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09-很慶幸你當時先走了

阿黓 | 2021-10-22 17:00:02 | 巴幣 2 | 人氣 45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09-很慶幸你當時先走了


  花紹辰在接到兵器店老闆往上層傳遞的訊息後,便動身前往魔獸山脈。

  雖然傾瀲的訊息中提到「魔獸山脈西側」,但花紹辰知道那僅僅是一條線索,而非傾瀲提示的最終地點。

  花紹辰來到西側後,用土靈力造了個高台將自己往上托。

  以前他們還在仙院時,就有討論過非常時刻的聯繫方式。將帶有訊息的布條綁在附近最高的樹上就是他們得出的其中一種方法。因為人平時如果不刻意,很少會抬頭往上方看去。

  沒花多少功夫,花紹辰就找到了傾瀲留下的線索,並得知後者的所在之處。

  在傾瀲發出訊息的後幾天,為了讓失去記憶後的月影熟悉與人的戰鬥方式,也為了等待花紹辰的到來,傾瀲都待在住處以不用上靈力的方式與月影拳腳對練。當花紹辰找到傾瀲時,傾瀲正在屋前和月影過招。

  花紹辰的外觀與傾瀲平時印象中的一樣,如今的差別只有身後多背了一把長劍,但卻讓傾瀲一見便楞了神。

  ……如果不交談、不相見,那他們之前的情誼能不發生改變嗎?

  明明人是自己找來的,此刻他卻有些畏懼和對方說話。

  在傾瀲靜靜地望著對方時,月影則是用警惕的眼神看著這位陌生的來客。

  傾瀲心中的僥倖心理在維持了幾秒後,他踏出沉重的步伐來到花紹辰身前。

  「咚――」的一聲,傾瀲跪在了花紹辰的跟前。

  他向下一拜,將額頭貼至地面。

  「對不起。」

  傾瀲一氣呵成完成的動作,頓時讓花紹辰嚇了一跳。

  「你在幹麼呀?快起來!」

  花紹辰伸手想將傾瀲拉起,卻感受到了對方的抗拒。

  「……我先跑了。對不起……」反覆的道歉聲,說著,傾瀲的聲音有些喑啞。

  花紹辰看著自己的好友如此的愧疚,嘆了口氣,說:「幸好你先跑了。」

  「你跪在這我也沒法跟你好好地談呀,你先起來吧。」

  月影見到突如其來的場面有些意外。

  ……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傾瀲聽見花紹辰的話,如果自己再不起來也只會讓對方困擾,便起身將對方領進屋內,但這期間傾瀲依然慚愧地抬不起頭。

  花紹辰一在屋裡坐定位,看著傾瀲一臉的頹樣,便開始用中氣十足的嗓音開始抱怨。

  「傾瀲,我真的很慶幸你當時先走了。你知道跟我們那次出行的院生中,居然還有人或是其家人想找你追討責任,仙院還有導師也想把問題都推到你身上。真他媽的無恥,做錯事的又不是你。」

  傾瀲聽聞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花紹辰,因為問題的源頭的確來自於他。

  月影雖然不清楚傾瀲的過往,不過聽了花紹辰的話後,也知道對方是站在傾瀲這邊的。

  他伸手幫花紹辰斟了一杯茶,說:「這位兄臺,我叫作『月影』。先前只知道傾瀲被人盯上,但卻不知道細節,方便跟我簡略地說說嗎?」

  「你可以不用說,我之後再跟他說就好了。」傾瀲怕挑起花紹辰不好的記憶,急忙說道。

  「――沒事!抱歉呀,我也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傾瀲在仙院時認識的朋友,叫作『花紹辰』。請多指教,月影。」

  「請多指教。」

  花紹辰的語氣從這時稍微地變得嚴肅:「月影,你知道傾瀲被大道強者盯上嗎?」

  「嗯。」

  「我現在要說的就是當時發生的事。那時傾瀲和我……與幾個院生參加了仙院指定的外出歷練活動,活動內容其實只是定期到一些地點巡邏看看有沒有魔獸作亂。那個大道就是在我們外出歷練時襲擊了我們。」

  「傾瀲的主人不知道從哪提前得到了消息,在還沒有與大道撞上前,就將傾瀲先帶走了。不過當時傾瀲的行為不算是逃跑,他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他主人用迷藥放倒、帶走的。」

