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8-反擊的時刻

阿黓 | 2021-11-10 17:00:07 | 巴幣 0 | 人氣 32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8-反擊的時刻


  界門的構造很像傾瀲前世在照片上見過的、愛斯基摩人搭的冰屋。一個類似半圓的弧面倒蓋在地上,上頭開了一道長方形的門。不過界門的外觀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神祕符號,內部的空間,地板上還刻著一個圓形的陣法。

  抵達了界門前,沐凡很自然地拉起了傾瀲的手,越過門檻、往裡面走去。陳叢森見狀,也不管什麼三米距離,直接緊跟在後。

  一踏入裡面,才發現內部的空間比外面看起來的大上數倍,用肉眼粗估地板的圓行直徑可長十米 ,空間能站得下五十人不是問題。

  傾練旋即想到,作為聯繫兩界的傳送裝置,如果裝置的空間太小,每次只能送個不到十人,便會感覺很沒效率。

  當三人都在陣法上站定位後, 沐凡出言提醒:「要是發生什麼意外,就沒法去到上界了。」

  至於想提醒的人,不言而喻。

  隨後,沐凡便開始念出一段複雜難懂的咒語,地上的法陣似是受到了牽引,開始發出耀眼的強光。

  ――界門被啟動了。

  傾瀲的視線中不斷的冒出繽紛的光點,但不至於刺眼。沒花多少時間,當所見之處皆被光點佔據時,反而畫面看起來一片雪白。旋即,眼前的白色就像蒲公英的種子被風吹散,以一種柔和的韻律消逝在他的視野中。

  緊接呈現在眼前的景色,與先前相差不大,他的腳下仍踩著法陣,沐凡也依舊在他的身旁。只是四周的牆壁已經消失,變成了讓人看起來有些虛幻的奇異流光。

  傾瀲感覺自己所處的空間缺少了牆壁的阻隔,一時間變得寬廣且神祕。也多少覺得毛毛的,生怕自己會掉出了法陣的範圍,摔進這片無邊無際的空間之中、迷失了自我。

  沐凡:「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空間隧道,為了不讓使用者受到空間亂流的影響,法陣上頭會罩著一層保護牆。」說著,便憑空輕輕敲了幾下。

  傾瀲看見被沐凡敲打的位置一閃而過似是玻璃的反光,確認了陣法外圍的確有一道透明的牆。

  在了解了身處的環境後,傾瀲也不與沐凡搭話,讓現場又恢復了沉默。

  在場的人都清楚,只要在法陣上靜靜地等待,便是抵達上界前的最後一個步驟;但也正是此刻,才是傾瀲與沐凡真正需要警戒的開始。

  在場的人各懷鬼胎,傾瀲他們與陳叢森雙方都不願意讓對方成功去到上界。

  傾瀲與沐凡的動機自然是先前就結下的仇恨。

  不管是陳叢森以往對他們的追擊,亦或者是傅嶺旭的死亡,傾瀲他們的大原則是即使殺不了對方,也不會給予對方一點的好處。如此的行事方針,又怎麼會輕易地給對方送上「前往上界」的大禮呢?他們在執行計畫之初,就已經決定了要在此處與陳叢森決一死戰。

  而陳叢森這邊,在他先前與張薛瑀的合作中,也已經知曉了上界的界門皆是由各方的勢力所掌控。任他修煉成下界的巔峰已經數十年,不可能天真到以為自己與傾瀲他們的過節可以冰釋前嫌。既然對方能夠去往上界,保不齊一到達目的地,自己就會被對方的人手所包圍;就算自己僥倖逃脫,也可能被對方所屬的勢力通緝和追殺。為了不讓局勢逆轉、杜絕讓自己身處險境的可能,他必須趁此時機,將眼前的兩人剷除。

