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06-他真的一點也都不在乎嗎?

阿黓 | 2021-10-19 17:00:01 | 巴幣 2 | 人氣 59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06-他真的一點也都不在乎嗎?


  傾瀲向月影訴說著:「因為和主人相處了一段時間,過程中還算融洽,對方也幫了我不少的忙,所以也讓我漸漸地淡忘了一開始會成為他僕人的原因。」

  「但逐漸的,對方會出給我不少任務,需要我去完成。」

  從某個時間點開始,沐凡時常頻繁地外出,待在仙院的時間反而少了。與先前指導傾瀲修煉方向時不同,沐凡開始會指派傾瀲做一些必須達成的任務。只有達成了任務,傾瀲才能得到他需要的解藥。

  傾瀲原先認為身為僕人,幫主人做事天經地義,但從沐凡將解藥與任務完成度做掛勾開始,做事的性質就變了

  像是為了讓傾瀲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改變,某次沐凡眼睜睜地看著傾瀲因為解藥的藥效到期、退去,倒在地上抽搐、疼痛長達了一個時辰。

  「沐凡,為什麼……」傾瀲痛苦地趴在地上,艱難地問道。當他以為自己與沐凡多少有些交情時,沒想到對方卻對自己這麼的無情。

  「生於憂患呀!傾瀲。相信你也認同我的說法。只有自身的強大才能成為自己的倚靠。」

  「你最好也時刻地懷疑著我。」

  說罷,沐凡留下了一顆解藥,轉身離去。

  傾瀲顫抖地將解藥服下後,方才沐凡冰冷的話語彷彿仍在耳邊徘徊,讓他十分迷茫。

  沐凡的改變對於傾瀲的打擊是巨大的。

  雖然沒有口頭上的約定,但以往傾瀲下意識地認為沐凡會在背後支持著他。

  傾瀲認為自己早已有著明確的生存目標「復仇和變強」,是屬於他個人需要且想要去做的事。但被沐凡如此對待,頓時令他覺得這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一個人走著非常的孤單。

  那段時間他時常發呆和恍神,僅僅是沐凡不講情面地切割他們間的關係,就讓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活著的意義。修煉是為了他自己,但他會開始感到疲倦,好像缺少了沐凡的支持他就會對自己需要做的事感到怠惰。

  不過傾瀲也及時察覺到自身的異樣。

  經過了一番思想掙扎,他意識到自己對沐凡太過依賴,差一點就想將本該是自己承擔的責任推往沐凡身上、鑄成大錯。

  之後,傾瀲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心態,發誓接下來絕對要為了自己活下去,努力完成沐凡的要求,然後變強、復仇。

  只是……

  「以解藥為威脅的任務難度越來越高。」

  搶奪魔獸看守的靈果、深入洞穴中採集珍貴的金屬,雖然在經歷了無數次出生入死的體驗後,傾瀲的實力也有了提升,但在接到又一個新任務――「獲取藍眼巨蟒的靈核」後,使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心態又崩塌了。

  藍眼巨蟒,藍環密林中存在以久、需要重點堤防的魔獸,擁有媲美靈修築基二層的戰力。

  存在的地點、對手的戰力都是公開透明的情報,危險度看似降低很多,實則不然;就因是越清楚的情報,才越能看出自己擁有多少勝算。

  「為了解藥,我完成了不少任務,但當我聽到下一個目標是藍眼巨蟒時,心裡還是有些難過。因為當時我的修為才練氣八層,我的主人卻要我去挑掉實力有築基二層的魔獸。」向月影說到此處,傾瀲露出了苦笑,道:「我就在想,如果我出任務失敗了、回不來怎麼辦?他真的一點也都不在乎嗎?」

