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59.隊長會議當日

佐渡遼歌 | 2022-04-30 20:00:15 | 巴幣 514 | 人氣 38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隔天。
 
  隊長會議舉辦的日子。
 
  李少鋒意識到自己醒來了,然而沒有睜開雙眼,持續躺在床鋪,處於夢境與現實之間的模糊交界。
 
  房間內可以聽見各種窸窣聲響,談話聲也從遠處傳來,顯得有些模糊。
 
  李少鋒拉高棉被蓋住臉,繼續賴床了好一會兒才坐起身子,頂著昏沉沉的的腦袋用力眨眼。好幾秒後看見楊千帆和秦樓月都已經起床了。前者坐在床鋪邊緣梳理著長髮,發呆似的凝視著地板;後者站在連身鏡前方整理儀容,調整著隊伍披風的角度。
 
  李少鋒轉動視線,隨即看見隔壁床上鋪的夏羽依然躺著卻沒有蓋被子,將膝蓋抵住胸口,整個人縮成小小的,睡得正熟。
 
  「早安。」秦樓月偏頭說。
 
  「樓月學姊,早安,不好意思,我好像睡過頭了……」李少鋒歉然說。
 
  「不用在意,你們都很累了。千帆其實也才剛醒,久違見到她的睡臉也算是飽了眼福。」秦樓月笑著說。
 
  「這麼說起來,我好像還沒見過師父的睡臉呢。」李少鋒說。
 
  「那又沒什麼好看的。」楊千帆不解蹙眉,站起身子稍微搖了搖讓長髮垂落。
 
  李少鋒起身走到廁所盥洗,出來之後正好看見夏羽在床鋪坐起身子,頂著睡亂的瀏海左顧右盼,瞇眼瞪著李少鋒好一會兒才回神,伸了一個懶腰說:「學長姊們早安。」
 
  「早安。」秦樓月微笑回應。
 
  「早餐呢?」夏羽打了一個哈欠,偏頭問。
 
  「這個應該不是醒來該講的第二句話吧,先去刷牙洗臉啦。」李少鋒說。
 
  「殲滅軍的人剛才有送來這個。」秦樓月指了指放在桌面的四個餐盒。
 
  李少鋒好奇地上前查看。
 
  四個餐盒的內容物都相同,放著兩個鹹麵包、兩個甜麵包和一罐鋁箔包的豆漿。簡單俐落,倒也相當符合部隊風格。
 
  李少鋒先拿了一盒放到楊千帆的床邊,這才拿起一盒回到上鋪,一邊看著夾在早餐餐盒裡面的本日行程表傳單一邊咬著麵包。
 
  今天的行程相當單純。
 
  上午在殲滅軍總部站的會議室舉辦只有隊長可以參加的會議,下午在禮堂「榕亞廳」舉行全體成員參加的活動;結束後在新商店街的餐廳進行自助餐式的餐敘,彼此交流、敦睦情誼,其後隊長會議正式結束,依照安排分批離開殲滅軍總部。
 
  李少鋒坐在上鋪咬著麵包,途中努力擋掉想要拿不喜歡吃的蔥麵包來交換檸檬蛋糕的夏羽,等到大家都吃完就收拾好行李,離開宿舍房間,沿著商店街走向總部站。
 
  其他隊伍的玩家們也四人一組,朝著相同方向前往總部站。
 
  昨日晚上已經來過一次了,由於燈光始終是正午模式,倒也沒有太大差異,不過此刻可以看見殲滅軍的成員們來來往往,進行著各種日常業務,增添了一層活力。
 
  「──請參加隊長會議的玩家們前往總部A館三樓的A305室。本場會議,每支隊伍僅可派出一人參加,隊長以外的成員可以在一樓的咖啡廳、交誼廳與戶外廣場等待。會議預計在中午前結束。新商店街的店舖都已經開始營業了,武器店更是正在進行促銷活動,歡迎參觀!」
 
