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13-他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阿黓 | 2021-10-26 17:00:05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13-他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傾瀲向花紹辰解釋:「我被沐凡用藥迷暈送走,事發後才知道你們遇襲的消息。我認為身為……你們的朋友,也身為當事人,我當時應該在場,怎麼能將你們棄之不顧。所以我怪罪沐凡將我帶走,怪他不顧我的感受,還對他說了難聽的話。」

  「在那之後,我想到沐凡或許以往都有知曉情報的管道,明知道我非常介意重生會的消息,卻不曾告訴我,所以我對他的信任產生了嫌隙。」

  「我也以這點為由,直接向沐凡挑明,希望能解除我與他的主僕契約。」

  ✧

  沐凡聽見傾瀲的提議似乎有些意外,愣神了一會才回話。

  「你真的要這麼做?沒有我的解藥,你撐不過一個月喔。」

  傾瀲臉色陰沉:「我不知道自己這條命有什麼值得你重視的地方,非得要救我,但我已經不信任你了,一個跟你離了心的僕人,放在手底下也沒什麼用吧?」當他在傅嶺旭的事上調適完心情後,冷靜下來的他,心中有一股強烈的聲音告訴自己必須狠下心來這麼做。

  聞言,沐凡想了一下,說:「確實是這樣呢。」

  「那你想要解藥嗎?能完全解毒的那種。」

  此言一出,差一點讓傾瀲的表情破功。但為了不讓對方發現自己早已知曉體內的毒已經被解的事實,傾瀲順著沐凡的話回道。

  「當然想。只是……你願意給?」

  沐凡歛眸,一揮手就將禁錮著傾瀲的結界給撤了。

  他說:「你只要打贏我,解藥就給你。」

  傾瀲對此,有點難以置信。

  沐凡似笑非笑地說:「與其死在不知名的金丹或是大道手裡,或是死拖活拖、拖到解藥藥效消失,直接死在我手中不是更痛快嗎?」

  不知道為什麼,傾瀲有種「你不讓我舒服,我也不讓你好過」的預感。

  沐凡邊說,邊從他的儲物鐲中拿出一把刻有異樣花紋的鐵扇:「但念在舊情上,我不會使用靈技來攻擊你。」

  「……」傾瀲忽然覺得騎虎難下。

  但隨後一想,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

  「你的提議我接受了。」

  兩人將戰場移至室外。

  打鬥的戰況基本上是一面倒。傾瀲修為僅僅築基五層,根本不是已經步入金丹期的沐凡的對手。

  戰鬥開始,傾瀲不等來得及拔出配劍,沐凡直接向傾瀲突進,來至對方身前,想跟傾瀲打近身戰。傾瀲見狀隨即防禦,立即蟠龍訣麟甲附體。但由於蟠龍訣才剛練到第二層,沐凡的鐵扇襲來,傾瀲皮膚上用靈力幻化的鱗片便直接被刮掉一層。