  「明明先前主人已經對我表明了他的態度,我也應該在嚐到毒藥的切身之痛後就看開,但我心底不知道為什麼仍然存有一絲僥倖,期望他能在意我。」

  「……」

  乍聽之下,月影其實想回幾句,如「對方不值得你難過」、「你想開了應該就不會這樣介意了」等遠離對方等於遠離痛苦的建議。但話到嘴邊卻即使止住了,因為他後知後覺,查覺到傾瀲的心裡其實也明白這些道理,只是傾瀲與對方相處久了,有了感情、有了依賴或是信任,所以對方對傾瀲無情,傾瀲也沒辦法馬上地就變得絕情。


  但不管如何,傾瀲的任務還是得做。所以當時他想了一個計畫。

  也由於這個計畫需要他的朋友幫忙,在透漏計畫的同時,也收穫了不少的吐槽。

  「傾瀲,你還是想辦法趕快把毒解了吧!不然生命握在那樣喜怒無常的人手裡,非常地讓人不安呀!」

  「巨蟒築基二層吔,別說你跟傅嶺旭這樣的修煉狂人,我才練氣五層,也被人說是資質優異進步快的,你主人的要求未免太高了吧!」

  「阿傅啊,你看傾瀲給的圖紙,這東西能否造得出來呀?」

  花紹辰說話不帶喘似的,接連就說了好幾句。

  被點名的傅嶺旭此時正在查看傾瀲給的設計圖:「應該可以。如果你的嘴能消停一點,我會更有把握。」

  花紹辰和傅嶺旭是傾瀲在仙院入學考核中認識的朋友,也是同樣通過了考試的校友。他們是所謂的靈二代、靈三代,所在的家族本身就是靈修世家,兩人打小便認識。家人都是立山宗之人,多少都學過煉器的手法。家族會將他們送來仙院就讀,比起修煉,更多是為了拓展人脈,提早為宗門拉攏一些可塑之才。不過兩人除了資質受到注目外,平時的言行十分低調,完全不會透漏他們自身的家世背景。

  傅嶺旭補充道:「傾瀲也不是不想解毒,只是沒遇上有能耐的人。仙院裡的導師還需要向他的主人求教,就不用指望了。」

  花紹辰問道:「那去仁心谷?」

  「有朝一日會去,先等我存夠晶石。」傾瀲說著,眉頭也跟著皺起。他的毒不是尋常解毒丹能解的,要請丹藥大師出手,診金絕對不會便宜。

  「大概要多少晶石呀?我的私庫可以分你一些。」花紹辰邊說邊查看起了自己的儲物袋。

  傾瀲搖了搖頭,說:「就算去求醫,首先還需要一點門路。如果找的丹師能力不夠,也可能會被騙錢。」

  傅嶺旭又幫忙補充:「能力越好的丹師,對晶石越看不上眼,通常是以某些稀有的靈植藥材或寶物為報酬,才能吸引到他們的目光、讓他們出手;所以請人之前,還需要探查一下丹師的喜好、需求。」

  花紹辰聽罷,在傅嶺旭耳邊小聲地問了幾句,想詢求對方的意見。

  傅嶺旭卻直接用正常說話的音量回道:「要動用到你家人的人情,傾瀲不會答應的。」他會說得這麼坦然,是因為花紹辰完全忘了經過修煉,彼此的聽覺都得到飛躍性的提升,即使花紹辰將說話的音量減小,問話的內容也早已傳入傾瀲的耳中。

  像是作實這點,傾瀲也回到:「他說的沒錯。」

  花紹辰感慨:「兄弟的性命跟人情怎麼能放在一起比較呢!」

  「前提是用你自己的人情,不然傾瀲會感到很有壓力。」傅嶺旭直接將花紹辰的想法打了回去。

  「花紹辰,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有那個心,傾瀲覺得就足夠了。

  在一陣閒聊後,傅嶺旭將話題拉回到了正題:「傾瀲,關於那條巨蟒,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幾日後。