  「傾瀲會想向我道歉,也是因為被大道強者襲擊時,我們的一個朋友不幸地喪生了。」

  聽到這,月影不自覺地用眼角餘光撇向傾瀲。

  好慘的娃啊。被人盯上、被人陷害,還要不斷自責自己害了身邊的人。之前傾瀲中心魔時,口中喊的沐凡,該不會也……

  花紹辰講到此處,並沒有停留太久,為了不讓傾瀲尷尬,立即往下說。

  「傾瀲在被他主人帶走後,就沒再回過仙院。我們只有私下相互來信一次、簡易地交代各自的狀況後就沒再聯絡了。」

  「我剛剛就是在說,幸好傾瀲沒在襲擊過後回到仙院。」

  「且不說為什麼大道強者能知道我們隊伍要去的位置,但其他人的態度真是噁心到我了。」

  在那次事件過後,花紹辰與其他的倖存者回了仙院。仙院方在得知被襲一事後,由於大道強者主動發難並非小事,他們並召集了花紹辰這些歷練中的受害者、學院裡數名導師、院長,還有與受害者有交情、關聯的校外靈修,一起開了一次討論會議。

  結果花紹辰到了討論現場,現場眾人先是為了誰是眼線開始爭吵,之後要開始指責不在場的傾瀲,說誰叫他要惹到大道強者,一人的過錯卻要他人受罪;接著眾人又將焦點轉移到討論傾瀲身上到底藏了什麼寶貝,會被大道如此覬覦。

  「有些人一看就不安好心。」

  花紹辰義憤填膺地說道:「他奶奶的。對方就只是一個大道強者,會議就開始避重就輕,我還想說對方惹到我爺爺呢!」

  「校方既不保護你(傾瀲),還想把你推出去。連提議一起去討伐那個鬧事的大道都沒有。我主動提出,就有人嘴我這是私人恩怨。所以這會議是幹麼?開辛酸的喔?」

  「我本來想繼續留在仙院將出賣我們的人楸出來,但我爺爺說傾瀲你不在,就算真有眼線也不會有所動作。於是我就決定先回立山宗了,我在立山宗的資源比較多,早日提升實力才好方便報仇。」

  「傾瀲,我今天來就是想跟你說些消息。那個大道目前有我爺爺盯著,正四處躲藏不敢出來,所以暫時應該不會來找你麻煩。」

  「……多謝了。」傾瀲聽見花紹辰不僅不怪他先跑了,還替他打抱不平,心裡不說感動那是騙人的。

  想到了某件事,花紹辰微微皺眉:「不過目前有一件事比較棘手。」

  「……什麼事?」

  「其實那個大道在事件之後曾經想策反我爺爺,我覺得如果越多人知道大道當時開出的條件,情況可能會變得很糟糕。」

  「?」

  「那個大道說,他之所以會幫組織做事,是因為那個組織來自『上界』。」

  「什麼是上界?」

  「我也只是聽說。聽說除了我們所在的諾蘭大陸,還存在著另外一片大陸,那邊有更多的修煉資源,連平時能接觸到的靈氣都比較濃郁,修為也能突破到比金丹期更高的境界,那個地方就是『上界』。」

  「之所以會成為『聽說』,是因為幾乎沒有人知道去往上界的方法,但那個大道說了,組織答應只要他能成功地從你這奪走寶物,就帶他去上界。」

  「你也知道就算是靈修、修為再高,壽命還是有走到盡頭的一天。如果到了上界便能更容易提高修為,能增加壽命,對於多數靈修來說應該是無法抗拒的誘惑。」

  對此,月影發表了他的看法:「這件事應該暫時不用憂慮。那個大道沒有大肆透露消息應該有他自己的顧忌。例如如果越多人知道他與組織間的約定,有人取代他完成了任務,那他去往上界的機會或許就被搶走了。」

  傾瀲補充:「那個組織便是『重生會』,以前我與花紹辰曾撞見那個邪惡的組織搞過人體實驗,製作出些魁儡士兵。」

  「我的想法,去往上界可能還缺少著某些我們不知道的特殊手段,或是有些不知名的原因,不然以大道先前強硬的作風,大可集合諾蘭大陸上的靈修,威逼對方說出去往上界的方法。」但這些猜測現在也無法證實,只能先把消息放一旁。

  「花紹辰,謝謝。這是個很重要的情報。」

  「――哪裡。不過除此之外,我雖然沒有聽到其他的動靜,你也不可掉以輕心,我覺得他們依然持續在找你。」

  「啊,還有就是,你也盡量不要去接觸其他靈修,或是相信任何的門派。畢竟大道找上你這事傳得蠻廣的,不少人可能都打上了你寶物的主意。」

  傾瀲:「花紹辰,我……」說起來到現在,花紹辰都沒有向他詢問過擁有的是何種寶物,時刻顧慮到他的感受;也因此,傾瀲更容易對花紹辰產生愧疚感。

  花紹辰留意到了傾瀲的情緒,道:「傾瀲,阿傅的事你不用自己一個人扛著,我也會想辦法替他報仇的。」

  「說起來,我還以為你會跟沐凡在一起。我本來還想順道向他道謝呢。」

  花紹辰先前找到傾瀲時,之所以沒有上前搭話,是因為他見到了月影。不只與他原先想的不同,傾瀲身邊突然多了一位先前未曾見過的人,讓他一時搞不清狀況。而且同樣身為男子,月影的容貌又太過漂亮,好似天界的神祇落於凡塵,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

