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6-忽悠

阿黓 | 2021-11-08 17:00:03 | 巴幣 0 | 人氣 31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6-忽悠


  沐凡張開了防護罩,並將自己的風靈力墊在腳下以拖住身體的重量,慢慢地在半空中持續下降。

  當沐凡降到了陳叢森的領域範圍內時,對方也有所感應,並抬頭觀察這位不速之客。

  陳叢森沉思,進入到他的領域還能如此游刃有餘地移動的人,目前只有他先前見過的月影。那個人與傾瀲是夥伴,難道他要找的目標就在這附近?

  陳叢森雖然想上去一探究竟,但又想到此時他被交代的任務、看住馮眠,無奈之餘他望向了眼前的坑洞。

  沐凡和傾瀲只知道馮眠和羽曦在下方的大坑洞裡,但並不知道在坑底還有一個較小的坑洞,也是陳叢森如今凝視的那個。

  小坑內擠滿了暗屬魁儡,而在坑的中心還有一個鐵籠子,馮眠被一塊布蒙住了雙眼、關在了裡面。由於大道領域的影響,令馮眠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在他手臂內側還環抱著一隻像是公雞的生物也是如此。

  馮眠在心中感慨,他這次想賣月月良一個人情的事應該是告吹了。張薛瑀聯合陳叢森將他關在這裡後,人就不知道上哪去了,還聽說毒老已經去親自抓拿傾瀲,事情一下子就亂了起來。等他能從這裡脫困出去後,就盡快安排將月月良還有傾瀲送去上界吧。

  猛然地,馮眠好像幻聽了,他覺得自己聽見了月月良的聲音。

  「馮眠,你在嗎?聽見了還能說話就喊一聲呀!」

  馮眠心情頓時有些激動,看樣子對方似乎打贏了毒老,月月良的失憶也好了。

  只是……通常救人不都應該悄悄地來嗎?為何要大聲嚷嚷?

  不過事到如今,對方或許是為了自己而來的,還是多配合一點吧。

  馮眠盡力地大聲喊道:「我在!」

  「張薛瑀在下面嗎?」

  「他好像離開了,不過陳叢森在這裡。」

  陳叢森聽到他們的喊話開始不淡定了,造出了不少樹枝,想把沐凡從空中抓下來,只是被沐凡用風靈力幾個蹬步就輕易閃過了。要抓住位在自己上方的敵人,距離感不太好抓。

  沐凡並沒有被陳叢森打擾就停止喊話。

  他接著說:「我來其實是想通知你一件事。」

  馮眠回:「什麼事?」

  「我跟傾瀲決定要先前往上界了!」

  ――上界!?

  陳叢森一聽大吃一驚,他的獵物竟然要比他先一步去往上界,這怎麼可能?

  「馮眠,你沒聽見嗎?我在說一遍――」

  「我們――要去上界了!」

  「噗……」馮棉之所以沒有馬上回答,是因為他秒懂了沐凡的用意後,正在憋笑。

  熟悉的月月良,做人超損。

  等緩過勁後,馮棉配合地喊道:「你不知道這邊有人的目標就是抓到傾瀲嗎?」沒抓到目標,當然就不能領賞啦。

  「那很可惜,他沒機會啦!我們到上界再見吧!後會有期――」

  沐凡喊完,一溜煙、腳踩旋風直接飛回了傾瀲的所在之處。立刻與傾瀲拔腿就跑,往入口的方向奔去。

  陳叢森感受到沐凡已經迅速地離開了他的領域,一時心急,怕自己去上界的機會就這樣溜了,不想再多理馮眠,直接造出一棵巨樹將自己往一送,跳到傾瀲先前待的隧道口,緊跟在他們後方追了上去。

