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14-屈人不戰vs劈山立土

阿黓 | 2021-10-27 17:00:04 | 巴幣 0 | 人氣 32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14-屈人不戰vs劈山立土


  花紹辰聽到月影的請求,有些遲疑。

  月影急忙地說:「我不是故意想讓你回想起難過的記憶。我只是感覺……如果我不去了解傾瀲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以後也難以幫上他。」

  「……好吧。」

  花紹辰思考過後,覺得直到那場襲擊的尾聲,也沒什麼會讓他難過、介意的地方,最終應下了請求。

  他開始講述那次的事情經過。

  他們的歷練團隊從仙院出發,目的地是星辰大草原。

  大草原如其名,一望無際的草皮,鮮少有高聳的樹木遮擋視線,一到夜晚便能環視整片星空。如此空曠之處,白天少有遮蔽物能隱藏行蹤,能在此生活的魔獸相互直面競爭,強度整體比樹林裡的高上一節;也因此成為他們靈修需要定期巡視的重點地區,以防孕養出超乎尋常實力的強大怪物、進而禍害世人。

  傾瀲在前往大草原的途中就脫離了隊伍,花紹辰對此習以為常,猜到傾瀲可能臨時被他的主人叫走。傾瀲在離隊時告知他會直接去大草原與他們碰頭。


  歷練隊伍抵達大草原不久,便碰上了襲擊他們的大道。

  來者相貌特徵並不突出、沒什麼記憶點,外型上是位體格稍微壯碩的中年男子。他的出現也並不突兀,好似走在路上正巧擦身而過的路人,踏著沉穩有規律地步伐,持續地向花紹辰他們走來。

  花紹辰他們原以為萍水相逢,對方的接近只是為了打個招呼,紛紛頷首示意。

  沒想到來者走至他們面前,劈頭就問了一句:「你們之中誰是傾瀲?」頓時讓花紹辰有不好的預感。

  傅嶺旭最先反應過來,鎮定地答道:「找傾瀲啊?他臨時有事所以先回仙院去了。不知閣下大名、因何事尋他?等我們回去時,能幫忙轉告一二。」他不知道來者有何目的,但既然傾瀲真的不在場,自己隨意編個半真半假的訊息,做個防備也行。

  聽聞,來者依然沒告知姓名、目的。他先掃視每個歷練成員,接著氣場全開,直接顯露出先前隱藏的、金丹期的修為。

  面對靈氣外放、撲面而來的威壓,差點讓在場的眾人喘不過氣。緩過勁後,花紹辰和傅嶺旭皆產生敬畏和警惕,也明白,來者不善。隊伍裡實力比較差的院生則被嚇破了膽。金丹期的強者如果想對他們出手,就像輾死一隻螞蟻一樣的簡單。

