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51.蒼瓖派下任掌門

佐渡遼歌 | 2022-04-12 20:00:04 | 巴幣 104 | 人氣 38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殲滅軍提供了位於新商店街角落的兩棟新人宿舍,讓參加隊長會議的玩家們住宿。
 
  由於每支隊伍最多派出四名成員參加,因此都分配到一間四人房。
 
  新人宿舍類似青年旅館。一樓是公共區域,二樓到五樓是房間,格局呈現囗字型,兩端樓梯口設置著淋浴間、公共廁所與洗衣、晾衣的區域。每間房間莫約四坪,兩側各擺放著一張上下舖的雙層床,裡側則有兩副桌椅,裝潢簡潔的淡色系色調與木頭傢俱,沒有多餘的裝飾或物品。
 
  李少鋒在見到房間的時候一瞬間覺得以克蘇魯遊戲隊伍的財力而言,實在稍嫌簡陋,不過很快就意識到殲滅大隊的百多名成員不可能都住在這裡,大概是作為新兵訓練之用,裝飾得太豪華也沒有意義,很快就釋懷。
 
  楊千帆和秦樓月放妥行李就準備去沖澡,夏羽則是嘟噥著「早上洗到皮膚都快要脫一層皮了,今天不洗澡不會怎樣啦」,坐在桌子前面看著一路上收到的各種傳單。
 
  李少鋒為了提防這位馬尾學妹亂跑,同樣繼續待在房間,坐在上鋪。
 
  話雖如此,只要有胡思亂想的空閒時間,昨夜冬花宮的事情就會再度浮現腦海,那個紅色長髮的身影揮之不散。
 
  李少鋒知道就算反覆思考這件事情也沒有太大意義──沈婭基於咒誓的束縛,無法離開沈懷嬋的身邊;冬花宮也徹底轉移根據地了,今後返回台灣的機率微乎其微。
 
  如果夏羽的說法無誤,過一陣子又會出現某種全新名稱的止血靈藥,花費時間心血大概能夠知道出自哪一個國家,卻難以更進一步地查明生產隊伍,如果沈婭沒有主動找過來,今生大概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李少鋒凝視著右手的小拇指,突然有點後悔當時在老舊社區的時候沒有向沈婭道歉,只是一個勁地試圖解釋,喃喃自語地說:「這麼說起來,以前似乎也曾經和韶涵做過勾勾手的約定……」
 
  「──嗯?學長你講什麼?」夏羽突然一個旋身閃到床邊,踮起腳趴在上鋪邊緣,歪著頭問。
 
  「沒事啦。」李少鋒揮手打發。
 
  「不要敷衍我啦!學長以前和妹妹做過什麼約定嗎?」夏羽嘟起嘴問。
 
  「妳這不是聽得很清楚嗎……」李少鋒無奈地說。
 
  「李韶涵是學長的罩門,稍有不慎就會引發精神狀態的崩壞,想到或提到類似話題的時候需要鄭重以待,所以請告訴我究竟和妹妹做過什麼約定。」夏羽正色說。
 
  「沒有那麼誇張啦,『神眠村』的時候純屬意外吧。」李少鋒說。
 
  「跟我講啦!」夏羽嘟起嘴,開始用力搖著床板。
 
  「不要那樣搖啦,也不要把整個身子撐在邊緣!要是弄壞了還要賠錢很丟臉耶!」李少鋒喊。
 
  「我才沒有那麼重!」夏羽鼓起臉頰,抬起腳作勢就要爬到上鋪。
 
  「這是單人床。」李少鋒隨手拿起棉被往外推。
 
  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如果是去洗澡的自家師父和樓月學姊,應該直接就進來了……但是哪來的客人?李少鋒疑惑望向大門。
 
  下一秒,夏羽有如脫兔似的踏塵直接跳到上鋪,搶過棉被蓋住身子,順勢用腳踢著李少鋒要把他趕下床。
 
  「……妳知道外面是誰在敲門嗎?」李少鋒抓住欄杆挨著踢擊,皺眉問。
 
  「快去開門啦,當我在睡覺。」夏羽繼續出腳踢人。
 
  李少鋒疑惑歸疑惑,倒也依言照做。
 
  開門之後,只見站在門外的少年一身淡綠色長袍,腰配劍柄處繫著一枚赭紅色菱形玉珮的長劍,容貌稍嫌稚嫩,卻也是意氣風發、文質彬彬,正是蒼瓖派掌門夏逸舟的三子夏崇予。
 
  「啊啊,晚上好……」李少鋒對於這位開口少鋒哥、閉口少鋒哥的少年有些好感,卻是不曉得該怎麼與之相處的類型,再加上他相當積極地認為自家那位孤芳自賞、傲雪凌霜的姊姊對自己有好感,怎麼解釋也不肯聽,更是棘手。
 
