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52.關於未來

佐渡遼歌 | 2022-04-14 20:00:04 | 巴幣 120 | 人氣 40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對於楚久樘會暗中掌權的最大疑慮已經在不久前的線上直播被打消了,確定玩家協將會是獨立於殲滅軍以外的嶄新組織,台灣門派隊伍也幾乎都有登記參加,現在這場隊長會議正是為了決定出會長與細部規則,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個關頭聽見反對成立的意見。
 
  李少鋒從未想過這樣的發展,思緒一時轉不過來,愕然問:「為什麼……蒼瓖派不願意加入玩家協會?」
 
  「並非只有我派,本次前來參加的門派隊伍當中,蒼瓖派、秦家刀、沙漣社、北港幫、諸羅派、白河派、龍王宮、琅嶠派、枋寮會、海端派,上述十個地方門派都將堅守反對立場,台灣中部以南的其他隊伍也會因此轉為觀望態度吧。」夏崇予說。
 
  相較於蒼瓖派、秦家刀、白河派、琅嶠派和海端派五個鼎鼎大名的地方門派,另外五個地方門派並不是沒聽過,然而自家師父沒有詳細解釋,規模應該不大,難免有些濫竽充數的感覺。李少鋒皺眉問:「我還以為你很贊同久樘總帥的理念?」
 
  「久樘總帥確實是我人生中最為欽佩、景仰的人物之一,若不是出生在花蓮夏家,我大概會加入殲滅軍吧,儘管如此,兩件事情不可相提並論。我在成為下任掌門才切身知道這份責任的沉重。」夏崇予正色說。
 
  「這個就是反對的理由嗎?」李少鋒追問。
 
  「殲滅軍這支隊伍很強大,放眼世界也是如此,然而缺乏傳統、歷史與未來,所有基礎都建立在久樘總帥一人身上,說是全體成員都為了協助久樘總帥破關才待在此處也不為過。那是一支仰賴個人的人望、實績與修為的隊伍,因此一旦總帥本人發生意外……即使沒有死亡,只要無法主事,殲滅軍就會立刻陷入分崩離析的局面。」夏崇予肯定地說。
 
  「然後你覺得玩家協會也是如此?」李少鋒問。
 
  「是的。」夏崇予說。
 
  「明明久樘總帥在第一場關於玩家協會的直播當中就提過殲滅軍的成員絕對不會擔任會長?」李少鋒追問。
 
  「除了久樘總帥,全台灣沒有第二人能夠服眾。假設玩家協會順利成立,也選出了第一任會長,整體運作的根基依然是在久樘總帥的背書承認。百年過後,玩家協會也是不復存在。」夏崇予說。
 
  「這、這個……」李少鋒還真沒想過那麼久之後的事情,一時語塞。
 
  「這是一個相當嶄新的嘗試,也是成立理想崇高的組織,然而除非有辦法出現第二位、第三位不亞於久樘總帥的人物,否則只會成為空談。」夏崇予總結地說
 
  「因此就在最初階段反對不會過於倉促嗎?」李少鋒再度問。
 
  「即使我們十個地方門派都拒絕加入,玩家協會也會依照預定繼續運作吧,然而現在正是抉擇的時候,少鋒哥。」夏崇予停頓片刻,開口說:「台灣會因此分裂成兩大派系,一邊是由殲滅軍領頭,由眾多新興隊伍、小型門派組成的玩家協會;一邊是歷史悠久、攜手合作的地方大型門派,希望您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不會加入蒼瓖派。」李少鋒肯定地說。
 
  「少鋒哥……對於所屬隊伍展現出情義說來容易,實際上卻很難堅持,尤其在這個許多新興隊伍林立竄起的時代更是如此。這點想必是您的個人特質,因此反映到面對生死關頭的困難也不會拋棄夥伴的個性上面。」夏崇予沉聲說。
 
  「感謝恭維,想說什麼就直說吧。」李少鋒皺眉說。
 
  「瞭望塔是一支很棒的隊伍,不可否認,然而秦樓月小姐最終依然會回到秦家……也有可能嫁入豐億集團,從現狀來看,新興隊伍作為骨幹的隊長與王牌只要離開了,遲早會被迫解散。」夏崇予繼續說。
 
  「所以呢?」李少鋒強掩不悅地問。
 
  「現在有久樘總帥成立的玩家協會,即使失去了秦樓月小姐,瞭望塔大概有辦法繼續存在吧,只是附屬於玩家協會……附屬於殲滅軍底下,既然如此,對於隊伍的情誼也沒有繼續堅持的意義了。」夏崇予低聲卻肯定地說。
 
