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43.請問各位知曉三柱神的名諱嗎?

佐渡遼歌 | 2022-03-24 20:00:04 | 巴幣 104 | 人氣 36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商務旅館位於台北車站旁邊,秦樓月四人完成退房手續,快步走過店家都在熱鬧營業的騎樓,穿過幾個街區的距離就抵達了台北車站的售票大廳。
 
  星期六的正午時分,大廳內人來人往,相當熱絡。
 
  「──修練者的數量比起昨天更多呢。」秦樓月單手捧著臉頰說。
 
  「幾乎所有隊伍都是四人一組,參加人數的上限。」楊千帆說。
 
  「人數越多,一旦發生什麼事情也越好應對啦。看起來也都修為不俗。」夏羽說。
 
  李少鋒揹著裝有古烏茲鋼刀的網球袋,看著站在不遠處便利商店外面巡邏的兩名警察,不禁想像如果現在被盤問該怎麼說明自己帶著開鋒過的刀物在車站走來走去……話雖如此,身旁不少修練者也是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裡面顯然也放著武器,暗忖大概殲滅軍已經事前打過招呼了。
 
  「千帆和少鋒參加過玉閣祭,基本上當時的規矩就是台灣各種大型集會的默認規矩。現場秩序由主辦方負責,不要公然提氣,也盡可能不要演變成動手的情況,夏羽是第一次作為瞭望塔的成員公開露面。妳的知識量固然相當驚人,常識方面就有點……總之請注意別違反規矩。」秦樓月吩咐說。
 
  「是的。」夏羽乖巧地說。
 
  「網站寫著可以攜帶防身武器,或許預料到會發生小規模衝突。」楊千帆說。
 
  「最好不要變成那種情況。於公於私,殲滅軍應該會用盡一切避免重演玉閣祭的慘劇,武器可能在入口處就會被收走了。」秦樓月說。
 
  「我倒是覺得應該不用擔心那方面的事情啦。」夏羽說。
 
  「這是隨口推測呢?還是有什麼依據呢?」秦樓月敏銳地問。
 
  「我從寒假之後就一直待在瞭望塔的地盤裡面,完全不曉得任何情報,況且要是知道董既明會在昨晚過去士林,難道還會挑這一天執行計畫嗎?」夏羽沒好氣地說。
 
  「不要那麼大聲啦。」李少鋒急忙說。
 
  「我有在注意四周啦……確實有不少組人都在觀察這邊,不過聽不見對話內容,大概都是因為樓月學姊和千帆學姊很顯眼吧。」夏羽聳肩說。
 
  不不不,妳的白髮馬尾也很顯眼吧。李少鋒不曉得她是不是在故意裝傻,愣了愣,錯失了吐槽時機。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快步走上前,有禮地低聲詢問:「不好意思,請問各位知曉三柱神的名諱嗎?」
 
  喔喔,這個是非常好的問法耶!如果是不知道內情的普通人,絕對會以為是奇怪的宗教勸誘,避而遠之;如果是知道克蘇魯遊戲的相關人士就會立刻知道該怎麼回答。李少鋒不禁感到佩服,暗自決定要是今後懷疑某個人有所蹊蹺就這樣問。
 
  「那是被稱為『萬物歸一者』的尤格・索托斯、『黑山羊之母』的莎布・尼古菈絲以及『潛行之混沌』的奈亞拉托提普。我們對於偉大存在感到敬畏,卻不會獻上信仰,只是持續常識窺探魔道之深淵。」秦樓月一邊流暢回答一邊舉起右手。
 
  玩家戒指在日光燈照映之下,發出耀眼的晶藍光輝。
 
  「非常感謝各位的回答。我是殲滅軍的成員,請問能否告知隊伍名稱?」殲滅軍成員行了一個軍禮,正色說。
 
  「來自台中的瞭望塔工房,我是工房長的秦樓月。」秦樓月立即回答。
 
  「是的。」殲滅軍成員低頭看了幾下手機,再度開口說:「根據貴工房提交的參加名單,本次會議的四名參加者是工房長的秦樓月,工房成員的楊千帆、李少鋒與夏羽,全部共四人,請問沒有錯誤吧?」
 
  「是的。」秦樓月說。
 
  「本次隊長會議舉辦期間,希望同一支隊伍的成員盡可能共同行動,若非特殊緊急情況,禁止單獨行動,還請見諒。」殲滅軍成員說。
 
  「沒有問題。」秦樓月說。
 
  「可以攜帶武器嗎?」楊千帆問。
 
  「本次會議可以攜帶防身物品,不過總部位於地底深處,電波與網路訊號是我軍專門架設,有時候會出現無法與外界聯繫的情況,還請注意。」殲滅軍成員說。
 
  楊千帆點點頭,沒有接續話題。
 
  殲滅軍有辦法在台北車站地底建總部的堂堂技術力,不可能出現訊號不良的情況吧?八成為了避免參加者拍照傳出相關情報,才會故意把訊號弄得很弱。李少鋒瞭然暗忖。
 
  「地下環狀線的月台位於那個方向,跟著地板的深綠色箭頭就可以抵達了。進入閘門時請再向我軍成員說明自身隊伍名稱,並且出示玩家戒指作為證明,感謝配合。」殲滅軍成員繼續說。
 
