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二章 新人冒險者的起點 5

黑漆 | 2021-10-07 10:55:30 | 巴幣 40 | 人氣 91


5.
  早晨的曙光穿過層層枝葉落在我們的身上,形成的光芒像是一個個小斑紋般從身上流過,馬車車輪所壓過的路面有不平整,使車上的晃動比想的還要強烈……

  不過……

  似乎只有我不習慣,愛蘭跟愛妲霏雅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呀~森林裡面還是很舒適呢!雖然——我總覺得聞起來有股奇妙的腐臭味?」

  愛妲霏雅靠在馬車的邊緣望著森林內部,她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的疑問,似乎對於她口中所提到的腐臭味有點疑惑,我是根本聞不出來……

  但我有些眉目。

  「腐臭味?」

  愛蘭疑惑的問道,她轉過頭張望了一下周遭,似乎在尋找可能散發出腐臭味的物體,我知道那大概是多數人不會想看見的,其中也包刮愛蘭。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轉過身子回來看著我們,抖了抖耳朵後視線在我與愛蘭之間徘徊,像是在觀察我們身後的森林。

  「妳在找屍體吧?新西恩與魔物的戰鬥不可能都在城內,於城外戰鬥的屍體大概率被殘存的魔物入口,剩下的殘渣則隨意的腐爛落在森林內。」

  我並沒有親眼看見,只是根據我所知道的情報去推測,並不難想像這等血腥的事情正在此地發生。

  愛蘭稍稍睜大了眼睛,像是感覺到訝異一般,但是很快的這份訝異變成了一副沉悶的神色,因為她明白我說的都是曾發生過的事情,曾經與魔物多次交手的她絕對明白的事情。

  愛妲霏雅點了點頭,顯得不是很害怕或訝異,反而是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

  「你不害怕或訝異嗎?」

  「為什麼會害怕?我們吃動物也是一樣的行為呢?」

  愛妲霏雅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反問道。

  她說的並沒錯,我們把部分的動物看成食物,甚至部分的魔物也是食物,魔物相對把我們看成食物的一種,這樣的關係並沒有太大差別……

  讓我無從反駁。

  「不管如何,魔物危害到人就是不對!所以我會竭盡全力打垮他們!」

  愛蘭眼神堅定的看著愛妲霏雅回應。

  「嗯!畢竟我們是人呢,還是會為了生存而戰的。」

  愛妲霏雅平和的笑道,才讓人完全明白她的立場——

  儘管魔物的行為本身沒錯,但身為被擠壓與迫害到的人類,勢必會為了自己或同族將魔物消滅。

  馬車往前再行駛一段路之後,爬上了山腳,在新西恩的城鎮後門口停了下來,高大的石磚城牆上滿是血斑,城門前有一道又一道的防禦工事,還有些屍體與盔甲才正在被收拾,顯然前段時間剛發生過戰鬥。

  士兵身上所穿的盔甲是鐵製的,上頭沒有太多的花紋裝飾,但它仍然是全身的板甲而不是單薄一件鎖子甲,正在收拾屍體與盔甲的大多是底層的士兵,也就是穿著這些盔甲的士兵。

  高階的騎士身上的盔甲是由銀鐵做的,不是銀混鐵製成,而是一種單獨叫做銀鐵的金屬打造的,防護能力比鐵製板甲堅固,上頭還有些雕花,最外面披著王國的紅色彩袍。

  騎士見到馬車抵達便走了過來,看了看我們後便問:

  「是來支援的冒險者嗎?有沒有人擅長治療魔法?現在城內還有很多傷者正需要治療!」

  他看起來有些急忙,說明了他可能有朋友正等待著治療或是單純他對於手下極度的擔心。

  愛蘭沉默了下來,騎士這時才注意到她。

  「這不是聖花的白騎士嗎!?妳能來支援真是太好了!那旁邊這位就是白貓頭鷹的魔法師吧?魔法師閣下應該會治療術的!能不能先幫我醫治我的好友!?」

  騎士望著我們兩人喊道。

  其實我對治療術不是非常拿手,但我眼下如果說我不太拿手反而會讓對方不安。

  「快帶我們進去吧,我先去幫忙治療你的朋友。」

  「好!我馬上帶路!」

  騎士轉過身子就指著城門,我跟愛蘭便先行下了馬車,回頭看了一眼愛妲霏雅時她對著我露出笑容並揮了揮手,同時道:

