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1-客棧會談

阿黓 | 2021-11-03 17:00:03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1-客棧會談


  其實月影是一位很容易害羞的人。

  「月……」

  「你先別和我說話。」

  像現在,他就禁止傾瀲和他說話。

  為了能夠更好地接納傾瀲,月影認為他在與傾瀲行親密之事時有些放飛自我。當他們的肌膚貼合在起,感受到傾瀲的手撫摸他的觸感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真的對傾瀲具有吸引力。其間傾瀲會親暱地稱呼他為「月」,還不停地說著讚美的話,用上了「漂亮」、「可愛」等詞彙,當然「喜歡」和「愛」也必不可少,導致月影現在聽見傾瀲的聲音,不只心會癢癢的,腦中一些翻雲覆雨的畫面也會隨著聲音被勾起,讓他感到有些害臊。

  沉溺在溫柔鄉太久,他需要清心。

  因為在稍後,他們就要前往朝陽客棧參與會談。

  傾瀲和月影此時偽裝成隨從與少爺的打扮。到達目的地後,傾瀲先將月影扶下馬車後,將馬車停到建築後方由小廝代管,才與月影一起進了客棧。

  在打開一號包間的同時,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

  「主人!」是羽曦。即使月影還沒摘下頭上的帷帽,羽曦一眼就認出了他。

  只是,他的主人似乎沒什麼反應。

  傾瀲頷首跟同在包間內的馮眠打了招呼,等月影進屋後順手將門闔上。

  在見到羽曦時,傾瀲對馮眠又多了一分信任,確定了對方是自己人。所以他開門見山地告知:「月月良他現在失憶了,所以才沒辦法聯絡你們。」

  「主人……」羽曦感到驚愕。

  馮眠則沒什麼動靜。在他與傾瀲交手卻被月影跳出來攪局時,心中多少就有底了。

  月影見少女用期盼的眼神望著他,也只能說聲:「抱歉……」

  傾瀲則是話一說完他便察覺到一個異樣。他問道:「你們都知道他是月月良?」手指著月影。

  羽曦:「我當然認識主人。」

  馮眠點頭:「知道。」

  可、可惡……傾瀲突然酸了、吃醋了。因為,現在的月影沒戴著面具啊!為什麼他好不容易才見到的沐凡真容,其他人好像都見過?

  「咚咚咚。」

  倏地,有人在敲門。

  「我還有一個朋友會過來。」想著或許是花紹辰來了,傾瀲前去開門查看。

  但不用多說,在場的人心中多少升起了戒備,以防被人跟蹤後需要立即開戰。

  傾瀲將門些微地開了一縫,往外看去。

  當即眉頭深鎖、手定在門板上,沒有執行下一步的動作。周身的氣場一變,也讓其他人又多了一分警惕。

  「傾瀲,快放我進去呀!」一道熟悉的聲音,是花紹辰。

  傾瀲直接將門打開、放人。

  眾人在見到花紹辰的模樣時,才明瞭傾瀲方才的反應為何如此反常。

  花紹辰披著頭巾、穿著女裝,臉上還被抹了有些恐怖的胭脂水粉,一言以蔽之――醜。

  傾瀲默默地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面銅鏡,舉到花紹辰面前。

  「啊――!」的一聲。

  瞧,連本人都被嚇到了。

  花紹辰立刻拿起手巾,將臉上的裝擦掉。

  「我保證先前不是這樣的,一定是我趕路的時候,裝花掉了。」

  「後面有屏風,你趕快去把這身換掉吧。」

  「喔,好。」

  花紹辰迅速地換回了男裝後,繼續為自己喊冤:「我就是不想讓行蹤暴露,這次才會做得比較絕嘛。」

  扮成連親媽都不認得,誰還能認出他呢?

