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27-一方告捷

阿黓 | 2021-11-09 17:00:02 | 巴幣 0 | 人氣 45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27-一方告捷


  重生會平時使用的界門隱藏在一座人為鑿開的洞穴之中,而這座洞穴的入口處則與製作魁儡的工廠相連著。

  此時,工廠內到處都能聽到乒乒乓乓的打鬥聲。

  對於千玄門的靈修來說,雖然已經知曉破壞魁儡的頭部便可打倒敵手,但魁儡們放出的黑色霧氣,是他們從未遇過的攻擊手段,一不小心身上的衣袍或者是肉身就會被腐蝕,使戰況的推進非常地緩慢。

  跟隨大部隊而來的張長老此時在心中暗罵花紹辰的消息不實,暗屬傀儡如果單論行動速度和肉身強度的確和築基初期的修士差不多,但加上了暗靈力的腐蝕攻擊,棘手難度直接翻倍。就算是修為已經到達金丹期的修士,身上了靈力與肉體也同樣會被暗靈力侵蝕,作戰時必須與魁儡保持距離,無法依靠修為討到多少好處。工廠裡的魁儡數量也比預期的多太多,花紹辰頓時被張長老恨得牙癢癢。

  而正當張長老心煩之際,還聽見某個年輕的聲音一直喊道:「加油加油!我們很快就能達成目標了,前進、前進――!」聽了讓他想打人。

  只是花紹辰這時已經抽出了一直背在背上的長劍,高舉著利刃,頗有衝鋒陷陣之姿。張長老即使對花紹辰的喊話感到刺耳,對他再有不滿也不能去打擾花紹辰的舉動,不然等同於削減了自己人的氣焰。再者人家乍看之下也非常賣力地在作戰,他根本無法理直氣壯地去找碴、挑毛病。

  不過千玄門能被並稱為三大門派之一,自然也有幾把刷子。在清出一些空間能設置雷陣結界後,眾人便配合地能將魁儡引進結界中抹殺,加快了剷除進度。一段時間後,正當千玄門一眾消滅了至少一半的暗屬魁儡時,一群意料之外的來客讓負責帶隊的千玄門掌門見了都不淡定了。

  掌門立即問道:「葉大師,妳怎麼會來這裡?」過來的人數看似不少,而走在最前頭的領隊,便是這位被稱為葉大師的中年女性。

  「王掌門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在這裡呀?」

  「……是呀。」王掌門回答的有些遲疑。心想,花紹辰莫不是將界門的消息也透漏給了其他人?

  「沒想到王掌門也有一顆與仁心谷一樣關懷天下百姓的心呀。好生令葉某感動。」

  「哪裡、哪裡。葉大師是代表仁心谷而來?」王掌門其實不知道葉大師的意思,但不妨他先虛與委蛇、觀察情況。

  之所以會稱呼眼前這位女性為大師,是因為此人乃仁心谷中人,在煉丹的造詣上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對於厲害的丹師世人們都習慣敬稱他們為大師。

  「是呀,我聽聞了在我們仁心谷負責的地界附近,近日來時常有百姓突然失蹤。幾日前又有人在外面見到了王掌門你們如今在討伐的黑色怪物,一時間弄得人心惶惶。附近的一些門派紛紛前來我們仁心谷商討,希望能一起詳查此事,還百姓一個安寧的生活環境。」

  「我們谷主見事態不容小覷,便指派了我來為這些門派的義士們助陣。」

  王掌門聞言,都沒聽見葉大師提起有關界門之事,頓時安心了不少,想著對方只是單純為了消滅暗屬魁儡而來。但隨後又察覺出了異樣。

  王掌門疑惑:「葉大師說的『這些門派』是?」頓時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葉大師嘆道:「我想著盡快了解現況、解決怪物,所以才沒向王掌門介紹。」

  「我現在就為您補上啊。」

  「這位是無極派薛長老。」

  「這位是翠松門傅師弟。」

  「這位是問琴宮姜護法。」

  「這位是……」

  「你好、你好。」「幸會呀!」

  一時之間,原本站在葉大師身後,王掌門根本不認識的人接連跑來向他握手。不只門派名稱五花八名,有一些他甚至連聽都沒聽過,不知道是從哪個犄角旮旯裡跑出來的,弄得他頭暈腦脹。

  當所有人都被葉大師介紹一輪後,王掌門早已面色鐵青。

  有這麼多的門派都已經知道了這個工廠的消息,等到魁儡被清完,界門的消息一曝光,那不就瞬間傳遍了整個諾蘭大陸了。到時候他們千玄門想藉著先機將界門的歸屬權拿下,可謂是難上加難。最可氣的是,葉大師一行人來此的名義又很正當,想要提前將他們趕走也做不到,一時氣得王掌門往花紹辰的方向看去。

