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7. 高一下學期,開學

佐渡遼歌 | 2021-09-11 20:00:01 | 巴幣 214 | 人氣 36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全神貫注地操控著體內真氣,讓其依照腦海紀錄的路線緩緩運行,唯恐不小心走岔走錯,小心翼翼走了十周之後才猛然回神,原本模模糊糊的五感也逐漸回歸。
 
  緊接著,李少鋒這才看見楊千帆站在房間門口,肩膀揹著書包,看似等待許久的模樣。
 
  「專心練氣是好事,不過差不多要去學校了。」楊千帆提醒說。
 
  「抱、抱歉,沒有注意到時間。師父早安。」李少鋒急忙起身,走到書桌將手機、錢包和文具等等用品胡亂塞入書包,途中忍不住側臉多瞥了幾眼。
 
  「為什麼要那樣看我?頭髮亂了嗎?」楊千帆問。
 
  「只是覺得好一陣子沒有看到師父的制服裝扮了。」李少鋒笑著說。
 
  「不就是寒假期間而已嗎?」楊千帆沒好氣地說:「快點換衣服了。」
 
  「好的!」李少鋒這才意識到自己依然穿著作為睡衣的短袖短褲,瞥了一眼楊千帆,見她完全沒有迴避的意思也不以為意,大方走到衣櫃前面換成學校制服。畢竟自家師父絕對沒有桃色綺想,而是基於確認自己這陣子肌肉練得如何之類的理由才會盯著看。
 
  「這麼說起來,夏羽剛才在房間嗎?」楊千帆突然問。
 
  「是的,講了一些關於修練心法的注意事項,提醒我不要躁進,擅自修改省略運氣路線。」李少鋒一邊回答一邊對著櫃門的小鏡子整理頭髮。
 
  「那點確實是練氣大忌。」楊千帆停頓片刻,追問:「夏羽有表現出要去國中上學的態度嗎?」
 
  「她穿著制服,就是我們不久前在半夜公園見到的那套,所以……大概有吧。」李少鋒不太確定地說。
 
  「她真的會去上課嗎?」楊千帆懷疑地追問。
 
  「這段時間旁敲側擊了好幾次,她都沒有正面回答。」李少鋒無奈苦笑,拿起書包和楊千帆並肩離開房間。
 


  前往學校途中,楊千帆突然說想要買巧克力,於是兩人經過校門不入,繼續走向位於另一邊街道轉角的便利商店。
 
  時值上學時間,便利商店裡面擠滿了附近三所高中、國中與國小的學生。雖然沒有中午福利社那麼誇張,卻也是人滿為患,等待結帳的兩條隊伍都排到了商品架之間。
 
  基本上李少鋒寧願餓肚子也不會想要主動擠入那種人群當中,尤其買的東西又只是點心,然而轉頭瞥了一眼完全沒有退卻意思的楊千帆,師命難違地一肩扛起開路職責,持續低聲說著「不好意思」、「請借過」,側身踏入自動門。
 
  話雖如此,校花的影響力還是不同凡響。原本待在便利商店的學生在認出楊千帆的時候不是出聲低呼就是看直了眼,不約而同地後退,倒也讓出一條通道。
 
  李楊兩人順利抵達擺放著糖果餅乾的貨架前方。
 
  楊千帆隨即彎腰俯視著擺放著各式巧克力的架子,認真挑選。
 
  李少鋒站在旁邊等待,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氣氛不太對勁──上學期的時候,明目張膽投來視線的大多都是男學生,現在卻是不分男女都毫不掩飾地盯著楊千帆猛瞧,表情也頗為複雜,不是單純在欣賞美女。
 
  ……難道有什麼問題嗎?李少鋒疑惑地低頭確認,只見一頭烏黑長髮沿著後背垂落,白皙修長的雙腿併攏靠緊,抵住豐滿胸前,清麗的臉蛋正專心凝視著貨架,毫無疑問是傾國傾城的美少女,也沒有出現上衣沒紮好、頭髮黏著樹葉之類的狀況,沒有被眾人死死盯著看的理由。
 
