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水波映月影-30-一切的真相,一起走下去(完)+後記

阿黓 | 2021-11-12 17:00:10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原創小說-水波映月影
資料夾簡介
【耽美】傾瀲,一位身懷至寶而被人盯上的靈修。在被人暗害後,恩人救了他卻失憶了。傾瀲顧慮到與恩人的「過往」,使得恩人問了許多問題,他都答得含糊不清。恩人:氣氣氣。




30-一切的真相,一起走下去


  傾瀲和沐凡攀到了一處俯瞰能見湖泊、仰望能見月亮的高台屋頂上欣賞景色。

  「這裡就是上界了,你的危機暫時解除了。」沐凡嘴角掛著一抹笑意,到了上界,他便有信心可以幫傾瀲消除蹤跡,不讓人再來打擾他的生活。

  傾瀲在聽到沐凡的話語後有些恍惚,現在靜下心來想,除了不知道花紹辰那邊的進展如何,自己需要處理的事看似都解決了。

  而如今身處的地方……

  「看起來沒什麼不同,有些不真實呀!」乍一看,上界跟下界的文化發展並沒有差多少,白天他見到的房子外型、街道的格局都沒什麼差異。

  沐凡:「要看出差異,大概要往大城市跑比較有感覺。」當然以小細節來說,上界的平民都會覺醒靈核,只是不一定會修煉。

  沐凡偷偷地睨了傾瀲一眼,問道:「你當初是怎麼知道『月影』就是我?」他第一次與傾瀲接吻時,參考傾瀲之後的反應,當時他就已經被傾瀲認出來了。但他在幫忙解毒時又幾乎沒開口,不太可能是從聲音認出來的。

  然而,傾瀲的回答,直白到出乎他的預料。

  「當我意識到自己喜歡上你時,視線就開始不自覺地注意你的手指、下巴還有嘴唇,看多了自然就認出來了。」不管唇角平時的弧度還是分明的指節,他都看得很是眼熟,只是以前鮮少有機會去體會觸感……想著,不經讓傾瀲勾起嘴角,以後能慢慢品味了。

  不說出來沐凡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傾瀲這麼的「關注」,一時有些愣神。

  傾瀲只是靜靜地凝視著沐凡,過了一會才開口:「你讓我也想起了一件事。」

  沐凡:「什麼事?」

  傾瀲:「當年,拿走我的手環的人……是你吧?」

  當年他才剛魂穿異世,見到留著長髮的人下意識便將沐凡誤認成了女生,在加上沐凡精緻的五官和臉上的妝容,更加地沒讓他懷疑過自己的判斷,直到他見到了沐凡在妓院的那副打扮後,黑髮加上紫色的眼眸才讓他與印象中、那位在街上哭泣的女孩影像有了重疊。

  沐凡突然被問到,表情一時間凝固了。

  過了幾秒,才忐忑地點了點頭。

  「……是。」

  「所以這是你會特殊關照我的原因?」傾瀲的感情會萌芽,便是起於沐凡莫名對他的照顧。如今,他對沐凡的喜愛雖然不會因為最初的原因而有所改變,但還是想知道其中的緣由。

  沐凡嘆了口氣。

  他先前也考慮過要將手鐲還回去,所以有用言語試探過傾瀲的意思。如今東西在自己手上,雖然是一段他不願意提及的過往,但看來是瞞不下去了。

  「……我從頭開始講吧。」

  「我當初跟你碰上的時間點,便是在余伯死後不久。我在幫余伯安葬完後,就被人販子盯上了。」

  余伯死後,他體會到一個人的孤單和無助。

  剛覺醒完靈核不久,戰力有也等於沒有。傾瀲在修煉之初要凝出一碗的水就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當時的沐凡也好不到哪去。

