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18-鬼人的出現

阿黓 | 2021-10-31 17:00:02 | 巴幣 2 | 人氣 50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18-鬼人的出現


  月影此時正坐在一處大宅的庭院裡發呆。

  幾日前,傾瀲在將他送到立山宗名下的商鋪後,便與他道別。隨後,在花紹辰的安排下,住進了這棟宅子當中。

  這時,花紹辰來訪。

  畢竟是受好友所託,他總要來關心一下月影的近況。

  但當花紹辰見到月影沉穩地坐在院中時,意外地覺得月影的情緒過於平靜。

  他知道傾瀲非常在意月影,而如今這位好友也不知上哪去了,月影卻似不受影響般,好像傾瀲消失在他的生活中也不會引起任何波瀾,頓時讓他有些失望。

  但如果要他將月影趕去找傾瀲,又違背傾瀲的期許,因此讓花紹辰的心裡十分矛盾。

  他來到月影身旁坐下,好奇地問道。

  「月影,你真的對傾瀲一點想法也沒有嗎?」

  「怎麼可能會沒有?」月影連頭都沒轉,回答得像在自言自語。

  「那你還跟他分開?」花紹辰覺得月影應該多少掙扎一下。他才離開魔獸山脈不久月影就被送了過來,太反常了。

  這時,月影總算把臉朝向了花紹辰。咬牙道:「說到這點我還沒跟你計較呢!你早就知道他想把我送走,你和他在聽到我說想一起幫忙時也沒有任何表態,將我蒙在鼓裡很開心嗎?」

  「等等等,就結果來說,你不也是同意了這點,才會到這裡嗎?」這鍋他不背呀!

  「……我是被他迷住了。」月影一臉痛定思痛。

  「哈?」

  「他說如果我出事了,他也會活不下去。」一句近乎告白的話,當下直擊了月影的心,讓他沉醉得無可自拔。在月影被迷得七暈八素時,下意識地不想違逆傾瀲對他的愛意;所以當他回過神來,已經配合地被送到了大宅。

  「我為了讓他安心,我也很鬱悶呀!」

  他們明明只差臨門一腳就能確立戀人關係。月影想到在他們分別的前一晚,他還想著來日方長,所以什麼事都沒做。

  去他的日久生情!早知如此,他應該當晚就鑽進傾瀲的被窩。

  如今,月影正在為要不要去找傾瀲而感到糾結。

  論危險度,被盯上的人是傾瀲又不是他。外出行走,築基期五層的修為也能應付大半的對手,所以不太需要擔心在找傾瀲的路上遭遇不測。

  但傾瀲人身在何處,他目前也沒譜。

  至於提高自己的實力增加傾瀲的助力,他體內的能量被卡住了,修煉這條路暫時也不管用。而且重生會也不是什麼明面勢力,能知曉他們的總部所在地,不然早就可以直搗黃龍、毀了他家老巢;就算沒辦法做個了解,找對方不痛快也行。

  唉,鬱卒呀!

  此時,一位隸屬於立山宗店鋪的小廝前來向花紹辰報信。

  花紹辰將小廝送來的信件拆開來閱讀。

  月影好奇:「這是什麼?」

  花紹辰回:「我怕重生會會搞什麼小動作,所以有交代掌櫃如果近日來有聽到什麼奇聞軼事都傳來報給我。」

  「嗯哼――信上都說了些什麼?」

  「我看看,說最近有民眾在西邊一帶的官道上看到鬼人出沒。」

  「鬼人?」

  「好像是此人與靈修結怨。有好幾個民眾走在半路上,都目擊過有人忽然從樹叢中跳出來,拿著刀就對路上的靈修們一陣亂砍。因為鬼人都是以一敵多,戰鬥後又滿地鮮血,再加上鬼人臉上還戴著一張畫有奇異紋路的黑色面具,看起來十分不詳,所以才會被民眾稱為『鬼人』。」

  月影問道:「能查到鬼人的詳細位置嗎?」

  「怎?」

  「……那八成是傾瀲。」

  「……」

  「等等!這其中的關聯呢?」

  「傾瀲在跟我分別前,他說想要留著我的面具作紀念,我就給他了。」

  「你?嗯?……你想起來了!?」

  「沒有,但這不是重點。」

  月影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如月影所猜測,近日突然出現的鬼人的確就是傾瀲本人。

  他在魔獸山脈的小屋地點被發現時就起了疑心。

  如果敵人夠清楚他的行蹤,應該會選擇在小屋四周設伏,等他自投羅網,而不會是一群人顯眼地圍堵在屋外。如果是他與月影在下山時就暴露了行蹤,隔了這麼多天卻只聚集了一群修為不上不下的靈修進行襲擊,這也說不過去。

  如此一來,小屋會被發現,問題應該出在花紹辰身上。

  傾瀲相信花紹辰不會背叛他,所以用刪去法,只可能是他雖然有意隱藏行蹤,但還是被跟蹤了。

  要長時間地跟蹤一個人卻不被發現,而且跟蹤對象還是經常出入立山宗、擁有一位大道強者爺爺的花紹辰,似乎有點不太現實。

  但如果是在某些城門或者是立山宗的店舖外蹲點,那就簡單多了。

  傾瀲很快就得出了這個結論,所以在確認月影被送到安全之處時,他假意離開、走了好長一段路,接著在自己的容貌上做了偽裝,又折返了回去,回到了立山宗的店舖外頭。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傾瀲很快地就區分出了哪些人是在特意蹲點,而那些人只是一般民眾。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傾瀲將可疑的人的特徵都記下後,隨機挑了一名靈修進行跟蹤,在夜深人靜時直接將人抓起來逼供,也因此大致了解了這些靈修與重生會的合作模式。