  經過了數日在茂密的叢林中觀察與踩點,傾瀲來到了藍眼巨蟒平時會待的水域附近。

  在四周探查了一陣子後,他在一顆巨岩後面發現了巨蟒的身影。

  傾瀲不敢靠得太近、怕被發現,他屏氣凝神,小心翼翼地累積周身能用的水靈力。

  在蓄勢到一定的程度,傾瀲下定決心,眼神一狠,直接向藍眼巨蟒發出了他目前學到的最強靈技。

  「冰錐爆――!」

  須臾間,無數根尖銳的冰錐現形,直接朝著藍眼巨蟒扎去。

  大部分的冰錐皆被巨蟒身上的鱗片防禦住了,只有少部分插入了鱗片與鱗片相鄰的縫隙中。

  不過這個結果也在傾瀲的預料之中。

  藍眼巨蟒在發現受人襲擊後,想立刻移動身軀,追擊攻擊牠的目標。

  但才剛挪動身軀,數秒前被傾瀲插入體內的冰錐接連向四周爆發出激烈的寒氣,將巨蟒凍得內傷;蛇身明顯劇烈一晃,蛇頭差一點就撞到了地面。

  不等巨蟒反應過來,傾瀲早就已經跑到了十米開外。

  這次的出擊傾瀲沒有叫上花紹辰和傅嶺旭,因為他估計擁有築基二層實力的藍眼巨蟒移動一定迅速非常,多人圍攻容易因為速度的劣勢而無法彼此支援,還不如由他一個帶著巨蟒放風箏。

  在傾瀲的計畫中,有意讓巨蟒追在自己身後,但怕巨蟒的爬行速度過快,才會選擇在一開始釋放出了冰靈技,設法降低對方的移動速度。

  巨蟒在反應過來後,輕易地就鎖定了傾瀲的位置,並追了上去;但每當看似快到追上獵物時,身子就會無預警地打滑。這也是傾瀲計畫中的一環,傾瀲在每跑一段路後便會在地鋪一層薄冰,用於阻礙對方的追擊。

  此外,傾瀲的逃跑路線也經過了事先規劃。

  先前在場地勘查的時候,傾瀲預先請了擁有土靈力的花紹辰製造一下適合他在樹林中逃跑時也方便踩的落腳點,以及請傅嶺旭用火靈力清除密林中、逃跑路線上會穿插出來的藤條、枝幹。

  多虧了事前就整理好的路線,傾瀲不需像追擊在後的藍眼巨蟒在一些地方拐彎,一路上皆以最短的路徑跑到他事先設想好的地點,恰好能不被追上。

  藍眼巨蟒憤怒地追趕著那個招惹牠的獵物,卻忽然發現牠的目標停了下來。身軀穿出了一片樹林後,來到了一個相對廣闊的空地。

  傾瀲就站在這塊空地邊上,大口喘著氣,但眼神時刻堤防著追趕而來的巨蟒。

  他其實內心十分忐忑,先前一路奔跑過來,期間聽到後方藍眼巨蟒發出的撞擊聲、以及樹幹的倒塌、折斷聲都讓他心驚。身上像是被雨水打濕、出了不少冷汗,只是現在多少被他身後吹拂來的陣風給吹乾。

