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9-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阿黓 | 2021-11-11 17:00:03 | 巴幣 0 | 人氣 83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9-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睜眼便是一片蔚藍的天空,傾瀲感受到自己來到了比起下界,靈氣來要濃郁很多的地方。

  「……到上界了嗎?」只能這麼想了。

  傾瀲甦醒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堆被壓垮的樹木殘枝之上,感受到全身陣痛,他差點就被空間隧道內的風吹到架子快散了。所幸大略檢查一下,身體零件沒有缺少。

  不過,他的注意力只有前幾秒停留在痛覺上,因為他意識到,沐凡不在自己的身邊。

  「……沐凡呢?」傾瀲驚愕。

  強忍著頭痛整理思緒,才讓他想起,進入白光前的那瞬間,他和沐凡被撞飛,又被一股莫名的拉力反向拉扯,一時間的慣性讓他不得不鬆開了手。

  ……自己都做了些什麼?

  ……我明明答應過他不會放手的!

  ――他必須盡快找到沐凡!

  悲傷的情緒湧上心頭,傾瀲強忍著淚意,快速地從儲物袋中拿出幾粒丹藥吞下、打坐療傷;等他一感到身體恢復到了不妨礙移動的程度,便立即拿出標記著沐凡的紫色蝴蝶放飛了出去,並緊隨在後。

  自己尚且一時間都無法動彈,直面衝擊的沐凡又會受到多大的傷害?如果沐凡落到一些凶險之地就糟糕了!

  懷揣著忐忑的心,傾瀲與其讓自己待在原地多一分想像,他情願多走一步路,盡快地找到沐凡。

  ✧

  沐凡受到了比傾瀲還要嚴重的衝擊而陷入昏迷,但或許出於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在他無意識的期間,自身的光靈力依然持續地在為身體做治療。

  沐凡此時有些痛苦,全身感到異常痠痛、眼皮非常沉重就算了,鼻子又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

  是品質低劣的薰香。

  沐凡習過醫、懂藥理,他如果有意願,自己也有能力調製能安神或是調養氣血的薰香;也正因此,他不用睜眼就知道會點這種只有氣味、對身體並無好處的香的地方,他正身處的環境並不算好。

  待身體稍微變得可控、靈活些,沐凡緩慢地坐起身來,巡視周圍的狀況。他身處在一間屋內,並且坐在一張床上。

  如果是僅靠這點訊息他大概以為自己被人救了;畢竟以非正常的方式抵達上界,不可能剛巧就落在一張床上能供自己休息。但他不只躺在床上沒棉被可蓋,房內的布置也有些詭異,不管是床罩、紗帳、窗簾、牆壁全都是紅色系。

  霎時,沐凡腦中有了一點眉目,立刻檢查自己的衣著。

  手上的儲物環因為自己有設下防盜術式,有人想強制摘除就會被彈開,所以好好地留在手腕上。原本覆在他臉上的面具在受到衝擊時就裂掉、遺失了,沐凡摸了摸自己有些沉重的頭部,發現他被戴上一頂假髮,再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穿著,直接氣的血壓飆升,頓時吐了一口鮮血。

  對此,沐凡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有些吃驚,立即為自己把脈。

  他因為受到劇烈的衝擊使得經脈受損、暫時影響到了體內的靈力循環,如果他不先將內傷治好,便無法輕易地動用靈力;當然最好也不要動氣,不然以他元嬰期的體質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吐血。

  而且因為內傷的緣故,自己現在嶄露的氣息非常的微弱,在外人眼中多半會誤認他修為只到練氣期,也就跟上界普通百姓差不多的水平;所以……才會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把他賣到妓院。

  沒錯……是妓院。

  雖然沐凡很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處境,但這是最符合他現況的推測。他如今會身在擁有這種布置的房間內、穿著奇怪的服裝,多半是自己昏迷落在了野外,被人撿到,再被轉手賣到了這裡。

  一想到自己的身體被人不認識的人碰過,沐凡就一陣惡寒,至於做沒做過某些事,好在身體沒那方面的感覺。

  他現在只需要盡快離開這裡……

  沐凡才一隻腳剛下地,身體就升起一股燥熱感。

  不、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沐凡立即面色鐵青,他居然被人下了春藥!

  可惡……他平時也不會去做這種藥的解藥。等他傷好了一定要把這家店給鏟了!

  總之先離開……!

