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11-龍風鐲

阿黓 | 2021-10-24 17:00:04 | 巴幣 0 | 人氣 42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11-龍風鐲


  雖然傾瀲在與沐凡相處的過程中,逐漸意識到對方對自己的重要性。

  但要將這份重視轉變成愛戀卻需要契機。

  先前在方加秘境中,雖然傾瀲先是與傅嶺旭相遇,隨後又成功地和花紹辰會合,但傾瀲不知怎麼就惹上了一群散修,莫名地成為被追擊的對象。傾瀲為了將襲擊者引開,便與傅嶺旭他們分頭行動、向著不同的方向奔去。

  此時傾瀲的修為是築基期三層,並不是襲擊者築基期五層的對手。他選擇逃跑,試圖甩開對方,在躲閃對手攻擊的過程中,手臂還被劃傷,露出一道清晰的血痕。

  傾瀲被追至半路,路遇一條溪流,想著自己會水,且能操縱水靈力,或許藉著河逃生會有優勢,便跳了下去。

  傾瀲操縱著水靈力加快自身在水中的移動速度,並特意下潛到較深處躲避追查,此外還利用控水能力攜帶河面上的空氣不斷地供給自己換氣。

  在河中潛伏一陣子後,傾瀲確信自己甩掉了襲擊者,高興地決定游回岸上。

  霎時,一道強力的暗流將傾瀲拽到了河中更深的位置,傾瀲感受到自己在不斷地下沉,中途還因為一時的驚慌而打亂了呼吸,最終因為缺氧而昏了過去。

  「咳咳、咳」

  當傾瀲再度甦醒時,已經回到了陸地上。

  肺部的積水讓他不太好受,傾瀲在吐出多餘的水分後,發現附近立著一棟造型類似神廟的的建築,看外觀能感受到建成多年,非常地破敗。

  正當他對眼前的景色感到新奇時,一道聲音突兀地在耳邊響起。

  「身為聖龍族的後裔,居然會差點溺死,你未免太丟臉了吧?」

  傾瀲神色一驚,他方才才用神識查探過四周,身邊根本沒人啊?

  隨後,一團氣體出現在傾瀲面前,並幻化成一尊龍頭人身的半身影像。

  「……敢問前輩是何人?」傾瀲問道,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見到前世奇幻作品裡稱呼的「獸人」,而且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類似靈體的存在。

  不知是敵是友,傾瀲不敢大意,擺出了戒備的姿態。

  半身像回道:「我誰?我是你祖宗,龍天海。」

  傾瀲一聽,總覺得眼前的人不太正經:「前輩,如此亂攀親戚不太好吧?」只差沒直說,他覺得你的用詞非常沒禮貌。

  「不不不,我真的是你祖宗。我原本在這沉睡著,是感應到融入在河水中的你的血液,其中有我一絲聖龍族的血脈,我才特意將你帶來此處。」

  「聖龍族……那是什麼?我是人啊!」傾瀲驚愕,他的頭也不是龍形呀。

  「――等等,我會溺水原來就是你害的?」

  「笨崽!丟我們聖龍族的臉!聖龍族都住在海中,哪有人會溺水的。」龍天海理直氣壯地回道。

  傾瀲糾正:「我是人!住在陸地上!」

  龍天海疑惑道:「難道現在聖龍族族人已經如此凋零了嗎?你父母都沒跟你提過聖龍族?」

  「我是孤兒,我父母貌似只幫我起了個名字,此外的就沒了。」傾瀲想讓這位龍前輩死心,所以特意說得詳細。

  「你名字叫啥?」

  「傾瀲。」

  「哪兩個字?」

  「……」

  傾瀲沉默了一會,走到一旁的泥地上,用隨手撿的樹枝在上面把字寫下。

  龍天海跟著飄過去一看:「笨崽,你誤會你父母了。」

  「能別說我笨嗎?」

  「傾瀲的字意,不就是叫你要『靠向水邊』嗎?說不定你多下幾次水,血脈力量早就覺醒了。」

  「……」可惡,被人說笨他卻無法反駁。

  龍天海隨意擺了擺手。

  「罷了罷了。好不容易碰到同族的後輩,如今的我也只是一縷神識,復活無望,就將我僅存的最後一滴精血贈送於你,讓你覺醒得更完全一點吧。」所謂的精血,乃是血液裡最精華的部分。

  「你說什麼?等等,我不想要變成龍頭……啊啊啊啊……」

  龍天海在傾瀲還沒把話說完前,就將精血融進了他的眉心,頓時讓傾瀲全身劇痛。

  「快點打坐!調息!現在精血正在改造你的經脈、強化你的體質。」

  他……他能說不要嗎?