  陳叢森無法預估陣法抵達上界需要耗費多少時間,所以按耐不住,決定先下手為強。

  起手式便是展開自己的領域,這是他為求保險時,長年養成的習慣。

  只可惜,這次的使用,卻起到了反效果。

  他們正處於空間隧道之中,這裡的空間之力為了維持通道的流向穩定,會主動排除作用在空間法則下,任何會造成空間不穩定的術式。領域是屬於改變一個範圍內規則的術式,恰巧被涵蓋在排除對象中。陳叢森在施展領域到還沒成行前,領域就被空間之力給化解了。

  而陳叢森的這一動作,雖然沒起到任何實質的效果,卻成為了開戰的警示。

  沐凡藉由自己的儲物環感應到了陳叢森施展領域的失敗,知曉了對方已經出手,立刻施展出暗靈力,其形有如盯準獵物的老鷹,朝陳叢森襲了過去。

  如今沐凡修為跌到築基期,只有暗靈力的傷害力比較大,能對陳叢森起到傷害作用。

  陳叢森正疑惑著自己的領域怎麼會失效,下一秒就被沐凡的攻擊彈飛,狠狠地撞在了後方的透明保護牆上。

  暗靈力的攻擊雖命中,但隨著攻擊產生的黑霧不會太快消散。傾瀲乘敵之隙,藉著煙霧擋住陳叢森的視線,運起蟠龍訣,一個重拳對準面門砸了過去。

  「碰碴――!」

  發出的聲響,是木頭被擊碎的聲音。

  陳叢森反射性地在自己的面前築起了樹牆進行防禦。

  在陳叢森站穩腳步後,直接向四周射出了無數根木樁。在這個不算大的場地裡,他可以同時對付兩個人,且不用擔心對方會逃走。

  沐凡自覺閃避的速度不夠快速,直接用暗靈力的侵蝕效果擋在身前、防下了攻擊。而傾瀲在躲過木樁後,緊接著朝陳叢森送上一技飛踢。

  瞬間的過招,傾瀲的一擊被陳叢森徒手擋下,傾瀲趕緊又踢出下一腳,但在還沒觸碰到陳叢森前,就被對方用樹藤纏住了腿,吊掛在了半空中。

  陳叢森想直接用樹藤纏繞住傾瀲全身,將他擠壓或是缺氧致死。

  既然他已經不需要幫忙重生會尋找寶物,自然可以對傾瀲痛下殺手。

  沐凡見狀立即以暗靈力造出一條鞭子甩了出去,鞭子的尾端就像一條有生命力的蛇,換牠貼覆著樹藤,將樹藤脆弱的部分侵蝕截斷。

  傾瀲在掙脫了樹藤的包圍後,退回了沐凡身旁。他明白了自己再隨意接近陳叢森,或許會成為沐凡的累贅。

  而沐凡為了讓傾瀲有足夠的逃脫時間,暗靈力的蛇在破壞了樹藤之後,直接往陳叢森的方向纏了上去。

  陳叢森一面用木靈力對付暗蛇,一面向沐凡他們射出更多的木樁,勢必將他們打成馬蜂窩。只要解決了沐凡,暗靈力的進攻也會停止。

  沐凡見狀,在傾瀲回到他身邊後,直接升起了神紋術造出的防護罩進行防禦。

  傾瀲眼看沐凡持續地擋下陳叢森的攻擊,怕他會吃不消,便朝著陳叢森喊道。

  「你這樣做會傷到防護牆!」

  雖然是一句想藉機讓陳叢森停手的話語,但也並非虛言。沒有落在沐凡防護罩上的攻擊,理所當然地都打在了他們身後透明牆體上。

  陳叢森鄙視道:「有種你束手就擒呀!」

  表面上他不屑於傾瀲的警告,但對於保護牆可能會被破壞,他也心知肚明。

  隨後,陳叢森變換了一種進攻方式,他開始製造出無數的樹木枝幹,想將整個保護牆內的空間塞滿。

  只要讓傾瀲和沐凡無處可躲,他就能對他們發起定點式的攻擊。

  沐凡見到他們的四周逐漸被樹木所包圍,立即將一大團暗靈力放了出去。遺憾的,暗靈力侵蝕速度比不上樹木的再生速度。傾瀲試圖將木頭的表面冰凍,也沒辦法阻止植物破開冰層、繼續生長。

