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47.放著她一個人感覺會出事

佐渡遼歌 | 2022-04-02 20:00:09 | 巴幣 214 | 人氣 39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雙手分別拿著一把冷式外星武器走在後面,轉頭確定已經看不到店外的馮珮蘭等人才忍不住低聲問:「樓月學姊,妳在生氣嗎?」
 
  「哎呀,居然被看出來了嗎?看來我的裝笑技巧有點退步了。」秦樓月單手捏了捏臉頰,苦笑著說。
 
  「工房儲藏室就有好幾把冷型外星武器了,現在也有第三練武場,沒有必要特地試刀……難道剛才的對話當中有什麼我沒有聽出來的諷刺嗎?」李少鋒追問。
 
  「馮珮蘭掌門和洪向德幫主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在台灣舉足輕重、受人景仰,不會做那些嚼人耳根的行為,我只是對現況有些……沮喪而已,完全是我自己的問題。」秦樓月低聲說。
 
  李少鋒急忙用眼角觀察其他人的情況,看著面無表情的自家師父和似乎完全沒在聽的羽兒,果斷判斷她們倆在這個話題派不上用場,繼續猜測地問:「請問是為了什麼?」
 
  「如果沒有頂著這個姓氏,單純身為瞭望塔的工房長,剛才也會像其他隊伍一樣待在旁邊觀看吧,不會有機會上前交談。口口聲聲說要靠著自己的努力做出成果,結果還是利用著家族姓氏……不好意思,心情有點亂了,有些詞不達意……」秦樓月嘆息著說。
 
  「那樣……沒什麼不好吧,本來就是能用的東西盡量用啊,而且只是聊幾句話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李少鋒說。
 
  「我也覺得不用在意那些。」楊千帆開口說。
 
  「樓月學姊的研究遲早會做出成果,十書相關情報的價值只會更高、不會更低,那些人到時候就會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夏羽不甚在意地聳肩,噠噠噠地跑上前打開位於走廊深處的金屬門,隨即發出驚呼:「牆面真的都是宙鋼呢!」
 
  「是的呢,真令人訝異。」秦樓月打起精神地說。
 
  「不至於為了一天的隊長會議特意製作,這麼看來,這裡平日應該不是作為武器店使用。」楊千帆說。
 
  殿後進入的李少鋒急忙關起沉重門扉,環顧這個比起工房第三練武場還要大上一倍的房間,率先浮現出「啊啊,這樣的建造價格大概是兩百億左右」的現實感想。
 
  「少鋒,你對於氣息的靈敏度比較高,先稍微纏刃揮幾刀,看看這裡和工房有什麼差別。」楊千帆一邊說一邊接過冷型長劍,向後退開。
 
  「是的。」李少鋒握緊冷型長刀,讓血色真氣纏繞在刀刃。
 
  依然留著外甲殼特徵的刀刃表面呈現淡紫色,光彩燁燁生輝,揮動時可以感受到真氣在刀刃內部流動,宛如手臂的延伸。李少鋒用慣了那徹亞斯,有些彆扭地揮了幾下,頂著其他人的視線,皺眉說:「似乎……沒有什麼差別。」
 
  「那麼我去外面看看那些外星兵器。」夏羽隨口說完就跑出現練習室。
 
  「千帆,陪我稍微過幾招吧,感到煩躁的時候還是動動身子最好。」秦樓月伸手接過冷型長刀,擺出備戰姿勢。
 
   「非常樂意。」楊千帆拿起冷型長劍,酒紅真氣倏然纏繞在刀刃。
 
  李少鋒知道這是一個旁觀學習的好機會,卻感覺放著她一個人會出事,斟酌片刻說:「我去外面陪羽兒。」
 
  「不要離開武器店。」楊千帆立刻吩咐。
 
  「是的。」李少鋒急忙踏出練習室,掩上金屬門,回到店內就看見夏羽半趴在櫃台前展示櫃,隨手翻閱型錄,連珠炮似的提出各種問題。
 
  店員小姐保持著專業笑容,一一給予回覆。
 
  「有其他類型的外星兵器嗎?殲滅軍製作的。」夏羽問。
 
  「是的,本次隊長會議期間,特別提前展示同樣由『冷蛛』外甲殼為素材製作的冷型二式長槍,可以隨意適用,不過請注意冷型二式武器尚未販售,如果有需要可以先行填寫購買預約單。」店員小姐流暢地推銷說。
 
  冷型二式長槍就是外面那個吧。李少鋒瞭然地往店門瞥了一眼,意外看見馮珮蘭依然在訓話,不知為何連郭思寧也站在旁邊低頭聆聽,正因為如此,其他客人也不敢進來。
 
  「長矛呢?」夏羽問。
 
  「冷型二式長矛並未在本次的展示項目當中。」店員小姐回答說。
 
  「用其他外星生物素材製作的兵器呢?」夏羽追問。
 
  「我軍目前上市的外星武器只有冷蛛型一式外甲殼長劍、一式冷蛛型外甲殼長刀,上述兩項,即使外面有著許多謠言,還請以我軍的正式公告為準。」店員小姐流暢說出冷型兵器的正式全名,微笑著說。
 
