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07-午夜沉思

阿黓 | 2021-10-20 17:00:05 | 巴幣 0 | 人氣 28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07-午夜沉思

  這是個夜深人靜的夜晚。

  已然入睡的傾瀲正面露難色,似是在做著某些掙扎。

  赫然地,他被嚇出了一身冷汗、睜大了雙眼,從睡夢中驚醒。

  他夢見月影被利刃所傷、倒在一攤血泊之中。

  傾瀲的心臟快速地跳動著,直到頻率稍微緩和後才從床上坐起。環顧四週,自己正身處在自行搭建的木屋當中。

  ――一切都只是夢?

  他開始回想白天經歷的各種事情,在確認了並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才將懸著的心放下;試圖讓自己吐出綿長的氣息,好舒緩被驚嚇過後的心神。

  像這種認識的人被人為或是意外所傷的夢境,傾瀲已經不是第一是夢見。他夢過沐凡、夢過花紹辰傅嶺旭,也夢過以前在司家認識的人。傾瀲自己也清楚,之所以會做這樣的夢全源於他內心的焦慮和不安。只是在被大道強者盯上後,在將月影帶在身邊後,他夢到類似夢境的頻率又變高了。

  他緩緩地起身,輕輕地將門推開,躡手躡腳地來到了月影的寢室。

  雖然或許是杞人憂天,但他現在哪怕只是瞧上一眼,也想親眼見到月影的身影,確認對方是否安好。

  傾瀲悄悄地走到月影的床邊,看到月影的睡顏,他原先皺起的眉頭瞬間被撫平,眼神中也多了些祥和。

  「你在做什麼?」一道問話冷然響起。

  月影張開雙眼,望向床邊的傾瀲。

  突然多了一道氣息,在傾瀲進入房內時月影就有所察覺而甦醒;只是他還睡意未消,如果沒發生什麼大事,並不想起身。

  傾瀲對於打擾到月影感到愧疚。

  輕聲地回道:「我做了惡夢,所以想來看看你。」這是事實,無須隱瞞,但也造成了對方的困擾。

  月影聽聞後,將自己的身子往靠牆側挪了一些,騰出了半張床的空位。

  「你如果怕會再做惡夢,就睡這;只要不要再打擾我的睡眠就好。」房內不管突然多了誰的氣息,都會驚擾到他,使他睡眠中斷。

  傾瀲猶豫了一會,便躺了上去。月影也不再作聲,隨著均勻的呼吸聲傳來,似乎快速地進入夢鄉。

  傾瀲蓋著月影分他一角的被子,心想今夜他大概是無法再入眠了。

  月影的提議……他不想拒絕。想著,臉上跟著泛起了一絲紅暈。

  由於躺在月影身側,傾瀲怕自己會胡思亂想,便開始在腦內整理現況,思考自己要如何應對敵人;認清現實,也好順便澆自己幾潑冷水。

  在他遁入魔獸山脈的這些天來,情報可說是與外界斷絕。

  但就算走到山下,平時能見到的城中居民也都只是普通的凡人,鮮少會對靈修們的事有清楚的了解,更不可能擁有第一手的小道消息。

  即使凡人們住的離魔獸山脈近,在山脈的邊界處平日裡也只會有少數被各門派派駐的靈修鎮守。

  在思考敵人有多少人手的過程,傾瀲想到一起他曾經意外撞見的事件。

  那時他與花紹辰、傅嶺旭一起外出歷練,途經某個小村莊時,被當地居民請求幫忙消滅山賊。

  山賊時常會蹲守在村民進出村莊的必經之路上,襲擊村民並搶奪錢財、糧食,有時甚至還會擄人。也因為村莊地處偏僻,與外界聯繫的道路也不是時常會有商人通行的官道,官府平時不會派人巡邏,村民報官也不容易引起重視。