  當初離開蒼瓖城時,在難以果斷拒絕的情況下被纏著交換了聯絡方式,接著每周都會收到問候訊息,內容總是若無其事地提到關於夏旖歌的近況。
 
  考慮到最壞的情況或許得去低頭拜託夏逸舟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不好擺出強硬態度,因此都用意義不明的貼圖敷衍過去。此時此刻,既然治療用的寒黐膏已經順利送回台中工房了,這方面的心理負擔也減輕許多。
 
  「少鋒哥,晚上好!」夏崇予精神十足地喊。
 
  「好一段時間不見了。」李少鋒頷首回禮,放遠視線卻沒有在走廊看見夏逸舟或夏旖歌,疑惑皺眉。
 
  「本次只有小弟參加這場隊長會議。」夏崇予立刻說。
 
  「不好意思,玩家協會的參加者名單太多了,沒有一一確認。」李少鋒其實刻意不去看蒼瓖派的參加名單,以免徒增煩惱,現在知道不用見到那兩位相處起來更麻煩的人也是鬆了一口氣。
 
  「小弟原本想要盡早向少鋒哥打聲招呼,無奈有不少事情需要處理,拖到這個時間才來拜訪,實在非常抱歉。請問樓月隊長與楊千帆小姐不在房內嗎?」夏崇予問。
 
  「她們出去了。」李少鋒說。
 
  「所以現在正在休息的那位是夏羽小姐吧。如果會吵到她休息,是否要到外面呢?這棟建築的一樓大廳有開放會議室可以自由使用。」夏崇予瞄了一眼上鋪,開口提議。
 
  「就在這邊講吧。」李少鋒側身讓夏崇予進入房間,掩起房門。
 
  「失禮了。」夏崇予站在雙層床的樓梯旁邊,沒有坐下打算。
 
  李少鋒走到他的斜對角,同樣倚靠著雙層床的金屬桿,單刀直入地問:「有什麼事情嗎?」
 
  「小弟認為有必要過來向少鋒哥打聲招呼。本次以蒼瓖派下任掌門的身分前來參加這場隊長會議,等會兒也預計要和久樘總帥見面,錯過現在可能直到明天離開都沒有機會交談了,只好在這個時間過來,還請見諒。」夏崇予說。
 
  「沒關係啦,反正我待在房間也是待著,沒有要做什麼事情……咦?等等,下任掌門?」李少鋒難掩訝異神色地問。
 
  蒼瓖派原本的下任掌門人選、也是夏逸舟長子的夏崇徵在玉閣祭慘遭教團聯合毒手,命喪城內。李少鋒一直以為會是修為、聲勢評價都極高的夏旖歌接任掌門之位,沒想到居然會是夏崇予。
 
  幾乎在同一時間,躺在上鋪的夏羽也突然發出「姆诶」的奇怪聲音,不過很快就假裝成夢囈,又嘟囔幾句,翻了個身繼續裝睡。
 
  夏崇予有些疑惑地瞥了眼上鋪,點頭說:「是的,不久前決定了,正好趁著這次隊長會議期間正式公開,發函給台灣各大門派,等到小弟完成高中學業就會正式進行繼承掌門位置的準備。」
 
  「這麼說起來,請問你幾歲?」李少鋒遲疑地問。
 
  「小弟今年高一。」夏崇予立刻說。
 
  「……能夠請教出生月份嗎?」李少鋒追問。
 
  「小弟是一月出生的。」夏崇予說。
 
  等等,搞了半天夏崇予居然比自己大嗎!李少鋒頓時啞然,打從初次見面以來,他就將姿態放得極低,導致壓根忘記確認這點,真算起來還是自己的錯,遲疑地開口:「咦?呃,那、那個……崇予哥?」
 
