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5-不曾歸家

阿黓 | 2021-11-07 17:00:04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5-不曾歸家


  沐凡說:「我回到上界後,讓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我不曾再回到家中。」

  傾瀲驚訝之餘感到憤怒:「是你叔叔搞的鬼?」

  沐凡之所以會受到襲擊、淪落下界,怎麼想都是與他有利益衝突的叔叔一家幹的……

  沐凡的眼神頓時有些惆悵。

  他說:「是,也不是。」

  「我到上界後曾回過一趟鳳凰城,但也是我自己選擇不與父母、爺爺相認。」

  「?」傾瀲不解。

  「經過五年的時光,我的堂妹已經成長為一名風姿綽約、才德兼備的少女,雖然沒有覺醒光靈力,但年僅十五歲,修為已經到達了金丹期二層的境界。我的叔叔特意做了許多善事,帶著堂妹累積了不少好的名聲,漸漸地也塑造出了成為鳳凰城繼承人的勢頭。」

  「而我在失蹤的這五年間,修為只有到達築基五層,其他落下來的課業、該學習的知識、該累積的人脈就不用說了,總之我跟『她』的差距明顯形成了一道鴻溝。」

  傾瀲皺眉:「當年的事,你爺爺、你爸難道都沒查嗎?連我都猜得出來誰是兇手。」沐凡在下界受苦的時候,兇手居然過得如此愜意?

  沐凡:「即使有所猜測,但凡事還是必須講求證據。當年的我就算回歸家族,也沒有足以撼動對方地位的能量,這是我不回去的其一原因。」被世人知曉原本的繼承人流落在外、過著像野人般的生活,不僅會連帶著讓沐家被人嘲笑,回去了也只會給對手造勢的機會,更加地凸顯被精心栽培後的少女的優異。

  「二來是我父母在我失蹤後又生了一個弟弟。當年的護衛沒辦法保住我的安全,如果我選在自己沒有一點的勢力時回歸家中,難保我們一家子,包括年幼的弟弟都會再度成為對方攻擊的靶子。」

  「所以我之後選擇離開,去學習了醫術和研究毒術,並暗中培養自己的人手,結交自己的人脈,為的就是哪天能將叔叔一家一舉扳倒。但畢竟要對付的是自己的族人,很多與他們有聯繫和合作的世家、商會,信任的都是鳳凰族沐家的名號,如果不能適當地拔除、切割他們的勢力,傷得將會是整個家族的根基。」

  忽然地,傾歛感受到沐凡的身體在些微地顫抖。

  沐凡斂眸,語氣多少有些不自信:「傾瀲,其實你有資格恨我。」

  聽聞話鋒一轉,傾瀲有點慌:「沐凡,別說這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話。我疼你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

  「我叔叔在暗地裡也建造了他自己的勢力,就是你所知道的『重生會』。如果那時候的我選擇回家,亮出自己的光屬靈力,是不是就能讓他們失勢、能阻止叔叔的那些惡行,防止他們的勢力繼續做大;這樣……有些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沐凡搶著把話說完。如果要說有誰是最有資格、最有機會阻擋重生會發展的人,其實非他莫屬;只是他的猶豫和選擇,意外地助長了這糟糕的勢態。

  如果沐凡不在意傾瀲,他也不會這時才為自己以前做下的決定感到苦惱。

  原本傾瀲和沐凡只是並肩靠在一起,傾瀲一聽完沐凡說的話,直接用力地將對方攬入懷中。

  當年沐凡只是個才十五歲又長時間離群索居的少年,他怎麼可能會去計較對方不做些什麼?反倒覺得沐凡應該受到關心,彌補他那些年缺少的幸福。

  傾瀲在沐凡的耳邊說道:「你都是這樣在為別人考慮嗎?那你又有想過誰來保護了你?別再讓你自己受傷了,錯不在你。」他得到了沐凡的保護,但沐凡以往卻只能靠他自己,知道這個真相令傾瀲感傷。

  沐凡垂著頭,輕聲嘆道:「我表面上雖然用了『為了不讓家人遭罪』的理由來說服我自己,但其實我當時害怕了。」

  當他回到鳳凰城時,其實曾在街上偶遇他的父母。他們牽著他那年幼的弟弟上街遊玩,一家人和樂融融地笑著,有如一幅美麗的畫卷般的祥和。他很想邁出腳步、加入其中,但當時的他不僅相貌已經發生了改變,一股恐懼感也陡然地竄上心頭。

