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21.所謂九重心法

佐渡遼歌 | 2021-08-28 20:00:09 | 巴幣 286 | 人氣 41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我以前聽過這部分的說明了。」李少鋒率先說。
 
  「我不清楚千帆學姊是怎麼教的,然而心法乃是一切氣息變化的基礎,差之毫釐的認知可能會導致繆之千里的結果,如果省略最初的講解令學長在之後的修練當中遭遇瓶頸或練錯、練岔就不好了。」夏羽伸手撩起自己的蒼白色馬尾,苦笑著說:「學長也不希望頭髮在一夜之間全部白掉吧。」
 
  李少鋒沒有想到會聽見這麼正經的答案,不禁頓時一楞,接著問:「不好意思,麻煩講解了。」
 
  「嗯嗯。」夏羽滿意地挺起胸口。
 
  「這麼說起來,既然是教我心法的立場,需要稱呼妳為師父嗎?」李少鋒問。
 
  「咦?」夏羽急忙揮舞著雙手說:「不用不用!學長管我喊羽兒就行了!學長的師父是千帆學姊啊!」
 
  「不介意稱呼的話就這樣吧。話說走火入魔會導致頭髮變白?」李少鋒好奇追問。
 
  「所謂的走火入魔只是一個統稱,泛指『修練氣息時候得到預料之外結果』的情形,通常都會偏向負面,尤其在第五重脫胎境界之後修練的心法有辦法大幅度影響肉體,走火入魔的危險性也會隨之大增。」夏羽解釋說。
 
  「這麼說起來,確實抵達第六重的返老境界之後就可以將身體、容貌維持在體力巔峰的二、三十歲。」李少鋒點頭說。
 
  「是的,那是利用氣息配合心法、迴路強行改變肉體的結果,運用得當可以得到抗衡外星生物的強大力量,然而稍有差池就會出現各種難以挽回的結果,我的頭髮變白還算是好的,最慘的情況是當場斃命,如果經脈受損、氣息嚴重滯塞的情況也需要花費數月、數年的時間靜心療養,因此修練時務必專心,切忌胡思亂想。」夏羽嚴肅警告。
 
  「是的,我會銘記在心。」李少鋒正色說。
 
  「那麼現在有一個問題,請問學長何謂『氣息』?」夏羽突然擺出老師的態度,拉長語調詢問。
 
  「咦?呃,那、那是一種存在於人類體內的生命力量,西方稱為魔力、法力或瑪那,東方稱為真氣、真炁或先天氣息,東西雙方的名稱有異,所指的那份力量卻是相同的。」李少鋒急忙回答。
 
  「這是千帆學姊的說法吧,嗯……大致沒有問題,只有一個小地方需要糾正。氣息是存在於『萬物體內』的自然能量,使用生命能量來稱呼也行。不只有人類與外星生物,飛鳥走獸、花草木樹這些生物體內都存在著氣息,只是在於性質、多寡有別,而且絕大多數處於尚未被引發的潛伏狀態。」夏羽說。
 
  「喔喔。」李少鋒還是首次聽見這個說法,忍不住問:「但是飛鳥走獸沒有辦法鍛鍊氣息吧?就只是單純持有微弱氣息的狀態而已。」
 
  「地球的飛鳥走獸基本上是沒有辦法啦。」夏羽說。
 
  「瞭解,所以外星的飛鳥走獸算是例外。」李少鋒會意地說。
 
  「畢竟外星的生存環境與競爭都比起地球更加嚴苛,也有一些外星種族會抓強大的野獸進行調教,那些身懷氣息卻只能夠倚靠野性使用的生物也可以被稱為『魔獸』或『妖獸』吧。」夏羽停頓片刻,繼續說:「話題扯遠了,拉回來,拉回來,首先,我要說明何謂『九重心法』。」
 
  「是的。」李少鋒不禁站挺身子,洗耳恭聽。
 
  「真氣是與生俱來的力量,然而需要一個契機才有辦法運用。這個就是最初的門檻。」夏羽一邊說一邊讓眼瞳當中閃起淡金異芒,豎起食指比向眼睛說:「通過那道門檻之後只要提氣就會令眼瞳當中會閃爍光芒,東方俗稱為『異芒』,西方則是稱為『魔法的象徵』、『魔力之光』。」
 
  「這麼說起來,九重境界是東方心法的稱呼吧?西方的魔法師是怎麼稱呼這些不同階段的境界?」李少鋒問。
 
  「西方的魔法迴路專攻體外氣息變化,一開始會依照各自的氣息特性從火、水、風、土四個方向進行修練,也就是『聚火』、『聚水』、『聚風』、『聚土』四個變化。」夏羽說。
 
  「……難道是讓氣息去影響周遭環境的變化嗎?」李少鋒不禁想起來楚久樘在蒼瓖城漆黑神殿使用過的招式──光是將真氣散出體外就令周遭溫度變得炎熱無比,空氣彷彿乾燥到要燒起來似的。
 
