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2-有關手鐲的秘密

阿黓 | 2021-11-04 17:00:02 | 巴幣 2 | 人氣 41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2-有關手鐲的秘密


  傾瀲駕著馬車行駛在官道上,車輪碌碌滾動,路旁的草木鬱鬱蔥蔥,透過葉縫灑落在地的金色斑點隨風擺動著。

  本該是個安靜祥和的午後,傾瀲卻赫然察覺了一絲異樣的氣息。

  空氣中混入著些許的粉末,被風帶到了他的四周。

  傾瀲立即掩住口鼻,拽起韁繩、想將馬車停下。

  只可惜遲了一步,馬背被一道突如襲來的暗器擊中,馬匹瞬間發狂地橫衝直撞。

  「跳車!小心毒粉!」傾瀲大喊。

  車廂內的月影和花紹辰在馬車驟停時便察覺到了異常,立刻響應。

  一行人在跳車後全力奔跑,直到跑至一處無風處才停下了腳步。

  「那粉末是什麼呀?」花紹辰大口喘氣。一邊注意吸氣一邊跑步,讓他快憋死了。

  傾瀲回:「不知道,沒有腐蝕性,估計是迷藥一類,想讓我們昏睡。」

  月影:「有動靜。」

  沒給他們多餘的休息時間,一群等候多時的龍套散修從暗處跳了出來,作勢對他們發起攻擊。

  引得花紹辰一聲怪叫:「這次不會又是我吧?」他在隱藏自己的行蹤上已經盡力了呀!

  不稍片刻雙方交上了手。正當傾瀲解決一個又一個的敵人時,驀然出現一股明顯比散修們更強烈的靈力攻擊朝他襲來。傾瀲縱身一躍避開了攻擊,再回望原先他所站之處,地上已經被融得坑坑疤疤。

  這樣的攻擊效果――是毒。

  傾瀲順著攻擊襲來的方向看去,一位老者正站在人群邊上,帶著一抹嘲諷意味的邪笑。

  「你就是毒老?」

  見老者沒有回應,傾瀲便當是默認了。

  傾瀲扯下臉上的面巾,向他喊道:「我就是傾瀲,你有本事就來追我啊。」說完,一頭鑽進了一旁的樹林子裡,讓人不能輕易地瞧見他的行蹤。

  老者眉頭一皺,臉上的皺紋瞬間看起來更多了。

  他對周遭的散修下令:「你們負責留住這兩人。」便抬腳往傾瀲離開的方向追去。

  月影這邊也注意到傾瀲的動靜。

  花紹辰有些著急地向月影喊道:「你快去幫傾瀲,我如果真的遇到麻煩會拿出我爺爺的大名,他們不敢真的對我怎麼樣。」

  月影的反應就顯得比較淡定:「這裡人太多,我跟你先解決一些。傾瀲雖然把敵人引開了,但他們並不一定會交手。」他雖然擔心傾瀲的同時也清楚傾瀲很看重自己的朋友,先前他已經讓傾瀲拋下朋友一次,這次必須幫忙把人守著。

  至於那突然出現的老者是不是毒老、跟他有沒有仇,月影即使知曉答案,對失憶後的他來說心中不會激起多少波瀾。

  傾瀲之所以第一時間果斷跑開,是思慮到如果老者真是毒老,使毒的攻擊在人多的地方會佔有奇妙的優勢,對他和月影他們都將會是一個麻煩。

  但放風箏的技術除了要跑得夠快,也不能跑得太快,所以傾瀲此時邊跑邊注意著他與老者間的距離。

  倏地,傾瀲猛然發現,原本追在他身後的老者調頭離去了。

  他有什麼急事要離開?還是他想轉換目標,去對月影他們下手?

