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42.隊長會議當日

佐渡遼歌 | 2022-03-22 20:00:04 | 巴幣 310 | 人氣 40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隊長會議當日。
 
  李少鋒看著從窗戶透入的陽光,有種從克蘇魯遊戲當中破關回來的錯覺。
 
  昨晚潛入士林冬花宮的盜藥行動結束了。以結果而言相當成功,在並未暴露身分也沒有任何人傷亡的情況下得到了足夠治療燕子內傷的寒黐膏,運氣好的話或許還有剩餘,並且已經轉交給前來接應的張定緯,方才也收到聯絡,他已經順利返回瞭望塔工房了。
 
  盜藥計畫就此告一個段落,接著只要讓痕跡斷在殲滅軍總部就行了。
 
  話雖如此,沈婭的事情卻是整晚縈繞腦海,完全沒有辦法思考其他事情。
 
  那名紅髮少女的言行舉止從頭到尾都發自內心,在勾手訂下約定的時候甚至不曉得夏羽的假扮身分,換言之,她毫不懷疑地相信自己會遵守承諾,將寒黐膏送到學姊手上之後就回去陪她。
 
  那是誤會,用常識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偏偏沈婭深信不疑。
 
  如同周雅安奢望著米‧戈可以幫助她重新長回右手臂一樣,沈婭本人也是如此,只是寄託的事物並非信仰也非外星生物,而是身邊某個人……或許連她本人也沒有注意到這點,不過內心深處期望著能夠遇到一位足以信任的夥伴。
 
  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如此重視承諾,才會在聽完那些往事之後如此信任初次見面的自己。
 
  「──!」李少鋒不再想下去,起身走進浴室,用力洗了幾次臉才稍微回神。
 
  持續流淌出的清水從排水孔迅速流失。
 
  水光清澈明亮,粼粼閃動。
 
  李少鋒抬頭看著鏡子裡面那張明顯沒有睡好的臉,用力拍了幾下才站到浴室門口,看著房內其他三人。
 
  秦樓月站在窗邊和梁世明講電話,順便交代各種事情。
 
  楊千帆坐在床緣,若有所思地整理著長髮。
 
  昨晚追著董既明離開冬花宮地盤,楊千帆卻沒有得到任何有用情報。據說董既明筆直前往松山機場,途中沒有停留,當楊千帆追到的時候就已經搭乘私人飛機離開了。話雖如此,她的情緒相當平靜,淡然表示光是知道董既明依然活著的事實就足夠了,反倒是一臉嚴肅地反覆檢討待在冬花宮根據地時候的事情經過,教導各種情況該如何對應才能夠避免最糟糕的情形發生,直到秦樓月出聲勸著才停止。
 
  那之後,楊千帆小睡片刻,醒來後就一直坐在床緣,用手指輕輕順著頭髮。
 
  首次見到自家師父這樣不發一語,大概還是有點遺憾吧。李少鋒轉動視線,看著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是所有人當中最消沉的夏羽。
 
  昨晚,夏羽洗完澡之後扔出一句「沒有被追蹤的痕跡」就躺到床鋪,將臉埋在枕頭裡面動也不動,也不曉得是睡著了還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壓抑藥方在最後關頭被盜走的沮喪情緒,完全沒再講過一句話。
 
  大半個早上,房間內飄蕩著揮之不散的低氣壓。
 
  話雖如此,李少鋒倒是沒有特別感到失落……對於藥方從自己身上被盜走有些過意不去,然而只要有足夠治好燕子內傷的份量其實就行了。
 
  「──好啦,打起精神吧。」秦樓月將手機放桌邊,輕拍著手。
 
  李少鋒急忙走到旁邊,不過坐在床緣的楊千帆和將臉埋在枕頭裡面的夏羽依然沒有動作,苦笑著問:「樓月學姊,需要幫忙把她們兩位拉起來嗎?」
 
  「即使昨天的計畫不如預期,今天依然要打起精神,不要讓參加隊長會議的人察覺到異狀,檢討或沮喪都請等到回家再做吧。」秦樓月繼續說。
 
  「……請樓月學姊放心,線索都處理掉了。冬花宮的人不太可能追到殲滅軍總部裡面,倘若追到那裡也無法再追蹤下去。」夏羽微微從枕頭當中露出小臉,有氣無力地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秦樓月說。
 
  「我也沒事。」楊千帆抿著嘴唇說完,站起身子走進浴室盥洗。
 
 
 
 
  簡單盥洗完畢的李少鋒四人吃完張定緯昨晚作為慰問品送來的麵包當作早餐,隨即換穿成瞭望塔的隊伍正裝。
 
  有著金色紋路的領帶與金色刺繡的單邊披風,衣服方面是與華文高中相同款式的設計,不過防水防火防刃,乃是專門的訂製品。由於來不及準備夏羽的國中制服版本,此刻也穿著高中制服。
 
  這個時候,始終繃著一張臉的夏羽才總算稍微心情好轉,低聲嘟囔著「和學長一樣的制服……」,輕拉著裙擺。
 
  「妳明年也會報考華文高中吧,那樣就不用特別訂做了。畢竟畫新的版型也是一筆開銷,最近工房有點窮呀。」秦樓月笑著說。
 
  「當然!我穿這件就好!」夏羽立刻說。
 
  「網站公佈的行程表有些過於簡潔,不過隊長會議看起來會持續到晚上。我們參加完就直接包計程車返回台中,預計午夜之前就會抵達工房了。」秦樓月說。
 
  李少鋒三人各自點頭表示瞭解。
 
  「那麼出發吧。調整好心情,殲滅軍總部當中可能也會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秦樓月吩咐說。
 
