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08-難能可貴才會患得患失

阿黓 | 2021-10-21 17:00:03 | 巴幣 0 | 人氣 38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08-難能可貴才會患得患失


  傾瀲在認知到自己目前缺少情報後,決定下山一趟,進城辦事。但想著既然要進城,也怕月影近日來的山野生活太過平淡無趣,便決定將他一同帶上。

  聽到要進城,月影很自覺地拿出了一頂帷帽戴在頭上。這是他以前暫住在城中時,傾瀲替他準備的。依據傾瀲的說法,月影不管是髮色還是長相都太過搶眼了,很難不被人記住。

  傾瀲則是直接換了一身黑衣,一副面罩遮住半張臉,一把配劍掛腰間。這樣常人一看,只會將月影和傾瀲誤認是出門遊玩的公子以及他的護衛。

  兩人進城後,傾瀲對於如何收集情報已經有了想法。不急於一時,便帶著月影來到了一家布莊。

  傾瀲雖然不清楚在月影的儲物環中備有多少衣服和財產,但他想為月影購置幾套適合他平日穿的新衣。

  布莊基本上不會販售成衣,傾瀲必須先挑選覺得合適的布料,再請商家測量月影的尺碼方能製作。

  許是傾瀲修煉後財力變高了,見識過不少成色極好的布料,外加上以前他待在司家時,司家便是以養蠶織布起家,去染坊工作的經歷也讓他多少對布料的種類和材質有所了解,傾瀲在布莊裡轉了一圈後,依然沒能找到心儀的布料。

  當傾瀲有些困擾時,赫然想起了自己的儲物袋中還躺著一匹布,便到櫃檯處將布料取出,詢問製衣細節。

  店家看見傾瀲能憑空出現布料而感到驚奇,但接著注意力就被布料所吸引了。驚呼道:「哇――這匹藍染布的顏色真好看!染料的調色沉穩中帶著些明亮,在漸層的部分也處理的十分柔和沒有斷層。」

  藍染這項技術雖然能在布料上製作花紋,不過此時傾瀲拿出的是無花紋的藍色漸層布料。

  傾瀲將月影領到櫃檯前,說:「老闆,你看這匹布如果為這位公子製作成衣的話,全用上大概能做幾套。」

  老闆回:「能做兩套。」

  「什麼時候能來取呢?」

  「店內目前人手空閒,公子兩個時辰過後來取便可。」

  話說到一半,月影將傾瀲拉到一旁:「你來布店是為了給我做衣裳?你自己的為什麼不做?」他就算不懂行,也能看出那藍染的成色極美。

  傾瀲答:「我覺得這匹布與你的氣質很搭。」布美,人也美。

  「這算什麼理由?」

  「我這布也放在儲物環中有段時間。剛好碰上了你自然是要拿出來用的,不用豈不是將一塊好料蒙塵了。」

  回想這匹布的來歷,是傾瀲答應作為沐凡的僕人後、必須準備離開司家時,染坊的管事送他的餞別禮。染坊的前輩們那時都以為他是為了挑戰仙院的入學考核才選擇離開,這匹布料也承載著長輩們的祝福,所以一直被傾瀲珍藏著。時過境遷,無奈他已經離開了仙院,卻無法風光地回去向長輩們報喜,未來的修煉之路也不知道還會經歷多少波折,還是讓布匹回歸他原本的用途才能彰顯其真正的價值。