  接著,便是沐凡如暴雨般的攻勢,手中揮舞的鐵扇不曾停下,傾瀲只能被動地防禦著。

  「你其實也沒有很想活著吧。」打鬥間,一句話突然插出,頓時令傾瀲困惑。

  霎那間,一瞬的懈怠露出了破綻,傾瀲直接被沐凡以傘柄打臉,擊飛出去。

  沐凡訕笑:「婦人之仁,我早告訴過你別太信任我。世上沒什麼事物能比得上自己的性命真貴。」

  傾瀲倒地後,便聽到沐凡的話語。他艱難地站起,雖然頭部被重擊導致他有些暈眩,但思緒上卻意外地清醒。

  他赫然明白自己作戲做的不夠完全,如果自己真的被逼到絕境,或許拚死拚活地也要取得勝利。

  想到自己會主動找沐凡斷絕主僕關係的真正原因……

  他今天必須跟沐凡做個了斷,任何的猶豫只會害了他們雙方。

  完全起身後,傾瀲週身的氣勢陡然一變,換他對沐凡發起進攻,一躍衝至對方跟前。

  即使兩人距離相近,傾瀲以拳頭相逼,卻都被沐凡靈巧閃過,或是被以鐵扇支開。

  傾瀲揮並不氣餒,繼續揮出一拳又一拳。

  頃刻間,揮出的拳頭張手一放,反手將沐凡握著扇柄的右手抓住。

  不給沐凡驚訝和反應的時間,傾瀲直接催動靈力,將兩人的手牢牢地凍在了一起。

  沐凡見右手被控,左手立即出拳。意外地,傾瀲只有用蟠龍訣防禦,並沒有做出任何防禦動作,沐凡的一技重拳直接打在傾瀲的肚子上。

  兩人的手此時依然相連,慣性作用下,傾瀲向後退了一步,也多少拉動了沐凡。沐凡的動作一亂,便是傾瀲的進攻時機。

  再接下沐凡的左拳後,傾瀲緊接著揮出他的右拳,擊向沐凡的胸膛。

  傾瀲原以為他的這一拳會跟沐凡打在他身上差不多;沒想到攻擊一落,沐凡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出,曲著背、低著頭,動作瞬間停滯了下來。

  沒過多久,傾瀲見到沐凡猛一抬頭,隔著面具也能感受到對方目光如炬。

  或許是出於直覺,傾瀲察覺了他現在必須要做的事――傾瀲將右手緊握,又對沐凡的胸膛揮出了一拳,瞬間讓沐凡跪倒在地。

  「我贏了。」別再打了。

  傾瀲看著沐凡冷冷地說道,便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良久,在沐凡緩過勁後才開口。

  「……把我手上的冰解了吧,我認輸。」

  見到自己手上的冰褪去後,沐凡將鐵扇收起,扔了給了傾瀲一個藥瓶。

  「愛上哪上哪去吧!我們從此之後再無瓜葛!」許是還有些鮮血卡在喉嚨,沐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

  說完,扶著胸膛,蹣跚地往屋內走去。

  傾瀲看著握在自己手中的藥瓶。明明完成了自己所想的計畫,心卻感到空虛……

  趁著沐凡還沒進屋前,傾瀲即時喊道:「沐凡,我想知道你真實的長相!」今日一別,或許此生都不會再相見了。

  沐凡先是身形一頓,接著緩慢轉身。

  他用手指著自己那張覆蓋著黑色面具的臉說:「我就是長成這個樣子,我認識的我也只會是這個樣子。」

  說罷,繼續踱步走進屋內,碰的一聲,門完全被闔上。

  傾瀲知道,對於面具後的沐凡,這輩子已經失去了認識的資格。


  傾瀲嘆了口氣,對花紹辰說:「沐凡以解藥為賭注,只要我贏了他,他可以將我身上的毒解了,並放我自由。最後的結果是我險勝,我也毫不留情地在他的胸口打了兩拳。至此之後我們再無瓜葛。」

  「我跟沐凡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他也沒義務來助我。」

  聽了,讓花紹辰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認為,即使傾瀲與沐凡不再是主僕,有需求時還是能嘗試求救一下。但傾瀲與沐凡分開的經歷,兩人的關係鬧得很僵,這事就說不準了。

  而此刻躲在暗處的月影,原本是保持著愉悅的小心情偷偷過來,聽到此處,心中興起的劇烈波瀾已經無法讓他再繼續冷靜下去,轉身快步,奔回了小屋。

  花紹辰在經過一番思考後說道:「不對。傾瀲,你不是一個這麼無情的人。你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生氣到翻臉。」

  傾瀲垂眸:「你們對我很重要。」

  花紹辰堅定地說:「你如果冷靜下來,就絕對不會把自己的過錯怪到沐凡身上。你什麼事都習慣攬在身上,別以為我不知道。」

  傾瀲聽聞,決定直接交代他的想法。

  「花紹辰,其實我喜歡沐凡。」

  花紹辰震驚:「他?那你和他……?」那先前他提到月影的事……原來是他看走眼了?想到就覺得丟臉。

  「我們已經決裂也是事實。」

  傾瀲用很平靜的語調說道:「我似乎有會害到身邊的人的體質。因為沐凡對我而言很重要,經過那起事件後,我打算跟他撇清關係。」

  「別這麼悲觀,那是迷信吧?只是突發的意外,錯又不在你。」花紹辰知道,傾瀲說的事件,就是那次的襲擊。

  傾瀲搖頭:「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情報不足也是真的,沒想到他們會選擇用這種方式下手。」