  馮眠隨著陳叢森的離開,身體終於能隨意活動。

  他起身、解開遮擋眼睛的布巾,而原本在他身旁、那隻像雞的生物,身影逐漸幻化成了一位美麗的少女。

  馮眠對著少女說道:「羽曦,妳賣力點,我們要在陳叢森趕回來前盡快地衝出去。」

  說完,他操縱著土靈力將籠子上的鐵條往同一個方向擠壓,倏地,造出了能讓他們倆身型通過的大缺口。

  暗屬魁儡沒了籠子的阻擋,感受到活物在移動,瞬間朝著他們的方向蜂擁而上。

  羽曦伸手放在身前,頃刻間,一道絢爛的光芒從掌心爆出。

  這道光芒與沐凡的光靈力並不相同,它的作用是淨化、驅邪。

  重明鳥,其形似雞,鳴聲如鳳。羽曦的真身便是上古靈獸重明鳥的後代子孫,在沐凡的幫助下覺醒了血脈之力,返祖了重明鳥的血脈天賦。為了答謝這份恩情,之後便決定效忠沐凡。在使用能力時,羽曦的眼睛會變成雙瞳,讓少女多了一分神秘的色彩。

  暗屬魁儡屬於靈魂已經死去、肉身卻被人利用而無法安詳腐朽的邪物,在淨化之力的照耀下,猛然地碎裂崩壞,回歸塵土。

  一時間,魁儡們像是有意識般地抗拒著淨化之光,好似潮水退潮,一大片的皆往反方向退去,不斷地撞向邊緣的坑壁。

  羽曦也不戀戰,清出一條足夠通行的道路後,靈巧地與馮眠一同快速爬出坑洞。

  見安穩地脫離魁儡群,羽曦才回了馮眠一句:「下次在這麼多話,我就把你踢回去。」她剛才只因為自己也需要脫身,才不與馮眠計較。

  「我不跟妳吵,我們現在要去界門,張薛瑀離開後估計就是去那,得將他攔下。」馮眠邊說,腳步也沒閒著,朝著出口前行。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她剛剛已經見到主人了,現在努力追趕,應該還追得上。

  「你主人說的,上界再見。既然他都要去上界了,你說該不該先把下界的爛攤收拾?」

  「那是你做的。」

  「是我們做的,行蹤又不只我一人暴露了。而且不做,你主人會有更多的麻煩。」他先前對張薛瑀的說法是將羽曦的身分說成是自己的寵物雞,沒道理他帶著羽曦一起行動,行蹤卻只算他的。

  「……」

  羽曦沉默,算是暫時認同了馮眠的決定。



  傾瀲與沐凡跑出基地不久,陳叢森隨後也追了出來。

  傾瀲為了讓沐凡的防護罩能隨時罩住他倆,接下來的下山路,直接像先前一樣,抱著沐凡突圍。

  沐凡也不矯情,對傾瀲說:「如果你累的話就說一聲。」

  他們本來就不期望可以逃過陳叢森的追擊,之所以要盡力逃遠,只是為了給馮眠和羽曦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離開基地。

  陳叢森在後方不停地用木靈力製造障礙物,想抓住傾瀲他們。卻沒想到當他跑到一處相對平坦的山坡地時,前方的獵物居然主動停了下來。

  傾瀲對陳叢森大喊:「陳叢森,你現在就算抓到我也沒辦法去上界了。」

  沐凡立刻接話:「因為能將你帶去上界的人都已經死了。」

  「你自己看。」

  說著,便將之前收起的毒老屍體從儲物環中拿出,拋向了陳叢森。屍體落在陳叢森腳邊,讓他一愣。

  事關他前往上界的大計,馬虎不得。陳叢森的心神輕易地就被影響了。雖然眼前之人可能是想用些謊話來拖時間,但如果這是實話呢?那他又該如何是好?疑心頓然而生。

  他驅使著用木靈力做出的樹藤,掀開了包裹著毒老屍體的布條。

  確認死者的長相後,讓他尤為震驚。人確實是毒老。

  陳叢森的大腦快速地運轉,重生會能主事的人除了毒老,現在只剩下馮眠和張薛瑀。馮眠前幾天叛變了,所以才會被關著要他來看守。那張薛瑀人呢?

  沐凡給了陳叢森一點反應時間後,又再度向他喊話。

  「馮眠現在應該已經跑遠了,你是沒機會找到他了。」

  「張薛瑀我不確定是否人死了,但就算沒死,離死也不遠了。」

  陳叢森頓時惱火:「你說什麼?」他的希望一下子全落空了?

