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4-沐凡的過往

阿黓 | 2021-11-06 17:00:02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4-沐凡的過往


  沐凡同意了花紹辰的想法,決定分開行動。

  在分開之前,沐凡拿出了先前馮眠介紹的藍翅膀蝴蝶來試飛一段距離,確定藍蝴蝶往基地的方向飛行後,才將藍蝴蝶收起,安心地執行計畫。

  為了以防萬一,沐凡也各給了傾瀲和花紹辰幾隻蝴蝶做緊急時的聯絡、定位工具。只要在蝴蝶上輸入自己的靈力,就可以作為被定位的目標,設定成功的蝴蝶翅膀則會改變顏色以做區分。

  準備就緒後,傾瀲和沐凡去基地找馮眠和羽曦,花紹辰則是去界門守著。

  傾瀲:「這樣給花紹辰的壓力會不會太大。」

  趕路中,傾瀲的壞毛病,愧疚感又生出來了。

  沐凡倒是看得挺淡然:「他以後應該能成為不錯的領導者。」花紹辰在傾瀲被陳叢森盯上時就一直幫助和參與傾瀲的計畫,期間應該見識到不少人情冷暖,但即便如此還是知曉人多的重要性,不會因為幾次的失意就排斥與他人交流,也知道必要的時候,該拿來利用的就拿來利用。大局觀基本已經看到雛形了。

  不過沐凡也看了眼傾瀲,說:「你太死腦筋了,多想想一些開心的事吧。等這件事過去後,你基本上也自由了。」他以前不怎麼對傾瀲說出鼓勵安慰的話,大多嘲諷居多,現在試著補上,不知道會不會很奇怪。

  只是傾瀲聽見沐凡的話,並不知道他的想法。

  「嗯。」他此刻稍微安心了一點,沐凡目前都沒有提出要與他分開的想法。

  自從沐凡拒絕與他接觸後,傾瀲又開始擔憂起了自己會被沐凡甩掉。雪上加霜的,沐凡如果不裝模作樣的話,一切的反應都太淡定了,風水輪流轉,換傾瀲看不清沐凡的想法。

  是夜,兩人在野外露宿時,傾瀲的心又懸了上去。因為他單純地想抱著沐凡一起睡覺,卻被對方拒絕了。

  沐凡說:「傾瀲,我以前沒想過要找男子當對象,請你給我一點時間。」

  當晚,儘管傾瀲是靈修、體質比凡人還要強,依然躲在被窩中瑟瑟發抖。他沒發現到,沐凡其實有偷偷地回眸,眼神中透漏著一絲哀愁。

  重生會的基地是建在一處山壁中的迷宮石室,據說是由古代遺跡改建而成。其中房間走道分布複雜,所以也很適合用於做一些不可告人的實驗,或是囚禁實驗材料。

  傾瀲與沐凡一路趕到基地外頭時,時間已經過了三天。

  兩人找了一處看得到入口的高處,將身影藏在樹蔭處進行觀察。

  沐凡將機械蝴蝶放飛,蝴蝶飛到一半就變成了透明色。這是沐凡操控的有意為之,所以在傾瀲眼中也不知道蝴蝶是否成功飛進了基地。

  沐凡解釋:「製造蝴蝶用的材質延展性很強,它會自己找縫隙鑽進去。」並補充:「馮眠遇險終歸是我們的猜想,如果他人平安無事,在接收到蝴蝶後,會再將蝴蝶放飛回來。我們先在這等一個時辰,只要蝴蝶提早回來、確認人平安,我們再考慮下一步計畫。如果蝴蝶沒回來,那就只能進去找人了。」

  傾瀲:「了解。」

  說完計畫,除了山林裡的蟲鳴鳥叫,兩人間瞬間安靜了下來。

  傾瀲本想著說一些活躍氣氛的話,但又想到現在離敵人的基地如此之近,應隨時戒備,也不能像出外野餐般隨意放鬆,頓時有些詞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沐凡淡淡地看了傾瀲一眼,開口問道:「現在剛好有時間,如果我說一些以前的事,你想聽嗎?」

  傾瀲點頭:「好,請說。」只要沐凡願意開口,他聽什麼都好。

  沐凡:「我本名叫『沐月朗』,原本是上界、伊爾大陸,鳳凰城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傾瀲立即在心中吐槽:沐凡,你不要用很平淡、隨意的語氣,突然就說出這種好像很重要的話呀!