  來者見達到他想要的效果,繼續逼問:「傾瀲真的不在場嗎?」

  隊伍中,有人打著哆嗦回道:「真、真的不在,我……敢對天發誓。」他只想趕快將這尊大佛送走。

  「……是嗎?」來者眉眼垂著,似乎有些失落。

  正當眾人都鬆了一口氣,以為對方知曉現況後就會逕自離開時,來者又再度開口。

  「他居然不在,那你們也沒有用了吧?」

  似是聽到死神的低語,意識到此刻或許是生死存亡之際,團隊中有人直接驚慌地拔腿就跑。

  但沒跑幾步,便直接被後方突然襲來的木樁貫穿身體,身死當場。

  這場變故只發生在一瞬間,快到依然站在原地的花紹辰和傅嶺旭驚覺有人逃跑時,一轉眼,那些人就倒在了地上。

  剩餘還活著的人,見到現場如此悽慘的死狀,求生慾瞬間提了上去。

  有人喊道:「前輩如果想找傾瀲,我、我可以帶你去找!絕對不會沒用!」

  來者難得地分出一個眼神,問:「我都知道他回仙院去了,還需要你帶嗎?」

  對方順著竿子爬,立刻接話:「需要需要。仙院佔地廣闊、學子眾多,光是修煉的洞府就有百座,宿舍也不下百棟。有、有我帶路,必定能節省時間。」

  來者貌似接受了那人的提議,走至對方身前,後者臉上也有了破涕為笑的跡象。

  突然地,來者伸手,將對方的脖子俐落地扭斷。

  「能這麼輕易就出賣同儕的人,可見與他並沒有多少交情,這種人連作為人質的價值都沒有。」來者心思縝密,怕傾瀲此刻不在場,是因為發現了他的意圖。如果是這樣,不用一些手段,就難以將有所警惕、跑去躲藏的傾瀲逼出。

  說話間,讓他想到了一條思路。

  「你們之中,有人跟傾瀲關係比較好的嗎?」

  「他。」

  「是他。」

  「傅嶺旭。」

  零散的聲響瞬間響起,不出幾秒,花紹辰和傅嶺旭便被供了出來。有些人沉默不語,但也默默地移動站位,想離他們兩人遠一點。此舉,氣的花紹辰不打一處。

  難道這些人還看不出?不管說沒說話,下場都是死。居然這麼的不團結。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來者呢喃:「居然有兩人嗎?」要他帶著兩個人行動,有些多餘。

  「那就減少一人吧!」「等等!」

  花紹辰在對方做好決定的同時喊到。在聽到對方的呢喃時,他心中便出現了一個構想,但如果被動地等對方進攻,事情的走向恐怕難如他所願。而且他也清楚,自己不先站出來,傅嶺旭很大機率會幫他擋招,但方才見到的木樁威力,只怕將他們兩人一起貫穿都有餘力。

  花紹辰向來者說道:「如果你只想留一人,就殺我好了。我是自願的,你殺起來也不會影響修煉道途,增加自己的心魔。」

  傅嶺旭聽聞,激動地想叫住花紹辰,但在察覺到藏在袖中的手腕瞬間被花紹辰抓住,他立刻看向花紹辰堅定的眼神,對方似乎對自己的行為有幾分把握。傅嶺旭雖然心中仍然忐忑,也暫時按下不表,先穩定自己的情緒才能隨機應變。

  聽在來者耳中,花紹辰的話就像童言一樣天真。他殺過的人不計其數,就算殺了傅嶺旭,也只是又在數字上增添一筆,對他並不會有多大影響。

  但同時,他對於殺了兩人中的哪一人也沒有任何的執著。

  來者隨即用木靈力造出一根木樁,刷的一聲,像花紹辰飛去。

  同一時刻,花紹辰迅速地抓住掛在脖子上的吊墜,向前一擋。

  霎那間,木樁像是撞到一面牆,被彈飛偏移。花紹辰的眼前陡然地出現了一道半透明的弧形屏障,上頭還有著似蜘蛛網狀的裂紋。

  來者的眼神瞬間冷然,他接連發出幾道木樁,不斷地敲擊著屏障。他並非無法破開花紹辰的防禦,只是覺得獵物在做著困獸之鬥,他也不想花太多力氣、移動腳步,有的是方法將對方就地擊殺。

  「雕蟲小技。」這是他對於這道防禦屏障的評價。

  「呵呵……」花紹辰倒是舒了一口氣,因為他已經度過最危險的時刻了。

  來者對於花紹辰的笑聲感到詫異。

  倏地,一道聲響驟然穿出。

  「是誰想動我孫子?」

  在傾瀲他們發現暗屬魁儡工廠後,花紹辰有向他的爺爺說起此事,也順道提到了傾瀲使用過的護身符。為了孫子的安全著想,在那之後花爺爺也去找了一個有相似功能的吊墜給花紹辰以防萬一。

