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56.汙衊

佐渡遼歌 | 2022-04-23 20:00:03 | 巴幣 204 | 人氣 36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秦樓月四人返回總部站,穿過廣場,正要踏入建築物的時候就有殲滅軍成員上前攔阻,表示前方外部人員禁止進入。
 
  「請找慕容羊中隊長,說是秦樓月有要事。」秦樓月乾脆地說。
 
  那兩名殲滅軍成員對望一眼,顯然聽過秦樓月的名字,低聲討論幾句之後就讓其中一人快步回到警衛室聯絡。李少鋒四人則是移動到廣場邊緣等待。
 
  片刻,身穿軍服的慕容羊匆匆來到廣場,右手拿著一疊資料,看起來剛開完會的模樣。
 
  「不好意思,久等了。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慕容羊疑惑地問。
 
  「請問剛才是否有殲滅軍與蒼瓖派為主的會議呢?」秦樓月單刀直入地問。
 
  「這個……」慕容羊的神色一懍,思索片刻才嘆息著說:「這項情報應該很快就會傳出去了,先告訴你們也沒關係。蒼瓖派反對玩家協會的成立,聯合了台灣其他九支地方門派分庭抗禮,不過我尚未有資格參加會議,負責周邊警戒,因此也不曉得結果……」
 
  「我們知道會議的事情,因為在夏崇予參加之前就見過面了。」秦樓月說。
 
  這個並非夏崇予來訪的主要目的,關於會議其實只是輕描淡且地一語帶過,不過這樣的說詞在旁人聽來自然會擅自做出更多延伸解釋。李少鋒看著慕容羊的神色再度一懍,沉默思索。
 
  「不曉得羊姊是否聽過『黎子然』這個名字?」秦樓月不給思考時間,再度提問。
 
  「……首次聽聞。」慕容羊說。
 
  「他是白橡旅團的隊長,玉閣祭時候在蒼瓖城和我們有過一面之緣,方才卻身穿北港幫的隊服參加了那場會議。根據玩家協會的網站名單,他並非北港幫的成員。」秦樓月簡潔地說。
 
  慕容羊也是聰明人,一聽就明白這段話別有所指,皺眉低聲說:「樓月,這是相當嚴重的指控。」
 
  「當然清楚。」秦樓月說。
 
  「有證據嗎?」慕容羊追問。
 
  「在玉閣祭見過面是事實,方才他隱瞞身分參加了會議也是事實,不過除此之外就……所以我們才會來找羊姊。」秦樓月說。
 
  「不好意思,請讓我整理一下思緒……」慕容羊露出難辨心意的神情,片刻才正色說:「請各位稍待片刻,讓我先向簡妮秘書稟報。」
 
  「咦?我們並沒有想要驚動殲滅軍其他幹部的意思。畢竟缺乏實際證據,只是告知疑慮。」秦樓月急忙說。
 
  「如果那位黎子然居心叵測地偽造身分參加會議,問題可大可小,考慮到下午冬花宮根據地的那場爆炸意外,出現許多我軍沒有估計到的變數,必須鄭重對待。」慕容羊說。
 
  「居然是爆炸嗎?不是地震喔?」夏羽故作天真地問。
 
  「這項情報請各位不要外傳。」慕容羊露出失言的表情,嚴肅叮嚀完才補充說明:「實際情況依然在確認中,目前推測是芝蘭派舊根據地的地下礦坑出現爆炸意外,引發連鎖反應。冬花宮根據地的老舊屋舍幾乎全毀,並且在甲烷與一氧化碳等氣體的助燃下導致大火持續燃燒,難以撲滅。」
 
  等、等等,冬花宮居然做得那麼絕嗎?李少鋒原本以為所謂的轉移根據地會依照教團聯合的貫用手法,製造出騷動再趁亂讓門人信徒全數撤離,從未想過居然會直接製造出一場嚴重事故。
 