  「所以也沒有零式嗎?」夏羽又問。
 
  「……零式?」店員小姐皺眉說:「不好意思,我軍製作的外星武器都是一式,今後也有開發二式、三式的預定,沒有所謂的零式。」
 
  「原來是這樣呀。」夏羽點點頭,繼續翻閱著型錄。
 
  李少鋒看著夏羽刻意裝出符合外表年紀的天真模樣試圖套話,也沒有戳破,隨意走動,瀏覽著玻璃展示櫃裡面的各式嶄新兵器。
 
  片刻,夏羽才總算問到一個段落,講聲「謝謝」就晃到李少鋒身旁,偏頭問:「樓月學姊和千帆學姊還在裡面嗎?」
 
  「說要看看氣息在房間的情形。話說剛才想要問什麼?」李少鋒低聲問。
 
  「那位店員姊姊的層級太低了,問不出個所以然,算了。」夏羽悻悻然地說。
 
  「不要敷衍啦,妳到底想要問出什麼情報──」李少鋒講到一半突然感受到氣息衝突,愕然噤聲。
 
  「外面再搞什麼啊?」夏羽蹙眉窩。
 
  李少鋒跟著轉頭,隔著落地玻璃看見站在外面街道的馮芷綾已經拔出金屬短棍,雙眼一黃一藍的異芒閃爍,殺氣騰騰地瞪視著眼前一位男子。
 
  不知為何,馮珮蘭事不關己地移動到隔壁店家門口,似乎不打算插手。洪向德則是不曉得何時已經離開了。
 
  郭思寧露出難掩焦急的神情,卻也只能站在馮珮蘭身後,不敢貿然上前。
 
  「──少鋒!」楊千帆急忙從後趕上,著急地喊。
 
  「沒事,外面在鬧。」李少鋒簡潔地說。
 
  「沒想到居然真有蠢貨敢在這邊亂來,而且當眾找白河派的麻煩。」秦樓月瞇眼注視。
 
  那是一名留著微卷長髮的英挺男子,五官俊秀帥氣、身形瀟灑,年紀約在二十歲前半,身穿古式長袍,腰繫著一柄長劍。長劍劍鞘乎沒有裝飾,古拙樸實,然而搭配那男子一派高手風範的氣度就不禁覺得是著名兵器。
 
  那種髮型簡直就像是從音樂劇裡面走出來的,現實當中還真有人留啊……每天睡起來少說得先花上一、兩個小時才有辦法打理好吧。李少鋒暗自吐槽,卻也認同只有帥哥才有辦法撐起那種髮型。
 
  「鳳某人聽聞白河雙花的其中一人身懷不常見的雙重氣息。好奇上前打聲招呼,不曉得有何處得罪姑娘?」英挺男子不失風度地問。
 
  「……誰讓你碰我的?」馮芷綾皺眉罵。
 
  「此乃天大誤會,鳳某人絕對沒有碰到姑娘。」英挺男子半舉起雙手,正色聲明。
 
  「還想狡辯?」馮芷綾更加不悅地罵。
 
  在不少人圍觀之下,兩人繼續對峙。
 
  馮芷綾持續將鉻黃與淺藍的異色真氣纏繞在短棍,惡狠狠瞪視;英挺男子連提氣都沒有,掛著苦笑軟言澄清,卻是一派輕鬆地面對越來越兇猛的殺氣。
 
  「怎麼聽起來主要是馮芷綾的錯啊……」李少鋒苦笑著說。
 
  「畢竟是會不分敵我下殺手的異質類型,現在沒有立刻打過去已經很稀奇了。」楊千帆說。
 
  「武器已經抽出來,大概有出手卻被閃掉了。」秦樓月猜測說。
 
  「那男的似乎挺強的……說不定在台灣年輕一輩的修練者裡面也可以排入首位,總不會是詹業雍或吳天燎吧?」夏羽喃喃自語。
 
  「鳳姓……這麼說起來,難道會是西瀛鳳家嗎?」秦樓月思索說。
 
  「那支隊伍的規模很大嗎?」李少鋒暗忖自己還是首次聽聞。如果真是台灣很有名的門派隊伍,自家師父在過去半年至少會提過一次才是。
 
  「那是位於澎湖的門派。」楊千帆立刻開口解釋:「歷史悠久,據說可以追溯至唐宋時期,向來遺世獨立、超然物外,不涉入外界的紛爭當中。」
 
  「所以千帆學姊知道那是誰嗎?」夏羽插話問。
 
  「這個就……」楊千帆皺眉說。
 
  「依照年紀判斷,應該是西瀛派下任掌門的鳳啟明。」秦樓月代為回答。
 
  「此外,西瀛派有著一項相當獨特、國際皆知的『賭寶』傳統。只要是身懷氣息、持有魔力的修練者都有資格踏上西瀛島,帶著一樣寶物要求比武,獲勝即可從西瀛派的寶物庫當中自選一樣寶物,輸了當然就賠上自己的寶物。特別的是一個人終生只有一次機會,無論輸贏,終生都不可再度踏足西瀛島,否則格殺勿論。」楊千帆繼續說。
 
