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0-水中月影

阿黓 | 2021-11-02 17:00:02 | 巴幣 0 | 人氣 42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0-水中月影


  傾瀲為了不讓陳叢森輕易地找到他們的蹤跡,刻意帶著月影往上游而行。

  在逃離的前段路程裡,傾瀲期間不曾到水面上冒出頭,想更良好地隱藏他們的行蹤,。月影沒有傾瀲的血脈之力,理所當然地沒辦法長時間待在水下而不換氣。所以這一路上,月影也被傾瀲藉機親了好幾口。親到最後,月影不顧逃難中的風險,直接一拳往傾瀲臉上砸去。

  他覺得傾瀲絕對是故意的。

  只可惜在水中,再鐵的拳頭,都能被傾瀲輕易閃過,令月影有些鬱悶。

  後半程,因為已經遠離事發地。傾瀲便將月影攬在背上,以半身在水上,半身在水下的方式移動。期間兩人都吃下了療傷的丹藥,不然背上的傷長時間泡在水中並不妥當。

  傾瀲考量到他們上岸的位置,一定要是即使走在陸路上追趕,也必定要繞一大圈路程才能到達的地點。

  隨著夕陽西下,天色跟水色開始交融在一起,變得幽暗深邃;最終,傾瀲和月影決定在一處鄰近山邊穿插出來的小溪,準備上岸。

  越靠近岸邊,水位越淺。沒過多久,月影不需要倚靠著傾瀲,伸腳便能在河中站穩。

  再走幾步路就能脫離水中。

  這時,傾瀲感到自己的袖緣傳來一陣拉力。回頭一瞧,月影正抓著他的袖子立於原地,似乎沒有繼續前行的打算。

  他的秀髮被河水打溼,有些髮絲貼至臉龐,少許的水珠緩慢地沿著他的臉頰邊緣滑落,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但同時也生出了一種淒涼的美感。被水浸濕的衣衫此時緊貼著肌膚,現出了優美的腰身和臀型,讓傾瀲感到一股撩人的魅力。

  這樣子的月影對傾瀲有著很強的吸引力,讓他不敢繼續直視。傾瀲將頭側過,一時間視線定睛在了河面上。

  此刻,月影依舊抓著傾瀲的袖子不放。他不想再將一些事的結果拖延下去了。

  月影輕聲問道:「傾瀲,你先前說過,不知道自己這輩子還會被多少人盯上。你甘願為了那些不知道哪時、會從哪冒出來的隱患,就這樣孤單地過一輩子嗎?」

  傾瀲啞口。他當然會不甘心,但是比起他的心情,他想把同伴、重視的人的安危放在更優先的位置。

  月影接著說:「我也考慮過了自己的狀況。雖然很多事,我不知道失憶前的我會怎麼想,但我總不能因為自己的失憶,就什麼決定也下不了。」

  「那不就變成了『我這輩子都失憶的話,這輩子都無法原諒你』了嗎?那就太奇怪了。」

  當然,傾瀲也能感受得出月影會說出這些話的用意,他心裡其實也很掙扎。

  他和月影才剛一起死裡逃生,天曉得如果他們的生命在先前終結了,自己會留下多少的遺憾。他其實對月影一直都有著強烈的渴望,只是以往被自己的理智強行壓了下去,但在經歷了生死一線後,他也開始不想克制自己了。

  但是他又不能完全地放手。他恐懼、也必須恐懼自己會害到其他人;必須要有這份堅持,因為他已經失去了太多了……

  月影看出了傾瀲眼神中的猶豫,便沉聲問了一句:「傾瀲,我知道你很害怕失去,但你有想過要認真地去得到些什麼嗎?」失去的越多,擁有的就越少。如果沒有為自己獲取一些收穫,只出不進,心裡難免會不平衡。

  ……得、得到?

  傾瀲才剛直面完自己的心聲,又被月影的話點撥而怔住了。

  他心中的確有想得到的事物,就在他的面前。在他的生命中,自己總是成為被剝削的對象,想守住原有的事物便已經有了困難,認為得到了也會再度失去;所以雖然心中也有想得到的事物,自己卻從未認真地去爭取……

  就像前世的運動鞋,鞋底已經磨平了,他其實擁有正當爭取的理由,只是在遭到挫折後就放棄了。他那時沒為自己喊冤,再之後,他對很多事物也是一樣……全都輕易地放棄了。

  思緒到此,傾瀲恍然大悟。他就算現在放縱自己的慾望,他也不曾對月影展開過追求,月影也不可能一直在原地等他……

  原來……他一直都過得這麼消極嗎?明明是有想法和時間就能開始著手的事,自己到底都錯過了些什麼?此刻,傾瀲由衷地為自己的「不爭取」感到悲傷。

  見傾瀲面露苦澀,月影決定改變策略,採取鼓勵的方式讓傾瀲接話。

  「傾瀲,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你看,我現在離你這麼的近。」

  順著話語的引導,傾瀲將視線轉向月影,看著對方掛在臉上的淡淡微笑,真心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這一刻,讓他能時刻感受到月影就在自己身旁。

  ─―他現在還有機會能爭取自己渴望的事物嗎?