  「月朗……你到底有幾個名字?」這一想,傾瀲猛然一愣,月月良不就是把字拆開了的月朗嗎?這未免取得也太隨便。

  「其實也不是很重要,我現在幾乎不用這個名字。不過你也可以繼續叫我『月影』,反正都有一個月字。」沐凡微微偏頭,想裝作不在意。聽傾瀲說出「月朗」二字,他其實有些心動。

  他繼續往下說:「我有一個堂妹,叫做『沐晴』跟我同一天出生。」

  「我們出生當天,在鳳凰城上空出現了鳳凰虛影的異相。」

  「在鳳凰城有個傳說,三百年前曾經出現過一位能使用光靈力的前輩,據說他用他的能力將邪惡的力量逼退,用光的力量救死扶桑,也由於他是一名女性,所以得到了『神女』的美稱。」

  「那鳳凰虛影經過一些大師推敲,皆認為是神女回歸的徵兆。我叔叔便藉機、用此事宣揚他女兒、我堂妹是神女轉世。」

  傾瀲聽出了其中的不對勁:「……但能使用光靈力的人,不就是你嗎?」

  沐凡:「我是男的,沐晴是女的,所以當初雖然我那像紈褲的爸爸不爽叔叔的造勢,但也信了對方的說法。」

  「但這種事遲早會窗幫的。」

  傾瀲思考片刻,挑眉道:「靈核塑造儀式?」

  沐凡頷首:「沒錯,只要靈核一塑造出來,能不能使用光屬性便一目了然。下界因為靈氣比較比較稀薄,會等到至少十五歲過後才會開靈。上界通常會訂在十歲舉行儀式。」

  「在我快滿十歲的前一週,在野外的獵場『月光庭院』遭到了埋伏暗算,護衛死的死、傷的傷,當時的護衛長,同時也是一直教導我武術的老師『余伯』替我擋了毒老的毒藥,拚了性命想將我帶往傳送陣逃走。哪知踏上傳送陣時,敵人剛巧破壞了傳送陣,我與余伯被傳送的方位出了偏差,最後落到了下界。」

  在沐凡印象中,父親是家中的嫡長子,從小錦衣玉食、是一位十分貪圖享樂的人,所以當他得知自己有了一個兒子後非常的開心,認為只要兒子爭氣點,等兒子接管了鳳凰城後,他往後的日子也能過得依然順遂。而自己的母親,平時大多的時間都花在與其他世家的太太們喝茶聊天、逛街或者是串門子。兩位都不是會認真看待兒子成長的人。

  反倒是沐凡的爺爺,鳳凰城的城主很看重他的這位長孫,從小就為沐凡安排了許多課程,並定期地鞭策他。沐凡平日裡除了需要學習如歷史、地理、數學等基礎知識,練習字帖,專研沐家家傳的神紋術,鍛鍊體魄、熟悉一些基礎兵器,還需要學習禮儀、出席一些聚會、在一些大家族大勢力前混個眼熟。各種要做的事包山包海,幾乎佔據了所有沐凡的童年時光。

  由於沐凡平時行程排得滿,父母也以自己的事為重,雖然沐凡與父母同住在一起,但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沐凡與他們的感情也不算深厚。

  在年幼的沐凡心中,平日裡會關心、督導自己的爺爺佔了最重要的位置,其次便是平常就跟隨著他,教導、鼓勵他的護衛長余伯。

  「兒時,每當我覺得學習非常痛苦、活得並不開心時,都是余伯在一旁安慰、開導我。他雖然不是我的親人,卻甚是親人。」

  「到了下界後,我們不只不知道回去上界的路,余伯因為身中劇毒,身體的狀況每況愈下,修為也不斷地下跌。不久後,余伯連行走都有困難,他便將儲物袋中比較不顯眼的物品兌換成了下界的貨幣,我們買了一個院子住了進去。」

  「余伯本來健壯的身形一天天變得骨瘦如材,原本陽剛的面容也日趨不見血色,變得枯槁,身上還出現了看似裂痕般的皺紋。附近的大夫根本治不好他,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余伯衰敗下去,什麼事也幫不了。」