  「我害怕像當初一樣,明明貴為鳳凰族少主、明明擁有一個重要的地位,平日裡要接受他人審視的眼光也就算了,關鍵時刻居然沒有一個人能護得了我,而我也無力保護其他人。不管再怎麼掙扎,現實都把我狠狠地敲醒了,我能依靠的只有我自己,而我也不願意再相信其他人。」

  「說是為了家人,我其實只是害怕再回去被當成箭靶,怕會再落到相同的境地罷了。」

  沐凡說完才發現自己情緒太過激動,他原以為流落到下界的傷痛已經隨著時間沖淡、也已經看開了,如今看來終究是不盡人意。

  傾瀲用溫柔的口吻說道:「沐凡,你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也沒關係,我都會陪著你。我也會試著保護你,所以請你有困難的時候記得想起我、試著信任我,好嗎?」他其實心疼地想把沐凡抱起來親幾口,但他忍住了,因為他知道這樣做對於沐凡來說並不是安慰的舉動。

  沐凡聽到傾瀲的話心裡一暖,他不清楚清瀲是否有能力做到他所說的那些事,但他很享受現在的這份感覺。

  不過他也不想給傾瀲太大的壓力,咧嘴乾笑,說:「抱歉,本來想講的一些事,結果被我講到偏題了。」

  「你原本想講的是?」傾瀲疑惑。

  「重生會在下界的實驗目的,其實是想做出人工的光靈核或者製造出能發出光靈力的裝置供沐晴使用,他們還沒有放棄『假裝神女』這條路線。但估計他們也殊不知光與暗本是一體兩面,一昧地想提取出光的能量,理當會製造出一堆暗屬性的產物。」

  傾瀲:「暗靈力對你的身體有影響嗎?」他先前有見過沐凡用暗靈力攻擊毒老,不過那時也將此事當作是沐凡的隱私,並沒有過問。

  沐凡搖頭:「沒事。」

  「我還有一件事要說。雖然我現在已經在上界發展出一定的勢力了,但我沒打算再回家相認了。」

  「……不會覺得遺憾嗎?」

  「我真正跟家人一起相處的時光,也只有十歲前的記憶。現在要讓自己談什麼親情,感覺都是虛的,更多的是責任感。由於我失蹤的緣故,我的弟弟從小就是被當成獨子在培養,不管最後鳳凰城的歸屬落在誰的身上,『我家』的那一部份都會由我弟弟來繼承,我不會去搶了他該有的地位。我要做的,就是在背後幫他布局、剷除障礙,將叔叔一家扳倒。之後我就無事一身清了。」

  「嗯。」不管沐凡想做什麼,他都願意奉陪。傾瀲暗自想著。

  沐凡將自己想講的話都說開了,便靜靜地待靠在傾瀲的懷中,直到計畫的時間差不多到了、也不見蝴蝶返回,才從懷中跳開。

  「我們需要進去找人了。」沐凡原本有些慵懶的姿態立即變得端正嚴肅。

  不過有個問題傾瀲這時才想到:「呃……蝴蝶沒飛出來,我們要怎麼找人呀?」

  「原本想說對應馮眠的那隻蝴蝶上頭有我的靈力,我多少能感應方位。不過為了節省時間,還是用這個吧。」沐凡說著,拿出了一隻紅翅膀的蝴蝶。

  「這隻標註的目標是羽曦。跟它著走。」

  這次的蝴蝶沒有隱身,傾瀲跟在後頭看著蝴蝶如何壓縮形體、從石縫中鑽過,覺得很是奇妙。

  當然,他和沐凡兩個大活人,想要路過一些緊閉著的石牆,也只能暴力破門。

  所幸能交由沐凡用暗靈力將門腐蝕成粉塵,並沒造出多大的動靜。

  兩人在一路上也碰到了作用等同守衛的暗屬魁儡,但比破門還不費力地,沐凡幾顆光靈力球砸過去,便讓魁儡煙消雲散了。

  此時傾瀲也終於知曉,先前他與花紹辰他們發現的魁儡工廠,沐凡是怎麼獨自將一大群魁儡弄沒的。對常人來說對付起來會蠻吃力的魁儡,在沐凡的光靈力面前根本像是紙糊的,一碰就碎。