  傾瀲貪戀著這絲美好的感覺,心中開始產生了期許。

  許是傾瀲還沉浸在看見希望的氣氛中,月影見傾瀲依然默不作聲,似是沒有領悟到自己的意思,他只好害羞地、勉為其難地又推了傾瀲一把。

  「我……」心裡想得氣勢很足,說出來的話音卻小如細絲,而且咬字還糊成了一團。

  「你說什麼?」為了聽清楚對話,傾瀲下意識將臉貼近月影。

  月影有些鬱悶,他先前說了好多傾瀲都沒有回覆,反倒是一句聽不清楚的話,才讓對方又再度開口。

  「我說!」月影咬唇,總覺得接下來想講的話有些可恥。

  但最終,他還是鼓起湧起說了出來。

  「我能成為你的月影。」

  你如果害怕失去,我就讓你擁有。

  話一出口,不只月影的臉頰漲紅,傾瀲先是反應慢了半拍,接著臉色跟著變成有如煮熟的龍蝦般、通紅。

  他其實已經從月影先前的話語中聽出對方暗示自己要主動,但他沒想到月影的下一句話就直接宣布了他自己的歸屬權。

  話語的衝擊力非常的強,直接撩動了傾瀲的慾火,讓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頓時有點慶幸自己還有一半的腿泡在水中,能讓他藉著感受冰涼的河水稍微地來降火。

  不過,月影見傾瀲久久都沒有回應,開始不滿。他都特意挑在水中將話攤開來說了,只要傾瀲願意,就能撈到自己的「水中月」,這樣的表示難道還不夠明瞭嗎?

  ――傾瀲是個大笨蛋!

  他都已經這麼努力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話能說的了。

  月影將臉湊到了傾瀲面前,一下蜻蜓點水,吻了傾瀲的嘴唇。

  不過,月影這時的表情其實有些兇狠,因為他想起今日在水下的那些「換氣過程」,就很想賞傾瀲幾個巴掌。為什麼佔便宜的事傾瀲做得這麼的熟練,要他表達真心卻那麼的困難。

  出乎預料地,月影的這一吻讓傾瀲最後的理智瞬間潰堤。

  傾瀲伸手撫著月影的後腦勺和腰背,開始對月影的雙唇展開激烈的攻勢。剛開始只是吸吮著對方柔軟的嘴唇,不一會後兩人的舌頭就交纏在了一塊;一陣熱吻過後,差點讓月影喘不過氣,垂頭靠在了傾瀲肩上。

  不過等月影緩過勁後,伸手便對著傾瀲的臉頰一陣亂搓。

  月影撇了撇嘴:「你明明喜歡我,為什麼還要等我先開口。」搞得這麼欲拒還迎,害他表現得多飢渴似的。

  搓完,月影不理傾瀲,逕自朝岸上走去。

  傾瀲見狀立刻跟上,從後方一把抱住月影。

  「我喜歡你。」

  最終,他選擇說出口了。

  雖然他對未來依然感到害怕,一路走來也很孤單,甚至已經忘了被人愛著是怎樣子的感覺,但月影教會了他不能總是害怕失去,對自己在意的事物要主動爭取;他不想放棄這份得來不易的機會,他也想獲得幸福。