  夏羽伸手拍了拍臉頰,正色點頭。
 
  楊千帆也恢復成經常在學校見到的撲克臉,順手滑過裙擺處的短刀刀鞘,確認完手感之後露出安心神情。
 
  李少鋒殿後穿過走廊、踏下樓梯,趁著秦樓月和楊千帆在櫃台前面排隊等待退房的時候,快步走到站在自動門旁邊盆栽的夏羽身旁,低聲問:「妳打算什麼時候進行燕子學姊的手術?」
 
  「隨時都可以。如果燕子學姊同意,回去之後直接開始也行。」夏羽說。
 
  「倒也不用那麼趕,等到妳好好休息再說吧。」李少鋒說。
 
  「那麼學長和燕子學姊講好再來叫我吧。」夏羽不在意地聳肩說。
 
  「嗯,還有……關於沈婭的事情,難道……不用做些什麼嗎?」李少鋒猶豫地問。
 
  「那是個問題,不過沒有立即性的危險。」夏羽說。
 
  「是這樣嗎?」李少鋒擔心了一整晚會在今天的隊長會議途中會遇到親自過來抓人的沈婭,忐忑不安,沒想到會被如此輕易地否決掉。
 
  「女性的執念很恐怖,幸好在咒誓與洗腦的雙重箝制之下,沈婭無法離開沈懷嬋太遠,短時間內不用擔心,只是等到她繼位成為宮主的時候絕對會來找學長,還請做好心理準備。」夏羽聳肩說。
 
  「根據銀鑰的記錄,冬花宮的宮主大概多久輪替一次?」李少鋒問。
 
  「銀鑰是收集世間所有知識的隊伍,然而也不會那麼剛好有一張冬花宮的最新重大事件日程表。如果真想知道規律,必須先翻過幾千幾百本有提到冬花宮的紀錄,大概在知道結果之前,那個紅頭髮的就已經成為宮主了。」夏羽沒好氣地說。
 
  李少鋒一時語塞,吶吶半晌才說:「妳似乎完全不擔心我會被她幹掉耶。」
 
  「她不會殺學長,最多就是綁回去內宮幽禁下半輩子吧。既然有辦法在日後去救人就不是問題。」夏羽說。
 
  「這麼肯定嗎?當時在老舊社區的時候,她肯定想殺人吧。」李少鋒皺眉說。
 
  「真心這樣講的嗎……學長,你最好花點時間好好研究女孩子的心思。」夏羽欲言又止地半張著嘴,最後冷淡搖頭說:「總而言之,學長惹出來的問題,請自己努力解決。」
 
  為什麼她好像在生氣?李少鋒疑惑皺眉。
 
  如果對於自己處理魔法結界的做法太過差勁還可以理解,畢竟確實是判斷失誤,在關鍵時刻接連做出錯誤決定,延宕了逃走時機,然而如果對於沈婭的事情感到惱火就不太能能理解了,那個算是不可抗力……要是當時沒有追上去,難保沈婭直接尖叫喊人,到時候就直接陷入被圍剿的局面了。
 
  「這次也算一個經驗,希望學長謹言慎行,盡可能避免惹上更多仇家。」夏羽嘆息說。
 
  「……只是盡可能嗎?」李少鋒問。
 
  「學長在戴上那枚戒指的瞬間就注定會遇到各種不普通的事情了,套用一個比較古老的說法……就是踏入江湖了,今後的仇家只會多、不會少。別的不說,光是學長擁有『受到啟發之人』的情報流出去,想要綁架學長、懸賞學長的人最少也有幾十萬人吧。」夏羽淡然說。
 
  李少鋒不禁一怔,再度切身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一瞬間想要感謝派出紀錄者的銀鑰,然而他們也是別有用心。
 
  話又說回來,自己的「受到啟發之人」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如果只是單純能夠看見過去的神賜能力,應該不至於牽扯到綁架懸賞吧……還是夏羽刻意誇大了?李少鋒再度湧現新的疑惑。
 
  這個時候,秦樓月和楊千帆已經完成退房手續,並肩走來。
 
  「我們出發吧!」夏羽立刻切換情緒,笑嘻嘻地挽住李少鋒的手臂,拉著他踏出自動門。
 
 
 
 
 
 
 

創作回應

泡菜牛肉鍋
『從自己身上被盜走有些過意不過』這句有錯別字
2022-03-22 23:04:20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3-23 00:45:55
赤月狼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人生在世~只有兩字~
一字情~一字義~
看到踏入江湖這段我腦中自動想起這旋律
2022-03-23 00:09:17
佐渡遼歌
真是懷念wwwww
以前放學下午都在看wwww
2022-03-23 00:47:25
你艾希我吶兒
肥龍在天嗎

回家都是看獵人的路過
2022-03-25 00:51:37
佐渡遼歌
我倒是沒有在電視看過獵人XDD
2022-03-25 10:03: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