  當時的沐凡才年僅十歲左右,卻親眼了目睹了親近之人逐漸邁向死亡的過程。幾天前還能跑能跳、能與自己對練的人,轉眼間只能躺在床上、需要依靠他才能翻身。中毒之人的外觀通常不會太好看,沐凡必須時常地為余伯換藥,清理他身上的膿瘡,或是用小刀割除身上的腐肉。看著眼前那具身體的慘況,沐凡的眼神漸漸地變得黯淡無光、不曉得繼續醫治余伯的用意,好幾次想過是否讓對方早日解脫、不再受病痛折磨才是為對方著想 ,心中充滿了掙扎與愧疚。

  「在余伯死前,為了讓我能回到上界和擁有自保的能力,他幫我舉行開靈儀式、塑造出了靈核。余伯為我獲得了光靈力而高興,因為有了光靈力,我便是鳳凰城最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但我卻因此感到了絕望。因為不管是剛覺醒的光靈力太過弱小,還是光靈力本來就不能用於解毒,以我的能力根本無法挽救余伯的生命。」

  「那段經歷後來也成為我心中的夢魘,所以我發誓要將毒老找出來,替余伯報仇雪恨。」

  「我之所以罵毒老用的藥很垃圾,是因為我在好長的一段時間裡,一直執著著想要把余伯當時中的毒找出來,並調製出解藥。但我後來才發現,那時的毒藥本身就是個失敗作。因為你想想,毒老最初用上那種毒藥的目的是為了殺我,但實際上的藥效卻能讓余伯拖上了好幾天才病逝,如果不是藥調製失敗了,根本就沒有道理。」

  傾瀲摟住了沐凡的肩膀,將他倆靠在一起。他無法參與沐凡的過去,但不妨礙他為沐凡心疼。

  傾瀲輕聲地說:「都過去了。」仇已經報了。

  沐凡順著傾瀲的舉動,依偎著他,並撩起了自己的馬尾末端。

  「大概是因為覺醒了光靈力的緣故,我的容貌在那之後逐漸發生了轉變,髮色也變得跟傳說中的神女一樣。說來你可能不信,我其實天生是一頭黑髮。」他苦笑道。

  當時的這種轉變,於他而言根本是雪上加霜。

  沐凡那原本還有幾分英氣的長相開始轉變得秀氣、精緻,平時因為練武所以曬的古銅色肌膚也逐漸白皙透亮,髮色也轉為了月影的灰色。過於漂亮、顯眼的外表卻出現在一位沒有大人護著的獨居兒童身上,給那時的沐凡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才靈核剛塑造完不久,當然也沒什麼修為,十歲小孩就算經過鍛鍊,力氣也不比成年人。我為了不被人販子、或者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盯上,過了一段四處流浪的生活。最後,我決定定居在一座山裡修煉,就算山裡面有野獸,也比應付人類時輕鬆。」

  沐凡因為從小就飽讀詩書,對自己家族的產業也有些了解,所以曾聽聞過界門的存在。但想要找出位在下界的界門,需要走訪各地,堅強的實力便不可或缺。所以沐凡開始了沒日沒夜地修煉。

  雖然沐凡擁有余伯遺留下來的儲物袋,裡面有些道具能夠輔助修煉,但修煉不可能一蹴而就,提升實力的日子過得非常漫長。沐凡前期的修為可說是在與魔獸的廝殺中鍛鍊出來的,每當受了傷,只要不致命,就用光靈力治癒,治完後再繼續挑戰強敵。

  他不敢隨意停下自己的腳步,因為只要一閒下來,他就會開始恐懼,害怕自己永遠回不了上界、回不了家,害怕永遠無法替余伯報仇。而他想要達成的這些目標,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指標、因為做了什麼事就一定會成功。就算看不見前路,他也只能硬著頭皮逼自己努力修煉、強迫自己繼續走下去。

  沐凡說:「我在下界整整待了五年,運氣好遇到了以前見過的長輩,才被帶回了上界。」

  傾瀲聽著沐凡的講述,知道沐凡特意將一些辛苦的過程省略了。

  他兒時外出,也曾碰到過一些不講理的地痞流氓,所幸自己住的地方雖然破舊,也算在司家的宅院範圍內,只要能順利地逃回去,便能避開騷擾。自己曾經的經歷都不能算過得安穩,沐凡以前的艱辛難以想象。