  被人販子盯上外加沒有抵抗能力,下場只能被發賣。沐凡因為長相清秀漂亮,人販子被盯上時,便打算把他賣到妓院。

  沐凡想起最近自己才二度被送進去,心情非常的不美麗。

  年幼的他被嚇個半死,又被強迫服用軟筋散等藥物讓他四肢無力、難以逃脫。為了要擺脫困境,當下他想到自己唯一比較拿得出手的手段只剩下了神紋術。

  神紋術裡有一種空間術法,能做到短距離瞬間移動。只要施展成功,他就能瞬移到妓院外頭;再多施展幾次,便能甩掉追兵。

  他從小學習神紋術,現在也擁有了靈力,要完整的使出術法,只差缺少了做為施展神紋術的媒介――礦物。只可惜余伯的儲物袋被他留在了住處,手邊沒任何的材料可以運用。

  沐凡盡量簡潔地說明:「我被送到妓院,染了髮、化了妝,差一點就被送去接客。好在在那之前,我以需要打扮為由要來了一根玉簪子,當做了施展神紋術的媒介,成功施展出了短距離瞬間移動,被傳送出了妓院。」

  「不過我才剛被傳送出去,簪子就碎了。」

  作為媒介的簪子因為玉石品質太差,無法繼續承受住術式的威力,碎了;連同碎掉的,還有沐凡那顆年幼的心。

  他當時手腳發軟,想著靠自己根本跑不遠,遲早會被抓回去。期望落空了,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孤立無援,不經悲從中來,在路邊哭了起來。

  「然後我就看見了你。」

  他哭著哭著,便注意到了一位年紀比他小很多的男童正盯著他瞧。

  旋即,他的目光立刻被男童戴在手腕上、那兩只大大的玉鐲子吸引住了。

  「鬼迷心竅之下,我就討了你的鐲子。」

  沐凡說起這事,心裡也有些慚愧。當時的傾瀲看起來才五歲左右,他的行為雖然是經過了傾瀲的同意,但說穿了就是在騙小孩。

  不過這件事聽到傾瀲耳裡,看事情的角度便不相同了。

  雖然他當時外表只有五歲,但內在的靈魂、在穿越前已經經歷了十六年的成長,對事物擁有基礎的判斷能力。

  當年他見到沐凡時,對方真的哭得很慘、情緒還有點混亂。在他印象中的「小女孩」用很卑微的語氣帶著哭腔對他說「拜託你把鐲子給我,求你了」,說著差一點就要跪在地上。所以傾瀲也記得很清楚,他是靠自己的意志,主動褪去其中一手的玉鐲,親手交給了對方。

  ――送你吧!

  他當時說得明白乾脆。

  之後,在女孩拿到玉鐲後,竟然在空中寫出了一堆泛著螢光的神祕符號,咻的一下,那些符號就全融入了玉鐲之中。

  女孩在離開前還提醒傾瀲,外面壞人很多,最好趕快回家。便隨著一陣光芒,消失在他的眼前。

  那也是傾瀲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原來不是簡單地穿越到了藍星的古代,而是來到了一個能使用類似魔法等神秘力量的新世界。

  沐凡接著說道:「做為神紋術的媒介,礦物飾品都會是消耗品,總有一天,無法繼續承受術式的運作便會壞掉。所以我原先對於這只鐲子的耐用度感到吃驚,它也確實幫了我不少忙。」

  沐凡一邊說,一邊解除了他對鐲子的偽裝,並把自己的右手伸到傾瀲面前。

  傾瀲這時才知曉,原來沐凡一直戴在右手的金屬外觀儲物環,就是他給的那只對鐲。

  沐凡心中感慨,他也是最近才知道這鐲子為什麼這麼耐用,因為是神器根本不會壞呀。也正因知曉了這點,他之後才敢用防護罩與陳叢森硬扛。


  沐凡見傾瀲只是看著手鐲,並沒下一步的反應,他便將自己的右手收了回去。

  接著道:「你知道我對於余伯中毒的事很耿耿於懷吧?我先前一直執著地想研究出余伯所中之毒的解藥,然後我在毒谷中意外見到了你。」

  「任何主動想接近、尋找毒藥的人都令我厭惡,我以為你去毒谷的目的也是如此,所以當時差一點選擇對你見死不救,在你身中劇毒後才從暗處走出。」

  說到這,沐凡突然地陷入了沉默。

  傾瀲不懂沐凡的反應,但是回想自己差一點死掉的場景,他的心也很沉重。

  只是他沒想到,沐凡的下一句卻說:「那時,我差一點離瘋掉只有一步之遙。」

  「為、為什麼?」傾瀲震驚,他當時也僅是與沐凡有過一面之緣,兩人並不相熟呀?