  「這可不一定。」李少鋒說。
 
  「聽說瞭望塔有一個讓成員擔任師父、類似學長姊的傳統,話雖如此,擔任少鋒哥師父一職的『小狂犬』楊千帆小姐也不會一直待在隊伍吧?」夏崇予嘆息著說。
 
  他調查過那些事情了嗎?李少鋒一怔,心底湧現不愉快的情緒。
 
  「希望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夏崇予再度說。
 
  「如果話都說完了,就這樣吧。」李少鋒說。
 
  「……少鋒哥?」夏崇予疑惑地問。
 
  「我不會加入蒼瓖派。」李少鋒再度重複,語氣依然肯定。
 
  「如果改變心意,歡迎隨時聯絡。小弟接下來還有會議,先失陪了。」夏崇予沒有動氣,頷首說。
 
  李少鋒生硬點頭,看著夏崇予離開房間,瞪著掩起的門板,暗忖這樣豈不是搞得自己才是壞人嗎?
 
  好幾秒後,夏羽掀開棉被,確定夏崇予離開走遠才從上鋪輕盈跳回地板,閃到李少鋒身後,踮起腳湊到肩膀問:「學長,你完全沒有考慮加入蒼瓖派嗎?」
 
  「不要說傻話了。」李少鋒沒好氣地把夏羽的臉推開,皺眉問:「這次別想著敷衍過去,為什麼要刻意躲著夏崇予?難道有什麼仇嗎?」
 
  「不可能啦,剛剛提到我的名字時也沒有怎樣不是嗎?。」夏羽笑著說。
 
  「但是故意躲著夏崇予是事實吧。」李少鋒追問。
 
  「……我不太想要和蒼瓖派的直系門人見面啦。」夏羽嘟起嘴說。
 
  「理由呢?」李少鋒問。
 
  「都說了沒有什麼理由啦,就是個人因素。」夏羽聳肩說。
 
  「妳不想講就算了,至少保證不會因為那個『個人因素』把瞭望塔牽扯到什麼麻煩事情裡面。」李少鋒退讓地說。
 
  「這種事情誰都說不準。我不會對學長說謊,因此也不會做出無憑無據保證。」夏羽聳肩說。
 
  「算了,那麼剛才提到蒼瓖派掌門人的時候,為何突然亂動又發出奇怪的聲音?有什麼問題嗎?」李少鋒又問。
 
  「只是有點訝異啦……根據預測,蒼瓖派應該會由夏旖歌接任掌門之位才對。」夏羽說。
 
  「妳們銀鑰的預測根本都不準啊。」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那是因為學長介入其中了。『受到啟發之人』成為最大變數,打亂各種準確無比的未來預測。而且我只知道自己出發之前的情報,那之後會出現何種變化就得依照現有情報進行推論。」夏羽不服氣地嘟起嘴說。
 
  李少鋒原本打算多調侃幾句,不過立即想到夏羽在玉閣祭的時候站在教團聯合那邊,說不定蒼瓖派會將夏崇徵的血債一併算在她頭上,自然是能不見面就不見面。
 
  「夏崇予講了接下來還有一場會議,不曉得要討論什麼……」夏羽思索著說。
 
  「蒼瓖派的下任掌門來訪,久樘總帥不管多忙都得親自接待吧,總要給點面子,下午遇到的時候也是在會議途中溜出來,大概很忙吧。」李少鋒不甚在意地說。
 
  夏羽看似還想要再說什麼,不過房門再度開啟。
 
  秦樓月和楊千帆前後踏入房間。兩人都穿著當成睡衣的居家服,肩膀掛著毛巾,肌膚因為剛出浴的緣故略為染上淺淺緋紅。
 
  「──我們剛剛在淋浴間意外聽到其他人在討論一個重大消息,說是蒼瓖派的下任掌門決定是夏崇予了。這件事情也正式發函給全台灣的武學世家,我打個電話回去問問詳情。」秦樓月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說,單手在行李中尋找手機。
 
  「應該是事實沒錯,我們剛剛從本人口中聽說了。」李少鋒說。
 
  「夏崇予來過了?」秦樓月訝然問。
 
  「來替夏旖歌傳話,順便不死心地招攬我加入蒼瓖派。」李少鋒無奈苦笑,接著看見自家師父猛然抬頭,急忙澄清說:「我當然拒絕了。」
 
  「那樣就好。」楊千帆滿意點頭,逕自坐到下鋪的床鋪邊緣,擦拭起長髮。
 
  「此外也有提到他接下來要去參加一場會議。」夏羽補充說。
 
  「妳真的很執著這點耶。」李少鋒皺眉說。
 
  「因為很令人在意啊,說不定中午羊……羊姊講的『防範教團聯合的偷襲』只是表面藉口,實際是為了這場真正的隊長會議才會將行程特意往後延。」夏羽說。
 
  「不無可能。自從教團聯合的襲擊事件之後,各派掌門人都坐鎮自家根據地,幾乎不外出,殲滅軍打著玩家協會的名目,邀請全台灣近九成的隊伍到總部,如此也能夠名正言順地與台灣各大地方門派的掌門人見面商量。」秦樓月同意地說。
 