  吊墜在受到攻擊後的同時,就啟動了除了屏障的第二項功能。

  隨著一道金光乍現,花紹辰的爺爺被傳送過來了。

  「原來是你!陳叢森!」花紹辰的爺爺看清來者的模樣,隨著中氣十足的嗓音,直接一顆土靈力巨石招呼過去。

  但巨石很快就被來者腳邊突然長出的巨樹枝條給截下。

  來歷練的眾人在聽到陳叢森的名字,還有見到花爺爺的突襲,猛然地被嚇得六神無主。連原以為能脫離險境的花紹辰,都將剛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屈人不戰陳叢森?」

  此刻,有些人已經意識到了來者陳叢森並非是普通的金丹期靈修,而是修煉界鳳毛麟角的大道強者。有了這初步的了解,再見到花爺爺的反擊皆是膽顫心驚。

  完了、完了,如此挑釁大道,豈還有活路?不少人如此想著,卻忘了自己早已是砧板上的魚肉。

  陳叢森見到花爺爺,表情終於有了些變化。

  眉心一顰,說:「……花聖豐,我沒想到他是你孫子。」

  ……劈山立土花聖豐?

  這些倖存者的心有如坐雲霄飛車,原以為碰到大道必死無疑,沒想到一個反轉,花紹辰的爺爺居然也是一名大道強者。

  有些人見情勢稍有轉機,想著趁陳叢森的注意力已經被花聖豐轉移,便趁機開溜,但還沒跑遠卻莫名地跌在地上,四肢的出力根本不受控制。

  除了花聖豐、花紹辰和傅嶺旭的其他人也紛紛倒地。

  「你為何要刁難這些小輩?」花聖豐剛來時就用眼角餘光發現附近已經倒了數具屍體,現在陳叢森又對除了他們外的其他人施展了他的大道領域――不仁領域。

  陳叢森:「我們可以各退一步,我不想與你動手,但其餘的這些人不能留。」

  花紹辰趁機告狀:「爺爺,這人想找傾瀲麻煩!」他必須想辦法將陳叢森擋下,不然轉頭對方一定會找上傾瀲。

  花聖豐:「這又是怎麼回事?」

  陳叢森:「傾瀲身懷至寶,我只是想借來一用。」

  是借是搶,他們心知肚明。

  「什麼寶物?有什麼用處?」

  「這就不是你該管的了。」

  花聖豐淡淡地看了陳叢森一眼:「那我們還是來戰吧,我不可能對這些小輩置之不理。」

  說完,便搶先出手。倏地,花聖豐造出一堵與地面平行的石柱,直接將陳叢森推至三十米外。

  並立刻越身向前,開始對陳叢森發起一輪土靈技的攻擊。他必須試圖轉移戰場,不然戰鬥會波擊到倒在附近、無法動彈的仙院院生。

  頓時,戰場中央,不少岩壁巨樹拔地而起,並陸續糾纏在一起。岩石撞破了樹幹,樹枝又掐碎了石牆。場面一時讓見者覺得驚心又混亂。

  雖然雙方用土、木靈力具象出來的物體並非比照現實中的岩石樹木的硬度,但在攻擊強度上,使用土靈力的花聖豐還是略勝一籌,陳叢森攻擊逐漸有被壓制的趨勢。

  陳叢森一見情勢不對,直接擴大他的大道領域範圍,將花聖豐籠罩其中。

  花聖豐瞬間倒地,連站立也做不到。

  花聖豐此前並未陳叢森交手過,但對對方的不仁領域還是有所耳聞。

  陳叢森的領域類似強烈的精神幻術,只要中招的對手便無法順心地感受、控制自己肢體的擺動和施力所需要的力道。如要具體形容這種感覺,類似擺著同樣的坐姿太久,導致腳麻、血液不循環,便覺得腳部虛浮難行的加強版;因喪失了知覺,便稱為「不仁」。也因為領域的效果,能讓對手在一瞬間停止動作,甚至是無法站立、倒在地上,看起來就像不戰而勝,陳叢森才會得到「屈人不戰」的名號。