  但他為了更了解詳情,還是耐著性子把傾瀲、沐凡的話繼續聽下去。

  傾瀲:「你之所以會替重生會辦事,並非是不知道界門的位置,而是不知道如何啟動界門吧?」

  「幾天前,集結了各門各派的靈修團體已經出發前往界門那裡,為的就是消滅所有暗屬魁儡,張薛瑀身為魁儡研究的主要相關人員,應該也會被抓住、被拷問或斬殺吧。」

  「花聖豐也在場,你就算現在追上去也救不了人。想要啟動界門更是不可能的事。」

  界門的功用太過厲害、稀缺,能到達上界的裝置誰不想擁有。等到暗屬魁儡都被消滅完後,就是各方勢力爭奪界門所有權的開始。陳叢森就算現在迎頭追趕,也沒辦法從中討到任何好處。

  陳叢森花了一段時間消化訊息所帶來的衝擊,旋即勃然大怒。

  「……是你們?是你們阻礙了我的計畫!」

  他意識到了,為什麼眼前的這兩人能知道這些消息,因為他們就是造成這個結果的罪魁禍首。毒老是他們殺的,馮眠也是他們放跑的。

  「可惡,實在很恨至極!」

  隨著一聲怒吼,是向著傾瀲和沐凡迎面而來的攻擊。

  沐凡即使在雙方進入對話後也一直沒有解除防護罩,傾瀲立即帶著沐凡閃躲、跳開。

  看著眼前伶俐的攻勢,傾瀲不敢大意。

  他隨即對著陳叢森喊道:「你以為我們敢跟你攤牌,卻一點備案也沒有嗎?」

  「就算現在找了花聖豐過來,我也不會放過你們!」陳叢森此時已經憤怒的連眼眶都紅了。

  「別這麼急躁,我說的備案是『我們有方法可以帶你去上界』。」

  此話一出,陳叢森大驚。

  「你說什麼?」

  ✧

  花紹辰與傾瀲、沐凡分開後,先是寫了封信交由立山宗旗下的店家轉交給他的爺爺花聖豐,信裡註記了界門的位置與他的計畫。

  想到還放在自己儲物袋中製作到一半的靈器半成品,他在煉器方面的能力真的比不上傅嶺旭。希望此次計畫能夠截長補短,用另一種方式助傾瀲一臂之力。

  不久後,千玄門的門派入口前來了一位身後背著一柄長劍、形單影隻的青年。

  「請幫我通傳你們的掌門,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想與他詳談。」

  守門的弟子看著來者相貌年輕,穿著也不是多華貴,便有幾分看輕:「你以為你是誰呀?掌門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我叫做『花紹辰』,我的爺爺便是大道強者『花聖豐』,此次前來也是為了給千玄門帶來利益,還請幫忙通知。」千玄門,便是花紹辰的下一站目標。

  弟子一聽,猛地被嚇到了。

  「大、大道?」

  「劈山立土,有聽過嗎?」花紹辰淡淡地說。

  「是、是,我這就去向上通報。」

  守門弟子一下子就跑沒影了,他可千萬不敢延誤了大事。

  隨後,花紹辰雖然被請進了千玄門作客,但沒見到掌門。

  出來接見他的人是一位長老,姓張。

  張長老一進房門,就見到花紹辰翹著二郎腿,坐姿非常隨意,還將茶壺裡的茶水一杯杯的接著灌,看起來像極了普通的二世祖,沒個正形。

  張長老覺得要不是因為花聖豐的名號,他也不會想來會見這位小輩。

  頓時語氣犀利:「你應該跟你的爺爺一樣,是立山宗的人吧?為什麼不把門派報出來呢?」

  花紹辰擺正身形,義正嚴詞地說道:「我今天帶來的消息,想談的事情是以我個人的名義,不希望牽扯到立山宗。」

  「是什麼消息會讓你想親自來千玄門報給我們呢?立山宗那邊你又是怎麼說的?」張長老的直覺,不找自家人反而找上他們,多半不是好事。

  花紹辰語重心長地說了:「這件事說來話長,前陣子不是盛傳有位年輕靈修因為獲得至寶而被陳叢森盯上。」

  「確有此事。」

  「那位靈修是我的朋友,可是立山宗上下一致決定對此事袖手旁觀,不願幫我,讓我很是痛心。」

  「但我當時聽說了,你們千玄門表示只要能交出至寶,就能為我的朋友提供庇護。」

  「可這事……你的朋友最終不是也沒來找千玄門、也沒相信我們嗎?」張長老不解,對話感受不到重點。

  倏地,花紹辰的音量突然拔高,配合的動作也有些浮誇。

  「誤會呀!我朋友得到至寶的消息……嗐,是假的。是屈人不戰自己誤會了。但你說,一位大道指著你的鼻子說『你就是有』,他一個無權無勢、修為低下的小輩能說沒有嗎?但要他生寶物他又生不出來,當然只能逃了。」