  「據說西瀛派擁有九兵當中編號第三的長槍,這點也是許多國外武術家、魔法師不惜千里也要前往西瀛島的主要原因。」秦樓月補充說。
 
  「咦?但是以前提過九兵當中只有五把被找到吧,記得分別是……刀、斧、棒、拐和叉,分別由殲滅軍、蒼藍黎明、情報機關、廷達洛斯和雙頭鷲各持有一把。」李少鋒疑惑地說。
 
  「你的記憶力向來不錯。」楊千帆讚了一句,臨時出題地問:「九兵分別是哪九種武器?」
 
  「據說是『刀、劍、槍、戟、斧、錘、棒、拐、叉』九種。」李鋒立刻回答。
 
  「很好。」楊千帆滿意地說。
 
  「東方武術家也會使用長刀、長劍、長槍、長戟、戰斧、戰錘、棍棒、旋棍、長叉的稱呼,或在前面冠上大寫數字,稱為零壹長刀、零貳長劍這樣。」秦樓月停頓片刻,偏頭問:「西方魔法師是怎麼稱呼九兵的?」
 
  「……有各式各樣,有人講神刀神劍、也有人講魔刀魔劍,不過我身邊的人都是拿希臘字母前九個作為稱呼,分別是阿爾法、貝妲、迦瑪、德爾達、艾普西隆、澤塔、伊塔、西塔、伊爾達。」夏羽用著相當道地的口音說。
 
  「真是意外,我還以為魔法師都直接喊『Az-01』、『Az-02』。」秦樓月說。
 
  「各式各樣的說法都有啦,合眾部隊和殲滅軍就是直接拿軍方字母來稱呼吧。」夏羽再度聳肩。
 
  「Az系列當中也有幾把關於槍的記載,像是編號27的槌槍、編號33的十字鐮槍、編號66的梭槍或編號69的單鉤槍,不少修練者都認為西瀛鳳家只是持有那些序列較低的兵器,而非個位數編號的九兵長槍,雖然光Az系列本身也是價值無法衡量的寶物。」楊千帆轉回原本話題說。
 
  「既然西瀛派本身的歷史那麼悠久,即使手上其實沒有零參長槍,大概也已經累積到很多更有價值的寶物了。」李少鋒說。
 
  「是的,西瀛派的心法與武術都相當神秘,根據聽到的謠言,在賭寶中也是贏多輸少……此外,他們極度排外,門人終生禁止離開澎湖群島,只有在成年時獲准外出一年,尋找婚約者。乃是台灣少數極端重視家族血緣的門派。」楊千帆補充說。
 
  「沒想到還存在這樣的門派隊伍啊!」李少鋒感嘆地說。
 
  「我認為那是一生可能也不會遇到的門派,因此沒有刻意提到。你還有很多更應該優先記住的台灣門派。」楊千帆帶著半分辯解意思地補充。
 
  「我知道師父不會故意沒講啦。」李少鋒笑了笑,繼續問:「所以那位就是外出找新娘的嗎?」
 
  「應該是的,不會有人膽敢冒用西瀛鳳家的名號。」秦樓月說。
 
  「……但是如果他們的門人都終生不會離開澎湖,就算偶然得知外面有人打著西瀛鳳家招搖撞騙也無計可施吧。」李少鋒問。
 
  「在有門人離開西瀛島那年,首要任務就是以電掣風馳的手段殺盡那些騙子和和他的家族親友吧,如此一來才能夠樹立威信。」夏羽淡然說。
 
  「夏羽說得沒錯,屆時就算要報仇也只能夠前往西瀛島。」楊千帆說。
 
  李少鋒一時語塞,默默下定決心遠離那人越遠越好。
 
  「他們不會參加玩家協會,很有可能是湊巧遇到門人離開澎湖的時機,應著楚久樘總帥的邀請過來殲滅軍總部作客。總榜第一與第九重境界強者的兩個頭銜還是很有面子的。」秦樓月說。
 
  「──喔,要打了?」夏羽突然插話。
 
  李少鋒急忙轉頭,正好看見馮芷綾向前踏出一步,短棍纏繞著鉻黃與淺藍的異色真氣,迎胸擊打而去。
 
 
 
 
 



創作回應

緬因吉
應該添購數位版了
2022-04-02 23:39:04
佐渡遼歌
0w0
2022-04-02 23:48:13
赤月狼
結果馮芷綾被拐去屏東?
2022-04-03 09:03:15
佐渡遼歌
嗯、嗯嗯!?XDD
2022-04-03 11:27:18
Ddpaul
少鋒又聞到後宮的味道了,這次不會再讓你跑掉了(舔嘴唇
2022-04-03 10:10:53
佐渡遼歌
守備範圍相當廣闊XDDD
2022-04-03 11:27:30
赤月狼
寫錯了,拐去西瀛?
2022-04-03 12:13:05
佐渡遼歌
這邊就請期待後續發展了XDDD
2022-04-03 13:09:00
你艾希我吶兒
問題少女集中地 [e5]
2022-04-05 16:10:25
佐渡遼歌
XDDDD
2022-04-05 16:51: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