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15-有人寵著

阿黓 | 2021-10-28 17:00:02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15-有人寵著


  花紹辰講到最後,表情也有些感傷。

  傅嶺旭會死,是為了幫他擋招。走得很突然,他連最後一句話都沒辦法好好地跟他說。

  聽完了受襲的全部過程,月影的臉色也非常不好,表情十分凝重。

  他想到,如果今天花紹辰的爺爺不恰好是位大道強者、沒有機會被召到現場,恐怕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難逃一死。傾瀲的朋友不只傅嶺旭,甚至連花紹辰都沒有機會活著回來;難怪傾瀲會怪他不顧自己的想法,會因為無法知曉情報而憤怒。這道擋在他與傾瀲之間的鴻溝……也大概是補不上了。

  月影本想先了解實情後,先努力修復他與傾瀲的關係,這樣自己的戀情或許還有轉機,但在親耳聽到如此慘烈的現實後,所以希望都蕩然無存。

  當傾瀲將飯菜準備好時,月影的心情依舊低落。

  他坐在飯桌前,手持碗筷,但卻猶如石像般,一動也不動。

  花紹辰認為自己猜到了月影反常的原因。在知曉傾瀲所要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後,是要繼續留在傾瀲身邊、還是選擇離開,都需要一段時間消化。

  但月影的表現到了傾瀲這裡,卻讓他看不懂了。想到月影昨晚吃飯時也時而恍神,難道說他生病了?

  「月影,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聽見傾瀲的關心,月影將視線移向對方。納悶著傾瀲到底有什麼魔力,會讓他覺得明明該學會放棄,心卻充滿了抗拒。

  要是傾瀲喜歡他就好了,這樣也就不需要考慮這些煩惱了。

  所以只要能證明的話……

  鬼使神差的,月影忽然不過腦地說了一句。

  「傾瀲,餵我。」

  瞬間讓傾瀲手一抖,差點讓筷子滑落手中。

  餵、餵?我是誰我在哪?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傾瀲思緒一時有些混亂。他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是紅的……

  傾瀲垂眸,偷偷瞧了一眼依然靜靜看著他的月影,他懷著忐忑的心,夾了一塊大小適中的燉肉,遞到了月影嘴邊。

  在見到月影依然沒動作,傾瀲下意識的說了聲:「啊――」

  這次,月影很配合地將燉肉含入了口中。

  說起來荒唐,月影直到燉肉的滋味傳到他的味蕾,再衝擊到他的大腦,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都做了些什麼。

  而遲來的反應,還是沒辦法阻止他的臉漲得通紅。

  月影一時語塞,在感受到傾瀲和花紹辰的目光後,頓時羞得無地自容。

  他拚上自己最快的速度,用自己的筷子將桌上的菜色都掃了一點到自己碗中,隨後果斷起身,直接帶著碗筷逃回了臥室。

  快到傾瀲差點以為剛才的月影,只是他想像中的幻覺。

  傾瀲在月影真的被他餵食的那一瞬間,心臟激動得快跳了出來,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喜悅和成就感;但為了讓自己的笑容不要太猥瑣,此時正用手將臉摀了大半。

  原本只是單純地吃個飯,花紹辰卻覺得他瞬間被餵了一頓狗糧。傾瀲在拜託他的事情時,已經跟他說明了沐凡與月影是同一人。說好的與沐凡關係不好呢?他們倆之間戀愛的酸臭味早就飄出來了!

  不過他身為局外人,情緒沒受到多大影響,還是很冷靜的。

  花紹辰建議傾瀲說:「你可以為他挑個禮物,順勢跟他告白,我看他也未必沒那個意思。」

  傾瀲聽見,雀躍的心反而瞬間沉靜了下來。

  「不,我……沒那個資格。我連自己都顧不好了,又怎麼能將月影也拖下水呢……」他先前便深知了這點,才會毅然決然地跟沐凡絕交。至於月影是否喜歡他……他不敢妄想。

  花紹辰對此,也只能搖了搖頭,便不再多說什麼。

  此時在臥室的月影,已經褪去先前的害臊和尷尬,正愉快地扒著飯。

  他原以為自己會緊張到沒胃口,沒想到反而因一掃了心中的陰鬱,所以食慾大振。

  月影覺得,雖然他方才的要求屬於無心插柳,但如果傾瀲真的對他沒意思,便不會答應餵飯這種親密舉動。而且他先前想不透自己為什麼會看上傾瀲,現在也多少有些明白了。

  有人寵著自己,真好。

  像是傾瀲為他做的燉肉,軟嫩的程度就恰到好處。

  雖然不清楚失憶前的他會怎麼想,但他潛意識裡認為能像傾瀲這樣對自己好的人並不多見。只要傾瀲願意愛他、寵他,不論身世、貧富貴賤,他都願意接受這樣子的伴侶。

  月影在想通了對傾瀲目前的看法後,心情豁然開朗。

  他現在只要幫忙解決傾瀲身上的麻煩,把想對付他的敵人都處理掉,他就有信心自己能讓他們倆過上幸福美滿的舒適生活。

  在傾瀲和花紹辰用餐過後不久,月影一臉平靜的找上了他們。

  月影雖然先前詢問過花紹辰消息,多少夾帶著他想知道傾瀲對他看法的私心,但他事先也下過決心,即使跟傾瀲最終無法成為戀人關係,他身為傾瀲目前的夥伴,也會認真地幫助傾瀲渡過難關。