  傾瀲想著,月影是他心中珍視的對象,用這匹布為月影製衣,也算成全他原先美好的記憶。

  最終,傾瀲還是將月影的兩套成衣訂下了。

  時間鄰近正午,兩人打算先找家飯館用餐。

  傾瀲有些意外月影對用餐地點沒什麼要求。月影回道:「有要求是因為有期許,我本來就不是為了特地吃美食而來,自然也沒什麼好挑的。」

  不過傾瀲依然向路人問了一下附近數家飯館的口碑,從中選定了一家。

  正逢用餐時段,飯館裡很是熱鬧,換桌率也高。傾瀲想著手頭上能用的錢還算充裕,便直接跟掌櫃要了個包間,不只圖清靜,也方便他們將面罩帽子拿下、用餐。

  在等待餐點的間隙,月影向傾瀲問道:「傾瀲,你要怎麼收集情報?」他知道傾瀲此行的目的,但不知道傾瀲會用何種手段。

  只見傾瀲拿出了一把匕首。刀柄上刻有一個形式太陽的花紋,除此之外整體樣式簡樸,好在做工精巧,非常耐看。

  「這是?」月影不解。

  傾瀲回:「或許能將它當成信物,聯繫到我想找的那個人。」

  先前傾瀲沒嘗試使用匕首聯繫,是因為他那時還未想開。覺得自己如果與他人牽扯越深,對他人的傷害也就越大。

  傾瀲垂眸。

  ……不過凡事總需要做個了結。

  傾瀲望著手中的匕首,這把匕首是由傅嶺旭所鑄、所贈。刀柄上的花紋則是傅嶺旭的個人標記。

  在傾瀲的印象中,傅嶺旭的個性與自己比較相近,都不多話,只是傅嶺旭比他又更加的內斂。平時也多虧了花紹辰在場,活潑的性個使他們的三人小組氣氛不至於太過沉悶。

  雖然彼此間相處融洽,但他們幾人幾乎都不會談起自己的家世以及過往。

  讓傾瀲有進一步的認識,是在某次的秘境探險中。

  秘境的產生,是因於某些地區的空間法則遭到破損,或是地區因為特殊原因落入了空間法則破損之地,所以會以某種特定的時間規律被送進時空夾縫中隱藏。

  秘境中可能立有先人的府邸、也可能是某個時代的文明遺跡,又或者是蘊藏著豐富自然資源的山水密林。每當秘境從空間夾縫中脫離時,會被修煉者們稱之為秘境開啟。而從開啟到再度回歸夾縫的這段期間,則被稱為秘境的開啟時間。

  也因於秘境建立在空間法則破損的地區,空間本身並不穩定,所以會排斥擁有過強能量之人進入,通俗一點的說法就是有修為限制。如果有修為過高的靈修想進入秘境,就會遭到秘境拒絕。秘境也變相的成了特定修為以下的修練者獲取機緣的絕佳場所。

  傾瀲他們此次進入的秘境,便是每二十年開啟一次,限制築基期五層以下修為者才能進入的方加秘境。

  在進入秘境前,修煉者們會準備定位護符,用於在遇到危險時、或者秘境關閉前從秘境中傳送出來。而從秘境的入口進入後,修煉者們的降落位置是隨機、分散的,所以也可能一開始就落在一些較兇險的地區。只能說欲踏上強者之道,多少還是需要一點運氣。

  在傾瀲進入方加秘境後,理所當然地與傅嶺旭兩人走散。基於進入秘境是為了修煉,傾瀲也不急與他們會合。

  傾瀲很佛系地一路採摘不常見的靈草。

  他原先對於靈草是一竅不通,但自從成為了沐凡的僕人後,就被強塞了一堆植物以及生物圖鑑。按照沐凡的說法,主人身為毒師,如果僕人隨隨便便就被路邊的花草、昆蟲毒倒,那就太蠢了。

  傾瀲能因此認識更多有價值的靈草,也算是意外收穫。

  由於傾瀲身上穿著代表著仙院院生的披風,一路上碰到其他門派的靈修或者是沒加入任何門派的散修都只是互相點頭、做個簡單的招呼,並沒有人來為難他、想搶奪他尋得的收穫。

  「框、框!」

  正當傾瀲走到某個山凹處時,聽見前方有打鬥聲。

  傾瀲躲在暗處、悄悄接近,看見戰鬥似乎陷入了僵局,雙方暫時停手。

  看情勢是三人圍攻一人,但顯然人多的一方沒從對手那討到好處,身上的傷不少,其中一人的左臂更是血流不止,傷口深可見骨。

  傾瀲看見三人皆身穿暗紅色的披風,上面還印有代表山巒的特殊符號。此三人出於立山宗。

  左臂受傷者對著他的對手喊到:「傅嶺旭,你別以為跟著花紹辰就能得意。」

  傅嶺旭淡淡地回道:「我如果囂張,你的左臂早就斷了。」

  「不過是花家的跟班,將他留在這也不會有人跟我們計較!」

  「什麼『不屈的幼獅』,根本是浪得虛名!」

  立山宗一夥人說著,便又向傅嶺旭發起新一輪的攻擊。

  傾瀲他們平時對付魔獸的機會比較多,這還是傾瀲第一次見到傅嶺旭拿起劍認真與人對打。

  傅嶺旭的攻擊迅猛且剛烈,僅僅只是腳步向旁一挪,便能快速拉近與對手的距離,這種近身戰法需要足夠的反應力與膽識才能做到。他的火屬靈技有時會配合著劍技使出,但並非都用於攻擊手段,有時傅嶺旭只是單純地利用火焰遮擋敵人視線,創造出對手的視覺死角來為自己增加優勢。

  傾瀲在一旁觀戰,覺得傅嶺旭的打法不是誰都能學成的,非常講究氣勢。

  突然間,傾瀲見到三人組中的其中一人,從袖中掏出出了一根細長的銀針。

  ――是暗器!