  「情況竟然這麼嚴重嗎?」秦樓月訝然說。
 
  「目前姑且封鎖了媒體方面的消息,由我軍協助台北市的醫護消防協助救援,估計死傷人數或許會破百。」慕容羊凝重地說。
 
  死傷者那麼多的話……該不會是外宮門人或無辜民眾吧?李少鋒對於教團隊伍捲入無關人士的殘忍做法感到戰慄,內心某處也不禁擔心起沈婭的安危。
 
  「聽起來是意外呢,那樣應該和黎子然的事情無關。」夏羽淡然拉回話題。
 
  「無論如何,這項情報超出我的職責,無法獨自做出決斷,必須報備階級更高的成員,請各位先到內部等待吧。」慕容羊擺手說。
 
  怎麼說也是己方主動提供的情報。秦樓月無法回絕,領著李少鋒三人踏入總部隊館,左彎右拐之後進入一間會議室。
 
  會議室的裝潢簡潔,角落擺放著淡一組白色桌椅與幾個景觀盆栽,旁邊則有白板、投影機與筆電等用具。
 
  「這是我軍幹部經常私下使用的小型會議室,請在此稍後。」慕容羊說。
 
  秦樓月等人各自入座。
 
 
 
 
  片刻,穿著貼身套裝、單手拿著平板電腦的簡妮凜然踏入會議室。
 
  李少鋒曾經在工房交誼廳見過一次這位殲滅軍的總帥秘書。年紀約在二十後半,蓄著鮑伯頭,戴著裝飾用的半框眼鏡,一副幹練俐落、咄咄逼人的氣勢。
 
  身為雪峰派的掌門千金,簡妮總是身居幕後,近年來幾乎沒有締造實績也沒有參加過克蘇魯遊戲,然而據說在二十歲前半就修至脫胎境界,當時的修為武藝就尤勝乃父的簡顥,聲名更是曾經勝於蒼瓖派掌門千金的夏旖歌。
 
  追根究柢,殲滅軍在成立初期也是由於雪峰派的全力支持才得以迅速崛起,可謂簡妮的慧眼識英雄,兩人的關係也是玩家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簡妮身為台灣一大武學世家的掌門千金,又是獨生女,至今卻尚未締結婚約;楚久樘身為總榜第一的玩家也從未傳出過桃色謠言。
 
  兩人未曾公開談論此事,更是令想像益發高漲。
 
  話雖如此,李少鋒幾次的簡短相處下來,知道楚久樘身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無可挑剔,毫無疑問是最值得信賴的隊長,個性方面卻顯然不太適合處理內務,有著統帥隊伍的魅力,可惜並沒有管理隊伍的餘力。
 
  殲滅軍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成長為如此規模的知名隊伍,從成立初期就在背後支持的簡妮肯定居功厥偉。
 