  傾瀲心中一驚,沒做多想便決定折返。人數是他們的劣勢,不能再讓月影那邊增加壓力。

  傾瀲回頭沒跑多遠,幾道毒液破空而來,他雖然靈巧地避開了危險,神情卻不樂觀。

  見到老者神情自若地站在不遠處,傾瀲知道這一戰無可避免了。他起手幾發冰矛射向對方,但還沒擊中老者前就被中途竄出的紫色毒液截成數段。

  傾瀲看出了,對方跟他一樣擁有水靈核,而那毒液就像是張保護網,在老者身側徘徊。心想,自己的水靈技本來威力就遜於金丹,現在更是拿不出手了。

  稍微地感嘆後,傾瀲立即以老者為圓心、繞圈奔跑。在閃躲老者偶爾射出的毒彈之餘,他也不斷地射出冰矛進行挑釁,並在他們的視線之間造出了不少冰牆作為掩體。

  雖然傾瀲看似動得勤奮,但自戰鬥打響起,他都還沒給對手造成一絲的傷害,以至於傾瀲此刻雖然想到了一個計畫,心中卻沒有多少把握。

  回想先前的會談內容。

  ――他有一個宿願,就是找毒老報仇。

  ――其中最大的問題同樣出在毒老。他最會藏、最能躲。

  傾瀲的眼底閃過一道堅毅的光芒,他不能在此刻退縮。

  如果想贏,如果想要讓自己擺脫困境,他現在就必須直面挑戰、挑準時機下手。

  下定了決心,傾瀲在發完一技冰矛後,開始實行他的計畫。

  老者照慣例地隨意地擋下冰矛,只要他的毒水障壁在,這些冰矛根本不足為懼。卻沒想到,在砍掉了傾瀲發來的冰矛後,後方緊接著的攻擊,只是一大潭的、不具威力的水彈,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往老者的頭上砸下。

  水彈在炸開後接觸到了毒水,頓時產生了絲絲的霧氣,也讓毒水的毒稀釋不少。

  這一招,一時讓老者頗為吃驚。

  傾瀲抓緊時機,在投出水彈後,便立即運起蟠龍訣,使勁一躍,用肉身撞破了被稀釋的毒水障壁,衝至老者面前。

  老者瞬間被傾瀲近身,立刻將剩餘的毒水收攏,往傾瀲身上纏去。一瞬間,傾瀲身上的龍麟就被溶掉了不少。但傾瀲不管這些,他在決定執行這個作戰方針時,便明白會遇上這種的狀況、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

  他趁著與老者距離夠近,拚盡全力地揮拳,朝著老者身上一頓猛砸。深知自己目前唯一比較能起作用的攻擊,只有那被蟠龍訣強化的肉身。

  現在就看是老者先被他打倒,還是他先撐不住被毒水的侵蝕。

  當然,老者也不會為了操縱毒水,就白白地給傾瀲挨打。只是他的身體強度不敵強化後的傾瀲,雖有抬手進行防禦,還是被打得連連後退。

  短短時間,不過數秒,傾瀲揮出了十幾拳,但他漸漸地扛不住毒水的牽制與糾纏,最終應聲倒地。

  一時的力竭,讓傾瀲拖著狼狽的身子想再度起身,過程並不順利。老者的毒水趁勢攀附上他的雙腿,利用重量、特性,將雙腿死死地壓住、黏在地上,根本無法動彈。

  拼命的結果,還是輸了。傾瀲此時也只能以雙手撐地、跪坐的姿態,待在原地任人宰割。

  老者這邊,雖然身上也被打出了不少瘀傷,但好歹還能站穩腳步,狀況好了傾瀲不要太多。

  他冷笑,伸手掐住了傾瀲的下巴,強制在傾瀲嘴裡灌入了毒藥。

  不出片刻,傾瀲身子一晃,雖然人依然坐在地上沒有倒下,卻看得出身形明顯往下一垮,肩膀一垂,雙手的肌肉變得鬆弛且無力。

  傾瀲此時垂著頭,艱難地問:「你給我吃了什麼……?」

  「呵,當然是會侵蝕你五臟六腑的毒藥。不過……你雖然會感到痛苦萬分,卻不會馬上死去,畢竟,我還需要從你這問出寶物的下落。」每當他看到有人中了自己的毒,心情就會特別好,不妨他多說幾句。

  「……你果然是毒老!」傾瀲咬牙。

  毒老輕蔑道:「是又如何?」

  「你們……重生會,想從我這得到寶物,就把寶物的作用……告訴我。」

  「你以為自己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你以為……我只會把寶物放在身上?我如果現在死了,你也沒辦法知道真實的下落。」

  這一說,直接激怒了毒老,讓他憤怒地伸出雙手,掐住了傾瀲的脖子。

  他的寶貴時間只能用在研究上,敢影響到他時間的人都該死!