  「沒有問題。」秦樓月頷首致謝,隨即領著李少鋒三人走向不遠處的電扶梯。
 
  台北車站本身有著火車、捷運、高鐵與機捷的搭乘月台,地下通道更是可以連接到周邊的百貨公司、商場、美食街與公車轉運站,結構路線可謂錯綜複雜,某種程度說是迷宮也不為過。
 
  話雖如此,對於身為克蘇魯遊戲玩家的秦樓月等人,知道大方向就沒有問題了,途中也不時可以看見同樣準備前往參加隊長會議的玩家與殲滅軍的引導成員。
 
  數分鐘後,相當順利地抵達方才殲滅軍成員口中的「閘門」。
 
  那是一個乍看之下通往停車場的大門,旁邊擺放著好幾著紅色三角椎與阻攔橫桿,平時應該是禁止通行。此刻大門開啟,兩名身穿殲滅軍軍服的男女站在兩側,光是氣勢就足以讓不小心走到這邊的普通人自行迴避。
 
  「不好意思,我們是瞭望塔的成員,前來參加隊長會議。」秦樓月舉起右手展示晶藍戒指,走上前說。
 
  殲滅軍男子立即頷首致意,取出平板電腦確認四人的名字,再度重複方才聽過的規矩就放行。
 
  直到遠離了那兩名殲滅軍成員,秦樓月才思索著說:「夏羽是新成員,我還以為會被追問更多個人情報,沒想到這麼簡單就讓我們通過了。」
 
  「請樓月學姊放心,我的事前準備相當充足,早在寒假的時候就以迷途者『夏羽』的身分向情報機關買過情報,順便讓他們進行記錄。關於家人的部分是父母雙亡、親戚斷絕聯絡,不會被發現真實身分。」夏羽篤定地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秦樓月說。
 
  「那個背景設定不會太過悲慘嗎……」李少鋒下意識吐槽完才注意到對於克蘇魯遊戲的玩家而言,這樣的情況或許不會太過稀奇。自家師父的雙親是音訊不明的失蹤狀態,平時也完全沒有聽她提起過親戚相關的話題,沈婭大概也是如此──
 
  當腦海浮現那個紅色長髮的身影,李少鋒感受壓抑在心底的負面情緒再度湧現,不由握緊手指,退到隊伍後方穿過寬敞筆直的通道,接著搭乘電扶梯抵達月台,正式進入台北地底環狀線。
 
  候車月台、捷運車廂與內部裝潢都和台北捷運的其他路線如出一轍,整潔乾淨。現場已經有不少玩家正在白線內側等待。
 
  「顏色確實是黑色的。」李少鋒抬頭望著路線圖,開口說。
 
  路線圖的設計風格如同其他捷運線,可以看見頭尾相連的黑色圓環路線與站名,分別是台北車站、新商店街、殲滅軍總部、殲滅大隊隊館、倉庫一號館、倉庫二號館、支援大隊隊館、舊商店街,共八站。
 
  本次玩家協會的隊長會議期間,捷運只會反覆來往台北車站、新商店街、殲滅軍總部三個站。
 
  「我也是第一次進來殲滅軍總部,沒想到是如此現代化的裝潢。」楊千帆難得露出好奇神色,同樣左顧右盼。
 
  「等等,千帆。即使是維洛妮卡小姐,應該不至於單槍匹馬地闖進殲滅軍的總部踢館吧?雖然上次見面的時候,隱約記得她曾經提過有機會的話很想和總帥過招一類的內容。」秦樓月警戒地問。
 