  基本上是拿錢辦事,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幫忙的對象是重生會,平時是靠專業的接頭組織聯繫和發放任務。傾瀲問出接收任務訊息的地點和方法,便搶了被抓者代表身分證明的腰牌,偽裝成受雇散修中的一員。

  在經過幾次集合、將任務的接頭點都了解後,換成傾瀲主動出擊,開始展開他的反擊行動。

  其結果自然便是鬼人的誕生。

  傾瀲接連襲擊那些接了任務的靈修,而且下起手來完全沒有負擔。在他的認知中,敢來對付他、危害他的性命,就要有被殺的覺悟。不過他也特意在攻擊初期因為某個目的,不會馬上下狠手,所以戰鬥時敵人身上的傷口會偏多,留下的血跡看起也來比較慘烈。

  如果他碰到有敵軍增援,也會見好就收,趁機開溜。他可沒想過僅憑他一己之力,就能完全剿滅掉這些雇傭散修。就算死了一批人,為了錢還是會有新人補上。

  而今日,傾瀲的目的好像達成了。

  在他襲擊的新一輪散修當中,混了一名高手,在傾瀲看來此人的修為應該有到金丹期。在短暫的交手過程中,對方不只沒有用全力,還有意無意地、隱密地幫他解決了不少敵人。

  當清場到只剩傾瀲與高手時,對方用劍假意攻擊傾瀲,以此拉近距離。

  他小聲地對傾瀲說道:「你跟月月良是什麼關係?」

  傾瀲思索片刻便想起,「月月良」是沐凡當毒師時用的假名。

  「你是重生會的人嗎?」傾瀲反問。

  在問話的期間,他們間的打鬥依然沒有停歇、正弄虚作假著。

  傾瀲想著,如果眼前之人是沐凡的敵人,應該就不會有閒心與他放水過招,所以決定賭一把。

  見對方依然沒有回應,傾瀲接著問:「你是月月良在重生會裡的人嗎?」

  「他的面具是我跟他要的,他現在的狀況沒辦法跟你聯絡。」

  聞言,對方想了一下,回覆到:「七日後,松清鎮,朝陽客棧,一號包間。現在不適合交談。」

  傾瀲頷首表示同意。

  傾瀲雖然不想把月影牽扯到他的恩怨中,但思考過後,想把如今的局勢化被動為主動,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便是與沐凡在重生會裡埋藏的眼線取得聯繫,得到敵人的內部情報;所以傾瀲才會刻意戴上沐凡那張非常有辨識度的面具,為的就是想藉著自己引發的襲擊事件,消息傳回重生會,吸引眼線主動前來調查。

  也因此,傾瀲怕在出手時打到自己人,每次交戰時才不會一開始就下殺手。

  既然當前的目的已成,傾瀲決定假意收手、撤離,結束戰局。

  只是……

  猛然地,一道身影從他身邊竄出,發出攻擊襲向了剛才與他談妥的眼線。

  來者頭戴帷帽,遮擋了面容,但傾瀲一眼便看出……

  那是月影呀!

  看得他差點暈倒。

  所幸眼線似乎認出了月影,接連退步閃躲,沒有要出手的跡象。對方此時也有些吃驚,原本瞇成一條線的眼睛都瞬間瞪大了,不懂月影的意圖。

  「月影!」傾瀲幾個跨步來到月影身旁,並在他耳邊低咐:「我們先走,詳細的原因等等再跟你交代。」

  月影在聽到傾瀲的指示後收手,雖然不明放跑敵人的緣由,但他相信傾瀲的判斷。

  不過兩人離開還沒走幾步,卻被人攔住了去路。

  來者是大道陳叢森。

  這是傾瀲和月影第一次與陳叢森遇上。那張毫無特點的臉,花紹辰先前就給他們看過了畫像,再配上一身磅礡的氣勢,讓兩人很快地辨認出了對方的身分。

  傾瀲見狀,直接扯過月影手臂,帶著他向某個方向奔跑;但沒跑多遠,便被突然冒出的樹牆擋住了去路。

  眼線似乎在重生會裡的地位不低,他向陳叢森搭話道:「陳叢森,你怎麼會來這裡?」

  陳叢森睨了他一眼,道:「我的目標好像是那兩人中的其中一人。」

  眼線沉思,對方說的應該是「傾瀲」,他原先也不曉得是誰戴著月月良的面具,但想到月月良似乎與他有交集,這答案便呼之欲出。

  他說:「既然是你的目標,那我就把他們兩人交給你了,免得功勞被我搶了讓你沒了獎勵。有人幫我解決鬼人一事我也樂得輕鬆。」

  說罷,轉身、離開了現場。

  他現在唯一能幫傾瀲他們做的事,就是不留下來一起參與對付他們的行動。有緣的話,七日後再相會吧!

  眼見去路被堵,傾瀲用身子擋在月影身前,不讓他直接暴露在陳叢森的目光之下。雖然方才眼線與陳叢森有過短暫交談,但傾瀲清楚陳叢森的從頭到尾都在警戒著他們,讓他找不到開溜的時機。

  陳叢森開口問道:「你們兩人誰是傾瀲?」

  「什麼傾瀲,誰是傾瀲?」傾瀲如此喊道。

  陳叢森沒有理會他的裝瘋賣傻,直接下命令:「你們,將面具和帷帽拿下。」

  如果是在普通狀況下,一般人面對陳叢森,早就嚇得照做了。但是傾瀲不敢賭。月影的容貌和髮色實在太過突出,他絕不會讓陳叢森有記住他的機會、不會讓月影加到他的獵殺名單中。

  傾瀲聞言,立即將拿在手上的配劍收起,運起蟠龍訣,龍麟加身。

  一個箭步,揮出拳頭,向陳叢森襲了過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