  「不了不了!請少鋒哥依照以往那樣吧!」夏崇予急忙揮手說。
 
  「都是同輩,至少直接喊名字吧。」李少鋒皺眉說。
 
  「請少鋒哥不用這麼客氣!既然與家姊同輩相稱,原本的稱呼就行了!」夏崇予笑著說。
 
  不不不,夏旖歌沒記錯的話已經是大學生的年紀了,哪裡和自己算同輩……他還是一直想要把自己和夏旖歌牽在一起耶,到底是為什麼啊?李少鋒遲遲想不通這點,卻也知道當面詢問只會被笑著敷衍過去,轉而問:「已經確定了嗎?下任掌門的事情。」
 
  「這是本派過去十多年來的問題,大多數耆老都是不知變通的固執個性,拿著本派歷史上從未有女性掌門為理由,認為應該由家兄接任掌門之位,只有家父獨排眾議,數次強烈表示希望讓家姊接任掌門之位。」夏崇予說。
 
  「呃,這種內部機密就不太需要講給我聽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小弟相信少鋒哥不是那種會大肆宣傳的人,再加上對於本派有大恩,也可以說是自己人了。」夏崇予笑著說。
 
  等等,他還沒有放棄招攬自己加入蒼瓖派的念頭嗎?李少鋒原本以為隨著時間經過,差不多會認清當初的事情大多是誤打誤撞,又承蒙楚久樘的繆讚,不過顯然並非如此。
 
  「回到原本話題,對於掌門之位,家兄和家姊其實從未正式表態。我們姊弟三人的感情也算融洽,爭執吵架都不會持續太久,家姊固然有爭取掌門之位的意願,卻也相當敬重大哥,如果真是讓大哥繼承本派掌門,相信會盡心輔佐……在那起事件之後,不少耆老都催促著家父應該盡快正式決定下一任掌門,穩定派內人心,偏偏家姊卻改變了立場,堅持拒絕接任掌門之位,甚至在派內的公開會議數次親口宣布,一開始可真是引起了許多騷動。」夏崇予說。
 
  「夏旖歌……小姐拒絕了嗎?」李少鋒訝然問。
 
  「是的,態度相當堅決,因此最後由小弟接任了。」夏崇予說。
 
  李少鋒應了一聲,不曉得那位對於自己家族懷抱高度驕傲的夏旖歌為何會拒絕接任掌門之位。
 
  「另外,家姊有託小弟代為傳話。說是『修練進展相當順利,有機會在當初提及的時限之前結束,屆時必定會親自前往拜訪』以上。」夏崇予正色說。
 
  「我知道了,感謝。」李少鋒暗忖果然如同印象,夏旖歌屬於那種自己做的事情絕對要自己負責處理好的類型,不會假借他人之手也不會承認過錯。
 
  現在就希望她在治療好自己經脈之後上門拜訪時能夠誤錯傷燕子學姊的事情有所表示──愛面子死不道歉是一回事,如果沒有實際展現出願意治療的意願,自己就再也看不起這位台灣最大門派的掌門千金了。
 
  話又說回來,反正現在工房有足夠份量的寒黐膏,夏羽也會親自進行手術,沒有必要再看人臉色就是了。
 
  緊接著,李少鋒突然想通了夏崇予的誤會理由。
 
  依照夏旖歌的個性,就算將整件事情的經過如實告訴父親的夏逸舟,想必也不會告訴身為弟弟的夏崇予。換言之,看在夏崇予眼中,自家姊姊不明不白地對自己抱持高度興趣,連參加一場會議都要他幫忙捎話,自然而然就理解成自家姊姊終於有了心上人。
 
  這樣倒是解了一個疑惑。李少鋒瞭然點頭,暗忖夏旖歌那種氣勢咄咄逼人、女中英傑的傲氣態度,以往身邊大概沒有異性身影,導致自家弟弟的標準大幅降低,連自己這樣修為低落、武藝不強的迷途者也非常歡迎,開口少鋒哥、閉口少鋒哥的喊。
 
  「小弟原本建議家姊寫信,如此一來,即使不善言詞也能夠好好地表達出自己的心意,然而不知為何惹得她勃然大怒,動真格打過來,若不是經脈受損的緣故,威力大減,小弟現在大概也沒有辦法站在這邊和少鋒哥說話了。」夏崇予輕笑著說。
 