  緊接著,李少鋒遲來注意到有不少目光其實投向自己,而且不是單純的忌妒情緒,更覺疑惑,刻意皺眉看回去。話雖如此,圍觀的學生人數實在太多了,即使有幾個人偏開視線,其他人依然毫不掩飾地盯著楊千帆和自己猛瞧,甚至不乏拿出手機偷拍的傢伙。
 
  李少鋒努力忍住提氣散發威壓的衝動,伸手拉住楊千帆的手腕,將她帶出便利商店。
 
  「少鋒,我還沒買巧克力。」楊千帆說。
 
  「福利社也有吧,我們到學校之後再去那邊買啦。」李少鋒拉著楊千帆大步穿過馬路才注意到這樣不啻於另外一種方式的引人注目,默默鬆開手,疑惑地問:「這麼說起來,為什麼要特別去買巧克力?師父並沒有特別喜歡吃甜食吧?」
 
  「……因為今天是值得紀念的日子。」楊千帆低聲說。
 
  「……所以就要吃巧克力嗎?」李少鋒不解反問,同時暗自思考為什麼開學屬於值得紀念的日子。
 
  「只要是值得紀念的日子,師父總會給我巧克力,有時候是用錫箔紙包裝的巧克力球、有時候是只有黏膩甜味的白巧克力,不過一定會給。就算是在人跡罕見的外國荒郊野嶺也是如此。」楊千帆有些懷念地說。
 
  「是的?」李少鋒疑惑地回應。
 
  「其實在你通關『詭譎叫聲』以及從玉閣祭回來的時候都想過要給你,因為師父就是這樣做的,只是兩次的氣氛都不適合祝賀,拖著拖著就更找不到機會提起這件事情了。」楊千帆遺憾地垂著眼簾,低聲說。
 
  錯失了兩個重要時機,才會聊勝於無地在「開學」的時候送嗎?李少鋒對於這種有些笨拙的部分不禁莞爾,笑著說:「只要是師父送我的禮物,無論何時都很開心。」
 
  「那麼就更不能夠隨便送了。不用去福利社了,我會找機會買最高級的巧克力。」楊千帆正色說。
 
  ……咦?為什麼往預料之外的方向鑽牛角尖了?李少鋒沒有料到這個發展,不過也知道無法簡單阻止心意已決的自家師父,轉移話題地說:「話說開學第一天就要假期考會不會太狠了,要學生收心應該有其他比較溫和的做法吧。」
 
  「沒有把握嗎?」楊千帆偏頭詢問。柔順長髮依序從肩膀滑落。
 
  「成績應該不至於太糟糕啦,畢竟那師父破關『砂之古城』之後就決定不參加遊戲了,扣除練武和練氣,能夠拿來溫書的時間其實挺多的。」李少鋒說。
 
  「關於這點,我也很抱歉沒有讓你在寒假期間累積實戰經驗,雖然提過幾個替代的練習方案,都被樓月學姊和燕子學姊全數否決了……」楊千帆微微鼓起臉頰,似乎不太服氣地說。
 
  一瞬間很想知道究竟是多麼驚悚暴力的替代方案才會被全數否決,不過考慮到很可能會影響精神狀態,想了想還是沒有問出口。李少鋒和楊千帆並肩踏入高中校門,穿過校庭,爬上樓梯,在一年一班的教室門口分開之後繼續走向自己班級。
 
  時間尚早的緣故,教室內的學生三三兩兩。
 
  睽違整個寒假的教室看起來有點懷念又有點陌生,李少鋒站在九班教室門口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的座位,繞過講桌的時候向著用正在抹布擦拭桌子的許家瑀打招呼說:「班長,好久不見了。」
 