  「我研究毒藥的目的,就是為了不再重蹈覆轍,能救到我想救的人。但是你……時隔多年,一個對我釋出善意、對我有恩的人,差一點就在我眼前因為中毒而死去,只因為我見死不救。……如果當時沒有救到你,我這些年來所堅持的、一路走來的信念,都會在瞬間崩塌。」

  「對此,我感到一陣後怕。」

  他一直戴在右手上的鐲子不知道在危機關頭幫了他多少次。每當他感到不安時也會去撫摸鐲子以求慰藉,因為只要鐲子還在,就代表他能使用神紋術、他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當他在魔獸山脈中摸爬滾打,好幾次弄得身上滿是傷痕,歷經了無數個孤獨的月夜,心中的傷只能獨自憐惜;當因感受不到回去上界的希望而絕望時,看著鐲子閃動的瀅瀅流光便能帶他勇氣和溫暖,提醒著他不能辜負了那名男童純真的善心,不能夠輕言放棄。

  不知不覺間,手上的鐲子已經成為他的精神支柱,而贈與他鐲子的傾瀲,心中對他的感謝之情也深深地埋藏於心。

  在傾瀲中毒倒地後,沐凡無意間看見傾瀲那只被補土遮掩的手鐲,才認出了傾瀲就是當年贈與他手鐲的男童。

  多年過去,一時間才告訴他面前倒著的人就是他多年一直感謝、在他最苦的時候給他一絲希望的人……他差一點又救不到自己想救的人,差一點就原地踏步,一切就像多年前的夢魘一樣,自己什麼也沒做到,誰也都救不了。

  一想到一念之差,他便鑄下自己也無法承受的後果,頓時冷汗直流。他大口喘著粗氣,心臟沉悶得非常難受,眼眶中也不自覺地流出多年未見的淚水。

  所幸,他伸出驚顫不已的手,確認了傾瀲的情況。

  ……還好。

  還有救。

  一切都來得及。

  「所以我將你救活了之後,發誓要讓你成為一個不會輕易就死去、不會隨意被毒死,擁有自保能力的人。至少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你能靠自己過得很好。」

  「我不需要你的理解、感謝、信任,只要能達成目的,我不介意用任何手段;我原先是這麼想的,但我沒想到你的事比想像中的還要多。」傾瀲突然就跟他的敵人、重生會扯上了關係,讓他越來越擔憂傾瀲的成長進度;因此開始使用了一些強硬的方法來逼傾瀲,自己投注在傾瀲身上的關注也越來越多。

  「……大致上就是這樣。」

  這就是先前傾瀲不明白沐凡關照他的緣由。

  沐凡回顧自己的行為,他對傾瀲的執著雖然病態,但卻也融入了日常生活中,並不是會突然地、一時地在心裡爆發出的強烈情感;也因此,他才會拖到了失憶前才終於察覺到自己的異常。

  「難怪你會這麼的不安。」傾瀲嘆到。沐凡的心裡明確地認定了他對自己並不算好,所以才無法輕易相信自己對他的感情。

  傾瀲輕柔地握住沐凡的手:「阿月,多虧了你,我現在才能活得好好的、伴隨在你身旁。我現在過得很幸福。」

  沐凡的表情還是有些愧疚:「我……你不介意就好。」拿走傾瀲的寶物跟差點見死不救,隨便提一樣感覺都能讓他們感情破滅。在聽見傾瀲不跟自己計較,反而還有意安慰他,沐凡緊張的心多少得到了點寬慰。

  不過,傾瀲在了解自己與沐凡過往的淵源後想到。

  ――真要說的話,需要不安的人應該是我吧?

