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Vol.3 瀕死的蝴蝶》第九章 家恨III

琉魚 | 2021-11-22 12:00:03 | 巴幣 20 | 人氣 70


  這一路上比李奧想像得還要順利,既沒有被認出身分,也沒有遭到攻擊與阻饒,和平得就好像方才目睹的那場衝突,只是他神經質的幻覺。

  但確實有什麼不對勁──氣氛變了,就好像有人在刻意散播恐懼一樣,當李奧發現時,不知名的恐慌已經如漣漪一般擴散開來。

  居民們面有懼色,竊竊私語地不知道在交談些什麼,然後他們似乎得到了共識──放下手邊的工作,朝公會的方向移動。

  民眾正在朝公會聚集過去,但李奧不知道為什麼。

  當公會建築物映入李奧視線時,果不其然,他看見一群民眾堵在公會門口,那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幾乎全鎮上一半以上的人都聚集在這裡了。對於被包圍的狀況,法恩的公會負責人似乎感到驚慌失措,但她還是從辦公室中走了出來,了解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喂──我聽說是米希雅在散播火斑蝶症!」

  不知道是誰起了頭,其他民眾也跟著大聲附和。

  「我聽說米希雅這麼做,是為了教訓不聽話的人民!」

  「對啊對啊!」

  「我們現在會過得這麼慘,這一切都是神蓄意設計的!」

  「神沒有資格管理埃利希翁!神應該被推翻!」

  火斑蝶症引發的恐慌、人民對現狀的不滿、還有神的不願表態……種種因素碰撞在一塊,萌芽生根,在此刻化作對神的質疑爆發出來。

  「根本進不去啊……」

  李奧站在人牆外圍,不敢靠得太近,避免遭到殃及。民眾情緒高昂,場面混亂又沸騰,別說進到公會,哪怕靠近都成問題。

  為什麼自己不是魔法師或龍呢……有那麼一秒,李奧對諭醫不具備戰鬥能力這件事,感到無比埋怨。埋怨沒有持續太久,因為一個聲音打斷他的思緒。

  「這是什麼情況?」

  隨後趕到的父親看著公會前聚集的民眾,似乎有點被嚇到。「這麼多人……你是要怎麼進去公會?」

  「不知道。」李奧悶悶地說,「似乎是衝著神來的,冒然接近的話,受傷的風險很大,更不提要是被認出我是神選者了。」

  李奧絞盡腦汁地思考,心情無比煩悶,現下唯一想得出的方法,就是找個魔法師或龍族幫他開路,但難保不會引起更多麻煩……

  「交給我吧。」

  李奧轉頭看向說話的父親,臉上藏不住疑惑。男人接下了李奧困惑的視線,信誓旦旦地說:「我會讓你進去。」

  生平第一次,李奧有家長跟自己站在同一戰線的感覺。「怎麼做?」

  「你把臉遮一下,跟在我後面。」

  儘管不知道父親想做什麼,李奧還是依言用圍巾遮住下半張臉。確定他準備好後,男人向前跨出一步,扯開嗓門大喊。

  「喂──你們這群傢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強而有力的吆喝聲引起了群眾的注意力,多雙眼睛不由分說地往男人看來,面對那麼多雙眼睛,男人無所畏懼,繼續大喊:「要找公會抗議,怎麼能少了我呢!」

  「讓讓,讓我到最前面去。」男人的下一句話,補足了他的立場。「畢竟我們家族,是最最討厭神眷的嘛!」

  哈!哈哈哈!豪邁的笑聲爆了出來,好幾個人大聲呼喊男人的名字,以示歡迎。擁擠的人群排開了,大家自動自發地讓出一條直通公會門口的路,似乎是想看看男人會有什麼作為。

  就是現在!父親抓住李奧的手,像是害怕他走丟一樣牽著他走。李奧嚇了一跳,隨即發現父親的手在抖,這個男人並沒有如表現得那麼冷靜。

  他在害怕。這個李奧該稱為父親的男人,害怕得雙手顫抖,只是不知道他害怕的是被人群攻擊,還是無法將自己的兒子送到目的地。沒來由的,李奧直覺原因後者。

  一股異樣的感覺在體內蕩漾開來,撓得他心尖發癢。李奧下意識抬頭,沒想到遮住半張臉的圍巾,卻在這時意外滑落。

  他的面孔暴露出來。

  「……神選者!」有個眼尖的人立即認出李奧的身分。「他在庇護神選者!」

  其他人聽到這句話,先是愣了一下,接著馬上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憤怒與譁然傳遞開來。

