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3-沐凡失憶的原因

阿黓 | 2021-11-05 17:00:05 | 巴幣 2 | 人氣 55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3-沐凡失憶的原因


  月影皺著眉頭看向傾瀲,他想起失憶的這段期間,自己與傾瀲的關係發生了改變……但很快地,他的注意力就被傾瀲身上的傷勢所轉移。

  想當初他們相遇時,傾瀲的個子還矮他一節,如今傾瀲卻已經高過他了,怎麼做事還是如此莽撞,莫名地讓他有些心疼。

  月影垂眸,決定暫時不在情感上多做他想。

  「先讓我看看你的傷。」

  月影將傾瀲拉到一處樹蔭下,開始為傾瀲療傷。

  外傷雖然能用光靈力便能治癒,但毒老的攻擊混合著毒性,月影還需要配合把脈觀相來檢視傾瀲體內有多少毒物須要根除。

  此時的傾瀲與月影挨得很近,他一想到月影失憶前最後發生的那些片段,就緊張地想找些話題,來轉移不知道是他、還是月影的注意力。當時的他心情非常沮喪、神智也迷茫不清……

  他現在很害怕自己會被月影甩掉!

  「花紹晨還一個人待著。」

  「我離開時只剩一點敵人,他可以應付。」

  「我們行蹤不知道為什麼又被發現了。」

  「這次問題應該出在馮眠那。」

  「……他被發現了?那不是很糟糕!」

  「反正以他的身分,重生會一時也不敢隨意動他。你先乖乖地療傷。」

  傾瀲發現他不管說什麼,月影都不顯情緒。

  「我先前被毒老餵了毒藥,但沒什麼感覺。」

  「你先前吃過我做的解毒藥,體質已經轉變成可以免疫一些毒性,但也並非是萬能的。」

  「我剛剛從毒老口中套話,他說鐲子的作用是可以前往神界。」

  終於,月影有了不一樣的反應,口氣變得嚴厲。

  「你這句話爛在肚子裡,以後不要再說了。」

  「神界是?」除了上界,又多了一個沒聽過的。

  月影直言:「不知道。」

  「不知道?」

  「就像陳叢森想要去上界所以幫重生會來捉你,在上界,想突破修煉極限、獲得永生,或是成為神的人也不是沒有。」月影用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就是因為不曾聽說過『神界』的存在才糟糕。有些人就是喜歡獨占鰲頭、想證明自己的不凡,去爭所謂的第一名,那些人一定不會想放過這個其他人都不曾擁有的機緣。」難怪重生會先前把寶物的消息瞞得這麼緊,恐怕此消息一出,上界也能瞬間被攪得雞犬不寧。

  月影瞪著傾瀲,覺得眼前人的災禍體質比他想得還厲害。等將馮眠那邊的事解決了,他可以考慮再把傾瀲囚禁起來、藏到一個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想法一出,瞬間讓他有點吃驚。

  他果然在心裡已經默認了傾瀲與自己是一體的了嗎?很自然地就考慮到了傾瀲的部分。

  在月影思考的同時,傾瀲也注意到了對方銳利的眼神。

  傾瀲後知後覺地想到:「那你呢?你會想去嗎?……有件事必須告訴你,這龍風鐲其實是一對的,但是我只有一只,所以如果你有那個期望……抱歉,讓你誤會了。」他差一點就說出要替月影找回另外一只鐲子的想法,幸好及時克制住了。如果他跑去討要自己多年前就送出去的東西,那就跟重生會想搶他的鐲子的行為沒什麼兩樣、一丘之貉了。

  「那你呢?你會想去找另外一只鐲子嗎?如果你能去到神界,就不會有人因為鐲子的功用而盯上你了。」說完月影立刻補上:「我沒想過要去。」

  「你在哪我就去哪。」傾瀲很直覺地回道。

  但話一說完他才意識到,能跟月影待在一起對他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所以他必須要好好地跟月影溝通。如果他因為以前犯下的錯事而膽怯、不去面對,又如何能奢望他與月影的感情能維持得長久。