  簡妮站在會議室角落,並未坐下,朝向站起身子的秦樓月四人頷首致意,面不改色轉向慕容羊,平靜詢問:「慕容中隊長,請問有何要事?如此緊急地要求當面談論。」
 
  「樓月……瞭望塔的秦樓月隊長有一件重大情報。」慕容羊行禮報告。
 
  「願聞其詳。」簡妮說。
 
  秦樓月端正神色地說:「我們方才偶然發現有人偽裝身分參加了那場蒼瓖派、秦家刀與白河派等等隊伍都有參加的會議。」
 
  簡妮看不出內心思緒的表情出現些許變化,微微蹙眉之後說:「慕容中隊長,這邊交給我處理即可。請先回去休息吧,辛苦了。」
 
  「……是的,今日辛苦了。」慕容羊頷首致意,離開會議室。
 
  簡妮隨手掩上會議室的玻璃門,依然站在旁邊,沒有坐下跡象。
 
  怎麼覺得氣氛有點尷尬啊?李少鋒遲疑地靜觀其變。
 
  「這麼說起來,我軍曾經向秦隊長發出邀請,希望仰賴對於十書的縝密研究成果。根據當時幹部會議的閒聊,認為秦隊長有望成為我軍最年輕的考察班班長。」簡妮淡然開口。
 
  居然有這回事嗎?李少鋒努力不要表現出訝異神色,靜靜聽下去。
 
  「承蒙邀請,不過我創立了一支隊伍,必須為願意加入的成員們負責。」秦樓月微笑著說。
 
  「那是我軍的遺憾。」簡妮露出客套笑容,隨即切入正題地問:「關於方才有人偽造身分的事情,請問知道名字與身分嗎?」
 
  「名字是黎子然。他是白橡旅團的隊長,卻穿著北港幫的隊服。」秦樓月說。
 
  簡妮立刻滑動平板螢幕,低頭看了幾眼之後開口說:「本次北港幫的參加名單分別是幫主的方偉雄與幫眾的黃祥佑、楊叡與謝嘉伶,共四人,並未包含黎子然。」
 
  「北港幫與白橡旅團都是以雲林為根據地的隊伍,或許他們之間有什麼交易──」秦樓月說。
 
  「請問有實際證據嗎?」簡妮打斷詢問。
 
  「並沒有。」秦樓月搖頭說。
 
  「所以無憑無據地宣稱其他隊伍的成員有問題……難道秦隊長認為我們不會核對參加會議的人員嗎?」簡妮反問。
 
  秦樓月一時語塞,繃著俏臉沒有回應。
 
  什麼意思?所以黎子然有通過檢查嗎……假名?還是殲滅軍負責檢查的成員也有問題?李少鋒大惑不解,意識到情況或許比想像中更嚴重的同時也看得出來簡妮的態度頗不友善,暗自納悶。
 
  「貴工房曾經有一位名為『孫琰』的成員吧?」簡妮話鋒一轉地問。
 
  「……是的。」秦樓月顯然不曉得為何提起這個話題,蹙眉說。
 
  「根據我軍情報,那位孫琰曾經是普通人,家世清白,受到秦隊長的招攬才戴上戒指成為迷途者,學習秦家刀的基礎武術與心法,在加入瞭望塔一年後帶著許多內部機密情報改投入食屍教團。」簡妮平靜且流暢地說。
 
  「……這些情報沒有需要改正的部分,卻不曉得簡秘書想要表達什麼?」秦樓月同樣平靜地問。
 
  「瞭望塔是新興隊伍,缺乏實績,即使僥倖發現『詭譎叫聲』的第二個破關條件,那也是成立三年以來的唯一成果,當時的參加成員幾乎都是迷途者,說是新人的好運也不為過吧。」簡妮說。
 
  怎麼話中帶刺啊?李少鋒更加疑惑,遲遲無法理解己方何時得罪過她了。
 
  「請簡妮秘書有話直說吧。」秦樓月乾脆地說。
 
  「各位知道教團聯合的教主出身於哪支隊伍嗎?」簡妮不答又問。
 
  「根據情報機關售出的情報,有四個候補分別是『深淵槽溝』、『食屍教團』、『新達貢教團』、『阿杜卜』。」李少鋒按耐不住,出聲代為回答。
 
  「那是好幾周前的情報了。近日已經判定教主是一位名為古斯塔夫・季堯姆・沙布爾的魔法師,出身於食屍教團。」簡妮說。
 
  李少鋒在蒼瓖城內從夏羽口中得知這個名字,自然也告知了學長姊。當夏羽加入瞭望塔工房的時候也提到過他出身自食屍教團,日後追問時卻都被敷衍帶過,沒有得到更詳細的情報。
 
  秦樓月裝出一個首次聽聞的神情,再度問:「我依然不曉得所指何事?」
 
  「對於教團聯合聯繫全世界教團隊伍的關鍵,秦隊長有何見解?」簡妮不答又問。
 
  「關於這點的謠言四起,其中最有可能的不外出幾項,像是修為抵達第九重的強者、或玩家等級破百的玩家作為教主,如此實力自然能夠得到教徒的信服與追隨,又或者,他們掌握著克蘇魯遊戲的某些稀少寶物,像是十書九兵。」秦樓月說。
 