  聞言,傾瀲的臉立刻皺了起來:「他做了什麼?」

  月影見到傾瀲的表情,他原以為沐凡在傾瀲心中擁有非常高的地位,但現在似乎……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難道他沒告訴你嗎?」花紹辰突然恍然大悟,難怪傾瀲會對傅嶺旭的事這麼耿耿於懷。

  「其實阿傅剛死的時候我很崩潰,一直守在他的屍體旁邊不想離開。你主人找到了我,並對阿傅的屍體使用了引魂笛。說人死後七天內魂魄會在人間遊蕩,不會回歸地府。只要先用引魂笛將靈魂蘊養起來,等修為到了一定的境界,使用秘術便能為人重塑肉身,使人真正的復活。」

  說著,花紹辰聽到傾瀲的拳頭關節處發出喀喀的響聲。

  傾瀲不語,這件事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花紹辰接著說道:「不過沐凡在吹響笛子後,並沒有招到阿傅的魂魄。他看阿傅的肉身損傷不大,覺得阿傅並非受到了能讓靈魂破滅的強力一擊,所以沐凡推測或許阿傅沒有死,之所以招不到魂魄是因為靈魂歸位了。人有三魂七魄,阿傅的靈魂或許只是回歸本體了。」

  傾瀲聽了有些震驚,自己魂穿異世,並非重新投胎出生,或許就是所謂的靈魂歸位。

  「所以我沒時間沮喪,需要努力修練,然後把阿傅找回來,我相信他還活在這個世上。」

  傾瀲點頭,表示了解:「我也會幫忙留意是否有傅嶺旭的下落。」他都能出現奇蹟,沒準傅嶺旭也可以。

  花紹辰感慨:「不過我當時因為初聽到消息後太過驚訝和高興,所以就忘了好好向沐凡道謝了。」

  傾瀲的煩惱看似得到了解決,月影倒是產生了疑惑。

  「沐凡就是傾瀲的主人?」

  「是啊。」花紹辰回。

  「聽起來……傾瀲跟他主人的關係其實還不錯?」月影的表情有些古怪,傾瀲不是說他的主人用解藥威脅他,還總是想看他困擾的表情嗎?

  話說到此,花紹辰的臉上忽然揚起了邪惡的笑容。

  「關係何止不錯,傾瀲先前還想偷看對方泡澡。」

  「我、我才沒有,別聽他胡說。」傾瀲羞紅著臉,立刻澄清了來龍去脈。

  在某次的仙院校內的比武大會上,傾瀲獲得了進入仙院的靈池中修煉的獎勵資格。

  進入靈池會依照順序輪流,一次一人,當前一個人修煉完後才會輪到下一位。不然大家一起泡,一下水身材曲線都看得一清二楚,多不雅觀。

  當輪到傾瀲時,沐凡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也溜進了靈池。

  說是靈池,外觀比較像是一條河,開在山壁的夾縫中。聽說泉眼被藏在山壁之中。而越靠近泉眼的方向水中蘊含的靈氣也就越強。

  傾瀲起先跟沐凡分開修煉,沐凡獨自往上游靠近泉眼處走去。在離開之前叮囑傾瀲別太往裡面走,以他目前的修為,身體無法承受上游過量的靈氣。

  傾瀲起先也照著做了,但等他在靈池中的修煉告了一段落,便開始動起了歪心思。

  「我好奇沐凡的長相。」

  「想著既然都泡在水中……他總不會還戴著面具吧?」

  傾瀲付諸了行動,開始往上游走去,但還沒見到沐凡前,他就因為承受了過量的靈氣而暈倒在了半路,結果以失敗告終。在他迷離恍惚之際,只感覺到有一道瘦長的身影將他從水中撈出,並幫他調息著體內的靈力。

  救他的人自不用說,便是沐凡。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裡傾瀲都因此事被沐凡調侃著,說傾瀲垂涎他的肉體,也讓傾瀲時常羞到說不出話來,與傾瀲交情好的花紹辰自然也就有所耳聞。

  傾瀲強調:「我,真的,只是好奇他的長相。」但說著,語氣開始有些有氣無力。

  「不……其實他長怎樣都無所謂,我只是不想在對方拿下面具後,自己卻認不出來。」

  不管沐凡跟他的關係今後會如何改變,沐凡早已在他心中佔有了一席之地,是無法忽視、無法被取代的存在。也因為如此,傾瀲更加無法接受如果哪天沐凡拿下了覆在臉上的面具時,自己與他會形同陌路,明明相識卻做不到相認。

  此時,月影一直觀察著傾瀲的表情變化,覺得此刻自己似乎悟出了某些真相。

  心中一驚,不會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樣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