  在聽聞當地居民的闡述後,傾瀲他們接下了這份委託。

  在他們的設想中,先裝成普通居民被山賊綁走,等到了山賊們的老巢後再一舉剿滅。但傾瀲幾人在路上來回走了數遍,都不見山賊蹤跡。

  傅嶺旭最先發現了問題重點。

  「他們該不會是不敢綁我們吧?」

  花紹辰:「是因為我們穿得太好嗎?不會吧?不是搶劫有錢人油水會比較多嗎?」但他有句話沒說,如果山賊怕綁到富人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那的確是會見到他們也繞著走。

  傾瀲:「最糟的情況是山賊中有靈修存在。所以在感測到我們有修為後,就打消了念頭。」

  花紹辰:「但如果是靈修接近我們,我們也能感測到吧?」

  傾瀲:「如果有意隱藏修為,裝成進出村莊的百姓與我們擦肩而過,我們也不會留意到。」

  傅嶺旭:「恐怕他們對付一般人也是用這招來觀察、決定要下手的目標。」

  花紹辰想了一想,忽然大呼一聲:「臥槽!」

  「?」

  「?」

  花紹辰:「如果山賊真是靈修,未免混太差了吧?不只搶世俗界的銀兩,連凡人都搶,是能賣到多少錢?」

  聞言,傾瀲和傅嶺旭面色都也些凝重,因為他們意識到這起委託或許沒想像中簡單。

  之後傾瀲一行人假意離開村莊,並到達了另外一座城鎮後又折返了回去,溜進山裡換他們埋伏。

  在遇見有民眾遭遇山賊襲擊時,也只好忍住不出手,一路尾隨山賊的行蹤。

  發現山賊中果然混有靈修參與,而且不只是綁架婦女,連看起來身強體壯的男子也一併綁了回去,完全不怕控制不住俘虜。不經讓花紹辰驚呼山賊是否有某些特殊癖好,不過並沒有得到傾瀲和傅嶺旭的回應,也讓他收起了玩心,開始正視起眼前的案件。

  案件的犯人從普通的山賊變成了當了山賊的靈修,雖然看似事情解決的難度變高了,傾瀲一行人的態度也變得嚴肅起來,但實際上他們想得很解決方法依然簡單。

  ――打到靈修,救出被綁的俘虜。

  此刻的傾瀲只猜測靈修將凡人綁走,可能是缺人手幫忙挖礦,或是類似需要用到勞動力的地方。

  雖然傾瀲開始修煉靈力後也聽過修練界一些關於綁人的不好傳聞,例如將人抓去做爐鼎、或用作煉丹材料,再不然就是奪舍;但這些傳聞全是針對有修為的靈修下手,對於凡人被綁,自然也不會想得太糟糕。

  花紹辰和傅嶺旭也跟傾瀲想到一塊。

  只是接下來的調查,狀況出乎他們預料。

  他們發現山賊們將人擄回了山賊窩後,居然會將俘虜二次轉移。轉移後的地點是一處隱密在山中的大宅子,宅子下方有不少的密道,看起來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宮。而那群山賊就是在此對凡人做著非人道的人體實驗。

  他們研製了一種不屬於六大屬性的的人工靈核,外觀為黑色,散發著詭異的氣息。

  山賊將靈核強行塞入了凡人體內。多數凡人都在實驗中因為身體產生排斥而死亡,而在實驗中挺過來、還有呼吸氣息者,則成為了這群山賊的活體魁儡。

  魁儡們的自身的意識會被抹去,額頭上被打上用於控制的陣法,使它們變成一群只會聽從簡單命令的活死人。

  在得知這個殘酷的真相後,讓傾瀲他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多數凡人已經被送去實驗,救不得了,但這個實驗基地他們必須毀掉,以免有更多人遭到禍害。

  在摧毀基地的過程中,傾瀲一行也間接與魁儡對上了,魁儡的攻擊招式非常簡單,卻不好對付。它們會將一些黑氣殘繞在四肢上,只到被黑氣碰到的物體皆會被腐蝕。雖然傾瀲他們可以用自身靈力抵禦攻擊,但發現靈力與黑氣接觸太久,也會逐漸地被對方吞噬。

  「如果放入魁儡體內的靈核是產生這些黑氣的能量根源,那這到底是什麼屬性呀?」花紹辰一驚嘆一邊用靈技爆掉這些魁儡的頭部,只有將魁儡額頭上的陣法破壞掉,才能阻止魁儡的追擊。

