論神在策劃什麼,他們在做的事情不是只有一件,就是想辦法除掉我。」喪王皮笑肉不笑地擰起嘴角,自我嘲諷。「有意思,確實有叫醒我的價值。」

  喪王步下座椅,他走到桌子旁拿起生命泉水,放在手中漫不經心地把玩。瓶子是透明的,因此可以透過瓶身,看到蒼白病態的皮膚與突出的手骨。

  「埃利希翁的情況有多糟?」

  「很糟,疾病與動盪已經將人們的耐心與容忍度消磨殆盡,只要再補上一擊,就有很高的機率全面崩潰。」

  「事情會有這麼順利嗎?」喪王挑釁地問。

  「無法保證,但這將會是一個大好機會。」

  「告訴其他報喪主,鼓吹反神分子,繼續散播仇恨。」

  喪王停止玩弄瓶子,臉上浮現一抹猙獰的微笑,那是獵人相準獵物的笑容。

  「該是擊潰埃利希翁的時候了。」

  *

  一直到跟艾莉西亞談完話的隔天,依萊才終於跟伊修斯說到話。

  這天是假日。賴床是假日特有的權利,但依萊還是起了個大早,慢悠悠地從房間晃去西塔大廳。依萊看到伊修斯正坐在習慣的位置上,用魔法儀器檢視埃利希翁的最新消息,在他面前的桌上,放著一個已經空掉的早餐盤子,看起來已經待了好一段時間。

  「早安。」

  依萊嘗試著問早,伊修斯沒有把視線從儀器上挪開,他用手指了下廚房。「早餐在那,自己去拿。」

  鬆餅還是熱的,飄散出縷縷白煙,依萊吸了口甜甜的霧氣,心中滿是幸福的感覺。他在伊修斯的對面坐下,雙手合十感謝艾莉西亞,然後擺動餐具將鬆餅切開,金黃色的糖漿沿著切面流到了盤子上。

  依萊叉起鬆餅,滿懷期待地放入口中,就在他忙著吞嚥的時候,伊修斯也看完了資訊。他將儀器關掉,放到一旁,臉色凝重地說:「埃利希翁的狀況不太樂觀。」

  依萊停下進食,他將身體往前傾,神色緊張,「又發生了什麼事嗎?」

  「公會剛剛回報,反神分子的偵訊結果已經出來了,有一半以上的人聲稱自己受到煽動,但又說不出煽動他們的人是誰。公會初步推估可能是報喪主。」伊修斯揉揉皺在一起的眉心,「然後這幾天,有不少民眾宣稱疑似看到荒魂跟報喪主在活動,可是當公會趕到現場時,往往什麼都沒發現,所以到現在還無法確定真實性。儘管找不到證據,還是不免讓人懷疑,葉羅耶他們是不是又會有新的動作。」

  隨著埃利希翁局勢越來越惡化,神眷的工作也變得越來越重,當依萊回過神時,才發現假日加班竟已經變成一種常態,而在他跟伊修斯獲得假期的當下,公會仍在持續加班,為安定埃利希翁的秩序四處奔波。

  想到這裡,依萊心中升起彷若做錯什麼事的罪惡感,他坐立難安,覺得自己應該也要有所動作,而不是在這種非常時期還悠閒度日。

  「不要這麼想。」

  伊修斯太了解依萊了,就算他什麼都還沒說,伊修斯也能猜到他在想什麼。

  「就算你想衝去公會幫忙分攤工作,也不可能有做完的一天,你只會把自己累垮而已,而這不管對誰一點好處都沒有。」

  伊修斯言詞銳利如刀,字字句句捅上依萊,依萊被刺得反射性一縮,虛幻的痛感讓他撿回理智。他抹了把臉,將不必要的情緒從身上攆去,當他挪開手時,藍眸中已沒了迷惘。

  他露出很淺的笑容。「謝謝。」

  「沒什麼。」

  伊修斯囁嚅道,氣焰蕩然無存,他搖晃著頭顱,有意無意地瞥向依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是有什麼話想說。接著,伊修斯發出一聲乾笑,似乎是受不了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磨磨蹭蹭。

  「昨天晚上,艾莉來找我談你的事情,關於……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我仔細想過,也好好檢討過自己。對不起,我不該對你發脾氣,你確實有權利知道真相。」

  「嗯?」

  依萊沒有急於回應,他保持微笑,靜靜地凝視伊修斯,等待他繼續說下去。伊修斯吸足一口氣,眼神不再閃爍,鼓起勇氣迎上依萊的視線,黑色的眼瞳清澈而堅毅,那是下定決心的眼神。

  「還記得我在喪神祭上說過的那些事嗎?」

  伊修斯說過的事很多,但依萊馬上就意識到他指的是什麼。「記得,你說了原生家庭……還有一點我的事。」

  伊修斯點點頭,把話題延續下去。「我們認識的時候,我八歲你九歲,我們一起生活了好一段時間,就像親兄弟一樣親密。我們都是魔法師,因為年紀輕輕就通過高階魔法師的測驗,在年輕一輩的魔法師中備受矚目,你甚至被艾莉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咦?有這種事?」依萊大吃一驚,懷疑是不是伊修斯在耍他。

  「我沒在開玩笑,只是你都不記得了。」伊修斯抿著一個很淺的笑容,那個笑容很快就從他的嘴角消失。「因為是高階魔法師的緣故,我們被分配的任務也往往比其他人危險許多,或許不到非常致命,但要說完全沒有生命危險是騙人的。」

  明明是這麼嚴肅的事,伊修斯卻說得雲淡風輕,口吻就好像是在討論天氣很好一般,平靜且不帶情緒。依萊忽然意識到,為了能平靜討論這個話題,伊修斯想必已經私下練習了無數次。

  「工作危險歸危險,但不論是多麼嚴重的傷,洛那基本上都可以救回來。然而就在有一天,原本和平的埃利希翁發生了暴動,你接獲消息,趕去暴動現場鎮定局面,卻被天外飛來的長槍貫穿心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