  而且前往上界的方法,是連大道陳叢森都無從知曉的。在沐凡還沒遇見長輩、回到上界前,他的心靈又會是何其的絕望。

  傾瀲沒想到的是,其實沐凡能被人帶回上界,也是他自己爭取來的結果。

  那天,沐凡在森林裡碰到、並認出了從上界、丹域來的長老詹之靖,他以前在聚會上曾經與這位詹長老有過一面之緣。

  丹域,一方領地的名稱,其領地歸屬於一個成員全由丹師、醫者所組成的勢力。勢力名稱也同樣叫做「丹域」,是在上界,有任何疑難雜症或者有購買丹藥的需求,便會讓人排在第一順位想到,有權利和信譽的組織。

  沐凡主動叫出了長老的名字,令長老很是訝異下界居然有人認識他。沐凡接著亮出了自己是鳳凰城沐家嫡系、沐月朗的身分,並請求長老帶他回上界。

  詹長老看著眼前站著的冷峻少年問道:「雖然鳳凰族的小少爺失蹤了,但你與我記憶中的那人長得並不相像。而且即便你就是本人,我有什麼理由必須帶你回上界嗎?」在沐凡能叫出他的全名時,他其實已經信了沐凡的身分。但想到鳳凰城如今的局勢,他只是個不問世事的丹師,並不太想介入其中。

  沐凡:「我想研究毒理,但在研究之前我需要先學習醫術,才能使我更容易了解毒藥。」

  詹長老:「小子,你知道因為你現在說的這席話,我可以立刻斃了你嗎?」通常是那些動了害人心思的人才會主動想研究毒藥。

  「而且這與我要不要帶你回上界又有什麼關聯?」

  沐凡:「我的身分注定不可能成為丹域的醫者,因為丹域的醫者的立場始終是站在丹域那邊,而我屬於鳳凰族。」

  「但如果我對毒理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丹域需要相關知識時也可以以合作形式支援。畢竟「毒」是被多數醫者所厭惡的領域,但在必要的時刻也是不得不鑽研的議題。你們缺少那樣的志願人才,而我就是。」

  「以我的身分就算是為了保住鳳凰族的名聲也絕對不會利用毒藥隨意害人。更不會打著丹域的旗號去招搖撞騙,不管怎麼看,我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詹長老真不知道沐凡是膽大還是臉皮厚,不只想要自己帶他回上界,還想利用丹域的資源來習醫,好處看似都被對方占盡了;雖然培養出一個專精毒理且不會鬧事的外援的確對丹域有一定的好處,但這都只是理想上的空談。

  詹長老的表情頓時哭笑不得:「研究毒物,我丹域裡的那群小夥子確實都不喜,因為非正道,但你說的話有歧義啊!我要怎麼確定你就是個人才呢?或許你就是個醫術笨蛋啊!」

  「你的靈核是火屬或木屬嗎?你有異火嗎?若說要怎麼判別一個毫無基礎的人是否適合習醫,這就是最簡單的標準。」學習醫術還必須與煉丹的才能相互配合,不然能看出一個人的病因卻無法煉製治療病情的丹藥,這樣的醫師也只能算是半調子。

  沐凡自信地笑了:「我的靈核不是火屬或木屬,但也湊合。」說著便順手摘下一株路邊普通的藥草,說:「是光屬。」

  旋即,手中釋放出來的光靈力,讓原本有些委靡的藥草變得亭亭玉立。

  「只要有我在,就能將靈植激發出更強的藥效。」這就是他的底牌。在山裡生活的這些年,儲物袋裡的丹藥早就被清空了,他也必須設法了解一些能治療自己的手段,以應對靈力耗盡時、無法使用光靈力的狀況。

  聞言,詹長老立刻聯想到,越高品級的丹藥越難煉製成功,但如果能提升靈植本身的效力,是否低品級的丹藥藥效也能與高品級比肩呢?如果用強化後的靈植去煉製高品級的丹藥,或許在必要時還能成為保住一命的重要關鍵。

  一時,對於煉丹上瞬間多出的無限種可能令詹長老一陣激動,但冷靜過後,他又想到了鳳凰城的傳說。在他眼前的沐凡,不只是平常的世家子弟,或許還是最能左右鳳凰城命運的掌控者。

  詹長老說:「你的要求我答應了。」提早與擁有這樣背景的人交好,他們丹域不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