  如果這句話被傾瀲聽到,他一定會吐槽,你媽大概會恨不得把你塞回肚子裡,當作沒這個兒子。

  不過,傾瀲同時也能感受到好友的用心。

  他拍拍花紹辰的肩膀,說:「有心了,兄弟。先坐吧。」

  並順便向馮眠介紹:「這是我的朋友,花紹辰。」

  見大家都在一張圓桌前坐定位,見人都到齊後,馮眠率先開口。

  「直接切入正題吧。我的名字叫做『馮眠』,我身旁這位則是『羽曦』,是月月良的仕女。」

  「你們為什麼會想找我,大概跟他失憶有關吧。想知道什麼,直接問吧。」他,指的是月影。

  月影先開口問道:「我和你是什麼關係,你在重生會裡又是什麼角色?」他覺得以馮眠的氣質不單純是個眼線。

  馮眠思索片刻,說:「這個問題,首先要從我的身分說起,會比較好理解。」

  「我來自上界,是某個隱世家族的繼承人。我的家族在一些地區私下都置辦了些隱藏產業,在當地也擁有不俗的影響力。」

  「重生會呢……也是由上界某個非常有權勢的家族的宗家成員所建立。不過『重生會』這稱呼也只有在下界、召集人手時使用,在上界並不是這個稱呼,也不曾將組織的背後領導者公開在明面上。」

  「這位宗家成員有意拉攏我,想與我身後的家族合作,取得更大的利益。但我,身為家族繼承人,勢必要對自己的家族負責,為家族的利益作細緻的考量。所以,我待在重生會裡並非是成了那位的部下,而是為了將來的利益在做先行的評估和考察。只是這合作呢……雖然不一定會訂下,但要將人釣著,也需要多少從指縫中流露一些好處,讓他們嚐到一點甜頭。這就是我與重生會的大致關係。」

  「至於月月良嘛……也是我的合作夥伴。但他與重生會有些衝突,兩者選邊站的結果,我姑且是站在月月良這邊。」

  「你不能背叛我主人。」羽曦插話道。

  「蠢雞,大人在說話小孩不要多嘴。」

  「我年紀比你大好嗎?笨蛇。」

  聽著兩人的拌嘴,花紹辰覺得有些跟不上思維。

  為什麼要叫羽曦這位可愛的女生是雞?蛇的稱呼又是從何而來?至於年紀……看著不像,搞得他頭有點疼。

  傾瀲也從馮眠的話中證實了他的猜想,沐凡果然也是從上界來的。難怪他沒有背靠下界的任何勢力,卻神秘莫測、實力難料。

  

  接著,換傾瀲提出疑問:「馮眠,我想請你告訴我,重生會在諾蘭大陸、也就是下界這邊,總共有多少人手嗎?」他被追得已是厭煩,心累。

  馮眠大略知道傾瀲的想法,他明瞭地說了:「重生會在下界目前能主事的人,不包括我的話,只有兩人,一位叫做『張薛瑀』,火屬靈修。另一位叫『毒萬山』,通稱毒老,靈力屬性忘了,只知道他擅用毒技。兩人姑且都是金丹期修士。」

  「原本毒老還有一位弟子,也可以主事,不過被月月良殺了。」

  一下子,傾瀲和月影都想到一塊去了,很認真的在思考把這些主事者解決掉的可能性。

  馮眠看著他們的表情,提醒到:「重生會建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進行某項實驗,需要蒐羅人類當活體材料。畢竟是項非人道實驗,考慮到在上界如果東窗事發後的風險,實驗進行中也可能被各方勢力察覺,所以才會把實驗地點選在了平時根本不會互相往來、消息閉塞的下界。而且就算出了什麼意外,主要人手一收、全回到上界,也能在瞬間把責任脫得一乾二淨。」

  花紹辰:「這實在太可惡了!根本不顧百姓們的死活!」想到以前見到的那些暗屬魁儡,究竟是擁有多麼邪惡的內心,才會想進行這種慘無人道的實驗。而且如果被那些魁儡溜到了凡人的城鎮,一般人根本難以抵擋,必定死傷慘重。