  花聖豐雖然倒地,但他緊緊慌張了幾秒便穩住了心神。努力勉強擺了個側臥的姿勢,花聖豐也展開了自己的大道領域來反擊。

  與先前用靈力幻化出的土石不同,陳叢森驚愕地發現自己腳下踏的地面就像捕獸夾,瞬間升起、並向他的方向推進。所幸即時跳開,才沒被擠成肉醬。

  花聖豐成名的比他早,這也是陳叢森第一次見識到花聖豐的領域效果。

  甦土領域,花聖豐的領域效果能改變地形地貌,就好像喚醒了大地的意識,令大地從沉睡中甦醒。

  陳叢森即使不斷地換位閃躲,地面的搖晃有如地震,並且不曾停歇,由地升起的厚重絕壁持續向他擠壓而來。即使將其打出裂痕,也絲毫無法撼動岩壁的推進,讓他光是尋找閃躲的路徑就用盡了全力。

  他還是太大意了。陳叢森沒想到花聖豐的實力發揮會如此恐怖,原本的土靈力再加上感悟到的大道領域,搭在一塊根本相輔相成,完全發揮了土靈力的特長,輕易地便將原本平坦的大草原,隆出了數道有如城牆高的岩石坡。

  陳叢森可以確定,要不是花聖豐此時受到他的領域影響,一定能更精準地抓到他的位置,進行重點攻擊。

  由於陳叢森被花聖豐打到自顧不暇,先前施展在仙院院生身上的領域便有所鬆懈。花紹辰和傅嶺旭趁機指揮,助院生集體撤離戰場。

  一開始仙院眾人間的氣氛良好,雖然兩位大道的對決令他們惶恐不安,但在見到花聖豐佔了上風後,原本懸著的心也瞬間踏實了許多。

  一切的變故始於眾人集合完畢,準備離開時。

  花紹辰希望傅嶺旭能負責帶隊、幫助大夥順利離開。畢竟正在努力奮戰的是他的爺爺,花紹辰想要留在現場直到戰鬥結束。

  如果此時照著花紹辰的指示,大家便會相安無事;但不知道是有人被嚇怕了還是怎樣,一聲吶喊從人群中竄出。

  「我們不能讓花紹辰留在這裡,如果花紹辰不在,他的爺爺不保護我們了該怎麼辦?」

  一瞬間,眾人看向花紹辰的目光猶如看著一塊免死金牌。不少人開始向花紹辰伸手抓了上去,想強制將花紹辰拖離現場。

  而在花聖豐與陳叢森的戰場上,此時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他一見到陳叢森處於下風,便想助陳叢森撤離現場。

  來人是一名普通的金丹期修士,沒有大道領域加持自然也無法與花聖豐的力量抗衡,但他有意的引起花聖豐的注意。

  在來人落入了花聖豐視野中的一瞬間,他抬手向著花紹辰眾人此刻的方向施展了以單純靈力壓縮的強力一擊。

  花聖豐的目光瞬間被這道攻擊的軌跡吸引,他望著那道向著他孫子襲去的靈力,頓時目眥盡裂。此時覆在他身上的不仁領域尚未解除,自己無法隨心動身的結果,他沒辦法及時地幫忙花紹辰他們進行防禦。

  而花紹辰這時正被一堆人抓著手臂、無法動彈,根本沒辦法順利地閃躲撲面而來的攻擊。

  頃刻間。

  一道身影毫不猶豫地擋在了花紹辰身前。

  是傅嶺旭。

  他用盡了自己全身的靈力抵擋逼至身前的衝擊,但他沒有像傾瀲一樣、修煉過蟠龍訣這種上等煉體術,身體的強度相對脆弱,在金丹強者的攻擊下更是不堪一擊。

  碰的一聲,傅嶺旭的身體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向後飛了出去。受到衝擊的瞬間也使他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雖然傅嶺旭飛至半途便被站在後方的人群接住,但也為時已完。傅嶺旭的心脈在受到攻擊的一剎那就被震碎,飛出去前便已經失去了意識。即使是大羅神仙出手,面對這具殘破的身軀也回天乏術。

  陳叢森與來人也趁此時機,順利地逃離了現場。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