  在見到應對不起效後,沐凡又再度地張開了防護罩。

  沐凡原以為眼前的樹木會繼續拓展生長範圍,不斷地擠壓到他的防護罩上,卻沒想到陳叢森在將大部分的空間都填滿後,開始進行了下一步的攻勢。圍繞在防護罩外頭的樹木上赫然地長出了又粗又長的木刺,不斷刺向、進攻他們的防護罩。

  陳叢森為了不讓保護牆有被撐破的可能自然對植物的生長有所把空,現在的他只需要等沐凡的防護罩損壞、瓦解,勝負便見分曉了。

  傾瀲試著跳出防護罩去打碎木頭軀幹,但旋即卻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木刺攻擊,讓他又迅速跳了回去。

  傾瀲:「沐凡,你還要緊嗎?」他痛恨自己沒有用武之地。

  「能再撐一下子。」一直不斷地為儲物環輸送靈力,沐凡的面色有些蒼白。

  相較於傾瀲他們的劣勢,陳叢森已經認定了自己勝券在握,開始歡快地大笑了起來。

  這些修為不到金丹期的鼠輩們,以為自己的大道領域用不了了,他們就會有勝算嗎?太天真了!任何手段在強大的實力面前都是無用,他單單靠著木靈力就能輾壓對手!

  曾經的他因為任務的緣故無法對傾瀲下死手,那時也有場地能供傾瀲、沐凡逃跑,如今能裨益那兩人的因素都已經消失了,他還有什麼理由會失敗呢?

  漸漸的,沐凡使出的防護罩上開始出現如蜘蛛網般的裂痕。

  「咚、咚、咚、咚――」尖刺的攻擊依然不停歇的持續著。

  見情勢艱險,沐凡眼中氤氳,看不出情緒。

  他問了傾瀲一句:「你信我嗎?」

  「當然。」傾瀲戒備著防護罩的情況,笑著答道:「我的整顆心都在你身上,放心地去做吧!」

  ――我能成為你的月影。

  回想夜色下的那一道倩影,他因為月影的主動靠近、因為有沐凡在他身邊支持,他才能鼓起勇氣做回原來的自己,不用再畏畏縮縮、能坦然地面對這個世界。不管結果如何,他們的心早已聯繫在一起,必定生死與共。


  ――喀嚓!

  防護罩被穿透了。

  嗙!

  嗙!

  嗙!

  ――碰!

  防護罩整個碎裂了。

  陳叢森等待的時刻到了。

  木刺突破成功防護罩,朝著沐凡他們攻去。傾瀲急忙上前,造出冰牆作為抵禦;但不出三秒,比防護罩還要脆弱的冰牆轟然倒塌,攻擊連帶的衝擊讓傾瀲踉蹌、向後退了一步。

  傾瀲沒有因此退縮,立即反應後又在製造了一面較小的冰盾立在自己身前。

  ――命運不能決定一切,能開創未來的只有自己。

  啪嚓,冰盾不出意外地也被敲得粉碎。危急之際,傾瀲立即反應、蟠龍訣運起,直接讓拳頭將所有襲來的木敲斷,終於撐過了一波的攻擊。

  硬擋尖銳物的下場,傾瀲的手掌、手臂都有著不同程度的劃傷,血珠不停地從傷處冒出並滴落至地板上。像是感受不到痛覺,傾瀲依然將雙手往前一伸,擺好了架式。

  ――只要他還未倒下,誰都無法阻止他守在沐凡的前方。


  傾瀲凝視著被摧毀後不斷修復的木刺,眼神中充滿了堅毅。

  霎那間,傾瀲感到背後一陣柔和,沐凡從背後抱住了傾瀲,頭微微地靠著對方頸肩。

  沐凡輕聲說道:「時間到了。」他沒有辜負傾瀲的信任。

  當提出這個計畫起,沐凡便承受了不小的壓力,計劃的成敗關係到他與傾瀲的命運。

  不過此刻,他終於能放下心中的大石,稍微地喘口氣了。

  同一時間,陳叢森察覺出了不對勁。

  自己的修為卡在瓶頸已經有數年之久,現在居然鬆動了,隱約有突破的跡象。

  轟得一下,他的氣息突然暴漲,陳叢森感受到自己的修為攀升到了金丹三層,喜不自禁地放聲大笑。

  哈哈哈!這就是他等了許久的夙願,是待在下界無法達到的修煉境界!