  「沒有那麼高深,只是一種讓初學者熟悉氣息的方式。東方心法的練法是讓氣息持續在體內運轉,西方魔法的練法則是持續放出體外,同樣都是將存在於體內的那股力量練得更加龐大、收發自然,兩者之間並沒有優劣之分,就是……不同的練法。」夏羽斟酌地說。
 
  「但是西方的練法在地球很容易導致真氣耗竭吧?」李少鋒問。
 
  「確實是這樣沒錯,然而魔法師之後要學的『護壁』、『結晶』、『引魔』、『附法』、『締約』、『結晶』、『熬製』、『詛咒』等等變化幾乎都是體外為主,這項基礎練習還是會派上用場。」夏羽說。
 
  「聽起來確實和東方差很多,有些光聽名稱根本不曉得究竟是什麼樣的變化。」李少鋒說。
 
  「隨著修為提升,玩家面板會呼應出現新的稱號,走內功心法路子會是『抵達異芒境界之人』、『抵達換骨境界之人』這樣,走魔法迴路則會是外陣生、實習生、學徒、理論者、魔法師、內陣生、實踐者、熟練者、領導者等等相對應的九個階級。」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以前聽師父提過的時候還真沒想到稱號在西方那邊會是什麼情況……不過第五個階級才被稱為魔法師,所以等同於修為抵達第五重的脫胎境界才被認為可以獨當一面嗎?」李少鋒問。
 
  「『魔法師』是西方修練者的通稱,然而他們每支家系對於『魔法師』這個稱呼都有獨自的見解與定義,有時候甚至一支家系裡面就有好幾個互相矛盾的解釋,真講起來比起東方心法還要亂上許多。」夏羽搧搧手,表示不用太過介意。
 
  「是這樣嗎?」李少鋒訝然說。
 
  「西方因為文化與環境的關係,修練方式相較雜亂,經常出現明明實力很高卻只有拿到低階稱號的情況,在黃金黎明結社解散之後也幾乎不再採用這些階級分類,現在只是作為一個例子舉出來說明而已。」夏羽補充說。
 
  「但是……這樣不是有點奇怪嗎?而且除了東西雙方,其他國家、地區也有獨自的氣息修練方式吧?聽燕子學姊提過日本那邊就是將氣息稱為『咒力』,將武術家、魔法師稱為『陰陽師』,那樣又是如何呈現相對應的稱號?」李少鋒好奇追問。
 
  「不曉得耶。」夏羽乾脆地聳肩。
 
  「居然不曉得嗎?」李少鋒不禁苦笑。
 
  「聽說這點也是克蘇魯遊戲千百年來的未解謎題之一,不過反正學長今後會走東方的內功心法體系,不用在意西方的階級分類沒關係,那些就給專門的隊伍去研究吧……至於變化方面的對應就比較明確了,像是『纏刃』對應『破魔』;『護體』對應『護壁』、『瑪那鎧甲』;『預見』對應『先知』等等,這些應該算是東方、西方在修練方面殊途同歸的部分。」夏羽再度說。
 
  「是的……嗯?」李少鋒忽然意識到違和感,暗忖銀鑰應該是屬於西方的隊伍,真氣修練應該也走魔法迴路才對,為何自己會走內功心法路子,然而尚未問出口就聽見夏羽繼續說下去了。
 
  「回到東方的內功心法體系吧。剛才提過了第一重的『異芒境界』,讓氣息運行全身,強化筋骨,平均約一年就會練至下一重的『換骨境界』,屆時基礎體能與身體強韌度都會超過普通人類,同時擁有相較迅速的恢復、自癒速度……其後繼續鍛鍊,讓體內累積的氣息來到一定程度就會以特異符號的方式顯現在身體某處,即是第三重的『命紋境界』。」夏羽說。
 
  「是的。」李少鋒收斂心神,專注聆聽。
 
  「大部分的修練者都認為命紋出現的位置與紋路都是隨機,還是有一些定律,像是經常使用『內行變化』的人,命紋會在接近心臟位置;反之經常使用『外散變化』的人,命紋則會出現在頭部與四肢。更簡單地說明,東方玩家的命紋大多顯現在軀幹某處,西方玩家的命紋則是大多顯現在臉部或手腳。這個也算某種常識,看到命紋就可以猜到對方是走東西方哪一邊的路子。」夏羽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還是首次聽到這點,暗忖自己對於這些修練方面的常識還有很多要學要記。
 
  「抵達命紋境界繼續修練就會在命紋的下方出現一顆微硬的氣息結晶,差不多經過五到七年的時間,氣息結晶會變成精準嵌和著命紋的形狀,令命紋些微凸起,即是邁入第四重『命核境界』的象徵。」夏羽繼續說。
 