  廣播反覆播放著相同內容。
 
  好幾名殲滅軍成員手持交通指揮棒,引導著人群前進。
 
  「第二次還是很震撼啊。」李少鋒抬頭仰望著整面落地玻璃,再度感嘆,跟著人群前進,途中訝異發現隊館內部有不少特殊設計──原本應該是樓梯的位置空無一物,必須提氣垂直跳起、飛縱蹬牆才能夠抵達上一層樓,如果是不諳氣息的普通人連層樓移動都是問題。
 
  楊千帆善盡師父職責適時講解,說明著那些設計在戰鬥時候能夠發揮什麼樣的效果,以及又應該如何應對。
 
  片刻,李少鋒四人抵達了三樓。
 
  「──那麼我作為代表去開會了,你們三位請自行打發時間吧。」秦樓月站在走道邊緣,這麼說。
 
  「請注意安全。」楊千帆說。
 
  「我會的,彼此彼此。請不要做出什麼騷動喔。」秦樓月叮嚀完就進入會議室。
 
  李少鋒等了幾秒,偏頭徵詢兩位女性成員的意見地問:「接下來要去哪裡?」
 
  「都可以。只是最好不要離開這棟大樓,發生事情的事情比較容易和樓月學姊匯合。」楊千帆說。
 
  「就算教團聯合真有什麼計畫也不至於襲擊開會會場啦,他們的目的不是殲滅或統治,胡亂殺戮沒有意義。玉閣祭的那場襲擊事件也是為了立威。」夏羽聳肩說。
 
  「羽兒,注意音量啦!」李少鋒見幾個人因為那段話皺眉側目,無奈地說。
 
  「比起那個,我們先決定要去哪裡打發時間啦,人這麼多,如果慢了就搶不到好位置。一樓的咖啡廳不曉得有沒有檸檬蛋糕……」夏羽說。
 
  「妳還在為那件事情鬧彆扭喔。」李少鋒更加無奈地說。
 
  「如果是千帆學姊、燕子學姊或樓月學姊,學長絕對會直接給吧,為什麼就是不給我!」夏羽鼓起臉頰,昂起小臉質問。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生氣理由?李少鋒啞然無言,卻也無法果斷否認,畢竟自家師父、學姊或樓月學姊如果跟自己要麵包,絕對直接雙手奉上……最多就是給完之後再問個理由。
 
  「對吧!對吧對吧對吧!可惡!」夏羽將頭頂在李少鋒的肩窩,左右轉著。
 
  「不要鬧啦,等等如果有賣甜點的店再請妳吃……」李少鋒妥協地說。
 
  「那麼說好了喔!」夏羽的心情立即好轉,拉住李少鋒的手就往前走。
 
  楊千帆站在身後,始終保持著微微蹙眉的冷淡表情,直到兩人的對話結束才默默跟上。
 
 
 
 
 
 
  位於A館一樓的咖啡廳原本就是專供內部成員使用,座位數並不多。當李少鋒三人抵達的時候已經幾乎客滿,詢問之後總算是剛好還剩一桌,幸運入座。
 
  夏羽迫不及待地拿起菜單,整本迅速翻完之後偏頭說:「學長,沒有檸檬蛋糕耶,那麼作為折衷,上面有的都來一份?」
 
  「蛋糕的部分全部有兩頁耶,雖然妳要是吃得完就無所謂啦……」李少鋒說。
 
  「好耶!不好意思!這邊要點餐!菜單上面從這邊到這邊都來一份。」夏羽舉起雙手歡呼,招呼著店員小姐。
 
  首次在現實當中聽到那種像是暴發戶的台詞。李少鋒總覺得光是聽到店員小姐複誦蛋糕名稱就有點飽了,只替自己和自家師父點了兩杯冰奶茶。
 
  「真是期待呢,聽說殲滅軍總部的咖啡廳餐點也很好吃。」夏羽期待地說。
 
  羽兒怎麼在不知不覺間變成這麼貪吃的角色了?一開始還因為漢堡事件有點在鬧彆扭,現在倒是徹底放開來了。在交誼廳選擇晚餐外送的時候都刻意點一些以前沒吃過的料理,偶爾晚上還會拉著自己到便利商店確認有沒有新商品。
 