  他的決定是對的,他的努力是有回……報?

  霎那間――

  陳叢森驚愕。

  他居然感受到在自己的附近,有一股比他更強大的氣息陡然冒出,一時間掛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沐凡的修為倏地不斷蹭、蹭、蹭得往上漲,一下子就漲到了陳叢森無法感知的高度。

  元嬰期,是金丹期再上去的一個境界。

  沐凡的修為漲到了元嬰期二層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此刻,沐凡依然累得靠在了傾瀲的背上,只是多虧了修為上漲的緣故,體內快要見底的靈力多少補了些回來。瞬間取得的力量,讓沐凡隨意一伸手,放出的暗靈力的威力已不同以往,唰地一下掠過,便將再度襲來的木刺、枝幹全數銷毀殆盡。

  猛地,陳叢森令感到一陣後怕,卻想不通沐凡的實力暴漲的原因。

  不過,這只能怪他太不留意。

  明明已經見過包含馮眠在內等三位來自上界的重生會成員,卻沒有好奇他們的修為為什麼清一色皆是金丹一層。

  每個世界的承載力都有上限,所以不管下界的靈修怎麼修煉,最高的上限都只能停在金丹一層。而從上界來到下界的靈修,會受到「天道」,即世界的壓制,修為強制限制在金丹一層。即使沐凡在下界意外地造成修為受損,那次的失誤不可能讓他強大的修為一次性的就落到了築基五層。

  這點在沐凡想要提升修為時就有所察覺,在恢復記憶後更是心裡有數。所以他在賭,等進入了空間隧道、自己身處的位置偏向上界時,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天道壓制便會解除,到那時,便是他恢復應有實力的時候。

  元嬰期二層……唉,他原本是元嬰七層的修為呀!

  沐凡想到這,用力地在傾瀲的腰間捏了一下。他一定要想辦法把這些損失從傾瀲身上討回來。

  傾瀲猛地被嚇了一跳,不明白沐凡突然為之的動機。

  沐凡再接再厲,一手操縱的暗靈力把保護牆內陳叢森造的障礙物清得一乾二淨,一手摸著傾瀲的手用光靈力為他治傷。

  等做完這一切,彼時,才他移步到了傾瀲身前。

  情勢已經逆轉,現在戰鬥的步調只能隨著沐凡的心情而定。

  他雙手一攤,左、右手各造出一個光靈力製成的光環,沐凡將光環扔向陳叢森。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陳叢森目眥盡裂。面對他先前一直瞧不起的對手,簡單卻無法抵擋的攻勢強迫著讓他認清現實。任憑陳叢森在怎麼運用自己的木靈力進行阻擋、不斷造出看似結實的樹幹,皆被那看似隨意拋出的光環擊穿,且光環也不見任何停滯的跡象。

  「磅、磅――!」

  兩道光環重重的擊向陳叢森,將他捆住並撞在了後方的防護牆上。

  沐凡知道他們已經沒多少時間與陳叢森瞎混了,腳下的陣法快將他們送達上界。他可不願意便宜了陳叢森。不論是上界的光還是空氣,陳叢森都沒有機會接觸到。沐凡將人困著也是防止他等下收尾時,對方會到處亂跑。