  傾瀲想到前世玩過的幾款電子遊戲,道:「如果要隨便取一個名稱,我會稱它為『黑暗屬性』。」

  「……吞噬一切的黑暗嗎?的確有那個感覺。」

  三人對基地的摧毀行動如火如荼進行著,但在搗毀了數個培養槽和研究資料,以及殺了不少的山賊和讓暗屬魁儡得到解脫後,貌似是基地的幕後管理者出現了。

  是一位修為已經到達金丹期的老者。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傾瀲他們不用接近也感受到了他的威壓。

  傾瀲一行人此時修為才勘勘落在築基期初頭,完全不是老者的對手。

  雖然這群山賊實屬可惡,但面對如此強勁的敵手,傾瀲三人非常有默契地拔腿就跑;金丹老者則在發現他們後,急起直追。

  「為什麼這個老頭精神這麼好?」

  花紹辰邊跑邊胡亂叫著,但他也只是想抒發情緒。三人都清楚,以金丹老者的修為,過不久便能輕易追上他們。

  此時傾瀲邊跑,邊急忙掏出了在他們出來歷練前,沐凡在仙院送給他的一只用玉製成的護身符。

  沐凡說了:「只要你遇到危險,對這只護身符輸送靈力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緊要關頭,雖然不知道有何種奇效,傾瀲也只能賭上一把。

  傾瀲連忙將靈力輸入護身符中,而金丹老者不出百米的距離就能追上他們。

  在老者快速突進至離他們二十米內的範圍後,花紹辰和傅嶺旭紛紛停下腳步,轉身擋在傾瀲身前,作勢想防禦老者的襲擊。

  須臾間,傾瀲手中的護身符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金丹老者發現了眼前的異樣,停下追擊的步伐,並迅速地向傾瀲他們的方向拍出了帶有渾厚靈力的一掌。

  千鈞一髮之際,在護身符發出的耀眼光芒中閃出一道身影,並快速地移動至傾瀲他們身前,擋下了老者的攻擊。

  此景令老者有些驚訝,並立刻對眼前、不知名的來客產生了戒備。

  在護身符的光芒散去前,連傾瀲也看不清究竟是何人替他們擋下了致命的一擊。

  但在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後,讓他瞬間了然。

  「傾瀲,你居然讓我去對付這種老怪物?」

  「……主人?」

  這驚呼,這熟悉的語氣,是喜歡調侃他的主人,沐凡。

  「我……我又不知道護身符會把你召喚過來。」沐凡的話讓傾瀲產生了愧疚,也隨即想道:「你如果打不過有辦法逃嗎?」眼神頓時有些憂傷。

  他……已經不想再害任何人死去了。

  沐凡用玩笑似的口吻回道:「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只是單純覺得他臉上一堆皺紋,長得太辣眼了。」不過,他看向老者的眼神中閃過一道狠戾的光澤。

  沐凡不是一個會隨意批評他人長像的人,但他可以看出老者臉上的皺紋並不自然老化形成,那是長期接觸毒物卻沒有做好防備而留下的後遺症。

  眼前的老者除了擁有金丹期的修為外,估計還是一位毒師。

  「你們先離開這裡,能跑多遠算多遠。」沐凡向傾瀲他們下達了命令。

  「可是……」傾瀲多少有些猶豫,畢竟沐凡是被他叫來的。

  「你們在這裡會礙事。」

  「……好,你保重。」

  「我們走。」

  在傾瀲一行人跑出一段距離後,發現路上遇到的暗屬魁儡都在向著他們先前離開的方向跑去,忽視了他們的行蹤。這令傾瀲非常地驚慌。

  沐凡如果在對戰一位金丹強者的同時,還被數個帶有毀滅之力的魁儡圍攻,那還有活路嗎?