  「你要加油喔,精血融入失敗的話,體內血脈的平衡會被打破,你可能會因此成為廢人。」

  ……你、你給我記住。

  弓在弦上,傾瀲此刻也只能盡量將龍天海忽視,專心地融合那滴精血,減少身上持續傳來的陣痛感。

  不知道在維持了多長時間的入定狀態後,傾瀲終於將精血順利地融合完畢。

  他一退出修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自己的頭。

  還好……摸起來沒什麼異常,他可不想變成龍人。

  龍天海一直在一旁盯著傾瀲修煉,看見傾瀲的舉動也大致猜到他的意圖。

  「你別想太多,只是一滴精血而已,不至於讓你覺醒成完整血脈。但也比你原來的強。如果沒靠精血,頂多只能讓你在水下生活,正常呼吸而已。」

  不,那就已經很足夠了好嗎?這可是連避水珠都省的特異能力呀!

  傾瀲在心裡一陣吐槽,但他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修為已經漲到了築基期五層。

  龍天海接著說:「經過精血改造後的你的身體,身體強度更耐操堅韌了,才能學習我們聖龍族祖傳的煉體術《蟠龍訣》。」說著,手中也赫然蹦出了一本書籍。

  他將書遞給傾瀲。

  「蟠龍訣?」傾瀲看著書封上的字與方才龍天海說的相同。

  「只要習得此技,便能以靈力化麟,在皮膚外側形成堅強的護盾。修煉得好,修為同階的對手難以對你造成傷害,甚至還能擋下修為高你幾層的對手的攻擊。」

  「聖龍族便是以堅強的體魄聞名於世。你修行此技,下次就不會再隨便受傷了。」

  「聖龍族……」傾瀲看著手中的祕笈,搔了搔頭。想到自己連精血都成功融合了,或許真不是認知上的普通人類。原以為自己只是身世比較複雜,沒想到現在連血統都不尋常。

  猛然地,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的家人留給他的不僅有名字,還有……

  「前輩,你知道這個是什麼嗎?」傾瀲指著戴在他左手腕上的玉鐲子。

  龍天海原先只是隨意一撇,見到鐲子上還有黏著難看的補土,以為是斷裂後經過修補的便宜貨,但定睛一瞧,頓時瞪大了雙眼。

  「小子,我沒看錯吧?這玉鐲怎麼跟聖龍族供奉的神器長得這麼像呀?」

  「等等!神器怎麼會壞掉?神器是由神打造的,不會壞呀?」

  傾瀲聽著龍天海的驚嘆,倒吸了一口涼氣。

  神器,多麼高大上的名詞,這鐲子果真是他會被重生會盯上的理由。

  「前輩,別擔心。這上面的補土只是偽裝,鐲子並沒有壞。你也知道我並不強,身懷至寶不做一點保護,怕會被人搶了。」

  「呼呼,說的也是。」

  「知道這鐲子叫什麼名?有什麼特殊的用處嗎?」

  「這鐲名叫龍風鐲。至於有什麼效用,我也不清楚。」

  「你不知道它有什麼用處,還覺得它貴重?」傾瀲頓時無語。有人想搶奪龍風鐲,但如今他身為持有者對它還是一知半解。

  不過,傾瀲不會因為鐲子沒效用就將它交出去,這是他原先就設想好的。

  因為不管龍風鐲是真是假,有沒有用,有何用處,傾瀲知道他把鐲子交出去,便會被滅口;不交出去,被抓到也會被凌遲逼問手環下落,然後被滅口。左右都是死,他在敵人眼中只是為了奪得龍風鐲前的踏腳石,很重要,但也可用完即丟。

  龍天海回道:「這東西是神器耶!神開天闢地後,做完祂的任務便離開了人間。多久以前的事呀,我不知道也很正常啊。」

  傾瀲轉念一想:「那前輩知道有誰會想搶這鐲子嗎?」

  「誰?……我也不清楚。」

  「啊!如果說是跟我們不對盤的,那一定是鳳凰族的那些人。」

  「我就是因為在與鳳凰族的戰爭中,戰鬥引發的衝擊波扭曲了空間法則,我才會被吸入空間夾縫,流落此處。」

  「……鳳凰族?」都有龍頭了,該不會是鳥人吧?