  正如傾瀲親身的感受,現在也得到了證實,沐凡確實在變成月影之前,對他沒有抱持過任何的愛戀想法。

  不過非必要的話,他不會想問沐凡為什麼會喜歡自己。就像沐凡問他相同的問題時,他其實也無法做出明確的回答。

  對他來說,喜歡是一種能逐漸累積起來的感覺,當真正達到愛的標準時,之前加總起來的所有喜歡,其原因已經說不清了。

  傾瀲好奇地問:「你之前是直的吧?」

  「直?」

  「呃……就是喜歡女孩子。」

  沐凡沉思了一回,答道:「不確定,認真來說,不管是男是女,我誰都不喜歡。」

  自從他獨在下界待了幾年之後,他就變成了表面上可以跟人嘻笑打鬧,但其實內心非常冷酷的人。找人搭夥共度一生,這種事以前想都沒想過,連幻想也沒有。

  沐凡的話,讓傾瀲覺得驚悚。他原來看上了一位絕情絕愛之人?這比看上直男還要糟糕,追求成功的機會趨近於零吧?

  他擔心地問:「你不會甩了我吧?」

  沐凡扶額:「……我發現你需要多吃一點核桃。」補腦。

  「誒?」

  「我如果沒有要跟你處對象的意願,先前無緣無故告訴你我的家世背景做什麼?」他先前只是有些心結,但是意向應該表現得很明確了。

  傾瀲:「是這樣嗎?不過關於重生會的事,就算不談對象也能講吧?」他與家人的緣分太淺,對這方面完全沒概念。

  「重點不在那裏。」

  「?」

  「我說了,我有一個弟弟;所以我不需要繼承家業,也沒有必須到傳宗接代的壓力。」

  講得這麼清楚,傾瀲終於懂了。

  「原來阿月已經想到以後的事啦!」他開心地抱了沐凡一把。

  沐凡也反省了一下,他的確不太會主動表達自己的情感。

  「傾瀲,我只說一次,你要認真聽好。」

  「我喜歡你。」他是沐凡,但同時也是月影,恢復記憶並不會把「月影」的記憶清除,感情也一併繼承了下來。在他還是月影時是怎麼看待傾瀲的,現在對對方的愛也一分都沒有減少。反而在接受傾瀲的告白、將一切的事情坦承並得到包容後,他的喜愛之情變得更濃烈了。

  沐凡臉頰微紅:「但你如果對我不好,我會馬上踹了你。」

  「好。」傾瀲開心地朝了沐凡臉上親了一口,他不會讓沐凡有這個機會的。

  談起沐凡的家世,傾瀲便想到:「你的身世我明白了,但我自己的……我到現在都還沒弄明白……我媽、她的用意。」自己來自哪,為什麼要託付給司家收養,一切的原因都不明瞭。

  「這樣會不會給你帶來困擾?」

  沐凡:「沒見過的家人和我,二選一,你會選誰?」

  傾瀲:「你。」只會有這個答案

  沐凡:「那就沒問題了。」他們的答案一樣。如果哪天他血緣上的親人要找傾瀲麻煩,他也不會讓傾瀲受到任何委屈。

  沐凡指著自己的右手說道:「這只鐲子,你要拿回去嗎?」雖是傾瀲的無心插柳,但這鐲子已經成為他長年來的精神支柱,要還回去多少會有些不適應。

  傾瀲很自然地回道:「阿月,我已經把它送你了。你希望你永遠戴著它,你願意嗎?」

  沐凡抿唇,某種方面上,傾瀲這種沒自覺的撩人方式,比他還厲害。

  他低著頭,害羞地說道:「……我願意。」

  這一刻,他們清楚即使身處黑夜、即使吹著涼風,就因為有彼此在身旁,心也會變得溫暖。

  他們享受著這寧靜、祥和的時光,兩人緊密地靠在一起。


  只是……

  意外就是來得這麼突然。

  傾瀲和沐凡手上的龍風鐲瞬間冒出了金色的光芒,瞬間照亮了他們的身影,也令他們嚇了一大跳。

  等光芒稍微消逝,驚魂未定的兩人聽見一道陌生的娃娃音憑空而出。

  說:「恭喜你們新婚快樂!」

  傾瀲和沐凡心想:什麼鬼!?