  「糟了,老毛病又犯了。」

  所幸,毒老在傾瀲臉色發紫前,即時止住了殺意,鬆了手。如果現在將傾瀲殺掉、線索斷了,才真的會浪費掉他更多的時間。

  「咳、咳咳。」恢復呼吸的傾瀲在一陣嗆咳後,依然沒放棄他先前的提議,說:「如果你告訴我作用,我答應會告訴你……我所知道的所在之處。」

  「……你有什麼企圖?」毒老見傾瀲的狀態氣若游絲,卻還硬是從口中擠出這些話語,讓他好生懷疑。

  「我只是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我非得被這樣追著跑……」

  「我身體都這樣了,寶物是守不住了……給誰都一樣。但我……想知道真相。」傾瀲聲音很輕,聽起來毫無生氣。

  毒老譏笑:「如果我告訴你,你反而用寶物的作用來對付我怎麼辦?」

  「說!快把寶物交出來。」他才不會輕易上當。

  傾瀲問:「你們知道……寶物長什麼樣子嗎?」

  「……我當然知道!」

  「你確定……知道?不怕、我拿其他東西來忽悠你?」

  「……」毒老還真以為傾瀲是想要忽悠他,才問這話。

  「你說說寶物……長什麼樣?我連作用、都不清楚了,又怎能確定……我擁有的、是你們要找的東西?」

  「是鐲子。」他聽過寶物的名稱,是鐲子

  「鐲子?」

  「說!到底在哪?」

  「你看我手腕上的是不是?」

  「!」

  聽聞,毒老立即蹲下身,抓起傾瀲那隻帶著手鐲、此刻垂著的左手。鐲子外觀被補土遮著非常不起眼,待毒老握住玉鐲,剝開上頭的補土、仔細一瞧,便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被我得到啦!」他剛剛用神識探查鐲子,竟然被不明的力量所彈開,在下界,能出現如此玄妙的靈器,必定就是他們在找的寶物啦!

  喜悅之餘,毒老不忘故意噁心傾瀲,開口在他耳邊說道:「這寶物的作用便是可以前往神界。」

  傾瀲驚訝一瞬,但也只是一下下,下一秒便換他開口大笑。

  倏地,讓毒老感覺異常離奇。

  傾瀲這時露出了與他此時的疲態不符的笑容,說:「我也有一個祕密沒有告訴你。」

  「這個手鐲,是一對的。」

  霎那間,突如其來的消息有如晴天霹靂,毒老神色一僵,露出了破綻。

  傾瀲趁機使出了蟠龍訣,用沒被毒老抓住的右手,往對方的肚子用力一捅。

  撤手,大量的鮮血從患處噴湧而出。

  局勢瞬間逆轉。

  毒老倒在地上,痛苦不已。

  「你、你沒中毒?」毒老驚詫。如不然,傾瀲怎麼還會有力氣可以攻擊他?

  傾瀲將被摘到一半的鐲子戴好。此刻因為毒老重傷,對原本的毒水也失去了控制,讓傾瀲腿上的壓力一鬆。

  他起身,說:「大概是因為我以前中過更猛的毒吧?」

  當他被灌下毒藥時也以為自已窮途末路了,沒想到身體居然一點不良反應也沒有,便順勢裝了下去。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故意問了毒老自己被喂了什麼。