  在暗道中一連串地左轉右拐後,沐凡靈巧地將蝴蝶收起,並伸手攔下傾瀲繼續前行。在他們前方不到五步的距離有一個巨大的深坑。沐凡小心翼翼地從隧道口探出頭觀察,發現有不少路的出口都是連接到這個坑洞。

  「馮眠就在這下面。」他雖然收起了紅蝴蝶,但藍蝴蝶還停留在馮眠身側。

  傾瀲聽著沐凡的話也往外一探,只見下方昏暗,看不出什麼名堂。

  「不知道這洞有多深。」

  傾瀲正要思考下去的辦法,卻聽到沐凡冷不防地說出一句。

  「陳叢森也在這下面。」

  「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他把領域張開了,馮眠大概也是因此才無法回應我們。」

  「被你稱為防護罩的神紋術,其實跟大道的領域一樣,都是立於空間法則之下的一種術式,所以我即使不把防護罩完全張開,也能大略探知到下方有相似性質的術式在運作。」

  傾瀲聽了沐凡的說明一陣後怕。如果沐凡沒察覺到領域他們就嘗試下降,便會在行至半途時因為身體不受控制而摔下去。

  「我們會來這裡的目的其實不是為了救馮眠,而是因為張薛瑀。如果確認張薛瑀不在,我們就能轉陣去找花紹辰。」馮眠如果確認人平安,大可放著不管,但張薛瑀能成為跑回上界的告密者,必須抓住。

  傾瀲問:「如果想救馮眠和羽曦的話呢?」雖然與這兩人比較有交情的人是沐凡,但他知道目前並沒有萬全的保證能證明這兩人的性命不受威脅,能盡早將人救出,也能降低憾事發生的機率。

  「如果我們現在想救馮眠和羽曦,只需把陳叢森引走,他們脫離了領域的範圍便能自行脫困。」

  說到這,沐凡嘆道:「不過如果張薛瑀也在這下面的話,我們也必須將陳叢森引開,才能讓馮眠去對付張薛瑀。」如果張薛瑀人在,想單獨引出他很難,對方身旁有人質和打手,腦子出問題了才會想單挑。

  「只是對上陳叢森,我們可能會有性命之憂。」這也是沐凡最顧慮的一點。

  他跟傾瀲就算順利地引開陳叢森,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對手。他的毒藥只適合用於近距離偷襲,不適合用於正面戰鬥;而且即使他恢復了記憶,修為掉到築基五層依然是不爭的事實,附近也沒有廣闊的河川能再讓他們藉著水遁逃走。

  雖然他還是能想出對付陳叢森的計畫,但實行上有一定的風險。

  傾瀲察覺到沐凡的猶豫:「你想出了計畫,對吧?」

  沐凡看了一眼傾瀲,便將自己的計畫全盤托出。只靠他自己,容易因為過度在意傾瀲而下不了決定。

  傾瀲接著問:「不考慮我的話,你想怎麼做?」

  瞬間讓沐凡怔了下。

  沐凡的視線與傾瀲對視,他見到傾瀲眼神中的堅定。

  傾瀲知道他所認識的沐凡擁有著自己的自信與驕傲能夠面對任何困難,是能獨自展翅翱翔於空的雄鷹,現在沐凡會有所猶豫,是因為他的羽翼下藏著自己。雖然心中多少有些不甘,但他能做的也只有交付全部的信任,用自己的態度去支持對方。

  沐凡嘆了口氣後,氣勢陡然堅毅。

  「執行這個計畫。有機會將陳叢森除掉,我想試試看。」說完,臉上還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

  他本來性格本就不畏艱險,自己的自尊更是不容侵犯。如果要為了他人而收斂自己的狠勁,那個人還是自己重視的伴侶,他大概多少會有些失望。如今知道傾瀲願意放手,遵照自己的意願,默許他做下的決定、陪著他一同冒險,沐凡的心情甚是愉悅。

  傾瀲:「跟我想法一樣呢,那就幹吧!」修煉之人多少有些血性,沐凡的決定很對他的胃口。

  他對傾瀲說:「你先在這等我回來。」

  便張開防護罩,往坑裡一躍而下。

  計畫是由他提出的,就代表他對自己的想法多少還是有些把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