  傾瀲下意識地想往回跑,但還沒跑成便被傅嶺旭架住。

  「我們可以擋住經過這裡的魁儡,但絕對不能回去。」

  聽聞傅嶺旭的發聲,花紹辰配合地用土靈力架起了一道厚實的土壁,阻擋了魁儡的去路。

  「能擋多少算多少吧。在我的靈力耗盡前,就不會讓他們越過這道牆。」

  「我知道了。」

  傾瀲對於差一點就成了沐凡的絆腳石感到懊悔,很慶幸有兩位可靠的朋友可以在身旁指正他。

  在傅嶺旭放手後,傾瀲便轉頭置身於消滅魁儡的行列中。

  經歷了一番嚴厲的廝殺,終於,沒有新的魁儡再出現到他們的視野當中。

  只是這時,傾瀲三人體內的靈力也近乎耗盡。

  花紹辰將土牆解除,累得坐下休息。不過傾瀲心中還是擔憂著沐凡,思考片刻便決定回去查看。

  花紹辰見狀連忙站起,想一同前去,但被傾瀲制止。

  「你跟傅嶺旭留在這休息,如果發現情況不對,起碼你們還有力氣能跑。」

  「好吧,不過如果你太久沒回來的話,我們也會過去找你。」

  「好。」

  當傾瀲找到沐凡時,發現現場不管是地板還是牆上都有不少飛濺的血跡,但除了此時倒在沐凡腳邊的金丹老者屍體,未見到除此之外、包括魁儡在內的任何一具屍體的蹤跡,場面頓時有些詭異。

  傾瀲望向老者的屍體,臉上、手臂上都布滿著抓痕,似乎是在對方死前自己抓出來的,右腳小腿則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萎縮、扭曲著。

  傾瀲敢保證,要不是他一來到現場,見到沐凡直挺挺地站著,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他的注意力也不會這麼快地飄向四周。

  像是在解答傾瀲的疑惑,沐凡主動開口。

  「我為了從這傢伙嘴裡套出一些情報,所以花了一點時間。」想了一想又補上一句:「也浪費了一些毒藥。」

  傾瀲下意識的將現場沒有其他屍體歸咎在沐凡的毒術上,接著便從沐凡口中聽到了他套出來的情報。

  老者名叫李化鑫,是聽從他們組織首領的指示參與了這項邪惡的實驗計畫。並且這場實驗的主導者也並非是他,而是他的師父――毒老毒萬山。

  讓傾瀲意想不到的是,這名老者所在的組織,就是先前與他結下樑子、發誓必須復仇的對象――「重生會」,而毒老毒萬山則是沐凡一直在尋找的仇人。

  ✧

  躺在床上的傾瀲想到自己的敵人,除了追擊他的大道強者外,還有一個擁有金丹實力徒弟的毒老,以及可能還沒被些消滅的暗屬魁儡兵團,先前炙熱的心果真瞬間涼了大半。

  他不太相信自己已經見識到了重生會的全部戰力,這也預示著離他能過上安穩的生活還有著很長一大段距離。

  他缺乏著能看清目前局面的情報。

  天色逐漸變亮,陽光從窗戶透進屋內。在月影清醒後,清瀲為他昨日的打擾主動道歉。

  同時也提出了一個疑問。

  「……你為什麼願意讓我睡在你身旁?」在這件事上傾瀲越是冷靜思考就越不明白。先不說他與月影的關係是好是壞,光是兩個大男人要同睡一張床,或許都會遭到對方的嫌棄。

  月影平靜地回道:「因為我很常午夜夢迴。」

  「?」傾瀲不解。

  「我在夢中常會因為不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又是從何而來而被驚醒。但我只要見到了你,就能證明原來的我是真實存在過。有名字有來歷,多好呀。只是現在的我暫時想不起罷了。」

  「你做了惡夢後想見我,也只是為了證明些什麼,好令自己心安。在這點上,我們是一樣的。」同為被惡夢所擾的難友,月影因為能理解所以釋出了善意。

  「謝謝。」傾瀲聽罷,便走出寢室,去準備早飯。

  但在當晚,傾瀲將自己的枕頭和棉被都搬到月影的床舖上時,傾瀲差一點被月影踢出門外。傾瀲在被月影瞪眼凝視了一段時間後,最終得到了後者的默許、讓出了一半的床位。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