  「待會見~」

  跟著騎士走入新西恩內,城內到處都看的見傷者以及受損的建築物,本來的街道風貌看起來應該是結實可靠的,尤其是這裡大多建築物都是石磚所蓋看起來更是堅固,然而現在看上去卻顯得有些破敗不堪……

  顯然曾經有魔物攻入城內,只是又被趕了出去。

  來到了城中央的廣場,騎士帶著我們到一名男子前,男子身上纏繞著一層層白繃帶,上頭都染上了些許血的顏色,他看起來狀況不太好。

  「拜託妳,救救他吧!他是從騎士學院就一直跟著我的好朋友,他命不該絕!」

  騎士連忙說道。

  「我試試看吧。」

  治療術分為兩種,應急用的短發與持續治療傷勢用的長發——

  短發通常用於戰鬥中,施展一次魔法恢復對方的魔力並讓傷口在一定程度上癒合,方便但是效果有限。

  長發則是透過持續引導魔力進行治癒,需要不斷對著目標施展魔力與魔法,然而效果更好可以使傷口完美的癒合,這便是我現在需要用的。

  「治癒醫術。」

  大多魔法師不會的治療術,本身沒有任何屬性,單純的無屬性治療,這也是他被稱為「治癒醫術」的原因之一,雖然小眾,可他的用途相當廣泛,可以應對任何一種傷勢。

  藍綠色的光芒緩緩的從手中散發,微光流過時還會有一絲絲光塵在飛散,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入雙手引導的魔力之中,稍稍可以感覺到他的傷勢。

  肋骨斷了三根,側腹一道撕裂傷,大腿一個穿刺傷口,數道擦傷,有些傷口感染……

  先從感染的部分開始治療。

  閉上雙眼,魔力的流動像是條有無數分支的小河穿過男人的身體,單單針對著傷口開始治療——

  將感染的部分淨化接著把肌肉再生,體內的魔力正因應著這些治療有所消耗,這都是在專注治療時可以明確感覺到的事情……

  再把斷掉的骨頭利用再生接回去!

  睜開眼睛,緩緩站起身子。

  「治療結束,大致上他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騎士頓時喜極而泣,同時間跪了下來大聲的說:

  「謝謝妳!偉大的魔法師!」

  「……不客氣。」

  看著這場面我也不好意思說的跟平時一樣,況且周遭望過去頓時多了許多期待我治療傷者的眼神,整個廣場的傷者約莫百人,卻只有三個醫生與治癒師在治療著。

  愛蘭一臉沉痛的看著周遭,就算是她恐怕也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慘狀吧。

  「教堂有更嚴重的傷者?」

  根據我的猜測,更嚴重的應該會在……教堂之類的地方由神官治療。

  騎士站起身來點了點頭,並說:

  「之前來了一個很厲害的治療者,她正在教堂努力替一些很可能會死的人治療,她已經從黑暗的眷屬手上拯救了無數的人命了。」

  男人此時醒了過來,看著我們道:

  「是妳治療我的吧?謝謝……聖堂那邊狀況比這裡還慘烈……去的話……要有一點心理準備。」

  聽他們那麼說,我大概想像的到教堂內的景致,忙著奔波治療人的治療師以及大多都在等死的傷者……

  這座城市到底還剩下多少能夠戰鬥的戰力?這件事情基於這點讓我有些質疑。

  「有向皇家騎士團求援過嗎?我還待在團內的時候沒看過相關的書信。」

  「有,但是騎士團長方面的回應是希望我們能堅持多久就堅持多久,據說還有好幾座村落與小城鎮都在打防衛戰當中,很難繼續分散戰力。」

  面對愛蘭的提問,騎士一臉苦悶的說著。

  頓時間我便有了另一個疑問。

  「既然騎士團當時如此忙碌,為何身為副團長的妳會在王都?我不是責怪妳的意思,只是很好奇騎士團長為何沒有讓副團長採取行動。」

  「哎?」

  愛蘭一臉疑惑的看向我,彷彿她也不知道原因一般。

  「不,這待會再說,教堂那邊需要幫忙對吧?」

  騎士點了一下頭以示肯定。

  「愛蘭,妳幫我去看看城鎮四處的狀況,檢查那些地方特別需要注意,還有統計一下這個城市還剩下多少的戰力,才好決定之後我們要怎麼戰鬥,我去治療一下傷者。」

  愛蘭點了一下頭後朝著一旁的街道走去,一副疑惑的神色似乎還在想著不明白的事,譬如剛剛我所提的問題。

  抵達教堂,大門緊閉著,門口有修女正在安頓傷者。

  「妳是……新來的治療者嗎?貓頭鷹不能入內。」

  修女看著我說道並指了指我法杖上的海爾。

  海爾很識趣的自己飛去了別邊的樹枝上,我對著修女點了一下頭時她露出了笑容就說:

  「謝謝妳!那麼就要請妳立刻開始工作了。」

  她帶領著我進入教堂內部,內部的椅子都被撤去一旁,取而代之的是大量躺在床上的傷者,傷勢較輕一點的則靠著柱子與牆壁坐著。

  有不少傷者都失去了手腳,一個熟悉的身影在我的眼前出現——

  她那頭水藍色的長髮尤其顯眼,如海面般澄澈的海藍色眼瞳認真的看著傷者,之前看不見她的面容,現在從側臉看去她的容貌特是美麗,纖細的長耳朵說明她是精靈,那個人便是芙蘭兒……

  「那位是芙蘭兒小姐,前些日子來到我們這裡開始治療傷者,她的治療術相當厲害,透過水屬性的治療可以把幾乎受了致命傷的人救回來,只是我很擔心她哪天會倒下,她幾乎沒有什麼休息。」

  修女看著芙蘭兒說道。

  「果然是個很厲害的人……不,先不說這個,目前哪個傷者最需要治療?」

  「是那位女孩。」

  修女指著躺在一旁的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孩,另一邊芙蘭兒正治療一個更小的女孩子,她看上同樣幾乎在死亡邊緣。

  「沒問題,交給我吧。」

  走到女孩的身邊,她身上的衣服被脫去,但滿身都是繃帶,透過繃帶的勒痕可以看出她的腿與手被咬掉一塊,白繃帶都快成了吸滿血的血繃帶。

  「呼……治癒醫術。」

  閉上雙眼,將魔力藉由手導出流入女孩體內,像是針線般仔細的編織出肉的形體,加強再生將肉補回去,然後……

  把裂開來的骨頭組合回去,感染的傷口部分也一起淨化,與將傷口縫合修復不同,編織出大量肉體修復殘缺的軀體這件事……使魔力大量的流逝,治療都還沒完成就覺得身體有些疲憊。

  現在還不能放鬆與累垮,都還有人在堅持,我當然不能就這樣說累了就不治療了!

  再次將注意力集中起來,一口氣完成治療。

  將皮膚修復,正式完成了治療。

  「好了……這下子她應該脫離危險了。」

  睜開眼睛,芙蘭兒也完成了治療,她看見我時露出了有些訝異的神色,但很快變成了一副淡笑。

  修女看著女孩的身體修復便感激的說:

  「謝謝妳!能施展很厲害的治癒術的魔法師。」

  「嗯……」

  芙蘭兒走去另一名青年旁邊接著開始治療,看上去就像是一點都不疲憊一般,但我知道那不可能……

  她也不過是在強撐著自己去治療罷了。

  「下一個需要治療的人是哪位?」

  修女聽我問到便指著另外一名女性……

  正當我準備走過去開始治療時,教堂的門又被打了開來,愛妲霏雅站在門口並對著我揮了揮手。

  修女連忙跑了過去,但她卻主動從修女身邊擦身而過跑來我身邊說:

  「城外有一批巡邏部隊被魔物攻擊呢,剛剛我提前聽到戰鬥的聲音就知道了,我有先通知城內的衛兵了……但是他們好像很不安,要不要我們主動去支援?」

  「但還有傷者沒治療……」

  芙蘭兒此時看向我,認真的說:

  「減少新的重傷者出現也很重要,你們快去吧,這裡我會顧好。」

  愛妲霏雅點了點頭後牽起了我的手就往教堂外跑去。

  「真是……魔力才剛消耗過又要馬上戰鬥啊。」

  「沒事的!我會認真努力的戰鬥!」

  愛妲霏雅一邊跑著一邊說著,而我有些跟不上她的腳步,因為我們的跑步速度有所差異。

  「妳先過去吧!我會跟著妳的方向跑過去!」

  她應該能更早抵達去救援,如果不考慮配合我的步伐的話。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後便鬆開了我的手,瞬間往前暴衝一段距離後跳上屋頂一躍朝著城牆外躍出。

  愛蘭此時從小向跑出來追上我喊:

  「我聽衛兵說魔物又來了?我也來幫忙!」

  「好!那我們三人就全力上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