  「咦?嗯、嗯嗯。」許家瑀卻一反常態,整個人像是嚇到一樣縮著身子抖了抖,眼神游移地支吾其詞。
 
  「……怎麼了嗎?」李少鋒止步,疑惑地問。
 
  「那、那個,早安。」許家瑀垂落視線,囁嚅說。
 
  「小瑀,我們去廁所。」徐雅筑急忙上前挽住許家瑀的手,強行拉著她離開教室,臨走之前不忘轉頭惡狠狠地瞪了李少鋒一眼,大有不要過來招惹我們的意思。
 
  「啊,這麼說起來,還真的忘了結業式那天在KTV的事情……」李少鋒不禁苦笑。
 
  在自家師父以壓倒性的實力痛毆完克蘇魯研究會兩位成員當晚,程書愷和另外三位根本沒有講過話的同學一直傳訊息過來,李少鋒嫌煩就直接封鎖了,反倒是自己有主動傳訊息過去關心情況的許家瑀已讀不回,那之後忙於克蘇魯遊戲的準備和工房的各種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站在客觀的角度思考,結業式放學後和同班同學開開心心地去逛街、唱歌,途中卻突然發現其中兩人在走廊和不認識的大學生激烈鬥毆,最後甚至打得一人鼻樑斷裂、血流滿面;一人頭部著地、頸骨骨折,無疑是相當震撼的畫面。
 
  「這樣講起來,剛才是若無其事去搭話的自己不對。」李少鋒感嘆著自已的價值觀也終於偏離了普通人,連這麼重大的事情也會忘記,半晌才抓抓頭髮,坐回自己座位。
 
  片刻,李少鋒注意到放在口袋的手機突然傳出收到訊息的提示音,疑惑著究竟是誰會在這個時間傳訊息給自己,拿出來就看見螢幕跳出燕子拿來當成大頭貼的愛心耳墜以及一行訊息。
 
  ──笨蛋學弟,人家聽班上同學在講,說是一年級那個高冷校花在寒假的時候劈腿大學生被當場抓姦,惱羞成怒地指使跟班把那些男大生打到頭破血流,在KTV大鬧了一場。
 
  原來如此,這個就是今天早上在便利商店被異樣目光注視的理由吧……雖然內容徹底偏離事實,不過既然提到大學生和KTV兩個關鍵字,謠言源頭無疑是當時在場的其中一人。李少鋒瞭然頷首,很快就排除不會與不屑這麼做的許徐兩人,將目標鎖定在程書愷、廖詠寬、陳沛臻、黃郁亭四人。
 
  李少鋒尚未理出頭緒,隨即注意到叫喊聲,疑惑轉頭。
 
  「──喲!跟班!人家在聽到那件事情就立刻過來了!」燕子站在教室後門,笑著招手。
 
  哇啊,一整個幸災樂禍的態度耶。李少鋒果斷決定無視,不過才剛低頭就聽見腳步聲,接著後頸被狠狠掐住,忍不住喊:「學姊!不要擅自進入一年級的教室啦!」
 
  「下次敢再這樣無視人家試試看!好心過來看看你的情況,那是什麼態度啊!」燕子一邊罵一邊單手揪住李少鋒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拖出教室。
 
  「學姊是來嘲笑我的吧。」李少鋒無奈看著班上其他同學的愕然表情,暗忖說不定中午之前又會傳出最新版本的謠言了。
 
  「笑完就會講正事了啊,還真以為人家這麼閒,開學第一天就專程跑來笑你膩。等一下可是要假期考耶。」燕子將雙手交還在胸口,往後靠在洗手台旁邊的外廊,沒好氣地說。
 
  「……正事?」李少鋒順手整理著衣領,不解詢問。
 
  「帆帆和其他隊伍起衝突的事情啊。雖然樓月姊已經處理好對方那邊了,只是你們當時走得很匆忙,無法確定在場的那幾位同學是否有拍照。」燕子說。
 
  「非常抱歉,當時是我強行拉著師父離開的。」李少鋒低頭說。
 
  「早點離開也不是壞事,如果真的有照片傳到網路也會讓林誠學長負責處理,他在駭客方面還挺厲害的。只要在照片被海端派的人看見之前刪掉即可,沒掃到他們的面子就不會出現問題。」燕子說。
 