  「久樘是目前等級最高的玩家,這點不會有錯。西方魔法師的修練方式相較於東方武術家,更加複雜、費時且艱難,難以想像有人練至了媲美重瞳境界的修為。」簡妮肯定地說。
 
  「換言之,簡妮秘書認為他們擁有十書九兵嗎?」秦樓月反問。
 
  「尚未掌握實質證據,不過我軍可以確定教團聯合的教主古斯塔夫手上持有十書之一的《食屍教典儀》。」簡妮輕描淡寫卻肯定地說
 
  秦樓月頓時一怔,沒有接續話題。
 
  李少鋒同樣感到愕然。
 
  教團聯合底下有數十萬之眾的教徒,情報不可能徹底封鎖住,遲早會流傳出來,像是殲滅軍這種規模的大型隊伍應該早就收到風聲了……問題在於為什麼簡妮要在此挑明?
 
  「各位似乎不太訝異呢。」簡妮淡然說。
 
  「應該說訝異到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了。」秦樓月笑著說。
 
  「那是確定情報嗎?十書在人類過去的歷史當中完全沒有被找到吧……」夏羽適時幫腔,故作懷疑地問。
 
  簡妮沒有回應,開口說:「回到秦隊長方才的問題吧。被那位孫琰帶去食屍教團的機密情報當中是否有關於十書……這個問題或許沒有意義。秦隊長的研究領域就是十書,發表過許多相關文章與論文,因此問得更加精確一些,那些機密情報當中是否有足夠線索,足以讓教團聯合以此為基礎取得《食屍教典儀》呢?」
 
  雖然使用疑問句結尾,語氣卻相當肯定。
 
  這個瞬間,李少鋒猛然理解到方才那些沒頭沒尾的話題有何意義,同時感到一股怒火油然而生──這樣豈不是暗指因為樓月學姊的研究被孫琰盜去食屍教團,才會導致教團聯合的成立嗎?
 
  「……這是無憑無據的汙衊。」秦樓月蹙眉說。
 
  「秦隊長無法徹底否決這樣一絲絲的可能性吧?」簡妮追問。
 
  秦樓月筆直凝視著簡妮,捏緊手指,沒有接續話題。
 
  「如果樓月學姊真的知道十書的確切情報,我們早就自己去拿了,怎麼可能白白便宜其他隊伍?退讓一步地說,如果研究即將得出成果,那位……孫琰大可多等幾年,到時候拿著十書豈不是更容易談判?是不是主持會議太累了,連這些事情都沒想通?」夏羽笑嘻嘻地提問。
 
  簡妮推了推鏡框,冷淡地問:「請問妳是哪位?方才一直插話,似乎不太有禮貌呢。」
 
  「我是新加入瞭望塔的可愛小學妹喔。」夏羽繼續笑嘻嘻地回答。
 
  「失禮了。」簡妮頷首說:「夏羽,就讀忠山國中三年級,身為迷途者,加入隊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破關了『神眠村』這場建議等級五十的遊戲,並且在高手如雲的眾多成員當中被選為護衛參加這場會議,想必武藝與修為都相當卓越,應該沒有說錯吧?」
 
  「只是單純的運氣好啦,這次也是機會難得,央求樓月學姊帶我過來開開眼界。殲滅軍的總部想必很安全,護衛有千帆學姊一人就足夠了。」夏羽笑著回答。
 
  殲滅軍肯定嚴格審查過每一位參加者的底細,確保沒有教團聯合的成員混入,話雖如此,參加者包含全台灣近九成的隊伍,每隊四人也是近千之數,不可能詳細記住每位成員的近況……剛才夏崇予如此,現在簡妮又是如此,大概瞭望塔在暗地裡也被視為需要警戒的對象吧。
 