  「也是在事件後,我也才意識到,我太依賴沐凡了。他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也會受傷,也需要依靠,力量也有限。而且……他似乎一直尋找的仇人就在重生會。我也不願意讓他因為我,使得身分提早曝光被敵人知道。」

  「現階段,以我的能力,誰也保護不了。沐凡為我做的已經足夠多了,我不能打亂他的計畫,也不願讓他因為我牽涉更多的危險。所以我才會狠下心來,希望切斷與他之間的聯繫。」

  花紹辰:「你……」他感慨,覺得平日裡,傾瀲在修煉上是個狠人也就算了,在感情上怎麼也對自己這麼狠呢……

  傾瀲說著有些慚愧:「其實我原本也想跟你就此斷絕聯繫,不想再害到你,但我現在有件事需要幫助,而我目前能信任的人也只有你。探聽情報只是順帶的。」

  聽了,花紹辰用誇張的語調回道:「哈!被我抓到了,你居然想單方面跟我絕交?算了,看在你坦白從寬的份上,我就暫且原來你。說說是什麼事吧!」

  「你……,紹辰謝了。」

  之後,傾瀲便將請求娓娓道來。


  跑回住處的月影此時有些難受,心像是被壓到,喘不過氣。

  他昨天才剛以為傾瀲喜歡自己,今天就被現實打擊。身為沐凡的他關係已經與傾瀲鬧僵、決裂了,傾瀲又怎麼會看上他?

  會有今日的誤會,全是因為自己眼神不好,就在那胡亂猜測……

  該死的是,他的心因為這件事居然有些難過。

  或許……他真的喜歡上傾瀲了。

  此時竟不甘寂寞地非常想靠近傾瀲,想抓著對方不讓他有逃跑的餘地。但他的理智也清楚這只是一份衝動,即使抓到了傾瀲,他也沒想過下一步該怎麼做……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發展出這樣子的情感。

  想到失憶前的他,會願意救傾瀲,指不定是他一廂情願,自己巴巴地趕上去倒貼。月影越想越覺得哀傷。

  難怪傾瀲不願意告訴他自己的身分,也不願意解釋他們間的關係。彼此都已經斷交了,傾瀲對自己的失憶感到愧疚,不得不照顧,說出實情也只會徒增兩人間的尷尬,讓自己心存芥蒂。用言語真的不易道明,才乾脆不解釋。

  自己的戀情才剛萌芽便胎死腹中,實在太慘了。一時之間,月影沉靜在悲傷之中,意志有些消沉。

  但過不久後,心中又升起一股不服輸的情緒,讓月影在尋思過後,決定試圖掙扎一下。


  傾瀲與花紹辰依約定在晚餐前回來。

  正當傾瀲要去準備晚飯時,月影跑到他面前提出要求。

  「可以點餐嗎?我覺得最近越吃越清淡,舌頭快出問題了。」

  「你說說看……?」

  「我想吃滷肉。我這裡有一些食材,你看看可不可以做。」

  「……能做燉肉嗎?我不會做滷包。」傾瀲對於滷包的記憶,還停留在前世超商的貨架上。現成的!

  「燉肉嗎……?」月影瞇了瞇眼,燉肉好像也蠻花時間的。

  「可以喔。」便笑著接受了。

  他直接將傾瀲推去廚房,說:「快一點,別讓我餓著了。」然後急匆匆地離開了。

  月影趁著支開傾瀲的空檔去找了花紹辰。

  他向花紹辰請求道:「如果不介意的話,能請你告訴我你們那次歷練遇襲的詳細經過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