  花紹辰忽然感受到一股冷冽的視線,他其實也想表示自己有點冤枉呀。雖然找上千玄門當先鋒的餿主意是他想的,為的就故意惡心千玄門,誰讓他們在傾瀲有難時還不嫌事大。但他原本只是叫爺爺找幫手來協助剷除暗屬魁儡,也沒料想到今天的陣仗會吸引來這麼多各方人士。只能說爺爺真不愧薑是老的辣,能叫上葉大師來配合他,自己卻不現身、幫立山宗避嫌,這手筆做得非常完美。

  事實如王掌門料想的,葉大師一行人不只幫忙消滅了魁儡,也不會太早離開。當所有人合力將魁儡殲滅時,葉大師的人馬為了徹底檢查有無漏網之魚,在工廠中來回地巡視。王掌門起先非常忐忑,生怕界門的位置會被發現,但在對方嚴厲地搜查下,居然沒將界門給找出來,讓王掌門越想越不對勁,這樣情況不是更加的糟糕嗎?

  難道他和張長老都被一個小毛頭給耍了?實際上並沒有界門存在?

  這時才發現問題大條了。

  一怒之下,王掌門想找花紹辰討個說法。

  但正當他齜牙咧嘴地踱步到花紹辰面前時,工廠中瞬間聽到一聲轟隆隆的巨響,一道牆瞬間塌了,牆縫後面現出了一條幽暗的隧道。

  王掌門驟然意識到隧道的盡頭存在著什麼,只可惜好奇心人人都擁有,不到一會兒,界門的神秘外觀終於展現在世人眼前。

  當馮眠和羽曦趕到界門的位置時已經是幾天後的事了,一時間他們還以為自己跑錯了地方。原本的魁儡工廠就像憑空消失般,工廠的牆體全數被推倒,清出了一塊廣闊的空地,而在界門所在的隧道外頭此刻正聚集了各門各派的靈修在來回走動。

  馮眠見了頓時覺得頭大,這情勢看起來比張薛瑀成功地逃回了上界還要莫名其妙。

  所幸不久後,馮眠看到從人群中擠出來的花紹辰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解答。

  花紹辰之所以過了這麼多天依舊沒離開,一來是想要得到傾瀲他們的後續消息,二來則是被千玄門的掌門給推到了大眾面前、半強制地被留了下來。

  畢竟千玄門不甘願同葉大師般,裝成他們是為了為民除害才偶然地發現界門。在界門曝光後,為了能讓門派爭取到更多的利益,便直接坦言他們剷除傀儡的目的就是為了界門。事實上,他們也確實出了最多力,所以並沒有多少人對他們的目的挑毛病,反倒是眾人對於千玄門是從哪弄來界門的消息而感到好奇。

  知道消息出自花紹辰後,花紹辰把先前對千玄門說過的話又委婉地說了好幾遍,立山宗聞風派來現場的人也沒有打算要追究花紹辰的行為。他才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脫身。

  花紹辰告訴馮眠,張薛瑀已經被他們抓到了,為了不節外生枝,爺爺花聖豐也已經將人處理掉了。

  花聖豐雖然跟張薛瑀僅有一面之緣,但他永遠不會忘記要不是有傅嶺旭幫忙擋招,張薛瑀那一擊可能讓自己的孫子重傷或者是死亡。所以當他在接到花紹辰書信的那一刻,先是跑去找了自己的好友、仁心谷的谷主聯絡感情,將作戰的細節交代完後,自己便一直蹲守在界門旁邊。工廠內擋在界門通道外的牆壁也是出自花聖豐之手,為了就是擋下任何可疑之人,方便他抓住張薛瑀。

  皇天不負苦心人,雖然張薛瑀曾藉著千玄門進攻工廠、趁著出入的人員雜亂時混了進來,想偷偷摸到界門邊上,但先是被突然多出來的牆給擋住通路,隨後直接被花聖豐的領域之力抓到了地底下,諒張薛瑀有多少能耐也無法從漆黑的土推中逃出生天,捉捕正式成功。

  馮眠也告知了花紹辰傾瀲的下落,說出了他們引開了陳叢森的過程,以及他們會先一步前往上界的計畫。

  花紹辰雖然替傾瀲擔心,但此刻也只能信任他與沐凡能平安無事。

  馮眠:「花紹辰,我先回上界將重生會的事情處理完,之後還會再來一趟下界。屆時如果你有意願前往上界,我可以帶你一起同行。」

  聞言,花紹辰問道:「這邊的界門被堵得水洩不通,你要從其他的界門回去?」

  馮眠搖了搖頭:「如果不是從這個界門回去,上界的那位一定會產生疑心。」他叫羽曦變回鳥形的本體後,將重明鳥抱在手上,便慢悠悠地朝界門的方向擠了過去。

  花紹辰好奇馮眠有何打算,所以一直跟隨在他們身後。

  沒想到馮眠直接擠到門前大喊一句:「我知道界門如何使用喔!」霎那間,直接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花紹辰。