  也不知道傾瀲是否安全,他不能讓傾瀲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太狼狽了。

  「磅――」

  正當沐凡忍著身體的不適想要起身時,房間的窗戶突然被暴力地推開,隨著一隻紫色翅膀的金屬蝴蝶翩翩飛過,一道身影從窗外跳入了屋內,瞬間讓沐凡雙腳一軟、跌坐在了床沿。

  傾瀲終於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兒非常開心,但當他看清沐凡的模樣時,頓時血脈噴張。

  雖然沐凡在作為「月影」時,傾瀲就知道沐凡的實際髮色為灰色,但和他相處最久的,還是戴著面具的黑髮沐凡。此刻的沐凡被人戴上了黑色的假髮,在配上沐凡毫無遮擋的容貌,完全貼合了傾瀲原先對於拿下面具的沐凡的遐想。再加上月影這時的穿著,輕薄的布料,底下的肌膚若隱若現,帶給傾瀲非常強烈的視覺衝擊。


  「傾、傾瀲,別看我。」因為春藥的效力,使得沐凡僅僅被傾瀲的注視就有了感覺。但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此刻說出的話音非常的軟綿。

  傾瀲再是遲鈍,這時也察覺出沐凡的異樣,反應過來自己到底闖入了何種地方。此時門外不遠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大約是被他突然的到來而引來的龜公。

  傾瀲立即從儲物環中拿出一條薄被,披在了沐凡身上;並將對方捲成一綑、

  遮擋住全身只留下頭和腳掌露在了外頭,便扛在了肩上。

  「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敏捷地從窗戶將沐凡帶離此處。


  附近的客棧中。

  剛才在移動的過程中,沐凡持續扭動著身子,讓傾瀲很不安,見沐凡的狀況不對勁,便先開了一間房當坐休息處,以方便觀察沐凡的狀況。

  將沐凡輕放在床上,只見對方面色潮紅、不斷地喘著粗氣,還有就是……下面的分身居然已經立起來了!

  「你中了藥。」傾瀲肯定地說。

  「幫……我去弄、一盆水。」說出口的話像是在撒嬌,沐凡感到鬱悶。

  「我幫你弄出來吧。」

  「你……」

  沐凡咬牙道: 「別、別說這種話。」他現在非常敏感,經不起任何挑逗。

  傾瀲:「我會盡量溫柔一點。」以他和沐凡的親密關係,沒道理反而讓對方去泡冷水受罪。

  傾瀲三兩下地就把沐凡身上的假髮、以及像是薄紗的服飾給脫個精光,露出了原本的秀髮和美麗的胴體。

  沐凡被傾瀲摸過的地方都在發燙,對他而言是一種十足的誘惑。

  只是此刻,他卻強忍的慾火,使盡地將身體靠向角落,曲著身體,似乎對傾瀲很是抗拒。

  見到沐凡的反應,傾瀲用溫和的語氣問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沐凡,你願意主動親我、抱我,為什麼我想對你做相同的事,你卻要躲?」如果恢復記憶後的沐凡拒絕了他,他雖然願意持續地追求對方,卻絕對不會在親密之事上強人所難。

  他也感受到沐凡其實願意主動接近自己,此時的排斥才會顯得矛盾。

  沐凡看向傾瀲真摯的目光,他的身體不知道是藥效還是因為內心的緣故,有些顫抖。

  沐凡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他始終想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所以才會感到害怕,不敢把自己的身心都交出去。

  沐凡有些自戀,能容易地肯定自我價值。同時他對自己的想法和感情也看得明白,所以當他知道自己願意愛著傾瀲時就立即付諸了行動,對於自己的行為有著強烈的自信。

  但是,他的勇氣只作用在他自己身上,只要不理會傾瀲的想法他就能依然我行我素;反之,則會瞬間變成膽小鬼。

  「我不想太過矯情,但是、我不是月影,我有先前的記憶,我不懂……我到底有哪一點能吸引到你。」

  月影因為失憶了,不用考慮到他們先前相處的種種過往,在談感情上相對的沒什麼包袱;但是他不同,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跟傾瀲之間發生的一切事情。越是檢視自己的言行,就越是害怕聽到傾瀲的真實想法。

  「我是沐凡,應該是讓你討厭的主人,我總是在整你……」

  不管是說一些輕浮的話讓傾瀲露出困窘的表情,還是出一些刁難他的任務或是看他倒在地上痛苦掙扎,再加上平時行事非常自我,一定會有一些自己漏掉的細節,這些隨便亂拉幾樣出來,都是能讓人反感的表現。

  沐凡不太想說出來,怕自己說得越多越難看。只是事已至此,他必須說實話,如果他因為這件事而一直不讓傾瀲碰他,那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可能走得長久。同時也感到非常羞恥,自己沒想到居然有朝一日會光著身子對傾瀲說這些話。