  沐凡隨手甩出一團暗靈力要為陳叢森畫上句點,陳叢森則做出他最後的反擊。

  「可恨吶――!」

  頃刻間,陳叢森嘶啞道,周身的木靈力爆發、造出的植物開始瘋長。

  沙――

  不管任何的物體擋在陳叢森身前,他的心臟、脖子,皆被沐凡的暗靈力無情鑿穿,瞪大的眼珠失去了光澤。

  一直帶給傾瀲心理負擔的敵人被了結,他和沐凡腦中繃著弦終於能放鬆下來。塵埃落定的寂靜來的是多麼的不容易。

  傾瀲舒展眉頭看相沐凡想取得他的確認,但下一秒,他們皆聽見了某種東西發出的碎裂聲。

  「不好!」沐凡喊道。

  他立刻轉身拉著傾瀲一起蹲下,並使用儲物環張開了防護罩。

  啪嚓嚓嚓――

  已經斷了氣的陳叢森背後,憑空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裂痕。

  傾瀲霎時明白了沐凡的反應,陳叢森最後的掙扎並沒有用來保護他自身,而是將植物的芽種在了透明保護牆的縫隙中,隨著植物迅速生長,滴水穿石的威力,將保護牆擠破了!

  呼颯颯颯――

  保護牆外的冷風搗入內側,倏地,陳叢森的屍體、連同他背後一大塊的保護牆瞬時被掀飛。

  這下不用說傾瀲也猜的到,陳叢森死前的想法一定是「要死,也要拖人一起下水」。

  原本以為在保護牆外側安逸流動的光河,此時不斷地從那灌入了強烈的陣風。保護牆因為破開了一個大洞,影響到原本整體的發揮,防禦力瞬間驟降。

  沐凡連忙指示傾瀲:「傾瀲,抓緊我,不管等一下發生什麼事,千萬不要放手。」

  傾瀲見著沐凡的雙手正努力地支撐著防護罩,愣了一瞬,他雙手環住了沐凡的腰桿。眼下的狀況,或許不久後他與沐凡背靠的保護牆也遲早會被肆意竄進來的旋風摧毀。沐凡說的話並不誇張。

  一片、兩片、三片,原本立在陣法上的保護牆就像正在被剝的水煮蛋,牆面慢慢地裂成數塊,然後一部分一部分地被逐漸拋棄。

  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保護牆被吹飛了大半,完全失去了擋風的作用,不少風刃、旋風直接落在了沐凡的防護罩上。

  這些吹來的風其中都混含著空間之力,撞在防護罩上,其威力比陳叢森的攻擊還要強上數倍。

  沐凡的防護罩開始接連地被打出大大小小的破洞,但他只能任命地加緊補上缺口。防護罩一再地崩解又重建,就像一場激烈的攻防戰。

  修復的速度需要的越快,沐凡就越是吃力。漸漸的,不少沒被攔下的亂流直接打在了沐凡身上,讓他悶哼了幾聲。

  傾瀲見狀,運起蟠龍訣想幫忙阻擋。

  旋即,只聽沐凡一聲大吼:「別幫我擋,抓緊我!」他現在的肉身好歹有元嬰期的強度,比起傾瀲強化過的身體還要耐扛。

  沐凡現在害怕的,只有他與傾瀲會被吹散。他們即使蹲下來避風,身子還是有些輕飄,感覺只要稍微一動就會被亂流吹走。

  緊要關頭,傾瀲注意到他們正在向一道白光靠近。

  ――快到出口了!

  這一發現,讓傾瀲原本凝重的表情終於有了點變化。

  只可惜銜接出口的交接處,才是空間之力作用最強的地方。

  傾斂才剛開心不過三秒,他跟沐凡便猛地經歷了天旋地轉。他們被吹飛、遠離了腳下的陣法,正在被強力的氣流無情地襲擊,隨風不斷地飄盪。

  沐凡在這種懸空、左右搖晃的狀態下,依然需要防守著四面八方突然竄出的旋風衝擊。

  忽然的,一道從正前方衝出的氣流,迅如砲彈,直接將沐凡的防禦打個粉碎。迎面受到的衝擊,連帶讓兩人被撞離了原本氣流。

  隨後,一陣強烈的反向拉力出現,將兩人被帶入了靠近的白光之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