  馮眠無視了花紹辰的憤怒,繼續往下說。

  「所以,傾瀲,捉你只是上面額外下達的任務。重生會本來就沒有意願在下界發展下線,才會花錢僱用了散修來對付你。」

  「上面將傾瀲、你的寶物的消息瞞得很緊,所以連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不過我也不感興趣。捉你,原本是專門指派給毒老的任務,我個人認為上面對於寶物的重視,也只會找他們信任的人參與,所以不會隨意增派人手。現階段也沒有聽到過相關的風聲。」

  月影問道:「如果我們將那兩位主事者都殺了,對你有影響嗎?」傾瀲在上界還有多少敵人姑且不論,待在下界的這兩人比較棘手,必須解決。

  馮眠挑眉:「我現在真的肯定你失憶了。」

  月影不解。

  馮眠解釋道:「你有一個宿願,就是找毒老報仇,但是毒老平日行事詭譎,難以探查到確切的行蹤,所以這個願望的達成才會一再拖延。某天,你知曉了重生會會將毒老派往下界執行任務的情報,所以也追到了下界。」

  「在下界,你順利地查到重生會的有關消息,但是毒老的行蹤依舊飄忽不定,連我平日裡,見到毒老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那問題來了,要怎麼把毒老找出來?如果將重生會直接剷了,毒老可能會氣得跳出來、自投羅網,但也可能又斷了知曉毒老的行蹤的可能。你不敢賭,所以只能放任重生會繼續存在。之後,得知了某人被盯上,便將人收到自己的羽翼底下保護。」

  聽到這,傾瀲知道那個「某人」是指自己,也難怪沐凡先前不告訴他有關重生會的情報。如果沐凡選擇幫他報仇,可能會害得他自己的仇人因此溜掉,實在兩難。

  馮眠下了結論:「可以把那兩人解決掉,前提是要除得乾淨。其中最大的問題同樣出在毒老。他最會藏、最能躲,要是讓他趁機逃回上界求援,情況會變得非常麻煩。而我的立場,只要在所有人都被順利解決後,回上界回報,實驗被下界的靈修揭穿,被當地門派組團剿滅,毒老他們也被殺害,就能將事情推得一乾二淨,他們也無權追究於我。」雖然他前幾天有見過毒老,但在那之後又不知道人跑哪去了。他可不像月月良一樣、通曉毒理,不敢輕易與毒老對上。

  月影皺眉,如果真如馮眠所述,他找了許久的毒老都還沒將人捉住,那要除去重生會、一勞永逸的想法,想要快速實行就變得不那麼現實。

  月影向馮眠問道:「你對於傾瀲的現狀,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馮眠思慮後,說:「我建議傾瀲可以去上界。」

  「為何?」

  「在下界,修煉的修為上限只到金丹期,所以重生會請了一位金丹期大道就好像能一手遮天。但是在上界,我們的修為上限有著比金丹期更高的境界。下界的大道雖然看起來強勢,但說到底,修為也只有到金丹;放在上界,雖然修為也是平均之上的水準,但實力還是遠遠低於站在一線的大能。」

  「而且在上界,勢力的劃分更加的複雜,地域更加的遼闊,重生會想要大張旗鼓地捉捕傾瀲,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如此一來,就會有其他的勢力成為他們的競爭者,而上面的那位宗家成員,並不像我一樣,是已經確定的家族繼承人。如果把寶物的爭奪擺在明面上,以他的勢力和實力,並非有百分之百地把握能將成為奪得寶物的最後贏家。」

  「傾瀲如果去了上界,不僅修為能有更高的進步空間,換個地方,重生會要再找到傾瀲的下落也不會那麼的容易;明面上知道傾瀲長相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如此一想,去上界不是最好的選擇嗎?」

  「再者,我想以如今的局勢,下界應該沒有什麼門派敢獨自收下傾瀲了吧?留下來,修煉上的資源與知識便會被侷限,行蹤被人監視。弊大於利呀!」

  聽著馮眠說的頭頭是道,在配上他那雙細長的瞇瞇眼,傾瀲在欽佩對方的邏輯和語文組織能力的同時,也有一種自己被拉入傳銷的感覺。

  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在下界真的混得挺慘的,或許去到上界才是上策。

  這時,一直在一旁當聽眾的花紹辰發出了疑問。

  「我有一個問題!要怎麼去上界?」

  馮眠反問:「你想去嗎?」

  花紹辰直接擺手否認:「別。我是因為聽說那陳叢森之所以願意協助重生會,是因為重生會願意把他送往上界。如果我們也能開出相同的條件,就算不能策反,再不濟也能讓敵人減少一個幫手吧?」