  武學世家的姊弟打鬧這麼嚴重嗎?李少鋒不曉得該如何反應,陪了苦笑。
 
  「如果少鋒哥有任何想要傳達的內容,小弟必定會如實傳達。」夏崇予說。
 
  「那麼……就麻煩你傳幾句話吧。請夏旖歌小姐不用在意發生在玉閣祭的事情,專心專心調養好身子即可。」李少鋒斟酌地說,不曉得是否能夠順利傳達出「傷好了也不用上門拜訪」的婉轉意思。
 
  「是的!小弟必定如實傳達!」夏崇予凜然說。
 
  嗯……從夏崇予的態度看起來,大概沒有辦法準確傳達到吧。改天去找樓月學姊問問看這方面的正式用詞遣字好了。李少鋒暗自決定。
 
  「這麼說起來,請問少鋒哥打算加入玩家協會嗎?」夏崇予突然問。
 
  「與其說是我要加入……應該說我所屬的隊伍打算加入。」李少鋒注意到他的語氣轉低,謹慎回答。
 
  「不久前在蒼瓖城的提議依然算數。只要加入本派,家父會將少鋒哥視如己出,毫不保留地傳授武術招式與心法秘笈。」夏崇予不死心地繼續招攬。
 
  說是這麼說,當初離開蒼瓖城的時候,親自過來送客的夏逸舟可是一句也沒有提到收徒的事情,況且就算真講了自己也不會拜師。李少鋒無奈地說:「既然你現在待在總部,不也是打算參加玩家協會嗎?」
 
  夏崇予抿起嘴,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你對於玩家協會有什麼疑慮嗎?」李少鋒問。
 
  「……唉,小弟就趁這個機會直說了。本次前來參加這場會議,準備以蒼瓖派掌門代理的立場,正式反對玩家協會的成立。」夏崇予乾脆地說。
 
 
 



創作回應

Ddpaul
反對其實不奇怪,他的原因先不看,我覺得整個世界其實本來就是由裡世界在掌控,裡面的明爭暗鬥一大堆,教團殺的只要不是表世界的就還好,就跟現實可能不同國家的政治人物一樣,有很多歷史悠久的組織或隱世高人在掌控這一切,他們可能從幾百甚至幾千前就開始合作,就跟如今各國明面上一樣,交流本就存在,說實在可能某些勢力至今幹過的壞事遠大於教團聯合,只不過他們已經是社會齒輪的一部分,無法輕易分割,而教團會受矚目則是因為殺的都是這些「命比較貴」的人,真要說的話如果我是某個隱藏勢力,我會覺得這是久樘借題發揮,藉機打壓原本勢力。
2022-04-12 20:15:17
Ddpaul
這次會議或許會有襲擊,但比起教團,更有可能的是比如今提到的很多門派更悠久,且掌控力更強的一群,真正的掌權者,舊派和新派的鬥爭,他們來自各國,官官相護數百年起碼,也害過無數人,突然因為死了幾千人(對他們而言很少)就搞一個專門應對的組織,還是世界級的,擺明就是要畫出新世界的勢力,淘汰這之外的,完全不把原先的那種長久平衡下的合作關係放在眼裡,所以明面針對教團,實際是藉機排除原先的幾個大勢力。
2022-04-12 20:15:21
佐渡遼歌
是的呢,故事目前都是站在少鋒的立場,偏向瞭望塔工房的立場敘述,不過實際上不同隊伍就有不同的方針和目標,將範圍延伸到每個人、每位玩家就更是如此了。
站瞭望塔的立場是支持玩家協會的成立,不過其他隊伍或許就並非如此了。
而且目前的局勢還有各種不確定因素和虎視眈眈的其他隊伍,這邊就......看看久樘總帥要怎麼處理了XD

故事快要邁入150萬字了,確實也差不多要進入新篇章了
盜藥篇暫且先告一個段落,還請期待接下來的劇情與發展!!
2022-04-12 20:59:19
你艾希我吶兒
身懷絕技的打架 怕
2022-04-12 21:33:29
佐渡遼歌
小打小鬧XDDD
2022-04-12 22:43:56
龍牙
小打小鬧都可以車子砸爛的等級,嗯
2022-04-13 10:16:40
佐渡遼歌
不要是生死廝殺都還好(基準XDDD
2022-04-13 10:24: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