  李少鋒轉念一想,如果從這個角度思考,慕容羊親切地擔任嚮導與下午在武器店門口巧遇楚久樘也或許都不是單純的偶然,內心的焦躁情緒又多了幾分。
 
  「夜深了,思緒有些混亂。如果說了什麼冒犯的內容還請見諒。」簡妮說。
 
  「……不會,我們這邊冒昧打擾了簡妮秘書才是不好意思。關於黎子然的事情就當作是我們看錯了吧。」秦樓月立即起身,搶在簡妮再度開口之前離開會議室。
 
  李少鋒三人立即跟上,快步離開總部隊館。
 
  直到返回新商店街接到的時候,秦樓月才放緩腳步,淡然問:「有被跟蹤嗎?」
 
  「不至於做到那種地步,單純只是嚇唬。」楊千帆面無表情地說。
 
  「不聽勸告就算了,居然還反過來汙衊,最好就不要明天中了教團聯合的計謀。」夏羽嘟起嘴抱怨。
 
  「不要講這種話。」秦樓月加重嗓音說。
 
  「好的……」夏羽拉長尾音抱歉,這才正色說:「樓月學姊,對不起了,剛才那種說法好像在說妳過去幾年的研究完全沒有意義似的。」
 
  「不用在意這些事情,我反而要感謝妳願意幫忙轉開話題。」秦樓月搖頭說。
 
  「如果簡妮有實際證據也早就行動了,大概是剛好找到機會言語試探,否則從羊姊和久樘總帥的態度來看,他們都不相信這個推論,打一開始就不相信孫琰帶走的情報有關於十書的確切線索吧。」楊千帆冷靜地說。
 
  「這種試探方式未免太惡劣了。」李少鋒皺眉說。
 
  「客觀來看也可以理解,畢竟現在這個時局……」秦樓月沒有說完,嘆了一口氣,逕自走向新人宿舍。
 
 
 




創作回應

秦思
對千金系的角色印象越來越差了
2022-04-23 22:36:06
佐渡遼歌
嘛嘛嘛,還請期待後續發展
2022-04-23 23:19:09
赤月狼
說真的,如果這次會議教團真的搞陰謀的話,這姓簡的肯定第一個中招
2022-04-23 22:39:08
佐渡遼歌
確實,簡妮是負責管殲滅軍內務的
如果在總部發生什麼事件,確實是負責人XD
2022-04-23 23:19:44
你艾希我吶兒
好討厭的感覺~

沒事,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樓月
2022-04-24 02:52:28
佐渡遼歌
可愛又迷人的腳色XDD
2022-04-24 10:14:13
龍牙
遼歌大大,上一段請幫我刪除,其實樓月學姊可以重點提出,在蒼壤有碰到白橡旅團的黎子然,並且發現到這次隊長會議他並非用原隊伍名義出現,點到為止即可,畢竟沒有非常具體的實證說明,只是知道有這件事,所以提醒主辦單位。
2022-04-24 09:21:09
佐渡遼歌
簡妮也是聰明人,提醒也是有收到
只是正好利用這個機會順便刺探關於瞭望塔的情報

某種角度來看也是因為隊伍小就被欺負.....
這點也是樓月學姊以往沒有主動參加各種公開社交活動的理由之一
2022-04-24 10:17:05
黑狼
我也看到最新一話了~然後覺得簡小姐真的很不留情也很雙標呢,直接說明無憑無據不能當證據不就好了,還要在那邊裝,而且還扯出那個叛徒並說出也無憑無據的東西,雖然不知道後面劇情會如何,但如果能看到她的計畫被打亂,我一定拍手叫好
2022-04-25 19:07:24
佐渡遼歌
喔喔,趕上進度了!!
真是萬分感謝XDDD

這邊就請期待之後的更新了,我會努力寫出更精采的後續!!
2022-04-25 19:09: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