  「氣息結晶……所以算是要害嗎?」李少鋒問。
 
  「嗯,該怎麼說比較好……命核比較像是淋巴結,即是體內經脈一個氣息匯聚點,雖然使用『命核』這個稱呼很容易產生誤會,讓人從字面意義解釋成『生命核心』之類的,然而並不是要害,即使被傷到也像是淋巴結被傷到,不會有致命危險。」夏羽停頓片刻,補充說:「不過某些人的命紋和命核不巧顯現在要害上面,當然就盡可能不要被傷到了。」
 
  「喔、喔喔。」李少鋒沒有想到會聽到「淋巴結」這麼現代化的比喻,思緒頓時有些轉不過來。
 
  「在修為抵達命核狀態之後,體內氣息以更甚以往的龐大份量持續運行、收散、滋生不息,增進經脈本身的負荷極限並且激發出更多潛能,長久下來會在某一個時間點抵達第五重的『脫胎境界』。這邊可以將脫胎境界視為第二道門檻,身體素質與基礎體能再度得到更進一階的強化,來到超越常人的領域。」夏羽繼續說。
 
  「我覺得第二重換骨境界就已經頗超越常人了。」李少鋒說。
 
  「換骨境界只是單純變得比較耐打而已,而且是以『普通人類』為基準,倘若對上外星生物只要一次失誤就完蛋了,動輒重傷、喪命,然而若是抵達脫胎境界,僅僅幾次的失誤還在勉強可以補救的範圍內。」夏羽詳細解釋。
 
  李少鋒頓時想起『詭譎叫聲』時候的事情──當時燕子在面對拜亞基的時候,確實因為一個失誤就陷入戰鬥能力喪失大半的險境。換句話說,如果當時燕子學姊的修為有到脫胎境界就可以憑肉體扛住拜亞基的前腳爪擊嗎?那樣確實不太能算是人類了。
 
  「第五重的脫胎境界不僅是一個門檻也是一個起跑點,表示修練者有能力獨當一面。這點也是東西雙方體系的共識。」夏羽說。
 
  「脫胎境界都已經是掌門的等級了,居然只是起跑點嗎?」李少鋒愕然問。
 
  「這邊的獨當一面是指可以單獨在克蘇魯遊戲的世界闖蕩,遭遇各種情況都有辦法自行處理,避免喪命。」夏羽說。
 
  「獨當一面的難度未免太高了。」李少鋒搖頭苦笑。
 
  「我可是希望學長你盡快練到脫胎境界呢。」夏羽輕描淡寫地說。
 
  「……我會努力加油的。」李少鋒說。
 
  「接下來的『返老境界』、『塵閃境界』和『芒斂境界』都是氣息變化的相關延伸──有辦法讓身體反向成長、保持在年輕力壯的全盛時期;氣息在散出之後立即達到類似濃度飽和的最高狀態,導致凝聚出粉狀結晶;有辦法隨心所欲地控制氣息與相關變化,斂起在雙眼瞳孔閃現的異芒。」夏羽說。
 
  「原來塵閃境界的發光粉末是那樣出現的!」李少鋒訝然說。由於有剛才淋巴結的前例,現在聽到濃度飽和的比喻倒也很快就接受了。
 
  「塵閃境界的氣息粒子可以視為和劍氣、刀氣相仿的存在,不過沒有經過特殊變化,通常在落地之前就會自然逸散。」夏羽說。
 
  「嗯嗯。」李少鋒點頭說。
 
  「嚴格講起來,返老、塵閃和芒斂其實沒有前後順序之分,也沒有高低強弱之分,而是『血肉軀體方面』、『氣息外散控制方面』、『氣息內行控制方面』的極頂峰致。因此在修為抵達脫胎境界之後,不一定會先練到『返老境界』,也有可能先練成『塵閃境界』或『芒斂境界』。」夏羽補充說。
 
  「嗯?等等,這是銀鑰獨有的情報吧?」李少鋒急忙問。
 
  「應該也有一些門派這麼主張,只是偏向少數。」夏羽說。
 
  「既然如此,為什麼大家普遍認為有先後排序?」李少鋒不解地問。
 
  「這三個境界需要花費許多時間才能練成,短則數年,長則數十年,再加上武術家重視家族傳統,通常會根據長輩的教誨依序修練,最後當然變成第八重的氣息總量多於第七重,第七重的氣息總量又多於第六重,出現了強弱之分,再加上目前實際修練到那些境界的人人寥寥可數,嚴重缺乏比較基準。」夏羽聳肩解釋。
 
  「原來如此……嗯?等等,妳剛才說了達到這三個境界之後可以將氣息控制自如,難道有辦法不散出塵閃粒子,或是身為芒斂境界卻刻意閃爍異芒嗎?」李少鋒注意到關鍵點,出聲追問。
 