  「這麼一來,明天的隊長會議就只是事後報告,沒有參加意義。」楊千帆說。
 
  「這個……也有可能是突發情況吧?畢竟蒼瓖派他們一開始也列在網站地參加名單上面,卻到了總部才說持反對立場,只好在今晚緊急舉行臨時的會議進行交涉。」李少鋒說。
 
  「反過來思考,或許蒼瓖派持反對意見只是希望取得談判籌碼,藉此掌握玩家協會的主導權,有辦法干涉日後各種租借費用、人員管理等等層面。」楊千帆猜測說。
 
  「話說妳這麼在意那場會議做什麼?不會打著衝進去的瘋狂主意吧?」李少鋒懷疑地問。
 
  「我衝進去幹嘛啦,不過現在到外面逛逛,一邊探聽情報一邊吃消夜也不錯吧?聽說總部站那邊有比較正式的餐廳,不是商店街那種即席食品的無人販賣機。」夏羽笑著提議。
 
  「就算討論的事情無關玩家協會,此時此刻,全台灣各大門派的掌門、隊長和代理人都聚集在總部,相當難得,說不定是教團聯合襲擊事件之後的第一次,藉此機會討論出一個共識也不奇怪。」秦樓月思索著說。
 
  「這麼看來,楚久樘總帥如此堅持要讓鯤島丐幫加入玩家協會或許有其他理由,畢竟單看人數,鯤島丐幫也是台灣前排有數的大型隊伍,如果算上相關後勤人員,說不定可以爭取第一、第二。」楊千帆說。
 
  「那麼就出去吃消夜吧!」夏羽舉起手喊。
 
  「師父和樓月學姊都洗好澡了……」李少鋒不太情願地說。
 
  「現在還那麼早,整棟新人宿舍的房間幾乎都是空的,大家都在趁機到處亂走亂逛,我也想要逛啦!聽說總部廚房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不管什麼時候過去都可以用餐,過去那邊吃消夜啦!」夏羽繼續喊。
 
  「那樣應該是內部成員專用的餐廳吧。」李少鋒說。
 
  「大家都可以去啦!如果學長不肯陪,我就自己一個人去!」夏羽乾脆使出殺手鐧。
 
  李少鋒沒有辦法無視這招,也為了避免隔壁房的玩家跑來敲門抗議,只好妥協地站起身子。
 
  「我也去。」楊千帆立刻跟著站起身子,隨手抓起瞭望塔的隊服披在肩膀。
 
  「樓月學姊呢?」李少鋒問。
 
  「……我相信你們三位會保持低調行動的原則,盡可能避免引起麻煩,不過還是同行吧。最近一陣似乎都會對獨自留在房間裡面的情況感到輕微的心理創傷呢。」秦樓月別有所指地嘆息,彎腰從行李拿起隊服,準備換裝。
 
  「那件事情真的是非常抱歉。」李少鋒歉然說。
 
  「回去之後再算帳吧。」秦樓月微笑著說。
 
  仔細想想,這個好像是第一次惹樓月學姊生這麼大的脾氣,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笑笑帶過。李少鋒暗自做好回去之後會很慘的心理準備,單手拉著夏羽離開房間,讓她們兩位換裝。
 
 
 



創作回應

weiting
每次都放樓月鴿子 樓月不開心
2022-04-15 20:11:11
佐渡遼歌
所以這次樓月學姊自己說要跟了XD
2022-04-15 20:50:30
Ddpaul
本來就有很多門派,搞了一個玩家協會還是不能讓大家團結,所以要再搞一個組織讓玩家協會與非玩家協會成員團結?
2022-04-16 08:36:25
佐渡遼歌
感覺越來越官僚體制XDDD
2022-04-16 10:28:19
你艾希我吶兒
暴風雨前的寧靜
學姊笑的越溫柔,後面就越危險 [e17]
2022-04-16 11:38:40
佐渡遼歌
學姊表示等到算帳的時候就知道XDDDD
2022-04-16 11:49:56
Darkwolf
正式出書,副標是不是可以打:少峰與他的快樂後宮們(?
2022-04-16 14:22:03
佐渡遼歌
那個可以當成宣傳標語www
2022-04-16 16:56:09
龍牙
不合作看起來會被各個擊破,加入協會又有未來發展和團體間互助的問題……但我怎麼看都覺得蒼瓖派應該沒辦法再扛一次教團的突擊。
2022-04-20 12:31:42
佐渡遼歌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姑且也是台灣最大的門派。
確實處境艱難,不過應該還是總有辦法的XDDD
2022-04-20 12:57: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