  但也在這一刻,花紹辰感覺自己的身體猛地被定住了,僵硬得無法動彈,在下一秒後,又恢復了原狀。

  彼時,原本在他視線中的馮眠和羽曦已經憑空消失,探尋不到蹤跡。引得眾人連連稱奇

  在場的人貌似也跟花紹辰一樣在一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能力,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直到他們問了站在更外側的人才知道,原來在他們身體以為被定住的那一瞬間,一瞬其實就已經過去了好幾秒。而就在這段期間,界門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隨後消散。他們這些在外側的人雖然想一探究竟,只可惜前方被人牆團團圍住,根本越不過去。

  花紹辰他們之所以會經歷這樣的奇妙體驗,是因為馮眠使用了自己的血脈能力――石化之眼,只要視線與他對上,就能讓與自己修為同階至以下的人喪失至少半分鐘的體感時間。雖然是一項非常好用的能力,但對身體的負擔也極大,使用過後至少會失明一個星期,算是非常時刻才會拿出來的殺手鐧。

  花紹辰有預感馮眠和羽曦可以順利地回到上界。

  他想,自己能做的事已經告一個段落了,接下來就看傾瀲他們的表現了。

  ✧

  為了能去往上界,陳叢森暫時與傾瀲、沐凡達成了停戰協議。

  傾瀲和沐凡走在前方帶路,目的地是有別於重生會使用、另外的一座界門,而陳叢森則以在他們後方三米的距離跟著。

  傾瀲時刻警戒著陳叢森的動向,沐凡的態度倒是相反,姿態非常放鬆。

  傾瀲:「沐凡,我還沒問過你,界門離這邊有多遠呀?」他不能長時間地將注意力放在陳叢森身上,這樣會很容易消耗心神、容易疲憊。

  沐凡:「我們現在要前往的界門位置就在魔獸山脈的地底下。」

  「魔、魔獸山脈?」

  「我以前之所以能好運地碰到長輩、回到上界,便是因為那位長輩為了利用魔獸山脈的界門、剛巧路過。」

  「那你先前說的定居的山裡……」

  「就是在魔獸山脈。」所以在他當月影失憶時,依然對一些景色感到熟悉,是因為那裏曾是讓他待了四年多的地方。

  沐凡說完話,就瞧見傾瀲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便用手指戳了一下對方的臉頰。

  「放鬆一點,我們在到達界門前應該都相安無事。」

  傾瀲:「你只是覺得……你也不容易呀。」他尚且還有沐凡能引導自己,讓他知道自己該努力的方向,不像沐凡,獨自面臨了很多艱難的選擇。

  便聽沐凡回道:「知道我不容易的話,以後就多寵我呀!」

  「嗯。」傾瀲打起了精神。他沒辦法與以前的沐凡一起共患難,但至少可以靠未來的相處來彌補這些缺憾。

  無奈沐凡將話脫口而出後,才發覺自己沒有將以前的說話習慣改掉。讓放在以前用來虧人的話,現在聽起來根本是在撒嬌。害他自己說完反而有些害羞。


  接下來,一路上除了傾瀲偶爾會和沐凡說兩句外,雙方基本上都保持沉默。

  其實比起傾瀲和沐凡,陳叢森在精神上比較吃虧。陳叢森身為跟在後頭的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懷疑傾瀲他們是否在將要去的地方、路上設下了伏兵或是陷阱,要引誘他自投羅網。也因為如此,在傾瀲能與沐凡輪流休息的同時,陳叢森仍覺得自己需要隨時警惕,錯失了不少的休息良機。

  當一行人來到了魔獸山脈,在沐凡將他們領往一處地下洞穴後,陳叢森的疑心又犯了。

  他問:「你們是從上界來的人嗎?不然怎麼會知曉界門的使用方法。」

  沐凡隨意地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你我只是『順路』。」

  陳叢森:「我總要給自己多一點保障,要是你們假借帶路,實則是想誆我呢?」

  沐凡:「我回答『是,知道』,這樣你就會滿意嗎?」

  說的讓陳叢森啞口,沉默了一會後,道:「那你說說看上界的情況,我就相信你。」

  沐凡用著平時聊天的語氣,不慎重地回道:「不能,我又不知道你想聽什麼,說了你不滿意還會被嫌。」

  一時間,令傾瀲有些心驚。

  沐凡又接著說:「不然你說說看你為什麼想去上界,我如果聽到和你說的有誤的地方就幫你指正,如何?」

  語畢,傾瀲才會意到沐凡的意圖。自己主動講,容易說到一些不該說的,但如果是別人發問,就可以在考慮完能講的內容後開口。

  陳叢森懷疑:「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沐凡兩手一攤:「那就別說了唄,反正快到界門了,等到上界自己去瞧呀!」

  在接連幾個拐彎後,一座讓陳叢森眼熟的建物映入眼簾。

  與他印象中的界門無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