  「我沒有聽師父提過類似的事情。」楊千帆搖頭說。
 
  「嗯,那樣就好……」秦樓月鬆了一口氣地說。
 
  這個時候,地面開始閃爍紅光。
 
  捷運抵達月台到站。
 
  車廂內部的設計也與台北其他捷運線捷運如出一轍,原本張貼著廣告的地方由殲滅軍內部的文宣、海報與公告取而代之。
 
  李少鋒扶著握桿看著門邊海報──總帥秘書的簡妮擺出一個側身挺胸、展露笑容的姿勢,搭配旁邊「殲滅軍隨時歡迎您的加入」的明亮標語,不禁覺得非常有黑心企業的感覺。
 
  在地底運行的緣故,窗外景色都是隧道牆壁,難以分辨出行駛距離。
 
  片刻,伴隨著輕快提示音,捷運抵達新商店街站。
 
  車門緩緩開啟。
 
  「在這邊下車吧,我們走著過去總部站。」秦樓月說。
 
  李少鋒急忙踏出車門,轉頭只見大部分的玩家也都在這站下車,只有少數幾位殲滅軍成員繼續留在座位,接著突然聽見小小的騷動聲響。
 
  一名身穿殲滅軍軍服、腰間配著一式冷型長劍的女子坐在不遠處的長椅,在對上視線的時候立即起身走來。姿態凜然、自信風采,正是殲滅軍第三討伐中隊的中隊長慕容羊。
 
  「一段時間不見了。」慕容羊微笑迎上前,率先打招呼。
 
  「羊姊,好久不見了。」李少鋒急忙點頭回禮。
 
  「妳好。」楊千帆頷首致意。
 
  「居然讓中隊長擔任嚮導,這樣多麼不好意思。」秦樓月笑著說。
 
  「不久前,我在除夕夜貿然前往拜訪貴工房,受到熱烈招待,本次各位受邀踏入我軍總部又是首次來訪,當然要竭誠歡迎來訪。」慕容羊看向站在三人身後的夏羽,勾起嘴角問:「這位是瞭望塔的新成員嗎?」
 
  「是、是的,我是夏羽。」夏羽急忙擺手行禮。
 
  「我是殲滅軍第三中隊的中隊長,複姓慕容,單名羊,不妨和少鋒他們一樣直接稱呼我為羊姊即可。妳的軍禮行得相當標準呢。」慕容羊說。
 
  「殲滅軍是國際知名的隊伍。」夏羽正色說。
 
  這個倒是不曾在自家工房見過的神色。李少鋒暗忖可以趁這次機會注意看看殲滅軍裡面是不是也有銀鑰派出來的紀錄者,如果是像夏羽那種缺乏普通常識的類型,說不定可以在吃飯聊天的時候注意到蹊蹺。
 
  「請往這邊走吧。」慕容羊擺手說。
 
  李少鋒跟著走向位於月台盡頭的電扶梯,隨意瀏覽著月台的宣傳海報,不過很快就愕然止步。
 
  那是一面再尋常不過的牆壁,上面懸掛著十九個裱框過的單人黑白照片。
 
  照片中的男女皆身穿殲滅軍軍服,凝視著鏡頭,模樣相當年輕,最年長的人也莫約只在二十歲後半。相框下方放著寫有姓名的銀色軍牌,更下方的空間則是貼滿了便利貼、手寫信件與關於那些人的日常照片。
 
  親筆手寫的內容當中提到各種回憶與祝福。
 
  通道有不少行人來來往往,每當經過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止步,向著牆壁低頭默哀。
 
  「在那場襲擊事件當中,有許多人都遭遇不幸……」慕容羊輕聲說。
 
  秦樓月和楊千帆並肩止步,低頭默哀。
 
  李少鋒慢了一拍才跟著動作,忍不住用眼角觀察夏羽的反應。
 
  只見她繃著俏臉,不苟言笑地依序凝視掛在牆面的照片,接著才低下頭。
 
  李少鋒再次深切意識到夏羽究竟闖了多麼嚴重的禍。
 
  話雖如此,時間無法倒轉,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現在也只能夠相信她有辦法繼續瞞到底了。
 
  片刻,慕容羊才再度邁步,走向月台盡頭的電扶梯。
 
  「學長,怎麼了嗎?」夏羽平靜地微笑詢問。
 
  李少鋒看著那個勉強做出來的笑容,隱約可以看出她的眼眸當中帶著歉意,然而不曉得那是「讓自己被迫跟著說謊」、「讓自己陷於危險的情況」還是「殺了殲滅軍十七名成員這件事情本身」,卻也無法追究。
 
  「……走吧。」李少鋒只能夠這麼說。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那個招生海報很吸引人耶
總帥很懂喔
2022-03-25 01:04:44
佐渡遼歌
隨時招人中XDDD
2022-03-25 10:03:45
weiting
「根據貴工房提交的參加名單已經 這句怪怪的
2022-03-25 07:12:2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3-25 10:04:01
露米諾斯 Luminous
雖然大部分人會覺得是奇怪的宗教而避開
但也有克蘇魯神話體系的粉絲呢…
或是研究日本神話可能會回答「天之御中主神」、「高御産巣日神」、「神産巣日神」
或是更多的人會想到寶可夢的三柱神(誰會用「名諱」來問寶可夢啊!
2022-03-26 22:00:44
佐渡遼歌
那樣就太專業了XDDDD
感覺寶可夢的機率還比較高一些(?)XDDD
2022-03-26 22:34:04
露米諾斯 Luminous
對啦ww
寶可夢比較有可能 雖然不會用名諱來問寶可夢吧w 神獸沒有神的尊嚴
2022-03-26 22:36:28
佐渡遼歌
XDDDDD
2022-03-26 22:47:40
千日安平見
聽說您是個很成功的創作者,來拜訪。
2022-04-06 18:44:50
佐渡遼歌
晚上好。
雖然不曉得是從哪裡聽說的,還請慢慢參觀小屋XDDD
2022-04-06 18:56: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