  虧他先前還親口跟傾瀲說自己的爺爺能幫忙盯著陳叢森,誰知陳叢森的領域能力太適合用於逃跑了,最後居然還能順利地找傾瀲的麻煩,讓他愧疚不已。花紹辰想著以他和傾瀲目前的手段,既然暫時無法報仇的話,他也要想辦法替好友支開陳叢森,降低遇險的可能。

  馮眠回:「你想得太簡單了。如果只是想知道去往上界的方法,我教了你你就會了,但是陳叢森要的不僅是這些。」

  「首先,我先介紹一下來往上下界的方法,便是利用一種叫做『界門』的裝置。在世界上有很多界門,皆是由古人所造,是一種只有念出相應的咒語,才能使用的傳送裝置。界門的製造是一對的,在上、下界各對應一座界門,所以傳送的位置是固定的;同時設置地點也是固定的,不可隨意移動。由於製作界門的年代久遠、技術早已失傳,不少界門的位置已不可考究。估計有些界門已被摧毀,抑或者是埋藏在塵土之中。」

  「下界很少有人能來到上界的大致原因,一是找不到界門,二是未知曉使用方法。」

  「目前上界已知道的界門,都被各方勢力把控著。換句話說,根據你使用的界門的不同,就會被傳送到不同勢力的範圍底下。重生會來到下界使用的界門,就是屬於那位宗家成員家族的。」

  花紹辰:「所以……使用界門的方式簡單,但是獲得裝置的使用權很麻煩?」有這東西存在,也不一定會讓你用?

  馮眠補充:「陳叢森不僅想要去到上界,他也不甘願當個無名小卒、一切從頭來過。達成重生會交代的任務,他去到上界便能順勢地投效到那位宗家成員的麾下。對他來說,這是一種對他未來前途的保障。」至於會不會被殺人滅口,這還真不好說。畢竟在他印象中,上界的人、尤其是大家族裡出來的,都很歧視下界的住民,認為他們來自蠻荒之地。

  花紹辰感慨:「……,我沒有那種勢力呀!」

  傾瀲安慰道:「花紹辰,不用太為我著想。像陳叢森那種人,就算我知曉了界門的位置跟使用方法,我也會阻撓他到上界。」陳叢森是間接導致傅嶺旭死亡的仇人,也差一點讓他與月影命喪黃泉,這樣的人沒辦法殺死他就算了,休想讓他在他們手裡得到任何好處。

  馮眠:「我還知曉其他的界門的位置,如果有需要去上界我可以幫忙。但像陳叢森這樣子的人,我的家族也不收。」爭取自己的利益並不是壞事,但陳叢森的殺性太重,容易徒生事端。最主要的是,他多半已經得罪了自己的合作夥伴月月良。那下場……一定不會太好。

  月影建議傾瀲:「你去上界吧,去了對你比較好。」

  「……我不想與你分開。」傾瀲猶豫再三,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月影是為了找到毒老才會來到下界,不可能讓他無功而返。他既然已經決定跟月影在一起,就絕對不會像以前一樣、再把他推開。

  不過,雖然他留下也能幫忙引出毒老,但月影的安全風險又會往上增加,這個問題依然沒有改善,讓他很是傷腦。

  馮眠雙手一攤,接著做一個斬首的手勢:「其實不用把狀況想得太糟糕。我可以連絡上界,用自己的人脈再派多一點人手下來。只要悄悄地將陳叢森解決了,你們就算留在下界,壓力也會小很多。」這樣也能讓月月良順勢欠他一個人情。