  「我也是,我也喜歡你。」月影微微垂頭,柔和地回道。


  在確認彼此的心意後,兩人終於離開水中,找了一處河岸邊的洞穴暫住一宿。當傾瀲還沉浸在相戀的粉色泡泡當中,卻沒想到,他跟月影的進展會比自己的想像來得迅速。

  「傾瀲,剛才泡水衣服都濕了,換掉吧。」

  「喔,好。」

  「那……你幫我脫嗎?好嗎?」

  「月影……」如此行為,難得換傾瀲咬牙。他不清楚月影是真的有那方面的意思,還是其實只是藉機的調皮報復。

  傾瀲盡量有耐心地解釋:「月影,你現在還沒恢復記憶,我這樣做會像是趁人之危。」他覺得當月影變回沐凡時,想把他掐死的機率應該滿高的。

  但接著,月影卻說了:「今天,我差一點以為我們會交代在那了。」

  頓時讓傾瀲心頭一緊,有點感傷。

  月影微微地靠向傾瀲,說道:「我們讓彼此都不要留下遺憾,好嗎?」

  這時,傾瀲不忍心拒絕,也不想拒絕了。

  兩道人影糾纏在一起,一時春色旖旎。


  ✧

  在一處昏暗的石室中,一位老者正與一名青年交談。

  「聽說陳叢森今天將人放跑了?」老者十分不高興,晚一天達成大人交代的任務,就有可能插出更多亂子來影響他研究時間。

  「你好像當時也在場?是這樣嗎?馮眠。」

  被點名的青年――馮眠,正是先前與傾瀲碰頭的那名眼線。

  只見他用事不關己的態度回道:「毒老,這不甘我的事呀!我看見他都已經將人攔在跟前才離開的,這樣居然還能讓人溜走,我看這大道也是過譽了。」

  「而且你如果有所不滿的話,應該去找張薛瑀。最近將事鬧大的人是陳叢森,但這人是張薛瑀找的。」

  說罷,馮眠閃身,離開了石室。

  他可跟這些人不一樣,不是那個「大人」的手下,只能算是合作夥伴(假的),所以職責劃分的非常清楚。

  毒老毒萬山,身為大人的手下卻是失蹤率最高的第一人,時常跑得不見人影,也讓和他有仇的月月良一頓難找。真要計較誰做事不利,馮眠覺得將工作都推給張薛瑀的毒老應該先檢討自己。

  馮眠走過一條長廊,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房內,一名少女正在用他細緻的小腳在狠踹牆壁。

  自從少女到了他這裡,大概已經踢了有上萬次,她用此法在抒發心中的鬱悶。

  馮眠對少女說道:「過幾天,陪我出去一趟吧。」

  少女的臉幾乎沒有表情變化,她盯著馮眠,問:「你想幹麼?」

  馮眠回:「有你心心念念的主人的消息。」

  如果傾瀲在此,一定會認出少女的身分,他就是有時會跟在沐凡身旁的仕女――羽曦。

  羽曦說:「我現在就去找他。」

  立刻遭到了馮眠無情吐槽:「蠢雞,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你主人最後對你下的命令是待在我這裡。在還沒有等到新的命令前,這個命令就還算數。」

  「妳如果現在出去壞了妳主人的好事,後果自負。」

  聽罷,羽曦原本向著大門移動的腳,又在慢慢踱了回去,繼續摧殘著那道無辜的牆。

  ✧

  在等待七日之期到來前,傾瀲委託了立山宗的店鋪將此事轉告給花紹辰。雖然先前有過暴露行蹤一事,但傾瀲覺得只要稍加留意,這種事就可以完全避免。而且花紹辰除了想替傅嶺旭報仇外,同時還是他的協助者,於情於理都該通知對方,讓他有權利參與這次的會面。

  傾瀲這幾日除了和月影慢慢地往約定地點松清鎮移動外,過得也十分幸福。

  原本傾瀲想著跟月影的第一次不要讓對方太過操勞,但月影還是執意用身體接納了他的所有部分,並附上一句「你一定要記著,我很愛你」,讓傾瀲的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待月影睡到自然醒後,換上了那件傾瀲幫他訂製的新衣,瞬間讓傾瀲覺得他的戀人渾身金燦燦的,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感激地覺得自己上輩子應該燒了好香。

  雖然月影的光靈力能治療自己沙啞的嗓音,卻無法一併帶走身體的疲憊,傾瀲為了讓月影能夠充分地休息,估算著他們的行程並不趕路,所以特意地買了一輛馬車,希望能讓月影舒服一些。沒想到當月影覺得自己的腰痛好得差不多時,又再度邀請傾瀲進行了第二次的親密接觸,這令他意外之餘又有些慶幸。

  雖然月影沒有明說,傾瀲心裡卻都清楚,月影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給他建立信心和安全感,努力地想在他面前表現的主動、大方,但他能從月影的動作看出對方其實非常容易害羞,感受到月影將自己的勇氣通通給了他,讓傾瀲覺得此生何德何能能擁有如此體貼、完美的伴侶,他必須要好好的珍惜。


  +作者的話:

  有沒有覺得很煞風景呀?感覺要開始辦正事就接到老頭的對話。

  我自己在潤稿時、重讀一遍就有這種感覺。〔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