  ……那樣不會變胖嗎?李少鋒不禁將視線移往夏羽的上臂和腰際。
 
  「──姆姆?」夏羽敏銳側著身子,單手遮掩住胸口,蹙眉問:「看什麼?」
 
  「這麼說起來,樓月學姊昨天提過強者對於來自他人視線有一定的察覺能力吧?那是什麼意思?」李少鋒突然想到這點,開口問。
 
  「學長在轉移話題吧?」夏羽不肯放棄地追問。
 
  「妳多心了啦。」李少鋒搧著手說。
 
  「就是一種直覺。」楊千帆淡然插話。
 
  「……師父的講解一直以來都相當簡潔,不過可以再多說明一些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我們從小就開始習武練氣了,某些習以為常的事情看在你們普通人眼中可能並非如此,說要解釋也……普通人應該會產生『好像有人在看著自己』的感覺吧?或許差不多是那樣。」楊千帆斟酌著說。
 
  「所以可以鍛鍊嗎?」李少鋒好奇追問。
 
  「修練者的五感都會相較敏銳,可以從風吹草動、細微聲響、氣息波動察覺到異狀,只是感知變化某種程度受到天賦影響,很容易碰到難以跨越的瓶頸,屆時只能夠用經驗補足。」楊千帆詳細解釋。
 
  「居然是經驗嗎?」李少鋒訝然問。
 
  「只要累積足夠經驗,即使無法在一瞬間判斷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有辦法迅速做出相當接近事實的猜測。」楊千帆說。
 
  這個時候,店員小姐正好送來餐點,令對話暫時告一個段落。
 
  夏羽點的蛋糕顯然超過三人份,多到使用了三個只在電視裡面見過的多層點心盤,卻依然擺滿桌面,幾乎沒有多餘空隙。
 
  李少鋒單手端著奶茶的玻璃杯,看著夏羽喜孜孜地大快朵頤,吃得臉頰都沾到不少鮮奶油,沒好氣地拿起餐巾紙擦拭,接著注意到自家師父沉默片刻之後也拿了一張餐巾紙在手中,不曉得想要做什麼。
 
  片刻,楊千帆突然迅速轉頭,凝視著咖啡廳的門口。
 
  「怎麼了嗎?」李少鋒疑惑跟著轉動視線,隨即看見一名瞇瞇眼的少年優哉游哉地站在門口,詢問著店員是否還有空位。正是白橡旅團的隊長黎子然。
 
  李少鋒對於黎子然的印象微乎其微,若不是昨晚討論到他有可能是教團聯合的內應,還真的想不起來這號人物。
 
  這個時候,黎子然朝向李少鋒等人瞥來,對著店員小姐講了幾句話,逕自走向李少鋒這一桌,燦爛笑著詢問:「店內客滿,唯一剩下的座位只有這張四人桌了。各位是三人,正好我單獨一人,應該不介意併桌吧?」
 
  李少鋒沉默地沒有立即回應。
 
  「我是黎子然,曾經在玉閣祭的蒼瓖城見過面,應該還記得吧?」黎子然笑著補充說。
 
  「……我們記得。」楊千帆淡然說。
 
  「請坐吧。」李少鋒暗忖既然對方都主動找上來了,這樣也不失一個套取情報的好機會,伸手說。
 
  「感謝。」黎子然笑著向店員小姐單點了一杯冰咖啡,坐下後感嘆著說:「當時也是類似的情形呢。我意外得知兩位隊員在前往蒼瓖城的途中對各位做出失禮舉動,特地上前賠罪,承蒙秦隊長的好意順勢併桌,一同享用早餐……那個時候可沒有料得到玉閣祭會變成如此慘劇。」
 