  月影道:「傾瀲,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如盯上你的那群人所述,擁有讓人覬覦的寶物。」

  「還有,除了先前襲擊歷練隊伍的大道陳叢森,以及後來幫助他逃跑的一位金丹修士外,你目前還知道有那些未來可能會對上的敵人。」

  傾瀲對於月影知道陳叢森感到有些意外。

  「你怎麼……」

  花紹辰插話:「是我告訴他的。傾瀲,我覺得你需要幫手。」

  「……」傾瀲抿唇,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緣故,強迫花紹辰回想痛苦的記憶。

  月影誠懇地說:「傾瀲,如果你信得過我,就請告訴我吧。」

  傾瀲有些猶豫。他不想讓月影牽涉危險,但又想到,如果月影對於事情一知半解,也容易遭有心人鑽了空子,反而無法提防他的敵人。

  思索再三,答應了請求。

  傾瀲道:「我先從寶物開始說起吧。花紹辰,雖然你先前沒問過我,但我希望你也能知道。」

  花紹辰頷首表示理解。

  「我在還沒入仙院前,曾經遭受到重生會的襲擊,導致收養我的一個家族被滅門。他們說要找寶物,但我身為一個孤兒,父母唯一留給我的,除了我的名字外,就只有我現在戴在手腕上的手鐲。所以我當時就推測他們看上的,或許就是這個也說不定。」傾瀲將帶著玉鐲的那隻手舉至兩人面前。

  「之後我在方加秘境得到了『蟠龍訣』秘笈,那本祕笈其實是一位聖龍族老祖留下來的一縷神識所贈。他說我這鐲子名叫『龍風鐲』,是他們族裡供奉的神器。神器是由開天闢地的神祉所造,所以神器具有不會被摧毀的特性,至於鐲子有什麼實際用途,他也不清楚。」

  「但是既然龍風鐲都被老祖點名是神器了,雖然不知道其效用,八成也確認了這就是重生會要找的東西。」

  花紹辰表情有些古怪:「兄弟,就算這鐲子真是他們想搶的東西,你一來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擁有寶物,二來不知道它的作用,這樣就被追的跑,未免太冤了吧?」

  傾瀲嘆了口氣:「就結果來說,他們沒搞錯人。」至於他的感想,當然是覺得莫名其妙。

  月影講出他的觀察:「重生會盯上你這麼久,你卻不知道寶物的確切外觀、名稱、作用,可見寶物真的不一般。」

  花紹辰:「就是因為特殊才會想搶不是?」

  月影:「凡舉歷史上有名的神兵利器,那些寶貝都叫得出名字,能描述出外型,也知曉用途。但同時皆是威力強大、受人爭搶的存在。」

  「說的不好聽一點,傾瀲現在之所以安然無恙,我覺得撇除掉重生會缺少人手的可能性,他們應該是不敢派出太多人、不敢在搶奪這件事上做得太顯眼,不想引起其他勢力注意、造成他們計畫上的阻礙。」

  「多半……傾瀲的寶物,功用一旦被世人知道,便會像那些傳說中的兵器,讓靈修們趨之若鶩、爭相搶奪。重生會為了防止增加競爭對手,在寶物的訊息上才會遮遮掩掩。」

  傾瀲一聽覺得很有道理:「我原先只想到,他們沒有交代寶物的特徵,是怕我掌握了寶物後,反過來用寶物的力量去對付他們。看來他們清楚如果寶物的作用被公開,即使落到他們手中,也可能成為一塊燙手山芋。」

  花紹辰也立刻意識到:「如果我受襲的時候,爺爺並不在場,傾瀲的事情也不會廣為人知。」陳叢森想把當時在場的人都殺光,不就是防止他「找到傾瀲、奪取寶物」這個目的暴露嗎?只是結果卻被他攪和了;現在傾瀲會被各方勢力知曉也是意料之外的發展,也因為這個發展太讓人印象深刻,反而讓他忽略了陳叢森原先的行事動機。

  低調行事,為了不讓更多人同他們一樣盯上傾瀲的持有物。跟月影的推測確實吻合。

  接著傾瀲又向月影提及以前碰上的暗屬魁儡,以及沐凡解決毒老弟子一事。

  花紹辰總結:「所以目前已知與傾瀲敵對的重生會主要成員有大道陳叢森、不知名的金丹一名、推估為金丹修士的毒老,還有一群可能沒被找出來的暗屬魁儡。這樣說對嗎?」

  月影:「應該還有吧?」

  花紹辰疑惑:「撇除掉重生會應該有一個幕後首領外,應該就這些了吧?」

  「與你分別之後,傾瀲先前曾被他的舊識暗害。」所以才會被他所救。月影轉頭看向傾瀲:「這個舊識,跟重生會有關聯嗎?」

  傾瀲的表情瞬間有些消沉,眼神中的光彩暗淡了幾分。

  「他……不是重生會的人,但確實與重生會的人聯手。這事說起來有些複雜。」

  「他其實也是個受害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