  「抓住神選者!打倒神選者!」

  氣氛被煽動,衝動大於一切,頓時間,驅使大家行動的只剩下情緒。事情發生得太快,公會那端還來不及做出對策,暴民就直朝李奧湧了過來。

  「快點!」

  事跡敗露,沒有繼續藏的必要,趁著路徹底消失前,父親帶著李奧跑了起來。那一瞬間,世界的聲量彷彿被轉到靜音,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父親的手,唯一能聽到的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聲。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公會的入口近在眼前。

  路途不斷縮短,眼見只要再幾步就可以到達目的地,就在勝利的女神幾乎對李奧露出微笑的時候──

  一雙手從後方抓住了他的圍巾,氣管猛地被勒住,李奧不能呼吸。

  接著,抓住他圍巾的手鬆開了;一路上牽著他的手也鬆開了。

  只見父親霍然轉身,將拉他圍巾的傢伙推倒在地,然後再一回身,將李奧推進公會大門。

  李奧被推出去的那一刻,父親與他對上視線,那堅毅的眼神彷彿在說:快去,後頭有我擋著。

  然後是摔在地上爆出的疼痛感,與公會大門關上的聲音。

  李奧在地上翻了幾圈,有點頭昏眼花,他愣愣地看著關上的大門,聽見門外傳來肢體扭打的聲音。

  「神選者閣下,您還好吧?」

  公會長前來關心,這聲「神選者」讓李奧馬上回神,想起自己闖進公會的目的。

  他清清喉嚨,有些哽咽地大喊:「立刻幫我準備傳送陣!我要回主城!」

  *

  「薩、格、爾──!」

  那聲音就彷若從地獄傳出來的憤怒咆哮。

  振聾發聵,灼熱的怒氣化作一股能量,震動空間,穿透儲思閣每個角落。鏘噹!打破東西的聲音自遠方傳來,薩格爾吞了口口水,深怕等下「被打破」的就會是他。

  「你最好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咆哮正面襲來,薩格爾牙齒發震,他從未見過母親這麼生氣,米希雅纖細的身軀彷彿隨時會膨脹起來,脫去人類外貌,變成某種駭人的型態。

  鱗片接二連三地自皮膚上翻出,就好比人類起雞皮疙瘩,薩格爾張嘴試圖說話,卻發現聲音堵在喉嚨裡發不出來。

  好在米希雅自己發現了這個情況,她收斂怒火,壓住空氣的威壓驟然減輕。薩格爾發現自己又能呼吸了,他像是剛剛被勒住脖子般連連嗆咳,眼角沾著咳出來的淚水。

  在薩格爾開口前,一抹高大的人影站到了他面前,帝蘭尼單膝下跪,對米希雅俯首稱臣。「主上,是我讓薩格爾進來的,請您賜罪。」

  血紅的眼眸惡狠狠地瞪向帝蘭尼,有那麼一秒,米希雅從牙關迸出一個近似「薩」的聲音,那聲音隨後消失在滾動的咆哮中。

  「你們最好有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

  帝蘭尼起身從米希雅面前退開,留下薩格爾與米希雅面面相覷。無可奈何之下,薩格爾只好硬著頭皮解釋:「我在調查依萊。」

  趁著勇氣還沒消失之前,薩格爾一鼓作氣地說:「我懷疑……依萊可能跟末日戰爭有關係,所以在調查他。」

  薩格爾張開手臂,顫抖地指向那盞巨大的記憶燈火,「然後,我調閱了末日戰爭的記憶,看到了──」

  「停!」看到了什麼還沒說出來,米希雅就一把將話打斷,「夠了,不用繼續再說下去了。」

  米希雅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論你看到什麼,在我們神允許之前,都不要說出去,就算是艾莉西亞的孩子也不許說,知道了嗎?」

