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二章 新人冒險者的起點 6

黑漆 | 2021-10-14 13:45:59 | 巴幣 30 | 人氣 81


6.
  城牆外流淌著鮮血,士兵踩在鮮血上與魔物抗戰,鮮血從地面的屍體流出,人與魔物的血混合在一起呈現著深沉的血紅。

  狂風疾馳而過時一旁的魔物被貫穿,身體上被打出一個大穴,朝著狂風掃過的方向望去可以看見愛妲霏雅站在城牆上拉著風鑄成的弓弦,她的面色相當放鬆,輕輕地彈了一下又射出一發狂風。

  最前端的魔物正在由愛蘭阻擋著,放眼望去魔物的數目遠大於士兵的數目,就算其中還混有一些冒險者參戰,數目還是小於魔物許多……

  兇狼們繞過愛蘭朝著位於後方的受傷士兵與我的方向衝刺,看來是到我表現的時候了。

  「多重風元彈!」

  風快速的聚集成風團,這是發動較快的魔法,用於截擊相當適合,更適合現在的局面需求。

  風團以極快的速度飛出,兇狼們試圖迴避還是被打個正著,風團炸開來的瞬間將兇狼們打上了空中,除了清澈的爆炸聲之外還可以聽見骨頭碎掉的聲音。

  少數兇狼藉著同伴的身軀躲過魔法,繼續逼近,從他們的眼睛注視方向來看,目標是受傷的士兵……

  這有些不合理,但是現在沒空考慮這些。

  風矢從城牆上落下,像是轟炸一般的掃過兇狼們,所轟擊之處寸草不生,轉頭看去時愛妲霏雅對著我稍稍露出笑容,隨即將弓轉向愛蘭所抵擋的魔物上頭。

  那邊的魔物是兇熊,看上去都是兇獸型的低階魔物……但數目一大還是不能小覷。

  愛蘭一個劍背偏開來兇熊的爪擊,隨即轉過劍刃一劍將其腰斬,但是兇熊後方藏著的兇狼立刻跳了上去就準備一口咬下。

  她用劍的尾端一個敲擊打退兇狼,但那不足以致死。

  「雷電!」

  雷光從愛蘭身旁穿過,正面打在兇狼身上,一瞬間牠的血肉都焦掉了。

  一旁的魔物此時將目光挪到我的身上,同樣是好幾批的兇狼。

  他們立刻就衝了上來,愛妲霏雅此時連續射出好幾發風矢,將無數兇狼當場射落,但仍有少數不斷往前衝了上來。

  「奔雷。」

  如果說雷電是對付單一對手的,奔雷就是同時對多名敵人進行攻擊的雷屬性萬象魔法——

  雷光從手中一閃而出,像是扇形般同時電擊多頭兇狼,然後再往後延伸電擊位於後方的其他魔物。

  從最旁側衝上來的魔物則不處於奔雷的攻擊範圍內,見此狀我便拔出了劍刃,轉身就是一劍將牠的下顎與上顎一分為二,並用另一隻手對著從一旁倒落但沒死的兇狼。

  「雷電。」

  轉回頭看去,魔物們紛紛開始撤退,他們少了大半的數目,除了我們的努力之外也有很大的功勞位於本來就在此戰鬥的士兵……

  實際上我們消滅的數量可能連襲擊來的數目的十分之二都不到。

  「嘿咻,要我去追擊嗎?」

  愛妲霏雅從城牆上跳下來,落在我身旁時面帶淡笑的問道。

  「不了,一個人追擊太危險,況且現在傷員不少。」

  回過頭看去,有許多士兵都受了傷,大多都是些還能活動的輕傷,但也有少部分受了很重的傷,已經倒在地上死去的就更不用多提了。

  愛蘭跟著走了回來,她身上滿是魔物的鮮血,她將大劍放回背上,一臉沉悶的看著正在帶回傷兵的人們。

  「愛蘭,你先回去洗一洗身子和盔甲吧,我也有點累了,魔力消耗太兇猛,我會當放鬆去城鎮內看看,滿身是血的你也不適合去探查街道吧。」

  我猜她——

  在想著要是自己會治療術的話就好了,想要去治療那些受傷的士兵,但是——

  想這些並沒有意義,人各有所長與所司掌的職責,她正巧不是這個領域罷了,也許今後可以精進,但現在也不需要多為此痛苦,總之讓她先去好好休息吧。

  愛蘭回過頭看著我,苦笑了一陣後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

  她說完後便跟著人們走回城內,愛妲霏雅看了看周遭還沒有人力打理的屍體便說:

  「那我來協助打理遺體吧?畢竟這樣的工作也不能沒有人做呢——我記得一般來說是要保存起來祭拜對吧?」

  「有點不太對,不過麻煩妳了。」

  愛妲霏雅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後小跑步去屍體旁,將其輕鬆的背了起來,那看似不強壯的身軀似乎有著異常大的力氣。

  雖然我很想深入的去測試,但我現在感到疲憊也是真切的,剛治療完重傷者還要上前線消耗魔力與體力戰鬥,負荷並不小,所以我決定之後再說了。

  走回城鎮內,經歷剛才的戰鬥傷員還在增加,本來就已經忙著照顧傷患的醫師與治癒師更加忙碌,各個都沒有一絲休息的時間,他們的臉上都可以看出他們有多疲憊。

  所幸的是這次的襲擊沒有波及城內,如果醫師與治癒者被打倒了,這座城市差不多也到頭了,但——

  這種慘狀持續下去的話,他們有朝一日也會倒下,必須想辦法找出魔物的巢穴來殲滅他們才行。

  走在有裂痕的街道上,靴子踏過地面時發出一陣陣低沉的聲響,抬起頭看見的是一片藍天,本該是晴朗的天氣卻格外的陰冷,轉過頭往右側看去,倒塌的建築物中有一個老人正在堆磚修復建築。

  老人看見我後放下了磚塊,看著我問:

  「是魔法師啊,有沒有煙草?」

  他從地面上拿起煙斗示意著他想吸煙,但很恰巧的是我沒有攜帶那樣物品,因為我並沒有吸煙的習慣。

  「沒有。」

  「這樣啊,都一把歲數了也很難逃出這裡,本想趁著死前多吸點的。」

  老人一臉苦悶的說著,語氣與神色中沒有半點希望,彷彿肯定著這座城鎮不久後就會滅亡般。

  「你沒有想過,如果新西恩能順利挺過來的話要做些什麼嗎?」

  面對我的提問,老人嘆了口氣,面色沉寂的說:

  「挺不過來的,我兒子與孫子都戰死了,就算真挺過來了也沒有什麼活著的希望。」

  「……是嗎……」

  從沒有失去過家人的我也很難說些什麼讓他振作,就算我搬出一些大道理也沒有意義,那只是單純的說教而不是讓人振作的方式。

  「我說啊,你是冒險者吧?」

  老人看著我問道。

  「是,專程來這裡幫助新西恩的,目的是解決本地的魔物問題。」

  「快離開吧,趁著你們現在還能逃離就逃吧,這座城鎮已經不行了。」

  老人面色感傷的說著,他一邊用著微微顫抖的手舉起煙斗,深深吸了一口沒有煙的煙斗,將視線挪往一旁看著另一面倒塌的牆壁。

  「我不能輕易說放棄就放棄,如果連這件事情都無法處理好,今後還有更多更艱辛的事情要處理,所以我不可能會說放棄就放棄這裡。」

  我知道,就算我說做不到便逃回王都,布蕾雅也只會笑著接受,但是我並不能接受事情變成那樣,就算此地的人與我無關,沒辦法拯救他們也是我自尊的問題。

  老人嘆了口氣,抬頭看著藍天低聲的說:

  「為什麼年輕的人總是不愛戴自己的生命……」

  愛戴自己的生命……確實很重要,但是布蕾雅的預言是真的話,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沒有用吧。

  老人拿起了磚,繼續堆砌著房屋的牆壁,神色中滿是感傷。

  從一旁的街道走過,老人沒有回頭看我一眼,反而是躺在地上的男人緩緩的坐起身子用著懇求的眼神看著我,他看上相當瘦弱,似乎多日沒有進食了。

  與男人對視了一眼,我身上並沒有任何可以給他品嘗的食物,為此我只能默默走過,沿著街道來到新西恩的另一扇城門前……

  城門看上去相當老舊,還有魔物的斷爪插在石磚中,破爛的旗幟在風中飄揚,儘管看過去可以知道有緊急修繕過,但是荒涼的感覺依然存在。

  「這就是被魔物襲擊的地方嗎……」

  我並沒有親眼看過如此慘況,這還是第一次,就算之前就預想過被魔物群攻的地方會有多悽慘,也沒有實際見到時感嘆。

  轉過身子回頭看去,荒涼的街道上還有不少的傷者堆積著,彷彿在提醒我該去幫人治療了。

  朝著教堂邁出步伐,走了一小段時間後去推開了教堂的門,第一個映入眼簾的自然是位於最前頭的神壇,上頭的雕像是茉莉安神的雕像,一旁還擺放著銀蠟燭架與白蠟燭。

  芙蘭兒坐在一旁的地上休息著,看上去精疲力盡了,從他身上也觀察不出半滴魔力,顯然已經徹底用盡。

  修女看見我回來便說:

  「戰鬥的局勢還好嗎?剛剛又有些傷者被送了過來,但是芙蘭兒小姐都努力治好了。」

  「說不上多麼樂觀……明明街上都還有傷者,傷亡數卻還在不斷往上升,要想辦法把魔物一網打盡才能改變現況吧。」

  「將魔物一網打盡……?」

  修女一臉遲疑的問道。

  所謂的魔物都會有一個聚集的大巢穴,只要把那邊徹底搗毀就能解決大半的魔物問題,但——

  我對這一帶並不熟,不清楚哪裡可能有魔物潛藏,這就需要透過跟當地人協調與交換情報才能夠知道了。

  「簡單來說就是找到魔物的大巢穴,將它徹底擊潰。」

  修女對此卻露出了一副難挨的神色說:

  「我們現在根本沒有那份餘力去主動出擊……皇家騎士團也遲遲不來幫助,也許只能跳過皇家直接向教會請求支援了。」

  到頭來都是要請求支援……但我也同意這座城鎮沒有多餘戰力這件事,就算這聽起來很像是士氣低迷的埋怨之詞。

  她所說的教會自然是指白神教的教會,教會用有一些私人的部隊以及專門討罰血族的血族獵人團,我估計派出的是前者,因為後者是專門派出去獵殺血族用的。

  教會願不願意協助我認為是會願意的,只要這場協助成功就能擴大教會的權威,在本來就快壓著皇室派的局面下繼續擴大無疑就是為了徹底打垮皇室派。

  從這角度來看,皇室派不派出騎士團支援也是件怪事……

  越深入思考總覺得疑點越多,有許多說不通的怪事。

  「怎麼了嗎?」

  修女看著我問道,看來我沉默太久了。

  「沒什麼事情,所以現在是街道上比較需要治療嗎?」

  修女點了一下頭並說:

  「教堂門外還有一些重傷者在等待這裡的人送出去才能進來,方便的話先去幫他們治療吧。」

  「沒問題。」

  話音剛落,芙蘭兒就睜開了眼睛,緩緩站起身子看著我道:

  「能讓我觀摩一下你的治療嗎?我對你的治療術有點興趣。」

  她露出了一副平穩的淡笑,似乎在遮擋著自己的疲憊。

  「你確定不多休息一會嗎?」

  「不用,有些只有現在才能見到的事情就想先看看。」

  她語氣柔和的笑道。

  轉過身子走出教堂,門口就躺著受傷的人,緩緩的蹲下來:

  「治癒醫術。」

  將雙手放在她的身子上,光芒與魔力流通進她的身體內,促使身體的再生癒合傷口並把感染的傷口部分淨化。

  挪開手的時候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我說:

  「謝謝妳。」

  站在我身後的芙蘭兒此時說:

  「很少遇到很熟悉治癒醫術的治療師,看起來妳就屬於我冒險以來遇到的極少數人,是一份很厲害的專長。」

  「只可惜我也快到魔力極限了,其實也沒辦法再展現多少次,長發的治療太消耗魔力了。」

  一部分也是出於我的魔力量不算非常大,對於魔力量龐大的人來說可以再多負荷兩倍以上的人吧。

  「那就再治療幾個人,然後一起去休息吧。」

  「沒問題。」

  聽完芙蘭兒的說詞後,我走去下一個傷患身邊繼續治療,持續到我的魔力支撐不住為止……

  與此同時——

  「謝謝妳,精靈女孩。」

  衛兵看著我說著,他笑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個大好人。

  「不用客氣的呀~那我就先去找我的夥伴了呢。」

  「好,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

  衛兵說完後扛起最後一具般近來的遺體走去準備下葬的堆放區,我記得那……好像是人們的習慣呀?會把死去的生命安葬在土地裡面成為土地的養分。

  嗯……

  「算了!先去找夏洛特吧~」

  颯。

  「……?」

  好像有什麼聲音?來自後方的城牆外的遠處,轉過頭去大量的鳥類飛向天空……

  「感覺上是很大的東西呢,可是夏洛特要我不要自己去追擊之類的呢……還是先去找夏洛特好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