  傾瀲按捺住自己的吐槽之魂,問道:「鳳凰族有什麼特點呀?」

  「他們的體質比聖龍族弱上許多,都是些菜雞,但是擅長使用『神紋術』,而且還會耍奸技,所以有時才會讓聖龍族感到棘手。」

  「神紋術又是……?」傾瀲覺得他今天才知道的專有名詞真是越來越多。

  「以礦物當媒介,在利用神的語言施展的術法。如果你沒見識過,就注意防範那些會配戴飾品、首飾的傢伙,只要把他們當作媒介的金銀玉石破壞掉,它們也就使不出神紋術了。」

  傾瀲在腦海中翻找著關於重生會的記憶,目前並沒有遇過使用相似技巧,或是有類似特徵的人存在。

  傾瀲想了一想,該問的事好像都問了,也平白得到了好處,該動身去找傅嶺旭和花紹辰會合了。

  「多謝前輩所贈的機緣。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嗎?我在這叨擾太久,是時候該離開了。」

  「什麼事?……心中的牽掛無非是想知道家人是否平安,但都過去這麼多年,他們也都作古了吧。能見到你這個族中後裔,已經很慶幸了。」

  「你大可安心地離開。我如今只是一道神識,本體早已死去,作用是守著聖龍族精血。精血既然已傳給你,過不久我能量用盡也會自然地消失。」

  傾瀲心中一嘆,自己並不算有根基的人,沒有什麼家族或種族的歸屬感。為了等待能交付精血的後輩出現,一道執念積年累月停留在人間,有種令人寂寞且空虛的惆悵感。

  傾瀲問道:「不知此處的出口在哪?我融合精血時應該花了不少時間吧?」

  龍天海:「出口我帶你去。你修煉的時間,大概……二十天吧?」

  「二、二十?」傾瀲難以置信,面露難色:「……不可能!秘境只會開起十天。」

  而且……

  他預計下次需要吃解毒藥的時間是在出秘境後第五天,這樣不就超時了嗎?但他沒有毒發呀!

  龍天海回:「我當然不會讓秘境打擾你的融合呀!你現在待的地方設有屏障,裡面跟外面的時間流逝不同。除非有我的允許誰也進不來,不然這地方早就被踏平了。」

  「換算時間的話,外面才過去五天。」

  「……所以我真的在這渡過了二十天的時間?這怎麼可能,我、我……」傾瀲的思緒一時間像麻花一樣擰成了一團,不知這一刻又會有多少腦細胞因此死亡。他眉頭緊鎖,眼神中有某種道不明的情緒。

  歸根結柢,傾瀲會造成思想衝突、腦內混亂的究極原因,是因為他身體毒發與吃解毒藥的時間根本對不上呀!

  只要他一想到自己還沒有毒發,就無法接受已經渡過了二十天的現實。

  龍天海看到傾瀲站在原地打顫,心也跟著慌了起來:「喂,傾瀲,你沒事吧?」可惜叫了幾聲也不見傾瀲反應。

  傾瀲的精神經過一段時間的緩和,勉強想出了一個可能性。

  「前輩,融合精血……能幫助化解體內的毒嗎?」

  「毒?你中毒了?」

  「我先前身中劇毒,依時間推算,照理說會在入定第十五天時便會毒發。」

  「按理說不太可能,你並非是融合精血後才中的毒。毒是讓身體不穩定的因素,融合精血除了無法解毒,毒應該還會增加你融合精血時的困難程度。」

  「謝謝……我明白了。」得到龍天海的解答後,傾瀲雖然表現的沒像先前一樣激動,但臉色依舊不太好看。

  ――如果他體內的毒早就解了,那沐凡為什麼不告訴他?

  在無法確認身體的真實狀況前,傾瀲決定暫時把這個問題壓在心底。只要他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等出了秘境的五天後,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