  「學長在這方面真的很敏銳耶。」夏羽微微苦笑,揮手散出一道真氣。
 
  淡金氣息在空氣當中拉出一道軌跡就自然溢散,然而並未見到飄落的發光粒子。
 
  「居然真的可以嗎!」李少鋒震驚地問。
 
  「當然,已經說過那是塵閃境界的粒子是濃度達到飽和的副產物,因此刻意壓弱氣息,自然就不會出現了。」夏羽說。
 
  「這是習以為常的常識嗎?還是只有銀鑰知道的機密情報?」李少鋒又問。
 
  「這個不算變化,只是一個小技巧。已經抵達該境界的人,如果曾經在戰鬥時候故意示弱過一次就會注意到吧,至於有沒有廣為流傳就不曉得了。根據銀鑰的基準裡面,這是常識沒錯,大家都知道。」夏羽說。
 
  李少鋒點點頭,暗忖這個技巧固然不起眼,在偽裝身分的時候卻是特別有用,剛才夏羽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故意沒有提及。
 
  「那麼關於九重心法的講解就到這邊──」夏羽清了清喉嚨說。
 
  「等等,不是還有最後第九重的『重瞳境界』還沒說明嗎?」李少鋒忍不住又出聲打斷。
 
  「那是不同於前面八個境界的更高階段,乃是第三道門檻……可以說是人類之姿能夠達到的極致頂峰,也可以說是四色氣息的盡頭,千百年的無數修練者當中只有寥寥幾人有辦法攀至重瞳境界,因此不浪費時間講解。」夏羽說。
 
  聞言,李少鋒不再追問下去。畢竟那是對於目前的自己而言過於遙遠的境界,追根究柢下去只是為了滿足好奇心,對於修練方面沒有太大的意義,回到正題地問:「所以接下來要開始講解銀鑰的心法了嗎?就是那個……鏽銀流?」
 
  「鏽銀流是武術流派名稱,並非心法名稱。」夏羽搖頭說:「大部分東方門派的武術和心法都是分開的,就像蒼瓖派武術以懷玉、曲玉、蘭玉三路劍法聞名,心法方面則是以《翠華訣》聞名,只有西方工房才會全然以魔法迴路為主、武術為輔,沒有特別細分兩者差異。」
 
  李少鋒突然想起銀鑰的根據地可能位於西伯利亞、阿拉斯加或北極,無論何者都是偏向西方的地理位置,然而依照剛才武術與心法分開修練的分類,說不定其實出乎意料地位於亞洲某處。
 
  「如果學長想要學鏽銀流的武術,我也很樂意教導,只是保證過了武術方面讓千帆學姊負責,所以……」夏羽欲言又止地說。
 
  「啊啊,沒關係,武術方面我就學師父的流派。」李少鋒急忙說:「那麼請問銀鑰的心法是什麼名稱?」
 
  對此,夏羽突然半彎著身子,伸手在床底摸索,接著拉出一個裝滿各種雜物的木頭盒子,拿起放在最上面的書籍。書籍的封面純白,紙質沒有泛黃也沒有破損,側邊用著釘書針簡單釘起,看起來就像是近期內手工製作的產物。
 
  「這是什麼?」李少鋒警戒地問。
 
  「這是蒼瓖派心法秘笈《翠華訣》的抄本,也是接下來準備教給學長的內功心法喔。」夏羽豎起大拇指,笑著說。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等等,斷在這裡…雖然是一個很好的點,但好吊人胃口喔…
我還以為會是銀鑰自己研究出來的心法欸…
2021-08-28 23:03:55
佐渡遼歌
最近的幾章更新基本上都在爆字邊緣,這章也是五千五百多(遠望.....
這點就請期待下周二的更新了

是的呢,為什麼銀鑰的心法會和蒼瓖派的心法扯上關係──
還請期待下章夏羽的解釋XDD
2021-08-28 23:09:41
秦思
夏姐看到少蜂用出黏勁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2021-08-28 23:16:39
佐渡遼歌
在她面前用的話會直接被追殺吧wwwww
2021-08-28 23:21:03
Ddpaul
所以當初為什麼不在襲擊後就直接入贅⋯⋯
2021-08-29 16:06:06
佐渡遼歌
也要考慮本人意願啊XDDD
2021-08-29 17:30:13
你艾希我吶兒
黑人問號❓ 怎麼又變成翠華訣
2021-08-29 20:05:12
佐渡遼歌
請期待夏羽接下來會如何解釋XD
2021-08-29 20:25:34
Darkwolf
夏:你怎會我們的心法!!!? 峰:這不是看看就會了嗎?
2021-08-29 22:47:56
佐渡遼歌
不愧是百年一遇、根骨極佳的練武奇才XDDD
2021-08-29 23:21: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