  「所以呀,既然他身上本來就沒有寶物,又怎麼敢白白地來投靠你們呢?」

  張長老耐著性子說道:「這事我大致了解了,但與你這次將要報給我們的消息又有何關聯呢?」他目前對花紹辰的印象極差,覺得跟對方講話是在浪費時間。

  「這事……其實也與陳叢森有關。」

  張長老加重了語氣:「到底是何事?」他其實並不是很想知道。

  「我因為朋友的緣故,特意去調查了陳叢森的足跡,結果……你知道我發現了什麼?」

  「什麼?」張長老有氣無力的說。

  這時,花紹辰刻意將音量放輕、放慢,小聲地說:「能通往上界的界門。」想製造出神秘感。

  張長老聞言也管不著花紹辰有多愛演,立即驚呼道:「界門?」

  「噓……小聲一點,這事非常的重要。」

  「是、是,小聲。」

  花紹辰出言提醒,並說:「這下你總算知道我為什麼會找你們了吧?」

  張長老:「……」他還真不懂。

  花紹辰打了一個響指,用愉快的語調說:「因為只有你們敢跟陳叢森叫板呀!你說立山宗同樣也是一個大門派,擁有門下許多弟子和高手,還有我爺爺站在背後撐腰,但卻會怕這麼一個陳叢森和他那背後不敢冒出頭的勢力。這樣一看下來,真的跟千玄門沒法比呀!」

  「既然都有了前車之鑑,你覺得我還會期望他們有能力將界門搶到手嗎?」

  張長老雖然知道花紹辰在刻意捧他們的門派,但不妨他聽了心情舒暢。

  「那你說這界門的位置……?」

  「其實我會找你們還有額外的兩個理由,如果你聽完理由覺得可以接受,我們再繼續往下談。」

  「請說。」張長老想著這才是預料之中的發展。

  「一嘛……其實界門被一群敵人所製造的怪物所包圍,強度大概落在築基初期,還算好應付,就是數量有點多。所以如果想要得到界門的所有權,還必須把這些怪物清空。」

  張長老頷首:「你放心,這點實力我們千玄門還是有的。」

  「二嘛,當然就是你們的專長。我曾經溜到界門的所在位置親眼見過界門的外觀,門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我看不懂的符號,想必與界門的操作有關。當我看到那種符號,第一個想法就是……那是陣法呀!試問在這世上有哪個門派比千玄門更了解陣法?所以我當時就下了決心,你們便是最該得到界門的擁有者。」

  張長老聽完,他對於花紹辰的想法竟然挑不出什麼毛病,甚至還有些心動了。

  「你的想法我們懂了。那你告訴我們消息,想得到什麼好處?」

  「我如果有機會的話,當然也希望能去上界瞧一眼。我認為你們最有資格來掌管界門的原因剛剛也說了,界門交由你們管理,才最有可能發揮它真正的用處。」

  沒有什麼過多的要求,張長老本該會產生疑心,但花紹辰先前塑造出來的形象就是一個口無遮攔的繡花枕頭,張長老沒察覺哪裡有異,反而對於事少非常的滿意。

  「那這事……」

  不料,但他的話被花紹辰打斷:「不過,界門的位置,要我親自帶你們去。」

  「這是為何?」張長老不解。

  「我提早說出來,萬一洩密了怎麼辦?我希望你們是第一個知曉這消息的門派,當然不能被人捷足先登。所以你們只要備齊人手,我就能立刻帶你們前往。」

  「這……」

  花紹辰加把勁:「如果界門最後落入他人手中,那我界門希望交由千玄門來掌握的期望不就落空了嗎?」

  「你在這稍等,我先去請示掌門。」張長老覺得,此事本就該是屬於千玄門的良機。

  不就之後,千玄門集齊了人手,浩浩蕩蕩地跟著花紹辰朝著界門所在之處進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