  有些事該做的還是得做,不能躲。

  他問:「沐凡,你恢復記憶了嗎?」

  「……嗯。」月影,也是沐凡,沉默了一會兒後應了聲。

  突然地被叫回沐凡,他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失落。

  「那我們……的關係……?」傾瀲想認真地去爭取,但聲音卻非常的沒有底氣。

  他一想到自己面對的是恢復記憶後的沐凡,還是有些慫了,對自己並沒有多少信心。

  沐凡聽到問話,首先想到的是要如何繼續維持他們的這份關係。如果他與傾瀲想要以伴侶的身分相處下去,身體間的親密交流將必不可少。

  他再想到「沐凡」與傾瀲之間的種種過往……

  「你竟敢覬覦我,膽子挺大的。」話說出來有些嘲諷,但沐凡特意將臉別開,不想讓傾瀲發現臉上的羞澀。

  他也不知道傾瀲哪根筋不對,居然會看上他。雖然這段關係會成立是歸功於「月影」的主動,但沐凡清楚,先有所表示的人不是他,而是傾瀲。

  「我的面具還我。」

  見沐凡伸手討要,傾瀲將他先前收起來的黑色面具遞了過去。

  沐凡得手後,立即將面具戴在臉上。原本的一頭灰髮在面具的作用下逐漸轉為深邃的墨色。

  沐凡又變回了原先的樣子。

  傾瀲心裡咯噔一聲,害怕自己將會與沐凡變得疏遠。

  這時,沐凡開口道:「我認為,『月影』沒有一件事是做錯的。」

  沐凡認下了月影做的所有決定。

  當沐凡想起了自己失去的所有的記憶時,也大概意識到自己之所以會失憶的原因。

  那天,傾瀲中了司律下的毒,他帶著傾瀲一路甩開眼線、逃到了一座廢棄的道觀裡,開始為傾瀲解毒。

  出於賭氣,既然已經跟傾瀲分道揚鑣,他又怎麼可能再以沐凡的身分出現在傾瀲的面前。所以當天,他特意地拿下面具,假裝自己是一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在治療的期間,傾瀲的意識雖然醒著,卻被解毒過程中帶來的副作用搞得昏昏沉沉。而他,在為傾瀲治療完畢後,因一時喪失的修為,害他累得暫時起不了身。他想著,等自己休息夠了,就將傾瀲丟著。反正左右人已經救活了,暫時死不了。

  這時,傾瀲望向他,並叫了他一聲「沐凡」,讓他十分吃驚。

  現在的自己沒戴著面具,傾瀲明明也沒見過他的長相,難道是一時迷糊認錯了人?

  正當他感到疑惑時,突然地,傾瀲撲了上前,抱緊並強吻了他。

  唇邊傳來的觸感刺激了他的大腦,給他的思緒帶來了強烈的衝擊。

  但及此如此,這件事卻不是導致他失憶的主要原因。

  真正讓沐凡無法接受的,是他任由傾瀲吸吮著自己的嘴唇,直到這個漫長的吻結束前,自己都沒有將對方推開。他明明感受到對方在自己的唇齒間的侵略感,卻沒有做出任何的抵抗。

  一吻過後,他的思想在腦內發生了劇烈的衝突。

  他為了讓傾瀲避開陳叢森的襲擊,所以當時他囚禁了傾瀲。

  也是在那時,羽曦看著他,直言地說了:「主人,你要為傾瀲做到什麼地步?我覺得你為他做的已經足夠多了。」

  「你做了好事,他不領情,你也不開心,最後受傷的是主人你呀!」

  他當時並未多想,只當是羽曦注意到他心情的不好,想說些安慰他的話。

  「羽曦,我會幫助傾瀲,只是為了一償自己心中的執念。」

  在他將傾瀲從毒谷救起時,早已制定好了對待傾瀲的方針。

  ――將傾瀲培養成一位不會被毒藥隨便毒害、不會被輕易踐踏,能獨當一面的靈修。

  等到目標達時,他或許已經殺了毒老、報了仇,便能回到上界,從此之後與傾瀲再無瓜葛。只要能達到目的,他不需要得到傾瀲的感謝與信任;只要能達到目的,即使傾瀲對他有所怨懟,他也能視而不見。

  在傾瀲提出要與他斷絕主僕關係的那場戰鬥中,他為了讓傾瀲意識到性命的重要性也是煞費了苦心。

  只是他的預期,不知道是在傾瀲與他斷絕主僕關係時,還是在傾瀲白目地喝下如果不是靠服用、根本不可能中得了的毒茶水時,終究是亂了套。

  ――他能為傾瀲做到什麼地步?

  他能渡自己修為給傾瀲,他能任由傾瀲親吻自己,這似乎都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心中原先設想的界限。

  但是,如果傾瀲對他而言其實比想像中來的重要,那他先前……都對傾瀲做了什麼?

  ……

  想起自己做的那些能讓傾瀲討厭、憎恨的事,他的行為跟邏輯已經矛盾了。

  接著他的意識就在瞬間中斷,這便是他失憶的原由。

  不可否認的是,失憶幫他解決了很多思想上的矛盾,也讓自己正視了傾瀲對自己的重要性,化解了彼此的一些心結。

  只是結果似乎有些矯枉過正了。

  原先他對傾瀲的在意,居然以這點為基礎,成了自己戀愛的契機。

  不然追根究柢,雖然他的個性本來就不喜歡拖拖拉拉、猶豫不決,自己想要的東西也會極力地爭取,但也不可能在失憶的短短日子裡,就與傾瀲的感情快速地發展起來,最終也將自己整個給了出去……

  只能說這個結果,算是預料之外,情理之中。

  沐凡在幫傾瀲處理完所有傷口後,用手幫忙捋了一下他的劉海,並在傾瀲的嘴角輕輕地吻了一下,多少給了傾瀲膽怯的心靈一點的安慰。

  沐凡決定了,既然自己已經在意傾瀲到無可自拔的地步,那他也只能設法將人留在自己身邊了。而且這是他努力爭取來的感情,哪有輕易放手的道理。

  只是,要他對待傾瀲、做的像月影一樣直接大方,現階段以他以往的形象還是有些難度。

  傾瀲見勢,道:「沐凡,我對於打了你的事,我很抱歉。偷親你的事也……」

  話沒說完就被沐凡嗔怪:「住嘴,你再說我會想打你。事情都過去了,我原諒你了。」他清楚他們間發生過什麼,但是「偷親」從傾瀲口中說出,會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很隨便。