  然後她下了逐客令,「現在,回東塔去,跟潘笛乖乖待命。」

  他似乎被赦免了。這突如其來的發展讓薩格爾反應不及,他愣愣地「喔」了一聲,一頭霧水。正當要離開儲思閣的時候,有什麼突然擦過了腦海,讓薩格爾停下了腳步。

  「什麼是『在我們神允許之前,都不要說出去』?」

  薩格爾轉身看向米希雅,藍色的眼瞳清明得可怕。「什麼叫做不要說?什麼叫要乖乖待命──母親,您究竟知道些什麼?神究竟在隱瞞些什麼?」

  一瞬間,緊張的氛圍再度被挑起,薩格爾的言語猶如刀刃,銳利地劃破虛假的和平。米希雅不悅地瞪向薩格爾,情緒如暴風一般在眉宇間聚集,她從喉間發出咆哮。

  「薩格爾,回東塔去,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三次。」

  「您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薩格爾從未這麼跟母親說過話,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竟敢跟米希雅討價還價。

  「您先回答我的問題,我再回東塔去。」

  轟!米希雅化作一道黑色颶風,眨眼間出現在薩格爾面前。她氣勢滔滔,怒火奔騰,恐怖的聲音就彷若從地獄升起,隨時都會噴出熔岩。

  「我們神的事用不著你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或許是米希雅粉飾太平的態度,抑或是意識到自己被矇騙,不具名的怒火「嘩」地竄起,蒸乾理智,讓他失去分寸地與母親爭鋒相對。

  「什麼叫神的事我不用管?什麼叫我管好自己就好了?」薩格爾指向記憶燈火,聲音不自覺越拔越高,「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要知道我們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米希雅的臉冷了下來,虹膜失去光亮,有那麼一瞬,薩格爾以為自己將會遭天打雷劈,卻沒想到母親只是向儲思閣的管理員招了招手,淡漠地說:「帝蘭尼,你帶薩格爾回去。」

  帝蘭尼臉上閃過一絲掙扎,但還是順從地說:「屬下遵命。」

  一直到帝蘭尼走過來要將薩格爾帶走,他才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情況──米希雅強行結束爭執,並驅逐他。

  不是滋味的感覺在內心急速膨脹,受傷的情緒化做一股熱流,沖刷腦海,薩格爾腦中一片空白。埋藏在心底的記憶猛然被喚醒,多年前的那一天,米希雅對著樣貌神似父親的他,喊出父親的名字……

  忽然,狂暴的情緒淹沒了他,薩格爾滿心混亂,無法從記憶抽離。情緒就宛若一匹發狂的猛獸,在薩格爾體內橫衝直撞,尖叫著想找到發洩的出口,而這一次,再也沒有什麼能攔住牠。

  啪!清脆的聲響迴盪於儲思格內,薩格爾揮開帝蘭尼伸過來的手,負氣地抬頭,漂亮的藍眸泛著淚光。

  「……您叫我薩斯。」薩格爾聲線顫抖,語氣中飽含的情緒到底是委屈還是怨懟,就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多年前的某一天,您看著我,呼喊著父親,我到現在仍清楚的記得。」

  米希雅怔住了,她顯然知道薩格爾指得是哪一件事,怒氣從她莊嚴的臉色退去,她神情迷茫,眼神滿是錯愕,轉瞬間從令人聞風喪膽的黑色巨獸,變成笨拙遲鈍的母親。

  「您看著我,看的卻不是我,而是過世的父親……我時常有這種感覺。父親過世這麼多年了,您卻仍無法釋懷。」薩格爾不理會米希雅脆弱的神情,他垂頭喪氣,悶悶地說:「而且您總是對我很嚴厲,讓我覺得……比起我,您似乎更愛潘索笛亞跟伊迪絲。」

  薩格爾抹去眼睛裡的淚水,他抬頭望著米希雅,敞開的手臂像是在尋求擁抱,「母親,請您看看我……請您好好地看看我,觸碰我,我是您的兒子薩格爾,不是您死去的伴侶薩弗若斯。」

  「薩格爾,我……」

  米希雅沉默了很久,才囁嚅地發出聲音,她仍然缺乏表情,但渾身透露出一股低迷的氛圍。薩格爾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母親。

  米希雅笨拙地組織的言語,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薩格爾並沒有得到母親的回覆,因為豁然現身的神祇打斷了她。

  洛特那斯出現在儲思閣內,他憂心忡忡,帶來預料之中噩耗──

  「埃利希翁陷入混亂,你們快來幫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