  傾瀲一技冰靈技甩出,打落暗器,加入了戰局。

  在傅嶺旭與傾瀲的雙重配合下,敵人一下子被火燒,一下子被冰扎,很快就受不了了。三人齊齊轉身逃離戰場。

  「不追嗎?」傾瀲看向傅嶺旭,他似乎沒有想要移動的意思。

  傅嶺旭感嘆:「我本來就沒打算要殺他們。」

  「不屈的幼獅是什麼呀?」傾瀲問。

  「好傢伙,你居然在一旁看戲?」

  「我認為你能解決。」

  「也是。」

  傅嶺旭將身上的傷快速地處理後,與傾瀲漫無目的的在山裡遊蕩。

  「剛剛那群人為什麼要對付你?他們好像認識你。」傾瀲好奇,如果知道傅嶺旭與對方有什麼過節,往後他也好替傅嶺旭留意。

  傅嶺旭見天色逐漸暗下,便向傾瀲提議,找個合適的地方紮營,因為這件事要說有一點長。

  在找定地點、生好篝火後,經過傅嶺旭的簡單介紹傾瀲才得知,原來花紹辰的家中有長輩在立山宗擔任長老,所以花家在立山宗裡的地位不低;而花紹辰作為花家的年輕嫡系,更是被寄予了厚望,從小就擁有豐富的修煉資源。

  反觀傅嶺旭的情況就沒這麼理想。

  傅嶺旭的父親雖然也是立山宗的弟子,但修煉多年,修為卻停留在了築基期二層,只是個在宗門內沒地位的小人物。

  別看傾瀲一行人天賦好,多數的人可能在修為不比他們高時就再也上不去了,靈修的世界又是以實力為尊,在優勝劣汰的競爭下,修為會造成明顯的地位落差。修為高的人容易受到追捧,進而瞧不起修為低的。

  傅嶺旭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父親在宗門內生存的艱難,所以在年僅七歲的時候,就時常上山去挑戰各種非魔獸的普通野獸。心想著這樣做自己不只能提高實力,還能為家裡賺錢加餐,是個一舉兩得的辦法。

  雖然普通野獸的強度不比魔獸,但對上沒有靈核的凡人,即使是普通的成年人也是夠嗆的。

  立山宗之人會待在門派內,其家眷也不例外。這些門下弟子的小孩在宗門內生活久了,彼此就算不認識也能混個眼熟;傅嶺旭便是這群孩子眼中的異類。

  由於傅嶺旭平時的訓練,回到家眷居住的大院時,身上總是沾染著野獸的血跡與帶著累累傷痕;他還會大辣辣地拖著野獸的屍體回來,其中不乏被開膛破肚、四肢殘缺的,這些畫面都令還沒見過世面的兒童感到害怕。因此,不管是因於傅嶺旭的家世地位,亦或者是他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場,都讓孩童不想接近他。

  某天,傅嶺旭像往常一樣又跑到山中鍛鍊。

  只不過,他後來發現了一名年紀與他相仿的小孩悄悄地跟在他身後跑了出來;也是在那天,傅嶺旭剛巧遇到了山中最兇猛的野獸――白銀虎。

  為了保護那位陌生的孩子,傅嶺旭提刀向前,奮力地與白銀虎浴血廝殺。

  他戳瞎了白銀虎的右眼、捅破了牠的內臟,最終以自身斷了四根肋骨、右臂脫臼、輕微腦震盪加上全身大小傷口湧出的鮮血與挫傷為代價,戰勝了強敵。

  這也是傅嶺旭與花紹辰初次相遇的經過。

  由於傅嶺旭勇戰猛虎,護花長老的嫡長孫有功。他的父親被門派賞賜了不少晶石與修煉資源。鑒於世人的印象中,獅子強於虎,傅嶺旭也同時得到了「不屈的幼獅」的稱號。

  「將兒時被賦予的稱號拿出來講真的很羞恥……」

  「本來此事結算過後,我與花紹辰也不會再有交集;但花紹辰在之後居然主動跑來找我,說想跟我做朋友,原因是因為我很強。」

  「修煉者的普遍價值觀便是強者為尊,我當時年幼,被他那樣子一誇心裡得意極了,開心地認下了我的第一個朋友。」

  傅嶺旭說到此處,突然沉默了一段時間,神情有些惆悵。

  他接著開口說:「我當時的生活除了去挑戰野獸,任何做事的考量都是以家人為重,想法非常的單純。所以我也間接地忽略了除了我家人以外的人情世故。」

  傅嶺旭在跟花紹辰成為朋友後,花紹辰經常邀傅嶺旭去家裡玩。不同於他們宗門眷屬住的大院,花家在宗門內擁有自己的大宅子。裝飾美輪美奐,屋內挑高設計,且梁柱上皆刻有細緻華麗的雕藝,看起來十分氣派。