  當初他能讓傾瀲親他,或許就還能做出一些更出格的事……沐凡晃腦想忽略這個聯想,繼續記著會讓他忸怩不自在。

  在傾瀲的傷治得差不多後,兩人原路返回。

  傾瀲想握住沐凡的手,沐凡卻像觸電似的,一被傾瀲碰到就馬上避開,多少讓傾瀲有些失望;但他不曉得的是,如今的自己在在沐凡眼中,存在感特別的強烈。

  並非沐凡有意為之、有意識地想主動關注傾瀲,但傾瀲任何的一舉一動,都令他無法抗拒地分出注意力。就像手只是被傾瀲輕輕觸碰,便瞬間讓他想起在傾瀲身下纏綿時的場景,一時令他羞澀非常。

  對於自己突然變得敏感這件事,沐凡也手足無措。

  被單獨留下的花紹辰並沒有遭遇什麼難處,對付他的散修們基本上都知道他的身世,在拖住他的行動到達一定的時間後,很識相地自動撤退了。

  此時,花紹辰才正要去找傾瀲他們,就見到兩人的身影。看到又把面具戴回去的沐凡後,令他有點吃驚。

  他與傾瀲不同,與月影或是沐凡都沒有深交。所以看見沐凡,他還是很難將沐凡與月影認成是同一人,覺得兩者氣場相差太多。此外他也有點佩服傾瀲,找了沐凡當對象。先前見到月影給人的感覺還算平易近人,變回沐凡後根本是一朵高嶺之花。

  他幾日前也在書信中得知傾瀲與月影已經修成正果,現在一看真有些好奇他們兩人會如何相處。

  幾人找了一處靜僻的地方來思考現狀與對策。

  花紹辰在聽到沐凡說敵人應該是循著馮眠找過來時,頓時讓他如釋重負。

  沐凡的猜測也不是毫無根據,如果毒老一行人先前不知道馮眠人在客棧裡,是跟著他或者是花紹辰而來,大可在他們會談前,或者會談完畢出了客棧、見到人,馬上偷襲。之所以等他們走了一段路才行動,是為了怕打草驚蛇。

  暫定了這點假設後,沐凡簡易地說明了他的猜想。

  他們三人已經交由毒老出手,在知道馮眠是叛徒的情況下,張薛瑀有很大的機率會在基地守株待兔、等著馮眠自行回去,實行捉捕。

  以時間推算的話馮眠現在正在回程路上,在他們會談後分開,雙方走的是反方向,已經過去了半天時間,所以如果他們想追上馮眠、阻止對方回去,之間最少也相差了約一天的路程,基本趕不上。

  現在的重點應該放在當馮眠回去基地後可能會發生的事,對此想出對策。

  沐凡在地上用樹枝畫了兩個彼此間隔了一些距離的圈,並在圈內各寫上甲、乙二字。

  「甲代表馮眠要回去的基地位置,乙代表重生會平時使用的界門所在位置。」

  「甲的作用比較趨向研究室和住所,乙除了設置界門,前頭還擋著一座生產暗屬魁儡的工廠。」

  「假設馮眠回到甲地後,張薛瑀一定會向他發難,這時張薛瑀可能會有兩種做法。一,在甲地等毒老的消息;二,確認困住馮眠後,前往乙地到上界通報。」

  「如果是為了防止最糟的情況出現,我建議我們去乙地守著張薛瑀。只是不論去哪一邊,都有可能遇到陳叢森。去乙地也必須把擋在界門外的魁儡清除,不然張薛瑀能操縱魁儡順利抵達界門,我們卻會被一時堵在外面,也達成不了目的。」

  傾瀲神色有些擔憂:「甲地還是要去,眼下還無法確認馮眠和羽曦有沒有危險。」他了解沐凡的行事作風,會為了顧全大局在話術上進行誘導,但難免會讓人覺得有些無情。

  沐凡:「考慮到會對上陳叢森的狀況,我們不能將戰力分散。」他們人少,只能選擇一起去一邊。

  這時,花紹辰發話了。

  「傾瀲跟沐凡你們去甲地,乙地由我去吧,我可以帶上我爺爺。再想辦法找更多的人。」

  傾瀲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要說這件事主要是他的私事,不好勞煩太多人,但他也已經將花紹辰牽扯進來了。

  花紹辰看向沐凡說:「如果不介意我暴露界門的消息,我應該可以拉到人手。而且去乙地,雖然是為了防止張薛瑀逃走,但我認為清除暗屬魁儡是多數人的責任。」他們先前已經剿滅了一個工廠,做的是圖利大眾的舉動,沒道理他們助人的時候自己努力,需要幫忙時卻找不到人。如果沒那個條件,他就設法去創造條件。

  沐凡聽了,願聞其詳。

  「花紹辰,說說你的計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