  「身為隊長,現在不是應該正在開會嗎?」李少鋒皺眉問。
 
  「剛才只說了每支隊伍派出一名成員當作代表,並沒有限定隊長參加,況且殲滅軍大概早就擬定出各種事情的上下限了,討論只是做做表面樣子,交給隊員去做就行了。」黎子然聳聳肩,笑著說。
 
  李少鋒思考著這段話的意思,接著注意到自家師父和羽兒警戒歸警戒,卻是完全沒有開口接續話題的意思,頓時意識到必須由自己負責交涉套話,很快就切換情緒,單刀直入地問:「不曉得黎隊長在昨晚有什麼行程?」
 
  「我以北港幫成員的身分參加了一場會議。」黎子然微笑回答。
 
  李少鋒原本以為會徹底裝傻或顧左右而言之,沒有想到乾脆承認,不禁愣住。
 
  楊千帆和夏羽各自將手移往位於大腿外側與腰際的武器刀柄處,保持隨時可以抽出武器的姿勢,繼續靜觀其變。
 
  「當時意外對上眼了吧?我沒有料到會在那邊見到瞭望塔的幾位,真是嚇了一大跳。這樣有點違反規矩,麻煩各位不要張揚了。」黎子然單手平舉在面前,面不改色地笑著說。
 
  「為何要這麼做?」李少鋒皺眉問。
 
  「令人在意不是嗎?那場會議說是真正的隊長會議也不為過,我身為白橡旅團的隊長,肩負著十多名隊員的性命與將來,難得的機會自然要好好把握,刺探出有用情報。」黎子然聳肩說。
 
  「所以白橡旅團也是北港幫的成員嗎?那是由幾支隊伍加盟的隊伍吧。」李少鋒追問。
 
  「這邊這位是瞭望塔的新成員嗎?上次沒有在蒼瓖城見到呢,短短一日已經聽到不少風聲了,說是有一位綁著白髮馬尾的美少女。」黎子然刻意岔開話題,一邊說一邊毫不掩飾好奇心地頻頻端詳著夏羽。
 
  「這是性騷擾喔。」夏羽冷淡地說,流暢轉著銀叉。
 
  「那樣真是失禮了。」黎子然微笑著說:「這麼說起來,若日稍早時候也有在人群當中見到幾位呢,可惜沒有時間上前敘舊。西瀛派與白河派的那場戰鬥真是驚人!世家大族的繼承人都很厲害呢!」
 
  「黎隊長,究竟有何要事,請直說吧。」李少鋒放棄跟眼前這位始終掛著客套笑容的少年互相刺探,沉聲質問。
 
 
 



創作回應

weiting
菜單上面從這邊到這邊都(來)一份。」夏羽舉起雙手歡呼,招呼著店員小姐。
2022-05-01 12:26:31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5-01 12:40:12
Darkwolf
燕子是不是短時間都沒有戲份?
2022-05-01 20:08:47
佐渡遼歌
是的呢,畢竟內傷在身。
現實層面只能夠留守根據地,不過等到治療完畢之後就可以期待她的活躍了!!
2022-05-01 20:22:30
weiting
像是聚合體的幫派感覺就蠻可疑的 出事的前兆
2022-05-01 20:34:10
佐渡遼歌
也有種類似工會的感覺XDD
2022-05-01 21:05:07
東堂隼人
正在發育期的學妹總是需要多一點營養的~~。[e38]
2022-05-02 20:33:46
佐渡遼歌
這樣講好像也是有點道理XDDD
2022-05-02 20:45:52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覺得營養已經夠多了(?
2022-05-02 23:48:16
佐渡遼歌
還好啦,算是標標準準的健康體型!!
2022-05-03 00:14: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