  傅嶺旭當時年紀尚小,心思單純。在花家,花紹辰一旦得了什麼好東西都會分給傅嶺旭,花紹辰吃什麼,傅嶺旭便也跟著吃什麼,光是能改善體質的靈果就不知道被他跟著吃下了多少。並且,傅嶺旭如果知曉花紹辰給他的是好東西,也會收起來,帶回家送給自己的父親。

  傅嶺旭接著自嘲:「當時年紀小,眼光真的不怎麼樣。紹辰給的東西,有哪一樣是差的?我也是什麼都沒想,別人給什麼我就收什麼。」

  「我爸見到我拿回家的東西後,對於我的行為也樂意為之。所以當我再長大一點,面對出現在我眼前的冷嘲熱諷時,才明白同儕對我的忌妒。我的行為無異是花家的寄生蟲。」

  傾瀲說:「但那些東西是花紹辰樂意給你的,你既沒偷也沒搶,根本不用去理會那些閒言閒語。」

  傅嶺旭聽了,苦笑道:「但我後知後覺,也會感到愧疚啊。」

  「傾瀲,你覺得所謂的朋友到底該以怎樣的模式相處呢?」

  「你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我漸漸抓不到該有的距離了。我如今能受到栽培、得到好的修煉資源,離不開紹辰以前的幫助。我想要報答他,不管是日後輔佐他或是當他的下屬,再不然是護衛,我們間的友誼已經參雜了我對他的虧欠。」

  「我怕哪天如果自己不再愧疚了,我與他之間的情誼也會變得不重要了。」傅嶺旭沒說,花紹辰曾經有意動用自己爺爺的人脈幫傾瀲解毒,被他否決,有一部份的原因也是怕傾瀲與花紹辰的友誼會產生變質。

  傾瀲沉思了一會,傅嶺旭的煩惱令他想到,自己也從沐凡那得到了不少的好處,但他們間的關係除了主僕,也不像朋友。時而可靠時而疏遠,若即若離,難以界定。

  此外,傾瀲想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他的個性不搶不爭,平時佛系沒什麼亮點,所以自己的朋友也大都是泛泛之交。

  想著,傾瀲突然會心一笑。

  「很高興能跟你還有花紹辰成為朋友。」

  「怎麼?」

  傾瀲解釋道:「我不曾擁有過像你與花紹辰這般深刻的友情。我如今與你的交情對我來說已算是難得一見,所以我為自己感到慶幸。」

  傅嶺旭:「我……」聽到傾瀲的想法,傅嶺旭意識到或許是他太過計較了。

  在不知不覺間,他就擁有了別人不曾擁有過的幸福。與其擔憂某些美好的事物被破壞,還不如加以珍惜。

  ……也就因為難能可貴才會患得患失吧。

  「謝謝,跟你談過之後,我覺得收穫不少。有那麼一點開竅了。」

  就此,傅嶺旭多少解開了自己的心結,傾瀲也更加地了解了兩位朋友的過往。


  在傾瀲與月影用餐完後,傾瀲又帶著月影去買了糕點,看了路邊的戲曲,也替月影買了幾本空閒時能打發時間的話本。

  難得來一趟城裡,傾瀲希望能讓月影擁有舒適的休閒體驗,減少為了達成目的的急燥感。

  他不希望自己心中的忐忑影響到月影。

  傾瀲接著又順著路人的指引,找到了隸屬於立山宗,在世俗界開的兵器店。

  立山宗的靈修在成功學會煉器、成為煉器師以前,會先學習製造普通兵器的技藝。而這些練手後的成品,就會販售到凡人的世界,也稱為世俗界。

  傾瀲找到掌櫃,並將傅嶺旭煉製的匕首以及一封書信交付於他。

  並額外掏出了一袋金幣,道:「麻煩你將這些東西交給立山宗的花紹辰公子,並傳話說刀是在魔獸山脈西側所得。成功之後花公子還會給予重謝。」

  「這袋金幣便是酬勞和人情費,最後能有多少流入你手中,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傾瀲相信,雖然掌櫃只是個沒有修為的凡人,但平日經營著立山宗的產業,一定深知與靈修打交道的方法,必定會順利完成這份委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