  「那個時候,我們交手的隊伍是『克蘇魯研究會』。」李少鋒糾正說。
 
  「那個什麼克蘇魯研究會的隊長是台東海端派掌門人的次子譚光韜吧?那樣就是歸海端派管啦,不管譚光韜和譚農軒的實際關係如何,兩人終究是父子,只要沒有鬧翻在外人前面都會袒護自己人。」燕子聳肩說。
 
  「嗯嗯,不過現在也無法確定有沒有照片。」李少鋒說。
 
  「事發當晚和隔天就在網路找過兩次了,並沒有發現,不過既然今天才聽到這個謠言,而且傳得很廣,也有可能故意在今天上傳……雖然林誠學長會想辦法找出來處理掉啦。」燕子說。
 
  「全部扔給林誠學長處理嗎……」李少鋒苦笑著說。
 
  「既然擅長這方面的事情,當然交給他。」燕子說。
 
  「那麼學校內的謠言方面不用處理嗎?」李少鋒追問。
 
  「帆帆的謠言難道少過了?反正她本人不介意,放著不管遲早會平息,就是擔心你這個平時不會被其他人講閒話的跟班會一時衝動做些傻事,把事情弄得更麻煩,人家才會過來看看情況。」燕子沒好氣地說。
 
  「我應該沒有那麼衝動吧……不過還是感謝學姊的關心。」李少鋒說。
 
  燕子哼了一聲,繼續站在洗手台旁邊,好一會兒才低聲問:「那麼那傢伙有乖乖待在國中嗎?」
 
  原來如此,這個也是特地過來找自己講話的理由之一吧。李少鋒低頭掩飾雙眼的異芒,散出感知真氣確認之後才報告說:「是的,羽兒的真氣源顯示她待在隔壁國中,沒有動靜。」
 
  「是嗎……」燕子皺眉露出一個奇妙表情,沒有追問,逕自從口袋取出手機,打開通訊軟體開始迅速鍵出文字。
 
  李少鋒瞄了一眼設定成頭像的自拍照,知道燕子正在和秦樓月討論,禮貌性地轉開視線,不料卻正好看見揹著書包的程書愷從走廊另一端走過來,在對上視線的瞬間,突然湧現事情即將變得麻煩的不祥預感。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要在擁有力量的同時維持正常人生活,實在是很困難。
想看下一集發生什麼事,少鋒該提起開打了吧!
2021-09-11 22:20:50
佐渡遼歌
直接在教室鬥毆(?
還請期待,我會努力寫出更精采的後續XDDD
2021-09-11 23:04:26
你艾希我吶兒
阿呀 被八卦了
會在意的應該是吃瓜群眾
2021-09-11 22:41:45
佐渡遼歌
少鋒終於成為八卦的角色之一了!(x
班級地位提升XDDDD
2021-09-11 23:04:59
白昼夢
我要看到血流成河.jpg
2021-09-12 10:12:14
佐渡遼歌
打起來!!!XDD
2021-09-12 10:46:47
Darkwolf
速報:跟班周旋在高冷校花二年級學姊還有隔壁國中學妹之間
2021-09-12 22:21:55
佐渡遼歌
同學們還不曉得國中生學妹的事情ww
不過之後會怎樣就很難說了(?wwww
2021-09-12 23:26:16
赤月狼
把KTV事件的參與者收進瞭望台當場外工作人員(打雜的)如何?
2021-09-13 10:40:36
佐渡遼歌
那樣燕子學姊應該會很不爽吧www
想想當初少鋒加入的時候她也不爽了快一個月,然後現在還在不爽可愛(?)的夏羽學妹www
2021-09-13 17:36: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