  「你說鐲子是一對的,也是為了詐我?」

  「那句話是實話喔。」

  這也是傾瀲能有恃無恐地秀出鐲子的原因,不管結果如何,重生會都不可能得償所願。

  被騙過一次,毒老還以為傾瀲滿口謊言,但現狀迫使他不得不激動:「那、那另一只現在在哪?」如果他們組織沒辦法將另外一只鐲子找出來,捉捕傾瀲的用意也會大打折扣。

  「我不知道。」

  傾瀲攤了攤手,讓毒老氣得又噴了一口血。

  當傾瀲的意識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對一切事物都不太熟悉。雖然如今戴在他手上的玉鐲,是被人所爭、被稱為寶物的龍風鐲,可在當時,他只知道這是「傾瀲」素未謀面、也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家人所留給他的遺物。

  前世的他,對於玉鐲的印象也只見過路邊賣的便宜貨,根本不會把鐲子往價值連城的方向去想;這一世也一樣,他要是有錢的話,又怎麼還會住在一座破屋裡呢?

  所以在他這具肉身年僅五歲時,走在路上偶遇了一位哭得梨花帶淚的可愛小女孩,女孩央求著向他討要鐲子,他心下一軟就送了出去。雖然事後想想感覺很像遇到了詐騙集團,但也只是摸摸鼻子、覺得學了個教訓。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傾瀲完全沒有想要將鐲子追討回來的心思。

  傾瀲見到毒老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後,感覺對方沒了氣息,便決定去找月影他們會合。

  沒想到剛一轉身,毒老突然從後方爆起,想要偷襲傾瀲。

  電光石火間,一陣黑霧從一方的樹叢裡竄出,朝著毒老飛去,重重地將他砸向了後方的樹幹。

  幾息過後,月影才喘著氣,緩慢地從暗處走出。

  時間倒回幾秒前,當他擔心傾瀲、一路飛奔過來時,就見到傾瀲差一點被偷襲的畫面。

  一時之間,一股怒火在心中爆發。他出手了,同時一堆零碎的記憶片段也隨之湧入了他的腦海中,讓他意識一時斷片、感到頭暈目眩。

  忍著腦袋不時傳來的刺痛感,月影心下不管如何,現在還是查看傾瀲那邊的狀況要緊。

  毒老在被傾瀲攻擊時便受了重傷,隨後受到月影的突襲更是強弩之末。

  此刻他非常不解。

  毒老口含鮮血問道:「暗、暗屬靈力,你是什麼人?連老夫都未能……成功地將這種能量賦予在活人身上。」

  「老東西,不只研究毒藥還改造自己身體啊?」月影並未理會毒老的問話。他一走近,便見到對方腹部的傷勢。這樣都能不死,必定有鬼。

  雖然月影說話的口氣還算冷靜,但傾瀲注意到了,此時的他,氣質冷若冰霜,還隱隱有發怒的跡象。

  月影看著毒老,鄙視道:「我先前還以為你對毒理有多精通,沒想到你只是個一心二用的半調子,所以才會到處躲躲藏藏。」

  「你,你竟敢汙辱老夫的毒技!」毒老暴怒,只可惜他現在動彈不得,已無力氣找月影算帳,只能扯口舌之爭:「黃口小兒,根本不知道專研毒理需要花多少的時間!」

  倏地,月影掀開戴在頭上的帷帽,驟然怒吼:「十六年前,伊爾大陸,月光庭院。你下的毒只是製作失敗的半成品。」

  「拿那種垃圾來對付鳳凰城的繼承人,你還有臉嗎?」

  「你……你怎麼可能……」

  月影的話一出,毒老一改態度,變得非常驚恐。

  不過月影也沒在給對方說話的機會,三兩下用暗靈力將對方的四肢俐落地切下。在不理會對方哀號的情況下,拿出十幾個瓷瓶,一股腦地將瓶中的藥粉、液體全部往毒老的嘴裡灌。

  直到傾瀲從後方抱住了月影,方才停下了動作。彼時,毒老早已斷氣身亡。

  月影任由傾瀲抱著,在原地站了許久才冷靜下來。

  「傾瀲,放開我吧。我沒事了。」

  傾瀲鬆手後,月影為了讓毒老的死訊別太快被重生會發現,隨意將屍體找了塊布裹著,收進儲物環。

  傾瀲此時有些忐忑,從剛才的事態便知,月影的記憶恢復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