  聞言,傾瀲伸手抓住沐凡彎曲的雙腳,反向一拉,拖著將對方的身子在床上打直,接著給沐凡一技床咚,將對方按在了床板上。

  傾瀲此時的臉與沐凡挨得很近,四目相對。炙熱的目光讓沐凡害羞地想要閃躲,但將臉偏旁時,又忍不住想偷看。

  傾瀲用堅定且溫和的語氣說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沐凡,在你還不是『月影』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也清楚你是我的前主人,清楚你對我做過的所有事情。」

  傾瀲說到這,讓沐凡很是揪心,閉著眼很害怕聽到傾瀲對自己的評價。

  「你明明時常替我著想,卻從來不向我邀功;明明是一個會表達自己期望、充滿自信的人,卻從來不會提及自己的好。不說出來萬一被人忽略了怎麼辦?傻得令人憐惜。」他也差一點就錯過了一位默默地為他付出的人。

  「所以我想愛你。」

  「如果你現在不能接受我,我會等到你能接受我的那一天,因為你是我這一生的追求。」是眼前的人帶給他希望和光明,讓他擁有勇氣能去愛人,如果沐凡對他們的感情陷入迷茫,這次就換他給對方勇氣,自己也絕對不會輕易放手。

  「傾瀲……」

  沐凡此時雖然不清楚傾瀲認為自己對他好在哪,但是他對傾瀲的抗拒已經消退了一大半。

  傾瀲在沐凡耳邊輕聲地說:「讓我碰你好嗎?」

  「嗯。」沐凡仍有些羞澀,但他也不希望自己和傾瀲沒有結果。

  這時,他聽見傾瀲在他耳邊又說了一句。

  「我喜歡你對我的好。」

  頓時讓沐凡覺得全身又熱了幾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他雖然不會一一去記自己付出的恩情,但傾瀲卻將他的好銘記在心,這令他心動且感到滿足。

  沐凡伸手,攬住了傾瀲的後頸,道「我也喜歡你。」


  傾瀲開始幫沐凡舒緩。

  不過經過沐凡的提醒,也讓他想起了沐凡平時說話上的不正經,總是無意間說出一些能撩他的話,雖然對方並沒有特殊的含意,但不妨他都記著呢!

  傾瀲嘴角上揚,道:「我是你家可愛的小瀲瀲,你的笑容由我來守護。」

  沐凡:「!」說這種話不丟臉嗎?

  一瞬間,沐凡還以為傾瀲黑化了。想到自己平日做死說的那些騷話被傾瀲說出口,真正感到羞恥的人其實是他,只是現在再來害羞也於事無補,雖然他強烈地想原地挖個坑將自己埋了。

  不過,這只是一小段調皮的插曲,兩人間的氣氛漸入佳境。

  沐凡要求:「瀲,你叫我『月』吧。」這個字包含他真實的名字,他希望傾瀲讓他的歸屬感。

  「好。」

  「月,我喜歡你。」

  說完,傾瀲覆上對方的唇。



  沐凡的身子在被傾瀲清理過後,他睡得很沉。

  當他從床上悠悠轉醒,覺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車輾過;花了一點時間醒神,才想起自己為什麼會搞得這麼疲憊。

  傾瀲本來考慮到沐凡身上帶著傷,想對對方溫柔一點,但他越是溫柔,越是助長了春藥的威力,完全沒有滅火而是在引火。

  「用力點。」

  沐凡做到一半便忍不住,希望傾瀲對他粗暴一點,最後更是直接騎到了對方身上。那副光景,讓當時的傾瀲覺得異常妖豔。

  沐凡回顧先前的記憶,也覺得自己當時太過瘋狂。

  他轉頭看向枕邊人。

  沐凡:「你不會也睡到這麼晚吧?」

  傾瀲:「想多陪陪你。」

  對他來說,這一次抱沐凡的意義非凡,是真正意義上沐凡第一次在身心上完全認可了他。

  沐凡默默地從床上爬起後,悄悄伸手撫摸著傾瀲的腹肌和胸肌。他先前都一直注視著傾瀲的臉,身體好像還沒好好地看過。自己的體質屬於不太長肉的類型,身材纖細,頂多只有人魚線,根傾瀲不一樣。

  傾瀲被沐凡的色鬼行徑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傾瀲:「感覺如何?」

  沐凡:「我自己訓練出來的,當然不能便宜了別人。」

  說得理直氣壯,傾瀲懂了,沐凡將他們的關係看開後,他的厚臉皮又回來了。

  「那你賺到了。」

  「是你賺到了。我腿長腰細,長得又好看――你必須多疼我。」

  「――!」

  雖然沐凡很自戀,但他還是好愛呀!

  他們倆因為春藥引發的意外,屬於白日宣淫,等睡醒、調整好儀態後時間已經到了大半夜。

  沐凡建議:「我們出去吹吹夜風,談個天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