  此話一出,頓時讓傾瀲和月影恍然大悟。只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只要將陳叢森剃除在警戒名單外,不管是遇上張薛瑀還是毒萬山,他們兩人合力,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馮眠繼續鼓吹:「如果你們接受這個計畫的話。就只要再找個地方躲上十天、半個月,危機就能解除大半了。」

  月影悄悄在桌面下握住了傾瀲的手。

  他向馮眠說:「麻煩你了。」同意了這個提議。

  既然馮眠向他說明自己是他的合作夥伴,那對方應該不會想做白工。不管之後馮眠需要他付出什麼,終歸眼下對他而言,沒有什麼事比得上傾瀲重要。

  傾瀲立即跟上:「麻煩你了。」

  馮眠眉眼彎彎:「哪裡哪裡。」

  決定了後續的計畫,花紹辰的心也跟著開心了起來。

  只要能為傅嶺旭報仇,不管是誰去殺了陳叢森都行,他並沒有親自手刃對方的執著。而且花紹辰近日來見到自己的爺爺為了他奔波操勞,也覺得能讓這件事早日塵埃落定為好。

  見主要問題暫且得出了解法,月影又向馮眠請教。

  「你知道這是怎麼做到的嗎?」月影在他們面前,放出了先前為了躲避陳叢森、湊巧使用出來的防護罩。

  月影問:「這是……某種陣法嗎?」

  馮眠:「啊――這個呀。應該是你們家族的特長技術,將神紋賦予在一些礦物上產生出特殊效果,作用類似於陣法,我們都稱它為『神紋術』。這個屏障應該是屬於神紋術的其中一種運用。」

  月影點頭:「是這樣呀。」

  神紋術……這詞頓時讓傾瀲覺得好像在那裡聽過。

  ……

  等等!

  神紋術,該不會是龍祖宗口中的「那個」神紋術吧?

  所以月影的家族是……

  「鳥人?」

  月影轉頭,疑惑道:「你說什麼?」

  傾瀲:「沒事沒事。」一不小心就說出口了。

  傾瀲不經覺得頭痛。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龍祖宗說他們與鳥人是敵人。

  拜託、拜託,不要再給他跟月影之間加個世仇關係了,而且應該都過去了數千年,他血脈也淡到外型是人而不是龍了,希望沒有人記得這件事。

  馮眠:「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

  「沒有了。」

  「好像都問完了。」

  「沒有。」

  「那今天就到此散會吧。」

  不過,馮眠又突然想到了一點,他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只做工精妙的金屬蝴蝶。

  他對月影說:「你找找看你那有沒有這種蝴蝶,翅膀要是藍色的,如果想再聯繫到我,只要對蝴蝶輸入靈力,將蝴蝶放飛即可。」

  月影找了自己的儲物環,果然找出了幾隻金屬蝴蝶,其中有一隻的翅膀是藍了,另外幾隻翅膀則維持金屬色。

  月影:「我知道了,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等等!」喊話的是除了一開始就沒再開口的羽曦。

  「主人,我想跟你一起走。」

  月影聞聲,沉默了一會,問:「妳原先為什麼會跟馮眠待在一塊?」

  難得地,羽曦噤聲了。

  馮眠見狀,完全沒顧慮少女的心情,直接替羽曦回答。

  「因為你給她下的命令,叫她暫時留在我這,等你忙完後會再去找她。但你失憶了,她就一直在我這囉!」

  「那你能繼續收留她嗎?」月影問。

  羽曦一聽,頓時不樂意了:「主人!」原本的面癱瞬間崩成了一張苦瓜臉。

  月影回:「我想我原先會那樣子交代,應該也有著某些用意。羽曦能乖乖配合嗎?」

  馮眠:「我沒意見。」反正羽曦待在她那基本上是放生狀態,什麼事都不需要他操心。

  「臭蛇,你別插話。」羽曦怒道,但下秒立刻上演了川劇變臉:「羽曦會等主人來接我的。」

  月影:「好的。」

  就這樣,傾瀲、月影和花紹辰與馮眠和羽曦在客棧分別,傾瀲一行人決定下一站前往花紹辰推薦的山中村,避避風頭。

  馬車緩緩地向前離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