  一顆白色的光球飄在他們眼前。

  傾瀲:「這是什麼?」他剛剛好像幻聽了……聽到「新婚」?

  本來傾瀲只是在自言自語,沒想到光球聽見後竟然回應了他。

  「我是龍鳳鐲的器靈喔!」

  「龍鳳鐲?」沐凡用狐疑的眼神望向傾瀲。

  傾瀲也很疑惑,不是龍風鐲嗎?老祖誤我呀!

  不過更加讓沐凡好奇的是:「你剛才出現時說了什麼?」

  「新婚快樂呀。」器靈誠實地回道。

  「等等等……等一下,你是在跟誰說?」傾瀲驚訝道。

  「你們不是戴著信物,也立了誓言了嗎?」器靈的語調表示它是真的疑惑。

  一般的成婚不就是帶著信物,一方問「你願意嗎?」另一方回說「我願意。」這樣子的嗎?

  如果傾瀲能聽見器靈的內心想法,一定會感嘆一句「真是現代的思想」。在這個世界的結婚儀式多半是用「一拜高堂」那種的傳統三拜。

  沐凡盡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問道:「這鐲子跟成婚有什麼關係?」他覺得頭有點痛。

  「這是神大人送給聖龍族和鳳凰族新人的結婚信物呀。」

  傾瀲突然覺得他的腦子快轉不過來了,這兩族不是冤家嗎?

  該不會……

  傾瀲試探性地說道:「聽說這鐲子的功用是能帶人前往神界?」

  「……神界?沒聽說過。」

  傾瀲頓時無語,連器靈都沒聽說過……有這功能才有鬼啦!

  沐凡接著問:「那這鐲子有何用處?」

  「等到你們的感情變得更好,讓龍鳳鐲完全認主後,就能去往神大人所在之處,可以跟大人請安。」

  「至於是不是你們說的神界,我也不知道神大人現在到底在哪。」

  傾瀲握緊拳頭,他覺得此刻比被重生會追著跑還要的憤怒。「去往神所在之處」和「去往神界」,兩者的意思根本不同呀!

  媽的,那些人想要鐲子也要先弄清楚功效呀!還有他以前得到的情報,除了是神器不會壞以外,沒有一樣是真的。

  沐凡知道自己是鳳凰族後裔,但還真沒聽說過關於龍鳳鐲的歷史。

  他問道:「這玉鐲為什麼是給『聖龍族』和『鳳凰族』?」

  器靈解釋道:「神在創世之後,將世界大致安頓好了便決定離開,前往其他的時空。在臨行前,他決定將世界交給兩個他所信任的部族來接管,便是聖龍族和鳳凰族。神希望他們透過聯姻的方式,來增進兩族間的情誼,為世界共創美好的未來,所以才打造了用於祝福新人的賀禮,也就是龍鳳鐲。」

  「還有其他事要問的嗎?沒有的話我就要回去鐲子裡休息囉,剛甦醒還有點睏。今日只是出來打聲招呼。」

  傾瀲搖頭:「沒事了,謝謝你。」說完,器靈便先行告退了。

  語畢,傾瀲終於稍微推測他這具身體的母親的想法了。

  如果他的母親沒把他送到司家寄養,很可能鐲子就不會由他送到沐凡手中,龍鳳兩族大概也就不會有什麼交集,與神最初的期許便相差甚遠。

  會發展到龍老祖說的兩族交戰,大概是因為爭權而引起的戰爭。或許他母親只是隱約覺得「那麼做」,或者用她的能力「算」到,將他送到司家便能修復兩族之間的關係。至於龍鳳鐲的效用,說是去跟神請安,其實是作為下屬稟報世界的治理狀況吧?