  藍眼巨蟒能感受到眼前的空地溫度相對的低,但見到膽敢戲弄他的獵物就在眼前,最終決定勇猛地撲了上去。

  歷史總是十分地相似,巨蟒一個迅速向前,身軀直接一倒、向前滑行。傾瀲在整個空地上,又是鋪冰、又是灑水,為的就是能讓巨蟒順利滑倒。

  但也不能怪藍眼巨蟒學不會教訓,藍環密林的氣候終年濕熱,估計今日是藍眼巨蟒第一次見識到結冰的地面,並不了解冰的特性。

  傾瀲在見到巨蟒的身軀雖然滑倒,卻因為慣性向他的方向不斷推進,毫不猶豫地往前跳至巨蟒的身上。

  他盡己所能地聚集水靈力到巨蟒頭部,在巨蟒掙扎起身的同時,努力穩住自己的身形。

  剎那間,咯吱咯吱的冰凍聲接連響起。

  傾瀲瞬間發力,將集來的水靈力都轉化成了冰塊。

  將蛇的頭冰凍並不能造成對方致命的打擊,卻可以暫時干擾巨蟒對外界環境的判斷力。傾瀲也深知自己的攻擊難以突破對方的鱗片防禦,所以不打算利用這個間隙攻擊巨蟒,

  截至此刻,傾瀲已經完成他原先的全部計畫。

  他站在蛇身上靜靜地等待,等幾秒過後的勝負分曉。

  眼見藍眼巨蟒依然無法順利起身,身子刷的一下就滑出了空地的邊界,壓倒了幾叢矮木,迎接牠的,是一片蔚藍的天空。


  「因為我當時非常想知道主人的反應,所以我將藍眼巨蟒引至一斷崖處,然後帶著巨蟒一起從斷崖上掉了下去。」

  傾瀲說到這,話語中帶著一股成就感,讓月影聽得瞪大了雙眼。

  「不一樣,我跟你才不一樣!你這樣做明顯比我過火太多了。」月影嚴厲地吐槽。平日看傾瀲斯斯文文的,今日怎有點形象崩壞。

  但傾瀲否定了月影的說法:「我當時可沒想過要在主人面前跳崖啊。」論畫面上的衝擊,月影的比較驚心。

  傾瀲先前給傅嶺旭的圖紙上畫的,是他在前世看過的「降落傘」。

  傾瀲雖然不清楚降落傘的細節構造,但還是跟傅嶺旭說了一遍降落傘的用途、用法,經兩人的討論、試驗後,最終成功地做出了一個擁有相同功用的靈器來。

  對於傾瀲的這一引蛇落崖的計畫,花紹辰聽了先是大吃一驚,隨後高興地稱讚是一妙計。他和傅嶺旭也開始期待,在傾瀲的主人知道傾瀲墜崖後會有什麼反應,因為傾瀲告訴他們,他決定在靠著降落傘著陸後,在山下躲個八天、十天,叫他們不要為他擔心。

  花紹辰覺得,如果能讓傾瀲的主人驚訝到,想想就很解氣。

  傾瀲在從懸崖跌落的過程中,冷靜地尋找開啟他背後、傅氏牌降落傘的時機。

  心想如果可以的話,降落點最好離巨蟒摔落的地點有些距離,這樣萬一巨蟒沒摔死,他在著陸後才能有時間反應、進行補刀。

  但,就在一瞬間。

  傾瀲發現自己的身體赫然地被托住了,並沒有繼續向下下墜。

  慌亂之中,他下意識地轉頭、想確認當前情況,卻差點被嚇暈了過去。

  傾瀲回想當時的感覺,他覺得比面對巨蟒還來得驚恐。

  因為他一轉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讓他熟悉、且又愛又恨的黑色面具,而面具後方的那雙紫眸正與他四目相對。

  ――他的主人居然腳踩著旋風而來,將他在空中接住了!

  傾瀲第一時刻的想法是作賊心虛,難道他心中的小九九全都被沐凡看穿了嗎?驚得他什麼話都不敢說,就這樣靜靜地被沐凡帶著,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直到著陸。

  不過,傾瀲沒有遇到他料想中的強烈批評,僅僅只是被酸了幾句。

  沐凡說:「你平時被羽曦嫌弱難道就沒點自覺嗎?我如果只是想找一個僕人,早就把你換掉了。」

  說完,便指使傾瀲去查看藍眼巨蟒的情況,死了就把靈核取出來。

  在沐凡拿到了巨蟒的靈核後,就丟著傾瀲不管,頭也不回地逕自離開了。

  至此,傾瀲講完了整個事件,並向月影做了一個總結:「我的前主人原來比我想得還要在乎我。」

  成功的得到了月影的一記白眼。

  月影認為,就算一開始招了一個修為高的僕人,要培養到用的順心、順手也需要花時間。並覺得自己不說出來,不破壞傾瀲的美好記憶,他真是善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