  雖然其中的過程感覺很亂七八糟又令他有點想笑,但這樣的猜測感覺還算得上合理。

  而沐凡在聽完器靈的話後,他頓時覺得鐲子在自己的手腕上有些燙手。前腳才剛說傾瀲如果待他不好就把他踹了,後腳就跟傾瀲被神器綁定。打臉有必要這麼迅速嗎?

  沐凡問傾瀲:「你有什麼感想?」他認為傾瀲作為被重生會追著跑的苦主,應該比他更加的無奈。

  在傾瀲搞明白其中的彎彎道道後,心情反而輕鬆多了。

  他說:「沒什麼不好的。」

  傾瀲看向沐凡:「就是因為有這對鐲子的存在,我才能與你相遇。」

  沐凡一聽,確實如此。

  「那它怎麼辦?」沐凡指的是器靈。

  「順其自然吧!反正我們兩個也不是為了聯姻或是為了世界發展什麼的才決定在一起。」

  「也是。」

  沐凡:「我說,既然你才剛來到上界,就先別急著修煉了。要跟我一起去欣賞四處的水色山光、吃各色的風土佳餚嗎?」

  傾瀲臉上掛著一抹微笑:「就算你沒這麼說,我也不想離開你的身邊。」

  「我的願望就是與我喜歡的人一起過上安靜祥和的生活。」

  「謝謝你讓我的願望成真,有你真好。」讓他不會孤單。

  沐凡靠向傾瀲,道:「願君永相隨。」

  他們倆只要擁有彼此,到哪――一定都能幸福地走下去。


  End.







------
後記//

故事感覺可以繼續寫下去,但我後續還沒想完整(ry),而且這本書是作為參賽作品寫的,覺得把下界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傾瀲也擺脫了被追擊的日子,也算給讀者一個交代了。(?)

  寫完這本文,個人感覺受益良多,一寫完就想到一堆遺憾、沒用上的寫作元素,根本靈感源泉。(???)這本文其實算甜文,應該沒什麼虐點(?)以至於我寫完還有點遺憾,因為虐一點才好讓讀者有記憶點。

但是,我個人其實是滿樂意角色放閃的,比起嚴肅的劇情會讓我在創作過程中的心情能開心一點。
也像是物極必反,個人的另外一部作品<追逐精靈的步伐>因為劇情排程,角色還沒辦法公然放閃,糖都需要自己努力摳出來,憋的有點痛苦。所以改寫這文時雖然也不算糖多,但卻能有效的轉換心情。

對之後的作品規劃,感性上是想編開場就能直接放閃的故事,但我知道自己個性&理性上除非短篇,基本上不可能出現這種作品。因為我自己看作品的喜好便是如此,看日常搞笑、輕喜劇的作品雖然能轉換心情,但是我都追不長久就會失去興趣,因為很多都是單元劇,或者說沒有一個能積極推動的主線(目標),如果有一些伏筆跟謎題等著能在後續的劇情中揭發,能讓我享受抽絲剝繭的樂趣,這類的作品比較正中個人喜好。
雖說創作不能只考慮個人喜好,不然作品很容易變成自嗨作。但如果自己創作的作品自己本身都不覺得有趣、覺得自己應該也會想看這類的作品,那就別指望別人會覺得好看了,因為自己都看不出的魅力怎麼能叫他人也體悟出來。

非常感謝不管是看我發牢騷還是將這部小說看完的讀者,
個人對未來的展望是希望有環境能讓我創作出長度更長的作品,
創作需要支持,歡迎追蹤個人的巴哈小屋,或是追蹤cxc小舖,或許能看到其他創作or新作。
我實際上是個怎樣的人並不重要,作品有人看才重要,
差別只在於我能主動發聲作宣傳,但作品不能。
感謝~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